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55章(营养液破2000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5章 第55章(营养液破2000加更)

    深夜, 各家灯火早已熄了, 一个脚步仓皇的男人慌不择路地躲进小巷子。

    绝望涌上心头,是个死胡同。

    身后阵阵的脚步声近在咫尺, 男子用手捂着头,自暴自弃地蹲在巷子的角落里。下一秒,冰冷的枪口抵着他的头。

    “快去和六爷汇报,说是叛徒找到了。”

    男子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恳求着眼前这个拿枪指着他的人:“顾平, 看在之前我和你交好的份上, 放我一条生路。”

    顾平面无表情:“不是我不想帮,你的性命本就不掌控在我手中, 你还是想想要怎么和六爷交代吧。”

    听到六爷这两个字, 男子浑身颤了颤,冷汗控制不住从额角留下来,他却恍若未觉。

    他知道他完了。

    男子被人硬扯着,进入一个房间, 他被身后的人大力一推,直接跪在了地上, 手臂重重砸在地上。

    男子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身后的门“砰”得一声合上了。

    虽说方才那些动静极大,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坐在房间中央的一个男人。

    一举一动极为优雅, 他看也没看地上那人一眼。

    他正是顾平口中的乔六爷。

    乔云笙低着头,喝了一口手中的茶水,动作不急不缓, 一副贵公子的做派。但是看在男子的眼中,可怕极了,随时会让他在这个世间消失。

    “六爷,我知道错了,您看在我家中妻子和孩子的份上,绕我一命。”男子的双手虽被缚在身后,但还是拼命将头往地上磕着。

    咚咚咚的敲头声,一声声打在地上,响在寂静的房间里,隐约有着回音。那男子磕得血都流了下来,刺得眼睛疼,却始终不敢停下来。

    乔云笙头也不转,似笑非笑地咧了咧嘴,下一刻,手上的茶杯被轻放在桌上。乔云笙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

    “吵死了。”

    乔云笙一出声,男子立马止了动作,将嘴巴闭得紧紧的,但仍能听到牙齿不住打颤的上下磕动声。

    乔云笙转过头,看向男子,他站起身来,走到男子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男子。

    “饶你一命,也行。”乔云笙笑了起来,给人冰冷刺骨的感觉。

    男子以为有了希望,立即表忠心:“六爷,你说什么我做什么,我就是你身边的一条狗。”

    看到男子谄媚讨好的样子,乔云笙嫌恶地将头偏开:“一条狗,我身边的狗多得去了。”

    站在房间里的众人眼睛也未眨一下,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乔六爷说的话。

    男子低头想了想,又开始痛骂自己:“六爷说的对,我连狗都不如,我就是地上的烂泥,六爷想怎么踩就怎么踩。”

    乔云笙眼睛微微上挑,嘴角翘了翘,将手往旁边一伸。随即有个人上前,将一把枪恭敬地放在乔云笙的手上。

    男子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他眼睁睁地看着乔云笙将枪指在他的头上,然后移到心口,像是玩弄一只将死的宠物。

    男子大气不敢出一声,乔云笙的枪最终朝他的腿开了一枪。

    虽然腿上传来了剧痛,但是男子还是放下心来,他觉得自己逃过了一劫,像一只濒死的鱼躺在地上,艰难地呼吸着空气。

    但是乔云笙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眼中戾气横生。乔云笙向来阴晴不定,让人摸不清他的脾气。

    乔云笙没有再看地上的男子一眼,而是背过身去,掏出口袋里的帕子,动作轻柔地将手指擦干净。

    乔云笙改了主意:“别让他这么容易就死了,好好找人陪他玩玩。”

    一瞬间做出的决定只因刚刚开枪的时候,有血溅到了乔云笙的身上。

    最让人心灰意冷的不是获得希望,而是在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再被狠狠地踹进地狱。

    男子的求饶声不断,喊得声嘶力竭了也没让乔云笙回头。

    乔云笙离开房间,走到停在门口的车前,顾平立即上前,开了车门。

    乔云笙捏了捏眉心,靠在车上,闭着眼睛说:“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今晚乔云笙在宴会上瞧见叶楚后,立即让顾平去调查了叶楚的身份。

    顾平看到乔云笙的神情,声音刻意放轻了些,将一个信封递给了乔云笙,这才开口说。

    “宴会上的那女生是信礼中学的学生,也是上次被沈九邀请喝茶的那位,喝完茶后还被陆淮送回了家。”

    乔云笙原本闭着的眼猛地睁开来,眼里一下子亮了起来,明显是对顾平口中的事起了兴致。

    若是沈九追一个女学生他不在意,但是她和陆淮扯上了关系,那就好玩了。

    一个冷面冷心的陆淮,爱上一个女人是什么样子,乔云笙真的很想知道。

    更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个被邀请喝茶的女生和宴会上的那个是同一个。没准那次的喝茶事件就是陆淮自己搞出来的。

    顾平继续说:“信封里有那位女学生的照片。”

    乔云笙饶有兴致地打开信封,他骨节分明的手捏着一张薄薄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人赫然是叶楚。

    乔云笙的目光落在了叶楚的照片上,她清亮分明的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

    呵,事情的走向越来越让他兴奋了。

    乔云笙开了口,主动问了起来。

    “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叶楚。”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六爷。”

    “……”

    车子停到了乔六的宅子,等到乔六进了房间后,顾平才恭敬地弯了弯身子,准备离开房间。

    当他带上门的时候,瞧见乔云笙还在看那张照片。门缝越来越小,他一拉,门被合上。

    房间里只剩下乔云笙一个人,寂静极了。

    外头的夜已经黑透,灯光将他手中的那张相片照亮。叶楚的五官明艳动人,好似一株蔷薇。

    乔云笙缓缓伸出了手,他的手指敲击着照片上的那双眼睛。似乎想起了过去,他眼中闪过一晃而逝的痛楚。

    乔云笙的手轻轻覆上相片,遮住她的下半张脸,只露出那双眼睛。

    一些往事从乔云笙的脑海中掠过,又很快消失了。他嘴角一沉,过了那样久,便连记忆都模糊了起来。

    他微微低头,与那双眼睛对视,周身的戾气竟减轻了几分。

    这大概是乔六爷近日来最温和的时候。

    他沉默地看着她的眼睛,笑了。

    ***

    另一头,尹夫人生了气,将吴太太请出了尹家大宅。

    吴太太只能住在华懋饭店里,她越想就越觉得不甘心。今夜在尹厅长举办的宴会上,她闹上了这么一出,却以惨淡的结局收场,

    分明是叶楚瞧见了她和赵爷私会,自己整她也是情有可原,更别说自己还有一个身居高位的丈夫。

    但是令吴太太没想到的是,叶楚这人牙尖嘴利,反应极快。不但事情没有按照她的安排走,而且处处被找出漏洞,让她下不来台。

    更被说那小蹄子竟然有人帮忙,督军之子陆三少把自己的态度明确地放在那里,为叶楚撑腰。

    两人坏了她的计划,而她却只能硬生生地忍下了这口恶气。

    吴太太左思右想,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峰。

    和她相处的那些贵太太们,暗地里都在笑话她。

    说她小家子气,丢个耳环还和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到最后还是她的丫鬟偷的,搞出个监守自盗。

    就算吴太太没有当面听到,但是她就是晓得那些人背地里一定在笑她上不了台面,丢人现眼。

    当吴太太嫁给参谋官后,她哪里受过这等委屈。她想教训叶楚的想法愈发坚定。

    今晚在花园里偷听的两人一定是叶楚和陆三少。陆三少应该是被那小丫头迷了眼,所以才会帮着叶楚讲话。

    偷情的事就像块大石压着她喘不过气来,又像随时就会爆炸的□□,只要露出点风声,她就完了。

    先别说她会成为全上海的笑柄,事情一旦被揭穿,首先不会放过她的就是她的丈夫。

    吴太太丈夫为人正直,却脾气暴躁,最看不惯这种不三不四的事。要是被他发现,自己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吴太太苦思冥想了好久,还真的给她想出了个办法。

    她已经暴露了,就无法出面给那讨厌的小丫头一个教训。可是赵爷可以,反正他俩的事本就是你情我愿。

    这件事被发现,后果怎么着也得两个人共同承担吧。

    赵爷能使唤的人可比她多了去了,她只要隐藏在后面,默默看着赵爷把叶楚那丫头给整治一番。

    而且就算出事,她也能将自己摘了干净,不沾半点腥。

    终于想出方法的吴太太,没管外面下着的细细小雨,坐上自家的车,神清气爽地出了门。

    她准备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吴太太和赵爷有特定的暗号,在约定见面前,她会先到一个宅子,宅子的位置很隐秘,不会有人发现。

    然后派人给赵爷报个信,只要赵爷有空,就会应约前来。

    赵爷收到信后,没过多久就来了。

    赵爷熟门熟路地往房间走去,吴太太一看到他,就立马迎上前来。

    “赵爷,你可来了。”吴太太才刚开口,就落了泪。

    赵爷一瞧,赶紧开口:“怎么了?我还没说话你就哭了,是哪个不长眼的人欺负你了,你同我说,我帮你出头。”

    赵爷对吴太太的新鲜劲还未过去,自然会宠着她惯着她。他在青会里不如意,在这里能够让参谋官的太太为自己折腰,满足了他强烈的虚荣心。

    赵爷这话正中吴太太下怀,不过她没有立即说出要赵爷帮她整一整叶楚,而是先提出了另外一个事情。

    她准备先给赵爷一个甜头,再提出自己的要求。

    吴太太面露焦急之色:“赵爷在宴会走得急,也许不知道后面发生些什么事情,赵爷要对付生沈九爷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闻言,赵爷果然大怒,他气得将桌子用力一砸,桌上的茶杯都“砰砰”得晃了几下。

    赵爷怒道:“你说这话,是想触我霉头吗?这事我方方面面都安排好了,怎么会出纰漏?”

    吴太太立即上前安抚:“赵爷还不清楚我的心思吗?我可是一心为赵爷你好。”

    “我们在花园私会一事,被人知晓了,今晚我们听到的声响不是猫叫,而是有人躲在那呢,把我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吴太太刻意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做给赵爷看,今晚他们不但私会的事情会暴露,更重要的是赵爷想要害沈九之事也被听了个正着。

    赵爷面色一变,忙道:“那人是谁,你可知道?”

    吴太太当即点了点头说“就是富商叶钧钊的二女儿,叶楚。”

    说完叶楚的名字后,吴太太还补上了一句:“更可恶的是,那丫头在花园里偶遇了陆三少,将有关沈九爷的事情告诉了他。”

    吴太太故意隐瞒了一些事实,她没有告诉赵爷,那叶楚和陆淮看上去很熟,陆淮还站在了叶楚这边,帮着她讲话。

    若是她说了这些,赵爷肯定不会为她杠上陆三少,和陆三少作对。

    至于惹到陆三少的女人,赵爷的下场如何,就不是她要关心的了。

    少了一个赵爷,还有胡爷,顾爷,上海的男人多得是,随便找一找就有了。

    赵爷皱了皱眉:“你说的可当真?陆三少知道了这件事,那么沈九怎么可能不知,陆三少定是第一时间就知会他。”

    赵爷冷哼了一声,脸色变得难看。

    “亏我部署了这么久,就被一个小丫头坏了事,看来我只能先按捺不动,等到以后有机会了再出手,反正沈九现在也抓不到我的把柄。”

    等着赵爷发泄完,吴太太才捏了捏赵爷的手:“赵爷这么有本事,我相信下一次一出手,就能直接拿下青会的领头位置。”

    吴太太哄了赵爷半天,但是她来这最要紧的事还未说出口呢。

    看着赵爷心情缓和了些,吴太太又开始抹起了眼泪,她才不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男人吗,总是这样,直接给他的不会珍惜,但是藏着掖着不让他发现的才最可贵。

    若是赵爷看着她受委屈,主动提出要为她出头,这么一来,才会满足赵爷的大男子气概。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赵爷出声询问。

    吴太太抽噎着:“赵爷你还有所不知,今晚在宴会上,叶楚还羞辱了我,明里暗里都直指我们偷情一事。”

    赵爷语气一冷:“这话怎么说?”

    吴太太继续说着:“宴会上人多,在场的贵太太贵小姐不少,要是有心人猜出来,我还怎么活啊,再说了我对叶楚出手,就是想要替赵爷你惩罚一下她。”

    “叶楚胆大包天,将你我之事胡乱传出。况且陆三少之前根本不知晓,为了攀附三少,叶楚还非凑上去告知。”

    赵爷脸上黑透:“这事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出手帮你好好教训一下她。”

    瞧着目标已经达成,吴太太娇滴滴地坐上赵爷的大腿,环住他的脖子:“赵爷,也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两人干柴烈火,一触即燃。

    他们商量好事情后,就将它抛去了脑后,开始享受起现在。

    赵爷和吴太太并不晓得,沈九早已经开始布局,只等他们两人落下网来。

    这一夜发生了许多事,漫长如斯。而那些恶人就仿佛黑夜里潜伏的野兽,时机一到,便会主动出击。

    叶楚累极,果然如陆淮所言,回到家后睡了很久。

    翌日早上,叶公馆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

    太太苏兰不在家,蒋姨娘不晓得同叶钧钊讲了什么话,他们一早就出门了。三小姐叶嘉柔被杨怀礼约出去看电影了。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好久,接的人是丫鬟晓荷。

    晓荷客气有礼:“你好,这里是叶公馆。”

    “请问叶二小姐在家吗?”

    打电话的人是督军府的女管家,她受了陆淮的指示。虽不知道三少想要做什么,她会老老实实遵循他的**去做。

    晓荷:“有什么事吗?二小姐现在还没起。”

    女管家:“待叶二小姐起了后,让她回个电话过来罢。我是她的一个朋友,姓陆。”

    “……”

    晓荷记下了那人电话,等到叶楚起床后,她再同叶楚讲了这件事。

    这天是周日,叶楚又累得厉害,直到晌午时分,才醒了过来。她去吃午餐的时候,便遇上了晓荷。

    从晓荷口中,叶楚得知早上有个姓陆的女性给她打了电话。她接过晓荷记下来的号码,放在眼前一瞧。

    叶楚微微一怔,这串数字,她清楚极了。

    那是督军府的电话。

    时间过了那样久,但这个号码却从未换过。

    想来今早那个电话是陆淮叫人打过来的,为了维护她的名声,他还特地找了个女性。

    叶楚不由得笑了,倏忽间,她又想到,陆淮找她有何事呢?

    或许是因为昨日之事,陆淮有些话要跟她交待。他向来小心谨慎,总能想到旁人不能思及的部分。

    叶楚不假思索,立即给陆淮回了电话。

    避免他人发现这个号码,叶楚将那张纸片烧掉了。而那一串数字,她早已经熟记于心。

    叶楚拨通了那个督军府的电话。

    那一头的人很快便接了起来,仿佛已经在电话前等了许久。他虽接得极快,却没有讲半个字。

    那人什么都没有说,叶楚等了一会,只听得见那一头传来的风声。她不晓得那人为什么不讲话,只好自己开了口。

    叶楚说:“你好,我找陆三少。”

    叶楚的声音刚响起来,她似乎听到了一声极轻的笑,轻不可闻却又被她捕捉到了。

    那人终于开口了:“找我有事么?”

    叶楚口中的话一噎,卡在喉咙里,无法发出。

    不是你自己叫我打的电话吗?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问起男女主在一起的事情,我认为感情分很多阶段,无论从恋爱前的暧昧,到并肩作战的默契,还是真正相知相爱,各有各的甜。当然大家放心,肯定是一次比一次更甜,更宠。

    其实作者的手速不快,平日里也忙,但是看到大家的评论很开心,所以会一直努力更新。今天,作者码字到天亮,睡了几个小时起来后发现了几条负分评,心情很低落,但看到最新章小天使们这么热情,感觉好多了。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5章 第55章(营养液破2000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