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5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6章 第56章

    陆淮在那边装糊涂, 叶楚自然清楚, 但是她才不会按照他的话讲下去。

    叶楚略加思索,便说:“无事, 是我自己打错了。”

    电话那头,陆淮怔了几秒,嘴角浮起了一丝极浅的笑意。

    叶楚停了一会,又道:“若是三少没有什么事, 那我就将电话挂了。昨日那样忙, 学堂里还有许多作业没有写。”

    叶楚虽然这样讲, 但她并没有像自己讲的那样挂掉电话,反倒是等了陆淮一下。

    叶楚在心中默数, 要是陆淮不讲些什么, 她就真的将电话挂掉。

    一、二、三……没过几秒,电话那头果然响起了陆淮的声音。

    “等等。”

    叶楚故作疑惑:“三少有事找我吗?”

    陆淮淡淡笑了一下:“有。”

    话题被两人拉远,此刻又终于回到了正题。叶楚在这边耐心等着,她晓得陆淮不会无事让她给他打电话。

    “叶楚。”陆淮忽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不似从前那样,客客气气地叫叶二小姐。

    叶楚知道陆淮要讲正事, 方才她还在同陆淮说笑,现在就很快变得严谨了起来。

    叶楚点头,握紧了话筒:“嗯。”

    “昨晚之事或许会影响到你的生活, 姓赵那人心思诡辩,他可能会对你下手。所以,从明日开始, 我会派人保护你。”

    陆淮并不是在询问她的意见,而是在告知她。因为他清楚得很,无论叶楚是否答应,这件事他是一定要做的。

    但是堂堂陆家三少,却认认真真地同她讲了一句话。

    “如有冒犯,请多担待。”

    叶楚忽的愣了。

    陆淮自己做的决定,其实是不需要向叶楚解释的。他现在这样讲,定是因为上一回他派人跟踪她时,令她生气了。

    陆淮这样坦白又尊重她,叶楚反倒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她只能说:“谢谢你,三少。”

    无论是昨天夜里尹宅聚会上相帮,还是明日开始派人护她,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一世。

    这句谢谢,她早就该讲了。

    陆淮倒是十分淡然:“不必谢。”

    通知完叶楚这件事后,他们就互道了再见,陆淮挂了电话。叶楚手中拿着话筒,迟迟没有放下。

    经过今天这一番电话,她或许明白了要如何去对待陆淮。

    两人之间坦坦荡荡,如陆淮所言,从那时开始,他们彼此要将对方当做真正的朋友相待。

    叶楚笑了。

    ……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仙乐宫的门口。

    站在门口一名男子赶紧小跑过去,在车门旁站定,微弓着腰,视线下落,神色恭敬。

    “六爷。”

    男子打开车门,唤了一声后,退居一旁,低垂着头。

    乔云笙长腿一伸,从车里下来,对于刚才的那一声问好理也没理,直接往仙乐宫里面走去。

    男子等乔云笙走开了几米后,才将车门合上,站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乔云笙一路走去,仙乐宫的人看到他,都大气不敢出一声,而是毕恭毕敬地叫了声乔六爷。

    不过按照乔云笙的性子,又怎会理会那些人,他眼都不眨一下,直接无视了那些问好的人,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顾平紧跟在乔云笙身后,但始终隔着一米的距离。

    顾平先为乔云笙打开了房门,随后乔六手一挥,制止了顾平。

    “你不用进来了,在门外守着。”

    顾平赶紧止住了脚步:“是,六爷。”

    乔云笙走到书桌前,门在身后被顾平轻轻拉上,咔嚓一声关上了。

    书房大得出奇,可以看出,凡是重要的抽屉都上了锁。因为乔云笙不会相信任何人,对谁都防备着。

    乔云笙径直走到书桌前,他靠在椅子上,双手倚在扶手,十根手指相互合上。

    他盯着桌上的某一处,有一下没一下地点了手指,似乎在想着什么。

    下一秒,乔云笙拿出钥匙,将右手边的一个抽屉开了锁,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份薄薄的信封。

    乔云笙漫不经心地将信封拿出来,将里面的照片抽出,夹在手指之间。这样的场景和乔云笙一点也不符。

    原先用来杀人的手,此时正拿着一张女学生的照片,怎么看怎么奇怪。

    照片中的叶楚笑得甜,看着照片的乔六却似笑非笑,表情阴沉,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眼睛上。

    看了一会,乔云笙将照片放在桌上,转头看向窗外。

    外头的阳光刺眼,乔云笙不耐烦地眯了眯眼,他想起了照片里叶楚的那个笑容。

    凉薄的声音响在寂静的书房内,似乎有些回音。

    “呵,信礼中学的叶楚。”

    ……

    正在学校里上着课的叶楚,总有些心不在焉,老师在讲台上讲着课,但是叶楚听得进去一些。

    今天她总觉得心神不宁,眼皮子跳个不停。

    现在正好是最后一堂课,放学的时间还未到,老师就收起了课本,宣布放学,因为家中有事她要稍微提早离开。

    她装作没听到学生的欢呼,面不改色地走出了教室。

    叶楚正收拾着东西,付恬恬从身后突然出现,拍了叶楚的肩膀。

    “阿楚,你待会有什么事吗?”

    叶楚摇了摇头,调侃起付恬恬:“你是不是想让我陪你去吃东西,去学校街角新开的那家咖啡馆?”

    付恬恬喜好美食,只有听说好吃的东西,她都会去尝试一下。

    “还是阿楚最了解我,那家店虽然没开张几天,但是吃过那里蛋糕的人都说好吃,我怎么可能不去瞧瞧呢?”付恬恬赶紧应声。

    “阿楚,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会忍心看我一个人过去吧?”付恬恬直直盯着叶楚。

    “我又没说什么?”叶楚笑出声,提上整理好的书包。

    “还不快走,待会就要放学了,人多得很,你难道还想排长队吗?”

    付恬恬开心地欢呼了声,赶紧跟在了叶楚身旁。

    咖啡馆离学校不远,走几步就到了。

    亏得现在还没正式放学,不然这家店定是排起长龙,想要坐在里面就必须要等了。

    叶楚和付恬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来,付恬恬就拿起菜单瞧了起来。叶楚吃什么都没关系,反正恬恬的眼光好,点的东西都会好吃。

    叶楚一时无事,往玻璃窗外边望去。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车子在马路上疾驰,她正看得入神。

    下一秒,她的瞳孔猛地一缩。她发现乔六站在马路对面,还一直盯着咖啡馆这个方向。

    乔六带着一顶黑色帽子,帽檐压得极低。

    车流一少,乔六就迈开步子,往咖啡馆走来。他一面走着,一面盯着叶楚的方向。

    叶楚虽是心中一慌,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神色未变。她好似根本不认识乔六,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学生。

    叶楚没有一直注意着乔六的动作,而是自然地将目光转开,但是她仍在用余光观察着乔六。

    乔六突然出现在信礼中学的门口,叶楚说不紧张是假的。她摸不清乔六的来意。

    刚才不经意的一眼,足以让叶楚看清乔六眼神的方向,他分明是看着自己这个位置,一点也没掩饰。

    乔六到底因何而来?

    乔六渐渐近了,他走进了咖啡厅,顺着过道走着,经过叶楚的身边,走到叶楚身后的一张桌子上,慢悠悠地落了座。

    叶楚她们坐在咖啡馆的大厅里,每一张桌子间都隔着一段适当的距离。

    而此时的乔六恰巧坐在叶楚的身后,他靠着椅背,安静地听着身后的声响。

    尽管叶楚特地避免去看乔六,但是她始终留意着乔六的动静。

    “我点好了。”毫不知情的付恬恬从菜单里抬起头,叫来服务生,将自己要吃的东西一一告知。

    等东西上来,需要些时间,付恬恬不可避免地会找叶楚聊天。

    这一刻,叶楚的心却静了下来,就算是乔六坐在她的身后,她也不动声色。

    从乔六站在马路对面开始,一直走进咖啡馆。这几分钟里,叶楚想了很多,她在想乔六来的目的是什么。

    她身上唯一能让乔六注意到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乔六知道沈九的人去学校邀请了她,他对这个被沈九邀去喝茶的女学生产生了好奇。

    上海滩大部分的人都晓得乔六和沈九是死对头,水火不容。乔六必定会时刻关注着沈九,发现沈九邀请了她不奇怪。

    第二件事,可能是因为前些天的宴会。

    宴会上她被人诬陷的时候,陆淮帮她说了话。乔六性子古怪,盯上她也不足为奇。

    短短一瞬,叶楚就想到了方法。

    既然乔六对自己产生了好奇,她就借此机会削弱乔六的疑心。

    叶楚听到付恬恬的声音后,立即从思绪中抽离,回了付恬恬的话。

    “你点的这么多,不怕待会吃不下吗?”

    付恬恬扬起了一个笑容:“吃不完,我就带走,回家慢慢吃呀,过些天我可要将这里的东西都吃个遍。”

    “嗯,也好,千万别逞强。”叶楚点了点头。

    原本叶楚想换个话题,转到那晚的宴会上,没想到付恬恬主动问了起来。

    “我还是觉得好可惜啊,那晚答应你的宴会没去成。听尹时言说,宴会上有不长眼的人想欺负你!”付恬恬狠狠地握了握拳头。

    叶楚轻声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事吗?你知道我的性子,又怎会任由别人污蔑,而且陆三少也出面帮我说了句话。”

    付恬恬一听,就立即好奇地问:“你和三少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你居然瞒着我,不同我说。”

    叶楚赶紧摆了摆手:“我和三少怎么可能有关系,许是三少看不过去,又刚好和我在花园里打了照面,才顺便帮我说了话。”

    “三少看上去性子冷,但是人还是挺正直嘛。”付恬恬赞许地点了点头。

    “我猜三少帮我还有一个原因。”叶楚顿了顿,假装说给身后的乔六听,“可能和沈九爷有关。”

    “九爷?”付恬恬疑惑。

    “你不记得上回有人来学校找我喝茶,那些人就是九爷的手下。”叶楚提醒付恬恬。

    先前点的东西刚好拿上了桌,付恬恬一边拿勺子吃着,一边恍然大悟地点头。

    “瞧我这记性,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些奇奇怪怪的黑衣人,现在想起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叶楚嗯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和沈九爷本就不熟,他叫我去是因为要问我表哥的事。”

    “我表哥苏明哲经常会去大都会,自然和九爷打过交道,前段时间,他不在,九爷就找我问一下表哥的事。”

    叶楚也没说错,她的表哥时不时混迹在这些场合,是个花花公子,自然和沈九认识。乔六也知道苏明哲和沈九相熟一事。

    最近表哥有事出了远门,乔六想找破绽也没处找。

    叶楚继续跟付恬恬解释:“陆三少和九爷是朋友,喝茶那日刚好在场,看见了我。三少可能以为我认识九爷,所以才在宴会上相帮。”

    付恬恬遗憾地连蛋糕都吃不进去了,将勺子放在一边:“哎,好可惜啊,害得我以为三少喜欢你,白激动了这么久。”

    这时,叶楚还想着斟酌语句,迷惑乔六,还真没法顾到付恬恬的心情。

    “我哪里会和这些人有交集,沈九爷和陆三少都是上海滩的风云人物,人人皆知,我只是个普通女学生。”

    付恬恬只能不甘心地点了点脑袋,继续吃着眼前的蛋糕。

    叶楚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若是能消减乔六的疑心那就最好,但要是不成,叶楚也会见招拆招,日后一定小心提防着。

    “阿楚,这草莓蛋糕可香了,你快尝尝罢。”付恬恬催促着叶楚。

    叶楚舀起一勺,递到嘴边,甜度适中。

    她朝着付恬恬笑了笑:“很好吃。”

    叶楚清澈的声音不断地落在乔六耳畔,他的姿势许久未动,只是偏了偏头,侧着耳朵听着。

    叶楚的解释听上去很合理,乔六多疑,他不会因为叶楚的几句话,而完全相信她。

    他信了一半,不过他还想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又过了一会,叶楚和付恬恬结了账,起身离开。

    叶楚她们站在马路旁,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无心顾忌其他。乔六的视线一直放在叶楚的后背上,没有移开。

    等到瞧不见叶楚的身影后,乔六才站起身,走出了咖啡馆。

    ……

    乔云笙来到信礼中学的事情,自然被陆淮的手下看到了。

    原先,手下按照陆淮的要求,离叶楚有一段适当的距离。他们会在不打扰到她生活的前提下,保护她的安全。

    他们尽职尽责,却发现乔云笙跟着叶楚进了一家咖啡馆。他们忙走近了一些,发觉乔云笙一直在观察叶楚,却没见到他动手。

    这天晚上,保护叶楚的人回了督军府后,就将这件事告诉了陆淮。

    “青会那人没有出现,但是有另一个人来学堂找叶二小姐了。”

    陆淮眉头一紧:“谁?”

    “洪门的乔云笙。”

    陆淮沉思,他晓得乔六这人的性子,极为善变,阴晴不定。乔六为什么会关注叶楚?

    上回沈九请叶楚那事闹得很大,怕是早就进了乔六的耳朵。乔六和沈九向来敌对,无论沈九做什么事情,他总要插上一脚。

    而前段日子的尹家聚会,陆淮又帮了叶楚一把,乔六不可能不知道。

    洪门和青会缺一不可,两个帮派需要相互牵制。陆淮现在还不能动乔六,但他必须保证叶楚的安全。

    “派人盯着乔六,别让他靠近叶楚。”

    “是,三少。”

    ……

    这几日,乔六再也没有去学堂,叶楚也没在别的地方见过他。叶楚认为那日她的行为确实已经令他放下了疑心。

    叶楚在信礼中学安心上学,可麻烦却接连不断地找上门来。

    青会的那个赵爷,先前和参谋官的太太私会,被叶楚和陆淮看到。吴太太想要借机解决叶楚,便将此事告诉了赵爷。

    赵爷根本不晓得叶楚和陆淮的关系,却一口答应吴太太的要求。一方面,他想惩治一下叶楚,另一方面,也算为了他的情人出出气。

    赵爷查了一下叶楚,她的背景并不复杂。外祖父和父亲都是上海有名的富商,伯父是高官,她是一个信礼中学的女学生。

    赵爷这人心狠手辣,要是叶楚只是个普通女学生,他就能直接将她解决了。

    难就难在,叶楚的家世在上海滩颇有名气,若是他取了她的性命,保不准被人追查到自己头上。

    赵爷没有官家给他撑腰,也没有足够强大的背景。

    赵爷恨自己没有沈九那样的权力,人人都得敬沈九几分。而他不过只在青会有一点地位,如果犯了事,沈九定不会保他。

    但赵爷分明已经有了对付沈九的计划,叶楚那小蹄子竟把此事告诉了三少,导致他的机会全面泡汤。

    赵爷不能杀叶楚,打她一顿也是好的。让她吃个教训,知道什么叫该说,什么叫不该说。

    这不,赵爷今天就来到了信礼中学,早早地在附近守着。他准备亲自出马,出了这口恶气!

    信礼中学放了学,门口涌出一群学生来。女生们都穿着蓝底黑裙,虽系着围巾,仍旧好看得紧。

    这场景看得赵爷口干舌燥,他哪见过这么多青春年少的姑娘。这般花样年华,不知道比他的情人们勾人多少倍。

    但是赵爷忍了忍,他没忘掉今天的任务,若是看见了叶楚,定要给她一个教训!

    赵爷等了许久,男女学生们都出来一茬又一茬了,就是不见叶楚的身影。

    “怎么出来得这样慢?”赵爷急了。这么冷的天气,在学堂门口等个女学生,他哪受过这种气?

    正当赵爷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叶楚走了出来,他眼睛一亮。

    先前,吴太太给了赵爷一张叶楚的照片,现在这样一看,竟比照片上还要好看许多。

    呵,但是过了今天,她就不能顶着这张漂亮的小脸了。

    赵爷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悄悄跟了上去。叶楚毫无察觉,自顾自往前走着,赵爷心里冷笑,一个没有警惕心的死丫头。

    他都算计好了,叶楚不久后被人发现之时,她的脸已经出现了多道伤痕,那时早就无力回天了。

    那是她自己活该。

    信礼中学的门口人来人往,赵爷不好下手,他只能先跟着叶楚。她七拐八拐,就是不停下来。

    待到叶楚终于走到了一条小巷,这边没有人,僻静得很,赵爷觉得机会来了。

    赵爷嘲讽地一笑,袖子口处滑出一把匕首来,闪着冰冷寒光。他朝着叶楚走去的时候,她却开了口。

    “你来了?”

    叶楚的声音冷漠至极,她缓缓转过身来。

    叶楚瞥了一眼赵爷手中的匕首,再看他凶狠的神情,她心中已经了然。

    “怎么?想杀我?”

    赵爷怔住,他的动作停在了原地。她的眼中没有一点温度,仿佛对现在的场景并不感到惊讶。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并不怕他?

    叶楚不就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学生,哪里来的底气。更何况,她既然已经发现了他,为什么不早点逃走?

    其实,在叶楚离开信礼中学的,她早就已经发觉身后有人,她自然认得那个赵爷。

    她故意将赵爷引到了这条偏僻的巷子里,这样,陆淮的人也好下手。

    赵爷怒骂:“死丫头,你不怕吗?”

    叶楚的声音清清冷冷:“我为什么要怕?”

    她的脸上没有半点惧怕,这种莫名的淡然反倒令赵爷心神一愣。这样一个死丫头片子,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他。

    叶楚的嘴角忽然勾起:“该怕的人,是你才对。”

    赵爷还没有想明白原因,这时,他感觉到眼前猛地一黑,一个麻袋套了上来。他瞬间被一股极大的力道推倒在地。

    紧接着,无数个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宛如狂风暴雨之势,随即而来的是猛烈的痛感。

    那些人好像是习武之人,每一拳都落在实处。他护住自己的头,钻心的痛从身体各个部位传来。

    ……

    待到来人的动作渐渐慢了,赵爷强忍着痛,发出了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

    他始终想不明白,叶楚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学生,为何身边会有这群人。

    赵爷一直没听到任何声音,只感觉到那群人做事果决,身手极好。

    那边的人在临走之前,终于给了赵爷回应。答案非常简单,不过短短一句话。

    在冰冷冻人的寒秋,那道声音冷得彻骨,听上去仿佛极为遥远的样子。

    “因为她是三少要保护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下一更11点。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6章 第5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