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5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7章 第57章

    赵爷鼻青脸肿地回到家里, 仔细思忖后, 他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劲。

    吴太太当初和自己说叶楚只是个富商之女,家里没有任何背景, 他这才想着对叶楚下手。

    没想到一切安排好后,他连叶楚的人都没见着,更别提还被陆三少的人教训了一顿,他现在身上还疼得厉害。

    赵爷脸色铁青, 他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桌上, 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他何曾受过这种委屈?这一切都拜那个贱人所赐!

    吴太太是什么人, 赵爷清楚得很。他和吴太太本就是各取所需,玩玩而已。

    但他没想到吴太太这么狠心, 分明知道叶楚与陆三少关系不一般, 还让自己对叶楚动手,这不是让自己送死吗?

    若他早知道叶楚是陆三少要保的人,他怎么会做这种事?惹怒了陆三少,对他而言, 绝不是件好事。

    赵爷的眼神阴沉,他要好好质问那个贱人, 给她一点苦头吃。

    赵爷刚要给吴太太打电话,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来了。

    赵爷拿起电话, 粗声粗气:“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赵爷,我是吴太太的丫鬟阿英。”

    赵爷自然清楚阿英是谁,阿英经常帮他和吴太太联系, 赵爷对阿英的嗓音熟悉极了。

    赵爷狠声道:“她还有脸来找我?”自己还没去找这个贱人算账,她倒有脸主动打电话过来。

    阿英的声音有几分颤抖,似乎被赵爷吓到了:“太太说您误会她了,有些事情她要当面向您解释。”

    赵爷冷哼了一声,他倒要看看那个贱人还会说出什么话。

    赵爷说:“去哪里?”

    阿英说:“赵爷,夫人说和您在云来酒楼见面。”

    知道具体房间后,搁下电话,赵爷就准备出发了。

    另一头,阿英放下电话,颤颤巍巍地说:“我全部按照您的话做了。”

    阿英一点都不敢动,因为一把冷硬的枪正抵在她的腰间,那冰冷的触感随时提醒她,她的命在别人的手中。

    曹安缓缓地放下枪,说:“做的很好。”

    陆淮和沈九说了赵爷的事后,沈九就在暗地里部署了一切。

    其实沈九早就知晓赵爷有背叛之意,沈九之所以没有动手,就是在给赵爷一个机会。

    如今,赵爷有异动,沈九当然不会手软,他刚好借着这件事彻底铲除赵爷的势力。

    让曹安来找吴太太的丫鬟,这只是第一步。

    沈九早就设好了圈套,就等着赵爷和吴太太他们往里跳。

    见枪没有再指着自己,阿英松了一口气,她看着曹安,颤抖着说:“那您能放我离开吗?”

    曹安冷冷地说:“你先在这里待着,时机到了,再放你离开。”

    等到事情全部结束后,曹安才会放阿英离开。若提前放阿英出去,坏了九爷的事就不好了。

    曹安离开后,打电话给沈九:“九爷,事情已经办妥了。”

    电话那头传来沈九懒懒的声音:“嗯,现在你过来吧。”

    曹安立马赶往云来酒楼。

    另一头,赵爷的车也在云来酒楼前停下。赵爷下了车,走进云来酒楼。

    赵爷一面走着,一面想,等会这贱人若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非教训她不可。

    赵爷沉着一张脸,走进约好的房间,打开了门。

    走进房间,没有看见吴太太,赵爷心头正奇怪着,这时,他听见了一阵声音。

    “孙爷,我一看见你啊,就感觉自己的心肝跳个不停。”

    赵爷怔了一怔,这女人的声音熟悉得紧,好像……是吴太太。

    赵爷正愣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妖精,这么久没见,想死我了,快让我亲一口。”

    随即,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赵爷越想越觉得这女人是吴太太,他按捺住怒火,又往里走了几步,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

    再往里走就是一张宽敞的大床,一男一女正交缠在一起。

    赵爷的眼睛都红了,果然是那个贱人,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亲热!他的脸色蓦地一沉,正要上前的时候,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赵爷生生停下了脚步,他极力按捺住怒火,想要听听这对狗男女要讲什么。

    男人有些吃醋:“你男人这么多,哪顾得上我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青会那姓赵的勾搭上了。”

    吴太太连忙娇娇媚媚地说:“孙爷,你误会了,我哪看得上那姓赵的啊,是他自己非要纠缠我,我可不想搭理他。”

    “那姓赵的连你的一根小拇指都比不上,我看见他就厌烦!”

    男人受到了赞美,得意地说:“呵呵,那姓赵的就是个怂货,一天到晚就知道说大话,其实屁事都做不来!”

    眼里的轻蔑清晰可见。

    吴太太自然附和:“孙爷你说什么都对……”

    然后,两人又抱着滚到了一起。

    赵爷气得浑身血液直往上涌,这贱人勾三搭四不说,竟然还贬低自己。他大步上前,一把把吴太太从床上拖了下来。

    赵爷狠狠地甩了吴太太几巴掌,吴太太当即就倒在了地上。

    赵爷狠声:“贱人!你竟敢羞辱我!”

    吴太太捂着脸,一脸惊恐:“你怎么会在这里?”分明她和孙爷约在这里见面,赵爷怎么会发现的。

    赵爷狠声说了一句:“不就是你这贱人叫我来的?我等会再收拾你!”说完后,赵爷懒得理吴太太。

    赵爷转头看向姓孙的男人,狠狠地一拳打了过去:“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嘲笑我?”

    赵爷气极了,每一下都用了狠劲,孙姓男子顿时蒙了。

    孙姓男子刚才正和吴太太亲热,突然一个男人闯了进来,把吴太太拖下床。孙姓男子愣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受到了赵爷的攻击。

    孙姓男人认清这男人是赵爷后,眼神狠了几分,他本就看赵爷不顺眼,现在碰上了,当然分外眼红。

    孙姓男子立马还手,重重地给了赵爷一拳:“你这怂货竟敢打我?”

    两人立马打了起来,什么阴狠的招式都往对方身上使,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

    赵爷和孙姓男子在一旁扭打,吴太太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和孙爷见面的事极其隐秘,为什么赵爷会来这里。

    而且刚才赵爷说是自己叫他来的,可是她并没有做这件事。

    吴太太越想越不对劲,这一切看上去都像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就等着他们一步步往里走。

    吴太太急急忙忙抬头,大喊:“你们不要打了,我们中计了!”

    但为时已晚,有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看着吴太太,眼神极其冰冷。

    吴太太看清来人后,整个人瘫在了地上,她知道自己完了。

    ……

    之前,沈九和一个男人到了云来酒楼。两人落座后,沈九看向身边的男人:“吴参谋,等会你看了以后,就知道我没有骗你。”

    吴参谋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前方。

    沈九眯了眯眼,好戏就要开场了。

    沈九先是让曹安威胁吴太太身边的丫鬟,骗姓赵的来到云来酒楼。那丫鬟总为吴太太和姓赵的牵线,姓赵的自然不会疑心。

    更别提,姓赵的当时正在气头上,准备找吴太太算账,头一热,绝对会赴约。

    吴太太和她的情人来到云来酒楼偷情,沈九设计让姓赵的撞见这一幕,为的就是让姓赵的和姓孙的狗咬狗。

    同时,沈九告诉参谋官他的夫人与人偷情的事,参谋官自然不信,沈九就让他来到云来酒楼,让他亲眼目睹这一幕。

    最重要的一点,云来酒楼是沈九开的,他对酒楼最熟悉不过了。

    云来酒楼是古式的,其中有一个房间有个洞,能看见另一个房间发生的事。

    当然这个房间平时是不用的,今日特殊情况才用上了。

    此刻,沈九与参谋官就坐在这个房间里。

    沈九神色慵懒,看向身旁的人:“吴参谋,你这下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方才吴太太和姓孙的偷情时,沈九都看见了。沈九心里恶寒,这吴太太真是不可小觑。

    这里坐着正牌老公,房里有一个姓赵的,还有一个姓孙的,要是再来一个男人,可不就凑齐一桌麻将了吗?

    哦不对,四个男人还算少的,估计有一支队伍吧。

    沈九看得兴致勃勃,权当解闷,另一头,吴参谋却面色铁青,气得握紧了拳头,连青筋都爆了出来。

    吴参谋气极了,沈九说他妻子与人偷情时,他还不信,对妻子充满了信任。就连来到这个房间时,他都抱着不相信的态度。

    但是,当他看见妻子和那个男人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他就傻眼了。那个风骚的女人居然是他的妻子?

    她在他面前一直温柔万分,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态。

    这个贱人!

    现在事情明晃晃地摆在他的面前,这贱人与男人偷情,还不止一个,他的头上都不知道带了多少顶绿帽子!

    吴参谋觉得他就像个傻子一样,被那个贱人骗了这么久。

    他绝不会放过那个贱人!

    吴参谋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看着沈九:“你让我知道了这贱人的真面目,我非常感激。”

    “若你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

    若不是沈九,他至今都被那贱人蒙在鼓里,所以,他愿意为沈九做一些事。

    沈九挑了挑眉:“我现在还没想到。”

    沈九目前只想教训吴太太和那姓赵的,还没决定让吴参谋做什么。

    吴参谋态度极好:“不急,等你想到了再和我说。”

    沈九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说:“吴参谋,等会你把那姓赵的留给我。”

    那姓赵的背叛沈九,沈九一定要给他苦头吃,让他知道谁才是青会的领头人。

    至于吴太太,想必不用沈九出手,吴参谋也一定会狠狠折磨她,头上戴了这么多顶绿帽子,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吴参谋当然应下:“没问题。”

    吴参谋站起身,就要往那个房间走去,这时,沈九慵懒的声音响起。

    “吴参谋,今日这事,你知我知。”

    “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沈九的意思是,家丑不可外扬,他不会再让其他人知晓参谋官的丑事。

    吴参谋心头羞愧,妻子与多个男人有染,还被沈九看见了,自己真是抬不起头来。

    沈九这话算保全了自己的面子,不让自己过分难堪。况且,沈九是青会的头目,说话自然一言九鼎。

    吴参谋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

    然后,吴参谋走到了吴太太的房间里。吴太太一抬头,就看见了吴参谋阴沉的脸。

    吴太太害怕地叫了一声:“老爷……”

    吴参谋重重地打了她一巴掌,力气极大,吴太太捂着脸倒在地上,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是她今天挨的第二个巴掌了。

    吴参谋一直以来都对吴太太态度极好,从来都是把她捧在手心的,哪里下过这样的狠手?

    现在是气极了。

    吴太太自知理亏,她知晓当务之急是缓和吴参谋的情绪,以后再慢慢挽回他的心。

    但吴太太不知道吴参谋目睹了她偷情的全程,任凭吴太太怎么说,吴参谋都不会再相信她了。

    吴太太爬到参谋官的脚下,抱住参谋官的腿,哭着说:“老爷,是有人陷害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老爷,我是无辜的,你听我解释!”

    吴太太方才和男人厮混,衣服还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大半个雪白的肩膀都露在了外面。

    随着她的动作,衣服还在慢慢下滑。参谋官冷眼看着,刚才那恶心的场景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随时都在提醒他被戴绿帽子的事实。

    吴太太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她还紧紧抱着参谋官的腿,泪水涟涟。

    吴太太看着参谋官的眼神委屈极了,她想着,老爷平日里最喜欢自己这幅姿态,老爷再看自己几眼,一定会心软的。

    参谋官大怒,想起吴太太以前就是这样欺骗自己的,他狠狠地踹了过去:“贱人,还在装模作样!”

    吴太太捂着心口,只觉得钻心的疼。

    参谋官再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让心腹进来,把吴太太和孙姓男人拖走,他一定会让这贱人和她情人吃不了兜着走。

    赵爷则被曹安拖到了沈九的房间里,看见曹安,赵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被沈九陷害了。

    曹安把赵爷用力往房里一摔,赵爷重重地倒在了地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的。赵爷不想在沈九面前示弱,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沈九懒懒地靠在那里,头也没抬:“曹安。”

    这时,曹安缓缓地举起枪,厉声:“跪下!”

    姓赵的心思歹毒,还想要九爷的命,曹安恨极了,恨不得一枪崩了这个叛徒。

    赵爷看见了黑漆漆的枪,吓得浑身一颤,他猛地跪在地上:“有话好好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沈九瞥见赵爷那怂样,轻声笑了,就这怂包还想当青会的领头人?胆子也太小了些。

    沈九喝了一口茶,懒懒地开口:“听说你想杀我?”

    赵爷想杀沈九,但他当然不敢承认,连声说:“九爷,你误会了,我哪会做这种事?”

    沈九居高临下地看着赵爷:“姓赵的,我从来没把你放在眼里过。”

    “所以你培养势力、结党营私,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顿了顿,沈九冷冷地说:“但是,小打小闹多了,我也会厌烦,青会再也容不下你。”

    赵爷知晓了沈九的意思,害怕地说:“九爷,我错了,您绕了我吧!”

    沈九瞥了曹安一眼:“我不想再在上海滩看见他。”

    曹安会意,枪抵在赵爷额头上,把赵爷拖了出去。

    之后,沈九铲除了赵爷在青会的所有势力,而且赵爷名下的所有场子全收了回来。

    沈九不费吹灰之力,就处置了赵爷和吴太太,事情做得干净利落。

    ……

    这天夜里,沈九去了督军府。沈九一路上楼,进了陆淮书房,往房间里的沙发上一坐。

    见沈九神态轻松,眼底是藏不住的得意,陆淮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陆淮问:“都处置妥当了?”

    “那是自然。”沈九一贯神色慵懒,仿佛对旁事都不上心的样子。

    沈九认认真真将这一出大戏给陆淮讲了一通。

    沈九没费半点力气,只是小小地玩了一个把戏,便让吴太太和那姓赵的两人狗咬狗。

    讲完后,沈九看着陆淮,只等他的一句夸奖。

    沈九问:“我做的如何?”

    陆淮看向窗外,眸色深浅不明,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陆淮开口:“他动了不该动的人,是得吃个教训。”

    沈九愣住了,下一秒,他的脸上浮起一个笑容,灿烂得很。

    “陆淮,你居然会这么关心我。”

    沈九同陆淮做朋友久了,每次有危险,只会受到告知,哪还听过什么关心的话语。

    而这天晚上,那个姓赵的心思歪,陆淮竟替他讲了那人一句,沈九自然喜悦万分。

    陆淮淡淡瞥了沈九一眼,什么都没有讲。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指的是叶楚……心疼沈九一秒钟。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7章 第5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