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5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9章 第59章

    被陆淮这么看着, 叶楚也没觉得有什么慌。她的眼睛清亮, 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他。

    那两个字已经在叶楚的预料之内,她没有太多失落的情绪。毕竟, 她心中早就制定了计划,现在不过投石问路。

    她同陆淮只是经历过一些事,他甚至连自己是那个好心人都不晓得,叶楚知晓他不会答应。

    两人对视着, 叶楚安静极了, 她知道陆淮在观察自己。与此同时, 叶楚也在观察着陆淮。

    他这样聪明,绝对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才刻意起了逗弄的念头。

    既然陆淮为了试探她的反应, 拒绝了她,叶楚也必须是要回击的。

    叶楚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微笑:“是吗?”

    陆淮没有讲话,只是默然看着叶楚。

    如果叶楚真的想要寻求庇护,想必她会将这一个话题继续下去。

    陆淮现在等的是, 叶楚的诚意,或者说她的要求。

    下一秒, 叶楚果真开了口。

    叶楚凝视着陆淮的眼睛:“我自然不会劳烦三少,一个玩笑罢了,三少何必当真呢?”

    陆淮挑了挑眉。

    他原本以为叶楚会继续谈下去, 没想到,她却直接回绝了自己,反倒说是他过分认真了。

    在她的面前, 事情总不会按照他想象的那样进行。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一来一往间,谁都没有落下风。

    叶楚清楚陆淮的性子,事事都要自己掌控。但是,她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令他如愿。

    先前那通电话也是,现在这次见面也是。她当然有一百种办法让他在自己这里占不了上风。

    房间门口突然有了敲门的声音,两人随即偏过头去,仿佛方才无事发生的样子。

    服务生送上来点好的咖啡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察觉到这个房间里的诡异气氛。

    短短几分钟内,叶楚和陆淮的表情都恢复了平常。

    陆淮的手指修长,他拿起那杯黑咖啡,喝了一口。

    叶楚点的是维也纳咖啡,上面有一层鲜奶油和巧克力糖浆,甜极了。她喝的时候,微微蹙起眉。

    其实,上辈子叶楚已经习惯了黑咖啡的口味,但是她在陆淮面前不想暴露出这些。

    带着甜味的咖啡才符合她现在的身份。

    一个十六岁的女学生。

    陆淮淡淡瞥了一眼叶楚的杯子,发觉她没有动多少。

    他随口问起:“不好喝?”

    叶楚摇头:“好喝。”

    陆淮心中道,口是心非。

    方才那个话题已经翻了一页,被两人暂时遗忘了。他们讲了一些别的事情,临走之前,叶楚才开了口。

    “三少,我有东西要送你,作为谢礼。”

    陆淮的手指摩挲着杯子,他看着叶楚低头在包里拿出了什么东西。待他看清楚了后,才发现那是……

    一罐咖啡豆。

    陆淮微微一怔,看向叶楚。

    “三少是一个什么都不缺的人,我不知道你会喜欢什么。”叶楚注意到了陆淮的表情,她刻意解释了一番。

    “这是一罐咖啡豆。”

    “我猜三少家中或许有研磨机,可以让管家帮你做黑咖啡。”

    “……”

    督军府有两个管家,一男一女,都在督军府做了很久。上回陆淮叫人打电话给她,叶楚猜测,应该就是那个女管家。

    从陆淮小时候开始,女管家就在督军府了。后来叶楚进了督军府,她也一直忠心耿耿,没有变过。

    所以,陆淮很信任那个女管家。

    叶楚继续道:“礼物虽小,但我对三少感激不尽。”

    叶楚的道谢听上去极为官方,太过客气了。然而这时,陆淮却淡淡讲了一句:“很好。”

    叶楚抬眼看他。

    陆淮语气认真了几分:“你的礼物很好。”

    叶楚嘴角微微勾起,对陆淮笑了一下。

    陆淮自然收下了叶楚的礼物,他们在咖啡馆门口告了别。

    叶楚回了叶公馆后,这几日,两人便没有再联系。

    ……

    上海的学堂也存在着攀比。

    隔壁的学堂打着给学生调节心情,全面发展的名头,排演了一出戏,反响很是不错,深受学生们的追捧。

    信礼中学的校长看到这样的情形,想着自家学校也不能落在人家的后面,寻摸着也要开展一个类似的活动。

    隔壁学校能排,他们为什么不能排。校长特地从外面请了个老师,来帮同学的忙,希望能在短时间排出一个高质量的戏剧来。

    请来的老师一来到学校,就发了个通知,想让全校学生都踊跃报名参加选角,一起争取将这部戏做到最好。

    付恬恬向来是个爱凑热闹的主,这样的活动怎么可能少了她。

    只是可怜了叶楚,原本没课的时候还想着好好休息一下,但是被付恬恬抓了壮丁。

    叶楚原先想着拒绝,可是付恬恬拉着她的手,硬是给她拽到了报名的地方,一边还理直气壮地讲着。

    “阿楚,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严曼曼那人肯定是奔着女主角去的,还有叶嘉柔,你忍心看着我被俩讨厌鬼包围?”

    惯爱出风头的严曼曼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机会,而叶嘉柔,她向来觉得自己是爱情小说主人公。

    付恬恬都讲到这个份上了,叶楚自然不会拒绝她。

    到了报名的地点后,叶楚才发现其他同学的热情不比付恬恬少,报名的队伍排得很长,付恬恬拉着叶楚站到了队伍的最后。

    另一头,叶嘉柔也来了。

    叶嘉柔的内心是一部漫长的爱情小说,她认为旁人都是她的配角。

    叶楚是处处压她一头的坏心女配,陈息远是一个疯狂追求自己的登徒子。

    而叶嘉柔则是一个苦情女主,自然需要杨怀礼这个谦谦君子疼惜。

    这不,学校刚通知了要同学报名参加戏剧,叶嘉柔就立即下了决定,她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主角。

    叶嘉柔去报名的路上有些耽搁,所以来得有些迟了,她看着长长的队伍叹了口气。

    这时,叶嘉柔的眼睛一亮,发现叶楚和付恬恬站在队伍中间。叶楚就在那里,若是自己哭上一番,往那里插个队也好。

    叶嘉柔迈着轻松的小步伐,小跑向了叶楚所在的位置。

    严曼曼来得早,叶楚她们还在排队的时候,她就从队伍前方走了下来,明显已经报上了名。

    不巧的是,叶嘉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姐姐,你也来了。”

    叶嘉柔的声音一进到叶楚耳朵时,叶楚就笑了,她看了一眼走到身边的严曼曼。

    一听到叶嘉柔的叫声时,严曼曼就撇了撇嘴,眉毛挑了下,恶意满满地咧开了嘴。

    此时的叶嘉柔还未看见严曼曼,因为付恬恬比较高,把严曼曼遮住了一些,叶嘉柔只知这儿也站着个人,不知道是严曼曼。

    若是叶嘉柔晓得严曼曼也在,她宁愿从队伍的后面开始排起,但是她现在只以为严曼曼也是个想插队的人,她想着自己绝对要抢占先机。

    “姐姐,队伍真的好长啊,我站得脚都疼了。”叶嘉柔心里愤愤不平,面上却带委屈。

    人人都爱面子,叶嘉柔作为叶楚的妹妹,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难道叶楚还会当着大家的面拒绝她。

    叶楚一定不会让其他同学瞧见自己的真面目,以前她还有把柄在叶楚手中,现在叶楚根本挑不出错。

    叶楚看着凑上来的叶嘉柔,心下厌烦,又是这副做派。叶楚偏过头,权当自己没听见。

    看着叶楚没回话,叶嘉柔又接着说:“不知姐姐可不可以让我站在你的旁边?”

    付恬恬:你当我是死人吗?别说阿楚不会同意,只要她在,哪还有叶嘉柔站脚的份!

    叶楚:说好历经磨练的女主角呢,怪不得能被我捋下来,谁让你这个女主角只会靠男人,出门却不带脑子。

    严曼曼:这个碍眼的狐狸精,看我不拔光她的毛。

    付恬恬盯着叶嘉柔,脸色难看,身侧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了。

    “去去去,哪里来的苍蝇,我们这没脏东西啊,怎么就招苍蝇了。”付恬恬的手在空中虚晃了几下,做出赶虫子的举动。

    付恬恬毫不留情:“叶嘉柔,哪凉快你给我哪呆着去。”

    叶楚语气温和,但是眼里没有一点笑意:“嘉柔你脚疼,就别想着插队了,家里是怎么教你的,怎么一点也没学会?”

    叶嘉柔脸白了白,装作一副叶楚欺负她的样子:“姐姐,我只想和你站一起,没想着要插队。”

    经上次李思文一事,大家对叶嘉柔的观感已经差上了许多,并没有多少人会站在叶嘉柔这边。

    瞧着叶嘉柔在这边装腔作势,严曼曼的暴脾气也一下子上来了,看来她平时就是这么勾引怀礼哥哥的。

    在严曼曼眼中,杨怀礼自小就是个翩翩君子,进退有礼。

    严曼曼对杨怀礼的心思已经歇了几分,但是她每次看到杨怀礼对叶嘉柔偏爱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叶嘉柔水性杨花,吃了碗里,看着锅里,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叶嘉柔装弱小,偏偏杨怀礼就吃这一套。

    但是叶嘉柔的娇弱和温柔严曼曼都没有,她装不来,也不屑去装。

    既然叶嘉柔喜欢装可怜,严曼曼就整得她装也装不下去。

    没想到这回叶楚和付恬恬倒是和她站在了一边,这么看来她们俩也没这么讨厌了。

    “叶嘉柔,你少在这里恶心我,谁不知道你就喜欢装无辜,男人都被你骗的团团转,你不会以为我们大家忘记之前的事了吧?”

    严曼曼从付恬恬的身后走出来,环住手臂,暴露在了叶嘉柔的面前。

    叶嘉柔身子吓得一缩,小脸一变,苍白的脸色青了青,抿了抿嘴,似乎想要反驳,但却没敢说出口。

    这段时间来,叶嘉柔已经本能地对严曼曼产生了恐惧,虽说她认定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也架不住别人把她往坏了想。

    说话间的功夫,严曼曼就挤到了叶楚和付恬恬中间,看起来似乎她们三个站成了一队,合力攻击叶嘉柔。

    本来排着队就无聊,同学一看有好戏,都兴奋地搓了搓手,现在报名哪还是重要的事,看戏才最要紧。

    “快快快,我们快过去!”

    “前面的慢点,等等我。”

    “喂!你踩到我的脚了,算了算了,我还是先过去再说。”

    报名什么时候都能做,况且队伍也长着,再等一会又如何。如今可是学校里的三大风云人物,共同对上一个看似娇柔,但是战斗力十足的小白花。

    谁能不好奇结果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都想抢到前排的位置,走慢了,看戏的效果就没这么好了。

    不出一会,以叶楚,严曼曼,付恬恬,叶嘉柔这四人为中心,被同学包围得水泄不通。

    叶楚捏了捏付恬恬的手,付恬恬立即转头,她的眼里果然闪着惊人的亮光,看来这次叶嘉柔又没什么好下场了。

    叶楚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脚,换了个姿势站着,她看了一眼严曼曼,勾起了嘴角,偶尔和严曼曼变成队友的感觉也很不错嘛。

    一向喜欢被众人瞩目的严曼曼更加来了劲,哪晓得骂叶嘉柔的效果会出奇地好,想到这,她又往叶楚那靠了靠。

    叶楚三人是团结一心,扭成一团,对抗叶嘉柔。

    叶嘉柔挺直了身子,在场这么多人,她一定要好好发挥一次,揭穿眼前这些人的真实嘴脸,让大家好好看看。

    严曼曼啐了一声,鄙夷地上下打量叶嘉柔:“你说说,你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也不知道你从何来的自信,光有一身勾引男人的本事。”

    叶嘉柔深呼一口气,小嘴可怜地一撇。

    叶嘉柔说:“严同学,我知道你是因为嫉妒我,害怕我抢走你的怀礼哥哥,虽然你冤枉了我,但我和你不同,不会同你计较的。”

    这一字一句说的都对,却直戳严曼曼的小心肝,气得她差点上前打叶嘉柔,不过她还是保持了理智,没有忘记旁边有这么多人,

    不过付恬恬大力掌一挥,拍到严曼曼的背上。

    没被叶嘉柔气死,严曼曼也要被付恬恬打得半死,打完之后,叶楚还在一旁帮腔。

    “这样你就被气到了,也太没出息了。嘉柔最近可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我还没嫌丢脸呢,你急个什么劲。”

    被付恬恬一掌拍醒的严曼曼正了正神,抬高了自己的下巴,掩饰方才的尴尬。她换了个方式来对付叶嘉柔。

    严曼曼在人群中指了几个女同学,她出声询问。

    严曼曼说:“叶嘉柔觉得我冤枉她了,那你们说说,我的话有错吗?叶嘉柔先前和陈息远拉拉扯扯,现在又当杨怀礼的女伴。”

    虽说这几个女同学爱捧着严曼曼,但是严曼曼也没说错什么,学校里还有谁不知道叶嘉柔做的那些事。

    同学们纷纷应和:“说的没错,在场的人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叶嘉柔的好戏。”

    “陈息远的正牌女友都上门亲口承认了,叶嘉柔还有什么话好说。”

    “前些日子,我见她上了杨怀礼的车呢。”

    “……”

    严曼曼得意地看了叶嘉柔一眼,脸上写着,叶嘉柔瞧你接下来怎么接。

    叶嘉柔眼神冷了几分,却带着一丝哭腔:“严同学,都说眼见为实,分明是杨公子自己邀请我的。”

    “你非要说我趁机勾引他,我是坚决不会认的。”

    她虽说性子刁蛮,但嘴上功夫完全不及叶嘉柔,只敢在平时放放狠话,怎能比得上逻辑清楚,极会颠倒黑白的叶嘉柔呢?

    严曼曼虽然气,但是说话清楚,语速也没放慢:“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和杨怀礼私下见了好几面,还收了他不少礼物。”

    想起自己看到的画面,严曼曼就郁闷,杨怀礼也只在节日时送她礼物,凭什么叶嘉柔可以享受到特殊待遇?

    叶嘉柔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睫毛上还沾着几滴泪珠。

    她抽泣着:“东西都是杨公子硬塞给我的,我一个小女人怎么可能赢得过男人的力量呢。”

    叶嘉柔愤愤地想,有本事你就找杨怀礼来当面对质,反正现在人不在场,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一贯强势的严曼曼竟然被小白花叶嘉柔说得哑口无言,叶楚真为严曼曼感到丢人。

    叶楚先是在心中鄙视了一下严曼曼,然后顶替上了严曼曼的位置。

    叶楚皱了皱眉,眼里透出些不耐烦:“叶嘉柔,你真是胆子大了,看来上次奶奶骂你骂得不够狠,你转头就把奶奶要你做的事给忘了!”

    主力军换成叶楚后,叶嘉柔整个气势上先是输了一截,叶楚再搬出奶奶的时候,她浑身抖了抖。

    不过叶楚说出的话她怎么从来没听过,奶奶骂是骂了,到底要她做些什么事?

    正当叶嘉柔苦思冥想的时候,叶楚随便捏造了一下:“奶奶让你不要和乱七八糟的男人来往,你过耳就忘,是不是嫌奶奶老了,说话不中听了。”

    叶楚:管奶奶有没有讲过这句话,如今我在这,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有本事叶嘉柔就来反驳,反正没有证据。

    严曼曼:这叶楚,还是这么令人生气,什么叫做乱七八糟的男人,怀礼哥哥是这样的人吗?

    害怕叶楚和那个专门偏心的老太婆告状,叶嘉柔气极,语调却放软了:“姐姐,我可从来没这么说过,况且杨公子又不是坏人。”

    叶楚眯了眯眼,因着上辈子耳濡目染,叶楚将陆淮皱眉的气势学了个十成十。

    她声音冰冰冷的:“一口一个杨公子,他把礼物塞给你,你直接扔地上不就玩了,你这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做给谁看!”

    “同是叶家的人,我都替你感到羞愧,替叶家丢人。”

    瞧着叶楚的神色,叶嘉柔张了张口,竟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默默认了。事后想起来,叶嘉柔还觉得有些后怕,叶楚这副样子怎么这么让人心颤。

    虽然叶楚当着众人的面教训了叶嘉柔,但是也没有人觉得不对,毕竟叶嘉柔这人是欠点管教,叶楚这样还算温柔了。

    这一场四人对决,以叶嘉柔的完败终结。

    怼完叶嘉柔的叶楚笑意盈盈地去报了个名,当个编剧也不错。付恬恬和严曼曼自然是想参演其中,报名填写的时候,各自都填了女主角。

    原本严曼曼和付恬恬建立的革命友谊,在看到各自填好的信息时,一下子瓦解了。

    ……

    夜深了,乔六的轿车一路驶出仙乐宫。

    车内一片寂静,司机打转着方向盘,车子一拐,没有丝毫颠簸。

    顾平坐在副驾驶座上,他忽然想起最近瞧见的一件事,他认为很有必要和乔六爷汇报。

    “六爷。”车里的安静被打破。

    顾平微侧着头,一面保证自己能用余光看到六爷的反应,一面又避免和六爷对视。

    过了许久,乔六才出了声:“说。”

    “前些天我去咖啡馆的时候碰到了叶二小姐和陆三少,他们似乎约好了一起喝咖啡。”

    顾平之所以觉得应该和六爷说,是因为上回他看到了乔六爷对叶二小姐的态度。

    六爷特地让自己调查了叶二小姐,还第一时间询问了她的资料。

    在顾平离开书房的最后一刻,他看到六爷一直拿着叶二小姐的照片,看得入神。

    依照他的推测,乔六爷可能对叶二小姐起了心思,一定是因为她与陆三少和沈九都有过交集。

    顾平将自己在咖啡馆碰到叶二小姐他们的事情告知六爷,应该能够取悦六爷。

    “咖啡馆。”乔云笙似笑非笑地咧了咧嘴,眼底没有半点温度。

    “他们见了多长时间?”乔云笙突然开口询问,扭头看向了顾平,眉宇中带着冰冷。

    此时车厢内的气氛瞬间凝了凝,透着丝诡异。

    顾平的身子一僵,回了话:“一个时辰。”

    “哦。”乔六拉长了语调。

    顾平见势不对,自告奋勇:“六爷,需不需要我派人……”

    去劫持叶二小姐。

    乔六一抬手,截住了顾平的下半句话。

    顾平立即噤声,转过身去,在副驾驶座上坐直了身体。

    车里又恢复了平静。乔云笙望着窗外,看不出喜怒。

    车子停下,乔云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坐在书桌旁的时候,下意识伸手打开右手旁的抽屉。

    抽屉里空无一物,乔云笙他忘记了,他将叶楚的照片放在了仙乐宫的书房抽屉里。

    他自然晓得陆淮将宋倩如逐出上海一事,宋倩如追求陆淮追得紧,不少人知道。

    但是陆淮对待宋倩如的态度始终很冷淡,乔云笙从未看到陆淮与那个女人亲密过。

    想不到他不但在宴会上和叶楚遥遥举杯,没过几天,两人又约好,一同去了咖啡馆。

    要说陆淮对叶楚没点心思,乔云笙可不信。

    之前他曾经去过一趟信礼中学,那时他听到了叶楚对陆淮的评价,陆淮帮她只是因为两人见过面,她和陆淮没有半点关系。

    叶楚这么想,陆淮的想法可差得远了。

    这晚,乔云笙书房里的灯亮了很久才熄。

    翌日上午,乔云笙从仙乐宫出来,顾平紧跟在身后。顾平瞧着乔云笙走到了车前,想着要坐到驾驶座上。

    乔云笙手一挥,示意顾平不用跟上来:“今天我自己开车,你留下。”

    顾平应了一声是,替乔云笙打开了车门,随后合上,看着车子离开后,才进去了仙乐宫。

    乔云笙自己开着车,一路开到了信礼中学的门口。

    信礼中学前面有一条马路,乔云笙的车停在马路对面。

    现在临近放学时间,门口还没有多少人出来。乔云笙索性靠在了驾驶座的椅背上,侧着头看向信礼中学。

    乔云笙算准了时间,过了几分钟后,学校放了课,同学们一批一批地从学校里面涌出。

    女学生个个都穿着蓝底黑裙的校服,说着笑着,和结伴的人一起走出。

    乔云笙眯了眯眼,他紧盯着门口。

    他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乔云笙的脸色一寸寸沉了下去。直到叶楚的身影出现了在学校门口。

    乔云笙越过人群,视线直直地落在叶楚的身上。

    叶楚不认识乔云笙的车,自然不知乔云笙坐在马路对面的车内,正盯着她瞧。

    况且阳光大得很,车窗还反着光,外面的人压根看不清车内的情形。

    叶楚和旁边的同学们说笑着,抱着书往电车站走去。

    叶楚不过和寻常女学生一样穿着校服,但是原先对那些女学生无动于衷的乔云笙却上下扫视了她一眼。

    最终,乔六将目光落在叶楚的眼睛上,神情不明。

    乔六忽视了她的其他五官,只看着那双眼睛。

    叶楚走向电车站,身子背了过去。乔云笙已经看不到叶楚的眼睛。

    不过乔云笙并没有驱车上前跟着,他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

    脑子里又浮现出方才那双眼睛,乔云笙忽的用手砸了一下方向盘,面色瞬间沉了下来。

    乔云笙这人阴晴不定,此时谁也不会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乔云笙神色不愉,却也没有离开这里。他坐在车里,目光落向远处,仿佛陷入了长久的回忆。

    过了一会,车不多,马路也不堵,乔云笙发动了车子,转动方向盘,掉头回去仙乐宫。

    ……

    夜渐渐深了,跟踪乔六的人回到了督军府,将今天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了陆淮。

    “乔六爷今日又去了信礼中学,他的车在那里停了很久。”

    陆淮眯起了眼睛:“他见了叶楚?”

    他的声音中隐约起了几分怒气,却被很好地克制住了。

    “没有。”属下说,“乔六爷什么都没做。”

    陆淮又开始思索起来。

    乔六为什么又去信礼中学?

    更何况,乔六没有带一个手下,独自一人开车过去。他到底想做什么?

    陆淮晓得乔六心思不定,十分诡异,但他现在还没有对叶楚下手,陆淮要早做准备。

    若是乔六敢动叶楚,陆淮绝不会放过他。

    第二天,他又让人给叶公馆打了电话。

    叶楚白天一直在学堂上学,没有接到陆淮的那一通电话。直到晚上,叶楚回到家中,丫鬟晓荷告诉了她电话里的内容。

    “二小姐,你那个姓陆的朋友又打电话来了。”

    叶楚的步子一顿,她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晓荷一字一句,认真地讲起来。

    “若是你需要帮助,只要打陆家的电话就够了。”

    叶楚怔住了。

    陆淮的心思变得这样快,她一时之间还接受不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脸疼吗?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9章 第5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