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58章(来自周末的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8章 第58章(来自周末的加更)

    自从瞧见三少帮叶楚说话后, 叶嘉柔好几天都没笑过。

    这些天, 叶嘉柔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想着那晚宴会上的事。她越想越不甘心。

    叶嘉柔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男人,可以压过叶楚一头。但是拿杨怀礼和三少这么一比, 那可差的远了。

    可以说是处处不如,虽说叶嘉柔心中是这么想着,但是她对待杨怀礼的态度还是和先前一样。

    杨怀礼是叶嘉柔能找到最好的人选了,她不可能因为妒忌叶楚得了三少的青眼, 而放弃杨怀礼。

    只要三少不再对叶楚上心, 又或者对她失望, 那么叶楚决计没有上位的可能。

    叶嘉柔想到了一个可以帮她完成这件事的人选。

    蒋伯俊。

    他是蒋姨娘的远房亲戚,长得清俊, 有些才华, 待人也温柔。有不少女人被他吸引。

    不过蒋姨娘和叶嘉柔提过,这蒋伯俊看上去是个正人君子,但是私下却和多个女人秘密交往。

    可蒋伯俊最厉害的一点不是这个,而是他同时和这么多女人交往, 但始终能够维持她们之间的和谐。

    多亏了蒋伯俊有一副好口才,把那些爱上他的女人迷得团团转, 都以为自己是蒋伯俊的唯一真爱。

    所以外界的人都认为蒋伯俊是个好男人。

    叶嘉柔要找的人就是蒋伯俊,蒋伯俊是个情场高手,能迷惑那些女人。叶楚也是个女人, 肯定不例外。

    过几天,叶嘉柔就决定和蒋伯俊联系上,给他引见一下叶楚。蒋伯俊就能发挥他最大的本事, 最后让叶楚迷上他。

    照叶嘉柔看来,三少和叶楚的关系还没有特别亲密,应该是处在暧昧的阶段。

    叶楚肯定会想着攀附三少,但若是三少对她不感兴趣,她也一定会给自己找个下家。

    那么蒋伯俊的出现,正好满足了叶楚的心愿。

    叶嘉柔看见过三少好几回,每次他都冷着一张脸,生人勿近的样子,一定不会讲些甜言蜜语。

    蒋伯俊就不一样了,他哄女孩的方法可是一套一套的,叶楚肯定能掉进他的温柔陷阱。

    特别是叶楚这种没谈过恋爱的小女生,碰到蒋伯俊,又怎么会不上钩呢?

    自信满满的叶嘉柔,以为叶楚也同她一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周旋在几个男人中间。

    叶嘉柔想到方法后,立即给蒋家去了个电话,和蒋伯俊约定好了时间。

    等到时间定下来后,叶嘉柔这些天的烦恼一扫而空,她悠闲地等着见面的那一天。

    叶嘉柔在心中幻想着,等叶楚爱上蒋伯俊后,再让蒋伯俊狠狠地将叶楚甩掉,这样她才能出一口恶气。

    况且她也让叶楚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约定见面的时间在两天后,叶嘉柔特地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茶社,早早地到了那里。

    叶嘉柔和蒋伯俊约定在早上八点见面,但是过了八点,蒋伯俊还迟迟未出现,叶嘉柔等得都有些急了。

    正当叶嘉柔以为蒋伯俊要爽约的时候,房门被敲响。

    “嘉柔妹妹,你在里面吗?”

    是蒋伯俊的声音。

    等到叶嘉柔应声后,蒋伯俊才将门推开,走了进来。

    没等叶嘉柔提问,蒋伯俊就主动说起自己迟到的原因:“嘉柔妹妹,实在是抱歉,我已经和你约好了时间,还迟到了。”

    蒋伯俊又接着说,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歉意。

    “不过我是有原因的,希望你能听我解释,来的路上我碰到了需要帮助的人,才耽搁了一些时间。”

    其实他只是路上瞧见了一个女学生,上去搭讪了几句。

    蒋伯俊身材偏瘦,面色有些苍白,头发服服帖帖地梳起,整个人收拾得干干净净,说话的语气非常真诚。

    要不是叶嘉柔晓得蒋伯俊有一副颠倒黑白的好口才,此时的她也会被蒋伯俊的外表和行为所迷惑。

    看来这个男人一靠近叶楚,叶楚根本就没有抵抗力。

    “表哥,你真是个好人,你先坐下来喝杯茶。”叶嘉柔帮着倒了一杯茶,放在他的面前。

    蒋伯俊先是道了一声谢,鞠了一下身子,才缓缓地落座。

    蒋伯俊拿起茶盏,将盖子在茶水上划了几下,轻轻吹了口气,抿了一小口,面露赞许之色:“好茶。”

    “嘉柔妹妹果然好眼光,挑了壶好茶。”蒋伯俊又夸了叶嘉柔一句,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这茶分明是叶嘉柔随意点的。

    蒋伯俊嘴上夸着,同时眼睛中也露出相同的光彩,一点也没让人觉得是场面话,而是发自肺腑的感叹。

    “表哥喜欢就好,其实我这次找你是有些事情让你帮忙,若不是我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麻烦表哥你。”

    叶嘉柔眼中含泪,要掉不掉,似乎是遭遇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

    先别说蒋伯俊自诩最会怜惜女人,而且他一碰上叶嘉柔这样柔情似水的女人,就更没辙了。

    “表妹莫哭,你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尽管道来,我定当全力以赴。”蒋伯俊皱着眉,一脸担心地瞧着叶嘉柔。

    叶嘉柔用余光瞄了一眼蒋伯俊,感觉他的神色不似作假,她声音带着哭音:“表哥你可曾记得我有一个姐姐。”

    蒋伯俊垂眼想了想,他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个人,因为他根本就没见过几次,

    “当然记得,只不过时间有些久了,名字记不清了。”蒋伯俊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忘了,他向来喜欢在女人面前维持一个无所不知的样子。

    “姐姐名叫叶楚,楚楚可怜的楚。”叶嘉柔本来就打着让蒋伯俊和叶楚相识的目的,赶紧将叶楚的名字告知,说得特别仔细。

    “叶楚,真是个好名字,嬛嬛一袅楚宫腰,想必人如其名,真人也一定是个俏佳人。”蒋伯俊眯着眼感慨道。

    “好名,真是个好名。”蒋伯俊最爱在话中夹带着一些诗词,显示自己的文化。

    不过有些女人就吃这一套,她们喜欢这种有涵养,学富五车的“文人”。

    叶嘉柔在心中暗自撇了撇嘴,叶楚的名字哪里好了,还自己的好听多了,嘉柔嘉柔,温柔可人。

    “表哥好文采。”叶嘉柔心不甘情不愿地夸上一句,尽管她根本就没听明白蒋伯俊讲的是什么。

    沉浸在自己才华中的蒋伯俊才回过神,他记得表妹刚才是有事相求。

    “表妹,你方才不是要我帮忙,怎么提起你姐姐了?”蒋伯俊疑惑道。

    终于说到正题了,叶嘉柔心中一喜,但是仍旧先叹了一口气。

    “表哥你有所不知啊,我姐姐她人长得漂亮,举止温柔,外祖父家是出名的富商,样样都好,就是有一点让我担心。”

    叶嘉柔违心地说着叶楚的优点,只是想让蒋伯俊对叶楚感兴趣。

    要是真让叶嘉柔说出心里话,可不能用这些词了。叶楚长得没她漂亮,行为泼辣,令人厌烦,唯一好的也只剩下家世了。

    叶嘉柔夸叶楚的话一出,蒋伯俊眼睛都亮上了几分,自动忽略了最后一句,脑袋里只剩下夸赞叶楚的话了。

    他赶紧询问:“你姐姐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

    “那是当然,我姐姐比我说的还要好上几百倍,我这么说还算是侮辱了她呢。”

    叶嘉柔心想:我呸,为了让蒋伯俊喜欢上叶楚,她可是撒了不少的谎。

    “但是姐姐千好万好,就是识人的眼光不行,我生怕她被那些臭男人给骗了。”

    三少就是那个臭男人,偷走了万千少女心的臭男人。

    蒋伯俊面上带出几分焦急:“那可怎么行,阿楚怎么可以被别的男人骗走呢?”

    下一秒,蒋伯俊“自谦”地笑了笑:“表妹不是我自夸,外面那些男人都不可信,只有你表哥我最可靠。”

    “你一眼便知,我长相和才华都不落后于人,要是让我来劝劝你的姐姐,什么事都解决了。”

    闻言,叶嘉柔腼腆地笑了笑:“我就是这个意思,表哥的人品和内在都无话可说,若是表哥让姐姐爱上你,真不失为一段佳话。”

    蒋伯俊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这么看来,你姐姐同我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阿楚现在还是个学生,只要我……”

    顿了顿,蒋伯俊才继续说:“阿楚爱上我,只是早晚的事。”

    叶嘉柔感激地看着蒋伯俊:“表哥说的对,我正是这个意思,表哥是个好人,姐姐也是个好姑娘。”

    叶嘉柔怕叶楚不上钩,又补了一句:“不过姐姐从小被宠着,心气难免高了些,表哥若是做不到,我倒是可以给表哥出个主意。”

    蒋伯俊自信满满,听不得这些指责他的话,但是他还是忍着不耐问了问:“表妹说吧,我洗耳恭听。”

    哪会有什么女人不会爱上他,他这么优秀,上海滩还能找出另外一个吗?

    蒋伯俊的老家在苏州,最近刚来上海,因为有些工作需要在上海住上一段时间。

    蒋伯俊对他自己的评价颇高,但是他的本事都用在了勾搭女人上,自然没有关注过上海滩的风云人物。

    他认为就算他不是上海滩最出色的那个,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好男人。

    叶嘉柔看着蒋伯俊好似走了神,只好出口叫了几声,直到蒋伯俊认真地盯着她,才开口。

    “表哥,姐姐可没谈恋爱,对感情一事一无所知,若是你能拉个小手或者什么,姐姐一定对你死心塌地。”

    叶嘉柔故意暗示着蒋伯俊可以对叶楚动手动脚,但是她不会知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蒋伯俊调戏叶楚,会不会被叶楚打个半死。

    “那可不行,我不会做这些事的,你放心,我就算不做这些,阿楚一定会主动爱上我的。”

    蒋伯俊嘴上是这么说着,心里却肯定了叶嘉柔的话。

    叶嘉柔一看事情已经达成,满意地和蒋伯俊告了别。

    听了叶嘉柔的描述,蒋伯俊对叶楚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叶楚样样都好,挑战性高。

    当然,有他这等好男人出面,叶楚最后还是会被他迷上。

    蒋伯俊从茶馆出来,回了他暂时居住的饭店,开始筹谋起让叶楚爱上他的大计。

    ……

    自从吴太太的事情被参谋官发现后,她就被带回了南京。

    她的其中一个情人赵爷被沈九处置了,另一个姓孙的小情人也被参谋官处理了。

    一路上,参谋官的怒火已经被他压了下来。他心中自然已经有了处置她的办法,只是他身居高位,此事必须处理得低调。

    曾经熟悉的家中,现在气氛冰冷,参谋官面色如冰,周身气质寒冷至极。吴太太头一回见到他这个样子,哆哆嗦嗦,不敢闹。

    吴太太晓得自己的美,而参谋官爱的就是她的年轻漂亮。那张艳丽的脸上,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

    事到如今,吴太太竟然还指望着参谋官能因为从前的情分放她一马。

    吴太太现在忘了,她先前总在外面仗势欺人,因着参谋官,她就有了几分胆子。

    然而,一个什么都没有,单单靠着丈夫才能拥有荣华富贵的女人,做出背叛婚姻这种事情,她必定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落在了吴太太的面前,她头发凌乱,模糊地看了一眼。

    参谋官冷漠的声音响起:“这是一张去伦敦的船票。”

    吴太太仿佛抓住了一点希望,抬起头来,眼中含泪看着他,目光盈盈。

    “如果你能顺利登上这艘船,那些事情我就既往不咎。”参谋官居高临下地俯身看她,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吴太太眼睛一亮。她向来爱美,此时却不顾着自己的狼狈,抓紧了那张船票,仓皇离去。

    吴太太并没有看到她的背后,参谋官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她先前那样有心计,在危急时刻,并不多想,只紧紧抓住最后一个逃生机会。

    参谋官的确给吴太太下了一个圈套,但却是她自己选择跳下去的,怪得了谁。

    吴太太拿了船票就跑,不过可惜得很,那辆车在路上就被人劫了。

    被劫的时候,吴太太似乎早已预料到了。她自嘲地笑了,任凭他们将她抓走,没有讲半句话。

    后来,别人寻了一个由头将她关进了牢里。

    参谋官身边少了一个□□,无人质疑。旁人只觉得是吴太太失宠,不过失了这荣华富贵,上哪来回哪去。

    谁会料到,地牢里悄无声息地多了一个女囚徒呢。

    ……

    另一头,叶楚也得到了陆淮的消息,赵爷是青会的叛徒,他起了叛变之心,这件事已经被沈九妥当处理了。

    所以,陆淮将跟在叶楚身边的人收了回去。那些人在保护她之时,从不上前,总隔着适当的距离,有礼得很。

    叶楚思来想去,总觉得她得想法子感谢陆淮。

    陆淮给予了她足够的尊重,还助她从那些乱事中脱了身。若是叶楚不做点表示,岂非显得自己凉薄了。

    陆淮这人不要求回报,但叶楚不希望这样。

    他既然这样帮她,她定是要感谢他一番的。

    于是,叶楚去了百货公司,决定给陆淮买一份礼物。她现在只是个女学生,家中虽富裕,但也不能送极为贵重的礼物,以免显得张扬。

    叶楚在百货公司里转来转去,找了许久。

    派克牌的钢笔,似乎挺适合陆淮的,他公务繁忙,是需要一些笔。

    叶楚摇了摇头,但陆淮的书房里准备了好多笔,怎会用上这一支?

    瑞士纯手工做的表,仿佛陆淮也能用上。他一忙起来,总会忘了时间,甚至昼夜不休。

    叶楚又摇头,不过陆淮已经有了他母亲的那只怀表,想来这块手表也只能作为摆设罢了。

    ……

    叶楚对陆淮太了解,反倒不怎么好送礼物了。

    离开百货公司的时候,叶楚一无所获。她在马路上四处闲逛,想着,或许看见了什么,能找到一些办法。

    走到咖啡馆的时候,叶楚的脚步一停。

    恍惚之间,她记起了前世。

    叶楚刚住进督军府的时候,同陆淮不太相熟,只是见他常常喝黑咖啡,便随口问了一句。

    陆淮将手中的咖啡杯轻轻放下,他的手指摩挲着杯壁。

    “叶楚,若是一直保持清醒,才不会失了分寸。”

    他的语气极为认真,叶楚忽的恍了神。

    上海滩在旁人眼中,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富贵地,在军阀眼里,却是一块利益极重的肥肉。

    各地军阀死死盯着上海,都想来分一杯羹。

    督军陆宗霆掌管几省军务,繁忙得很,不常待在上海。这里的每一处危机,都需要少帅陆淮处理。

    而陆淮向来不会分心。

    ……

    那些回忆在叶楚眼前消失。

    叶楚笑了笑,她似乎想到给陆淮送一份什么样的礼物了。

    叶楚买了东西后,便拦了黄包车,回到叶公馆。

    四周没有人的时候,叶楚才给陆淮打了一个电话。

    叶楚:“我找三少。”

    陆淮语气淡淡:“找我有事?”

    叶楚点头:“有。”

    陆淮没有回答,在那头安静等着。几秒后,叶楚缓缓开了口。

    “为了感谢三少的帮助,我想请你喝一次咖啡。”

    叶楚知道陆淮喜欢喝黑咖啡。

    他平日里行事这样忙,总需要保持头脑高度清醒。黑咖啡这样苦,倒是能令他清醒起来。

    叶楚等了一会,才得到了陆淮的回应。

    他的声线低沉,语气中听不出情绪:“好。”

    两人约好的时间是这个周六。

    这日,叶楚出门的时候,方才下过细细小雨。道路上有些潮湿,没过多久,她到了咖啡馆。

    叶楚推门而入,冰冷的空气被关在了身后,里面一股浓郁的咖啡香气扑面而来。

    她进了包间的时候,陆淮已经到了。

    陆淮站在窗边,手中握着那块他母亲的怀表,若有所思的样子。

    叶楚没想过他会来这样早,忙走了过去,坐了下来。两人之间隔着一张小桌,倒也不显得局促。

    叶楚略显抱歉:“我来迟了。”

    陆淮收起了怀表:“不迟,我刚到。”

    叶楚笑了笑。

    她瞥了一眼桌上,只放了杯水,杯口冒着热气,看上去像是没有动过,想必陆淮还没有点东西。

    叶楚开了口:“不晓得三少喜不喜欢喝咖啡?”

    叶楚抬眼看陆淮,她明知故问。若是陆淮知道她清楚他的所有喜好,那才无法解释清楚了。

    陆淮淡淡道:“还行。”

    他的话果真一如既往地少。

    叶楚:“那我就擅自主张,替三少点一杯黑咖啡吧。”

    叶楚看向陆淮,表情认真极了,似乎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陆淮只是微怔了一下,很快便说:“好。”

    他喜欢喝黑咖啡的这个习惯没有多少人知道。陆淮淡淡看了叶楚一眼,她没什么表情,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三少这样忙,若是能一直保持清醒,才会事事做好。”

    叶楚做了解释,其实这句话是上辈子陆淮告诉她的。

    叶楚知道,方才陆淮看她一眼是有了些怀疑,所以才认真同他解释了一番。

    陆淮忽的笑了一下,他笑得极浅,好像对叶楚的这句话深有体会。尽管如此,他仍是什么都没有讲。

    叶楚点单后,服务生下去做准备了。

    包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窗外的绵绵细雨又开始下了。

    陆淮看着叶楚,见她从容至极,神色淡然,仿佛先前那事对她毫无影响。

    他又开始好奇了,叶楚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学生,没有多少阅历。

    经历了宴会旁观私情,被人污蔑偷窃,甚至险些被青会姓赵的叛徒毁容……她为何波澜不惊?

    陆淮忽的开了口:“不小心惹了事,你就不怕么?”

    叶楚愣了几秒,立即明白过来,陆淮是在说之前接连发生的祸事。他或许对自己有一些质疑,因为她的表现实在不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

    既然陆淮这么问了,叶楚是必须要回答的。

    “先前有三少的帮助,我才有那样的底气,更何况这些事并不危及性命……”

    叶楚的话没有讲完,陆淮还在等待着她的回答。这时,叶楚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她话头一转。

    “那若是我真的惹了事,三少会帮我吗?”

    叶楚的嘴边带着一丝笑意,仿佛方才那句话只是最简单不过的一句玩笑。

    总有一天,叶楚会把底牌亮出来,向陆淮投诚。现在,她尚且不清楚陆淮的态度,不如借着这个机会,问他一番。

    叶楚投石问路,只当做给后来的投诚做一个小小的铺垫。

    叶楚看着陆淮,态度从容不迫,假装那是玩笑,心中却有一点期待。

    无人回答,无人开口,房间里的空气逐渐凝滞了起来。

    咖啡馆的外面,上海滩下着小雨,能看见细雨划过玻璃窗,听不见外头街道的繁华喧嚣。

    房间里寂静万分,两人沉默地对视。

    陆淮默默观察着叶楚,看到了她漫不经心的神情,晓得那是一句玩笑。但陆淮和常人不同,他也看到了她眼中的那一抹坚定。

    叶楚虽藏得极好,却躲不过陆淮的眼睛。叶楚的那些小小心思,在陆淮眼中似乎也无处可藏。

    她既然开了玩笑,他也必须回她一句,不是么?

    陆淮站了起来,他身形高大冷峻,挡住了叶楚眼前的光。

    陆淮微微朝叶楚俯身,她忽的察觉到一片浅淡的阴影压了下来。随着陆淮的靠近,那种冷冽的感觉也逐渐逼近叶楚。于她而言,熟悉极了。

    陆淮看向叶楚的眼睛,她身上有股清浅的香味,好闻得很。

    两人的呼吸靠近,气息轻轻浅浅地缠绕在一起。

    陆淮假装认真地吐出了两个字。

    “不会。”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8章 第58章(来自周末的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