第54章 第5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4章 第54章

    这几句话仿佛千万斤重的锤子, 重重地敲击在宋倩如的心上, 她猛地出了一身冷汗。

    陆淮的性子人人皆知,他说的每一句警告都不会有假。

    宋倩如晓得, 陆淮这次是真的对她动怒了。她不但惹怒了陆淮,又招惹了他喜欢的女孩。

    他想把她赶出上海滩,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陆淮只是威胁了自己,没有对她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因为看在宋倩如父亲的面子上, 他给了她一个机会, 让她自己滚出上海滩。

    陆淮的话已经说得这样明白了, 若是宋倩如再装傻,他再做出什么, 就不得而知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 宋倩如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她忙点头:“我不会再出现在您的面前,更不会去找叶楚的麻烦。”

    “三少,宋家的车在外面等我,他们应该等急了。”

    陆淮看了一眼身后那人, 冷声道:“放她走吧。”

    宋倩如感觉到腰间一松,那把枪瞬间移走了。她想跑得快一些, 可腿软了,步子虚浮,但又急急忙忙往原路跑回。

    宋倩如找到了宋家的车, 开了车门,坐进了车里,一颗心仍是没有放下来。

    不过, 经历了这个晚上,她对陆淮那些心思彻底歇了个一干二净。

    宋倩如回了南京后,把这件事瞒了下来,她并不希望她父亲知道,她在上海滩惹怒了陆家三少。

    可是没过几天,远在北平的外交部长宋彦德接到了一个电话。搁了电话后,他便神色匆匆。

    宋彦德政务繁忙,却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回了南京。

    短时间内,宋彦德就安排好了一切,将宋倩如送去留洋。

    据传,宋倩如后来去了法兰西留学,学业很紧,她不常回国,十年之内都没有再踏入上海一步。

    ***

    吴太太闹得难看,不但她自己下不来台,连带着宴会主人尹时言的母亲也丢了脸面。

    这宴会是尹夫人举办的,吴太太在宴会上闹事,就是给她难堪。

    之前她秉着来者都是客的念头,对每个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都会关照。所以她才脑子一热,答应了帮忙找吴太太弄丢的耳环。

    她早该想到,吴太太不是个让人省心的,经此一闹,尹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吴太太分明就是借着这一出,想好好折腾一下叶楚。

    叶楚是怎么惹到吴太太,她不清楚。不过,吴太太故意在她的宴会上搞出这么一件事恶心她,她要是还忍下去,那真是任人拿捏了。

    尹夫人安慰了叶楚一番,便让自己的女儿尹时言送叶楚离开。然后,尹夫人就要同吴太太清算一下今晚的事情。

    “吴太太。”尹夫人走向吴太太站的位置。

    吴太太一听声音,猛地回头:“尹夫人。”

    方才那事对吴太太的打击不小,她在宴会上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她还不曾回过神。

    “吴太太,我已经吩咐侍女,将你房间里的东西都整理好了,你放心,这次我派了我身边最信任的人盯着,绝对不会有人错拿漏拿。”

    吴太太脸色一变,尹夫人的话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她觉得自己污蔑叶楚偷东西,现在连尹家大宅都不让她待,这是要“请”她离开的意思。

    尹夫人接着说道:“我已经在华懋饭店给吴太太订了个房间,待会你的司机就会送你过去。”

    尹夫人特地给吴太太留了面子,但是她把东西收拾了,连华懋饭店的房间都已经订好了,分明就是让吴太太立即离开。

    吴太太愣了愣神:“尹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吴太太这般作态,尹夫人更是厌烦。

    尹夫人说话不急不慢:“我这儿容不下吴太太这尊大佛,我的宴会以后都不会再邀请吴太太,尹家也不再欢迎你。”

    尹夫人这话一出,旁人都听了个明白。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不是个傻的,哪里不懂两人的心思。

    瞧瞧看,世界上怎会有这样的人。吴太太受邀参加宴会,却在别人家中大肆胡闹,不给主人家情面。

    吴太太向来不是个安分的主,之前也一直无法融进上海滩的名流圈。这回她的做派,彻底让大家给她划出了界限。

    吴太太以为这宴会上出丑的事,也就到这了。但是她没想到,以后邀请她的人越来越少。

    她被完完全全地隔出了上海滩那些贵太太们的圈子。

    上海滩的名流聚会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吴太太这张面孔。

    ***

    先别说宴会上其他人看到陆淮帮叶楚是什么反应,本来准备炫耀的叶嘉柔心里可起了大波澜。

    原先她还想挽着杨怀礼,凑到叶楚跟前,让叶楚瞧瞧自己的能耐。哪想到,宴会上突然起了变故。

    那个吴太太突然咋咋呼呼地起来,说是有人偷了自己的耳环,硬是要将那小偷抓出来。

    这事情闹得大,不过叶嘉柔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左右不是她偷的,她连丢了的耳环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叶嘉柔只关心叶楚什么时候会来宴会厅,什么时候能让她找上叶楚夸耀一番。

    叶嘉柔紧盯着大厅的门口,期待着下一个被推开门的人是叶楚。

    让叶嘉柔没想到是,事情竟然发展得比她预想中的还要满意。

    叶楚一到宴会厅,就被人诬陷了,也不知是怎么惹到了那位吴太太,别人硬是要将污水往她身上泼。

    叶嘉柔知道,按照叶楚的性子,她决计不可能偷人东西。不过只要叶楚出丑,她心情就好得不得了。

    当叶楚被人指责的时候,叶嘉柔选择躲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叶楚受人欺负。她想要显摆的事情往后推推又有何不可。

    叶嘉柔正津津有味地瞧着,若是叶楚被那吴太太以偷窃的罪名,抓到巡捕房去,那就更有意思了。

    千算万算,叶嘉柔居然没有料到,陆三少会为叶楚撑腰。

    当陆三少出现在宴会厅门口,毫不犹豫地站在叶楚的身后,为她保驾护航时,叶嘉柔就更不想上前去了。

    什么杨怀礼,什么陈息远,都比不上三少的一个小指头。她还哪有脸去叶楚面前夸夸自己的本事。

    原来上回三少唤叶楚上他的车时,两人这事就有了苗头。若那次上车的人换做是她,是不是现在三少维护的人也是她叶嘉柔了?

    肯定是在那次回家的路上,叶楚勾上了三少。叶楚竟藏着不让她知道,就是想在关键时刻给她一个下马威。

    叶嘉柔心中气极,但是毫无办法。连参谋官的夫人吴太太都拿叶楚没法子,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三少只需在叶楚身后那么一站,所有的事情也不必赘述了。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上前,欺负三少想要保护的女人。

    原本想大出风头的叶嘉柔此时已经没了兴致,她看过这些场面后,还将杨怀礼带出去,不是自取其辱吗?

    叶嘉柔以头疼作为推说之词,说自己想要提前离场,早点回家。杨怀礼深信不疑,立即将捂着头,连叫头痛的叶嘉柔送回了家。

    进了大门后,叶嘉柔并没有往里走去。而是躲在大门后面,等着杨怀礼的车离开。

    车子开远后,叶嘉柔就打开了大门,站到了门口,她一定要等着叶楚回家。

    经过宴会这一件事,叶嘉柔整颗心怎么也静不下来,她想立即从叶楚口中探听出叶楚与三少的关系,他俩到底进展到哪一步了。

    她可不想处处输叶楚一截,更何况是这件事上。

    在冷风中站了许久,叶嘉柔连连跺脚。因为站得太久,她的脚都有些麻了。加上夜风凉,叶嘉柔打了好几个喷嚏。

    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叶嘉柔终于看到叶公馆的车子从远处驶来。

    她的一颗心有些放下了,幸亏叶楚不是坐着三少的车回家,看来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她想得这么亲密。

    车子还未停在叶公馆的门口,叶楚就瞧见了叶嘉柔的身影,站在大门口,不住地侧头看向这一边。

    叶嘉柔面带焦急之色,一直往这边看去,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

    叶楚轻轻冷笑了一声,看着叶嘉柔这架势,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别以为她躲在宴会厅的角落里,叶楚就没看见她。叶楚还知道她跟着杨怀礼的身边。

    一定是叶嘉柔在自己这里受到了拒绝,转头就找上了杨怀礼,作为杨怀礼的女伴出席宴会,想着和她大肆炫耀一番。

    不过让叶嘉柔失望的是,事情根本就没照着她的想法发展,而是来了个大转变。

    没想到今晚陆淮的出现,让叶嘉柔的计划乱了,等在这无非就是想打听她和陆淮之间的关系,不然还能有什么呢。

    车子缓缓停在了叶公馆的门口。

    叶楚先和司机道了声辛苦,才自己开门下了车。

    虽说天色黑,但是叶嘉柔一个大活人站在门口,还是能看得清楚的。不过叶楚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直接绕过她走了。

    “姐姐,姐姐,你等等我。”叶嘉柔看着叶楚把自己当成了摆设,心中虽然气愤,但是为了打探消息,还是快走了几步,追上前。

    “这么晚了,你不回房睡觉,反而在这里等着我,因为你去不成宴会,所以想着让我给你讲讲宴会上的有趣事?”叶楚停下来看叶嘉柔。

    “当然不是,姐姐你可能没看到我,今晚的宴会我也去了。”叶嘉柔想着叶楚主动提了宴会的事,那她问起来也更方便了。

    看着叶楚那“装腔作势”的模样,叶嘉柔眼底渐渐浮起忿忿之色。

    分明在宴会上她已经和叶楚对视了一眼,叶楚还装着没见着她,真是会给自己难堪。

    叶楚故作疑惑:“我记得尹小姐好像没邀请你,你怎么会去?”

    面对假装不知的叶楚,叶嘉柔只能模糊地解释了一遍:“我找了一个同学,托他带着我进去的。”

    叶嘉柔睁眼说瞎话,叶楚也懒得揭穿她。

    叶嘉柔故意变了变脸色,一副担心叶楚的样子:“姐姐,那时宴会的人太多,你被人欺负,我也挤不上去。”

    叶楚冷眼看着,调侃道:“要是那时候嘉柔你在我身边,又会怎么为我出头呢?”

    肯定是看着你丢脸,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叶嘉柔心里是这么想着,但又不可能说出来。

    叶嘉柔嘴上说道:“若是我就在姐姐的身边,我一定会好好和吴太太解释,姐姐你怎么可能会偷人家东西呢?”

    叶嘉柔好似感同身受,一副坚持要为叶楚撑腰的样子,可叶楚知道叶嘉柔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

    趁着这个话题还没过去,叶嘉柔赶紧接上一句:“不过后来我看到了三少,他同姐姐一起回来,帮着姐姐,所以也没站出去了。”

    叶楚似笑非笑着看着叶嘉柔的表演:“嗯,三少是帮了我不少。”

    最想要知道的问题来了,叶嘉柔忙着插话。

    “那姐姐和三少是什么关系,三少能为姐姐出头,应该和姐姐的关系不浅吧?”叶嘉柔已经掩饰不住好奇和嫉妒。

    千万不能有什么关系啊,叶嘉柔在心里叫嚷着。

    叶楚声音淡淡,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只是打过几次照面。”

    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人,凭什么为你叶楚出头,更何况还是三少这样的人物。叶楚又准备忽悠她了,当她是个傻子。

    叶嘉柔心里是这么想的,面上却笑得更甜了。

    但是下一秒,叶嘉柔的脸色大变,装作关心叶楚的样子:“姐姐,你要知道,三少再好,他终归也是个男人啊,你可千万要防着他。”

    叶嘉柔可不想让叶楚和三少的关系更进一步,要是叶楚处处提防着三少,肯定会惹怒三少。

    叶嘉柔瞧见叶楚此时洗耳恭听的样子,立即来了神,说得起劲。

    “姐姐,我可都是为了你好,男人的心思我们根本猜不透,更何况是三少这样位高权重的男人,更是心硬,我就怕他只想着玩弄姐姐。”

    “姐姐你以后可要小心,三少这样的人,身边肯定不缺女人,但我们都没见过三少带着什么女人出来过,可能他有什么怪癖也说不准。”

    最后一句话,叶嘉柔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增加真实性。

    叶嘉柔为了不让叶楚靠近陆淮,想出这么多借口抹黑三少,也真是难为她了。

    听着叶嘉柔对陆淮的评价,叶楚差点没笑出声。

    不晓得陆淮听到自己在别人的口中,变成了一个有怪癖,又喜欢玩弄女人的臭男人,脸色肯定更不好看了吧。

    叶楚等叶嘉柔说完,才斜睨了她一眼:“嘉柔的想象力可真丰富,我只是说了一句,你就能推断出这么多。”

    “我何时同你说过,我和三少的关系有这么亲密。你说了三少这么多缺点,我却一个都未曾听说,真是让我好奇。”

    “不如我过段时间,就去和三少认识一下,制造点偶遇靠近他,看看他身上是不是真的带着这么些毛病?”

    叶楚的话音一落,叶嘉柔就傻了眼,怎么她越是劝叶楚,越是不遗余力地抹黑三少,怎么叶楚的行为怎么越是偏离她的预想呢。

    “姐姐,我可不是和你说笑,三少肯定会是个负心男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啊,你最好离他远远的。”叶嘉柔还是不死心。

    在这清清冷冷的夜里,叶楚终于轻笑出声。

    “嘉柔你放心,我赶明就找个时间接近三少,看看他是否和你口中说的一样不堪,到时再告诉你答案。”

    叶楚说完,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剩下叶嘉柔愣在了原地。

    怎么事情总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院子里寂静,叶嘉柔的喷嚏声不断地响起,显得格外清晰。

    这天夜里,陆淮回督军府之前,先去了一趟大都会歌舞厅。

    沈九本就厌烦那些宴会交际,他从尹家回来后,现在正在歌舞厅里听着小曲儿。见陆淮来了,沈九忙起了身。

    两人到了安全的地方,陆淮才同沈九讲起了今晚的事情。

    陆淮:“青会里有个姓赵的,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姓赵的和参谋官的夫人通奸,两人均是坏心,一个想害死沈九成为青会头目,另一个又将自己偷情之事遮遮掩掩。

    陆淮和参谋官有几分交情,这事他并不好出面。

    但是青会的人有了异心,此事同沈九的安危相关,由沈九来做自然再合适不过了。

    沈九眼睛一眯:“姓赵的?”

    沈九顿时就猜到了那人的身份,他早就不安分了,先前因为动作不大,沈九一直没有动他。

    沈九坏笑道:“那人欠收拾,我早就想教训他一番了。”

    虽说沈九面上总是带着笑,可上海滩的人都晓得,沈九一双凤目眯起时,便有阴谋诡计升起。

    陆淮自然清楚沈九的性子,他绝对会将此事处理得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我一定好好治治他们。”

    转瞬之间,沈九心中已经想到了法子。他送走了陆淮后,又在大都会摇头晃脑听起曲子来。

    现在可不能打草惊蛇,沈九必然要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陆淮回到了督军府,并没有去休息,他的头脑异常清晰,将今晚的事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青会那个姓赵的戾气很重,行事嚣张。

    虽说陆淮方才已经提醒了沈九,但是沈九并不会那么早开始动手。

    但若是青会那人晓得了叶楚和陆淮旁观了今晚之事,他一定会心慌。

    那姓赵的动不了陆淮,并不代表他不会动叶楚。叶楚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学生,她虽聪明,却应付不了这样的局面。

    陆淮担心叶楚的安危,他想要派人保护叶楚。

    但是上一回,陆淮派人跟踪叶楚的时候,令她生气了。如果他想再做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跟叶楚解释一番。

    他们之间的关系公平又对等,所以陆淮必须尊重叶楚的每一个决定。

    现在夜色渐渐深了,陆淮并不想打扰到叶楚。要是他在深夜打电话给叶楚,还会引起旁人的猜疑。

    陆淮自然会维护好叶楚的名声,就像今晚那样。

    陆淮叫了督军府的女管家进来,夜虽深了,她还在忙。

    女管家:“三少,有什么事?”

    女管家年纪已大,又是女性,若是由她给叶楚打电话,并不会影响到旁人对叶楚的看法。

    陆淮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明早,你去打叶公馆的电话,说自己是叶二小姐的朋友,姓陆。”

    女管家一愣,三少竟让她给一个女子打电话?这个叶二小姐又是谁?

    陆淮转念一下,他觉得叶楚不一定会早起。这样也好,今晚她经历了这样多的事情,需要多多休息才是。

    “若是叶楚起得迟了,不要打扰她。”

    “让她醒来后再回个电话。”

    “是,三少。”

    作者有话要说:  叮,宠妻狂魔已上线。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营养液快破2000了,等会加个更。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4章 第5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