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6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0章 第60章

    不过, 叶楚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思索了一下,若是陆淮突然改变了想法, 一定是有他的原因在。

    叶楚问晓荷:“那人还讲了什么?”

    晓荷皱起眉想了想,复述道:“有个姓乔的不是好人,那人叫小姐离他远一点。”

    晓荷什么都不懂,只把那通电话里的内容重复了一遍。什么姓陆, 姓乔, 讲得这样复杂, 她的脑子都拎不清了。

    “那人还讲了,具体的事情, 小姐可以打电话去问。”

    叶楚已然明白了, 她点头:“我知道了。”

    待晓荷下去后,叶楚回到房间想了一会。

    原来是之前乔六的行为引起了陆淮的注意,陆淮估计是担心他和乔六之间的纠葛会牵扯到她。

    所以,陆淮才会让叶楚小心乔六。

    这样也好, 因为对于乔六这人,叶楚是有些怕的。即便上辈子叶楚见过乔六, 却始终摸不准他的心思。

    不过,现在想来,她似乎又欠了陆淮一个人情。

    近日无事发生, 若是有什么危险,叶楚会再次使用好心人的身份,去提醒陆淮。

    ……

    之前沈九一直在忙赵爷的事, 没有精力去做其他事。处置完赵爷后,沈九才有空闲去思考与乔六的赌约。

    沈九沉吟,去哪里寻那个乡下姑娘呢?

    歌唱得好,那是必须的,但是在三个月内就要成为最有名的歌星,一定要有极大的潜质。

    这时,有人进来禀告:“九爷,乔云笙来了。”

    沈九冷哼了一声,他哪不清楚乔六是来干什么的,乔六无非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找到那个乡下姑娘。

    呵呵,即便现在他没有找到,那又如何?他有的是信心。

    沈九缓缓地走了过去,一眼就瞥见了乔云笙,他神色淡淡,正看着台上。

    乔六收回视线,他看见沈九过来,嘴角微微翘起。

    沈九悠悠落座,讽刺了一句:“哟,一天到晚往别人的地盘上跑,仙乐宫就这么无趣吗?”

    紧接着,沈九又说:“不过想想也是,有你这样的老板,仙乐宫那地方是人能待的吗?”

    乔六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一双长腿交叠,漫不经心地说:“沈娇娥,你以为大都会是什么好地方?”

    乔六淡淡地瞥了台上一眼,歌女和舞女正在台上表演,他呵了一声。

    “瞧瞧,蝴蝶走了以后,资质一个比一个差。”

    此时,歌女正在唱歌,看见乔六冷冷的眼神,她不由地顿了一下,错过了好几个节拍。

    然后,沈九似笑非笑地看了歌女一眼。

    歌女连忙调整情绪,接着唱了下去,再也不敢看乔六。

    沈九轻笑了一声:“乔六,你说什么大话?三个月后,你以为谁还会记得蝴蝶?”

    沈九一字一句:“我沈九捧出的歌女,绝对能红遍整个上海滩!”

    “你的仙乐宫,完了。”

    即便现在还没有找到能赢赌约的姑娘,但是沈九丝毫不怕,他从小到大想要做的事,全部做到了。

    从前是这样,以后还是如此。

    乔六半垂着眸子,悠悠地开口:“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等着你给我跪地求饶,等着大都会一败涂地。

    沈九还是个落魄少年时,乔六就和他杠上了。如今,沈九成为了青会的头目,乔六依旧把沈九视为对手。

    这次赌约,乔六非赢不可。

    乔六离开后,曹安端了一杯茶,递给沈九:“九爷,您消消气,犯不着为乔六这种人发火。”

    让一个乡下姑娘在三个月内,成为最有名的歌星,若是旁人,定觉得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可曹安是谁啊,他无条件赞同沈九说的每一句话,九爷说能成,那这事非成不可。

    但是,当务之急是让九爷先消气。

    曹安:“九爷,这是您最喜欢的茶,您尝一下。”

    茶这种东西,曹安不懂,在他眼里,茶和水没什么区别,一仰头就可以喝个精光。

    但是曹安记住了沈九最爱的茶,那就是碧螺春,于是,曹安就把这茶常备着。

    曹安还有个爱好,那就是收集陶瓷做的东西。别看曹安是个黑脸大汉,但他对这种易碎的东西尤其偏爱。

    俗话说,大汉的身子,少女的心啊。

    曹安拿了自己最钟爱的杯子,泡上九爷最爱的茶,端到了沈九的面前。

    沈九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眉毛一动:“曹安,这茶味道不错。”曹安一喜,“九爷,您喜欢就好。”

    沈九又说:“就是这杯子丑了点。”

    曹安:“……”得不到九爷的认可,他的确有些难过。

    但是,只要九爷心情变好了就成。曹安收拾了情绪,说:“九爷,说起会唱歌的乡下姑娘,我倒有一个人选。”

    沈九挑了挑眉:“哦?你说说。”

    曹安:“乔六以前把一个歌女扔进水里,那歌女好像是个乡下姑娘。”沈九和乔六是死对头,所以,曹安会格外关注乔六的事。

    沈九:“把女人扔进水里?乔六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曹安附和:“可不是么,哪比得上九爷您英明神武,乔六连您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曹安顺势又拍了沈九马屁。

    沈九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摩挲着茶盏:“我若把这歌女培养成最红的歌星……”

    当初被乔六百般嫌弃的人,后来却成为了光芒万丈的歌星,沈九单是想想都觉得这感觉实在是太妙。

    想起乔六吃瘪的样子,沈九的唇边浮起一丝笑意。

    曹安跟着说:“到时候就让乔六磕头道歉,好好锉挫他的锐气。”

    沈九瞥了曹安一眼:“你去找那歌女,就说九爷请她来大都会唱歌。”

    曹安应了声是,就退下了。

    曹安调查了这个乡下姑娘的资料,知道她先前在一些小歌舞厅唱过歌,反响还不错,现在则在某个公司工作。

    曹安带着小弟们来到了丁月璇的公司。小弟们跟在曹安后面,有人问:“大哥,这乡下姑娘能成为最有名的歌星吗?”

    一个人接话:“大哥,我虽觉得这事有点玄。但是,我相信九爷,一定能把乔六打压得死死的。”

    曹安停住脚步,笃定:“别说是个乡下姑娘,就算她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九爷也能把她捧成大歌星!”

    青会众人都对沈九充满了信心,大家继续往前走。

    曹安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这个公司。他心想,这个公司有点小,芝麻大点的地人还不少。

    哪像大都会,宽敞、明亮,单说那个大门口,都要比一般地方气派很多,丁月璇来到大都会,绝对不舍得走。

    曹安到了,小弟们刚想冲上去,曹安一抬手,制止了他们。小弟们疑惑:“大哥,咋了?”

    曹安挺了挺胸膛:“九爷说了,咱们要做有礼貌的流氓。”然后,曹安敲了敲门,只不过,曹安力气大,敲门的力度还是大了点。

    里面的人猛地听见这重重的敲门声,吓了一跳,他说:“进来。”他心里想着,谁这么不礼貌,敲个门声音这样大。

    随即,门打开,他看见一个黑脸大汉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走了进来。他咽了咽口水,流氓?

    他小心地问:“您找谁?”千万不要是来找事的。

    曹安:“我找丁月璇。”这人一听,丁月璇不是前些天刚来工作的那个人吗?怎么惹上了这样的人。

    他刚想问:“您找丁月璇什么事?”曹安看了一眼,他立马噤声。

    曹安心想,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磨磨唧唧,让他找人就去找人,话这么多干什么。

    曹安:“我找丁月璇说几句话。”这人连忙说:“好的,好的,我现在就找丁月璇来。”

    曹安想了想,说:“谢谢。”语气要多温和有多温和。

    哪料到那人抖得更厉害了,飞似的跑出去,头也不回。

    曹安:“……”他有这么可怕吗?

    丁月璇来到这个公司有一段时间了,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氛围,同事们待她不错,工作又稳定,丁月璇还挺满意的。

    现在丁月璇正在整理文件,这时,一个人走进来。

    丁月璇抬头,笑着说:“需要我做什么吗?”

    来人正是刚才被曹安吓到的那人,他说:“有人找你。”

    顿了顿,他担忧地说:“你小心点,那些人看上去不是善类。”

    闻言,丁月璇笑容一凝,难道是乔六爷的人?

    事情已经过了这样久,乔六爷还是要找自己的麻烦吗?

    丁月璇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可她想起叶楚和自己说过,任何时候都不要让别人看轻自己。

    是啊,自己现在已经避得远远的了,若还是逃不过乔六爷的人,还不如保持镇定,去看看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至少保留一份尊严。

    丁月璇深吸了一口气,说:“我这就过去。”

    丁月璇走了出去,看见几个大汉站在那里。她心神一凛,背挺得更加笔直,提脚走了过去。

    曹安看见丁月璇,心想,长得还不错,比仙乐宫那些歌女们好了不知多少倍。仙乐宫的人都和乔六一样,长得普通得很,排场却比谁都大。

    看见丁月璇的样貌已经压过了仙乐宫的人,曹安心情就好了很多。

    丁月璇觉得这几个人有些眼生,上次她在乔六爷的船上没见过这些人,问:“有什么事?”

    曹安:“我叫曹安,是大都会歌舞厅的,我们九爷让你去大都会歌舞厅唱歌。”

    丁月璇怔了一怔,九爷?那是谁?

    她细细打量了一下,心中思索,他们不是乔六爷的人,那又会是谁?

    曹安:“我知道你惹了乔六,我们九爷和乔六是死对头,乔六在我们九爷眼里,什么都不是。”

    曹安对沈九可是尊敬得很,上海滩许多人怕乔六,青会的人才不怕,他心里充满了底气。

    曹安扬了扬头,一脸骄傲:“大都会是九爷的地盘,你来了大都会,九爷保你。”

    知晓丁月璇要消化一下这件事,曹安没有要求丁月璇现在就做出决定。

    他说:“你考虑好后,就来大都会找我。”

    曹安扔下这句话后,就潇洒地走了。

    他才不担心丁月璇会拒绝,大都会这么公平公正的地方,去哪里找?

    丁月璇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她已经不是那个初来上海滩的人了,她不会再随意听信一个人的话,已经吃过了苦头,她凡事都要细细思量后,再作决定。

    曹安刚才的话很有吸引力,但丁月璇的心却愈发平静。

    听起来大都会是个很好的选择,自己又能登台唱歌,又能避开乔六爷的人。但是,像九爷这样地位的人,为什么偏偏找上自己?

    这会不会又是另一个圈套?

    丁月璇思来想去,决定问一下叶楚。毕竟阿楚聪慧,每次都能给自己很好的建议。

    ……

    另一头,陆淮接到了叶楚的答复。

    这天夜里,叶楚很快就给督军府回了电话。在旁人不在的时候,她拨通了那个电话。

    夜幕降临,四下静悄悄的,叶公馆和督军府都寂静极了。

    叶楚开口:“三少,是我。”

    陆淮的语气淡然:“嗯?又是你。”

    叶楚怔了一怔,话被堵在了喉咙。

    叶楚思索了几秒:“我也不想打这一通电话,可这是三少的命令……”

    叶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们讲话总带着潜藏的含义,偏偏两人都懂,谁都不说出来。

    一来一去,仿佛暗自较劲,有趣得紧。

    陆淮嘴边浮起笑意,她总在口头上不饶人。

    陆淮不再同她说笑,语气变得严肃了些:“明天开始,我会继续派人保护你。”

    叶楚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还是上次那群人吗?”

    陆淮点头:“嗯。”

    “多谢三少。”叶楚想了想,又问,“上次送的那一罐咖啡豆,味道如何?”

    “还行。”陆淮面不改色地撒了一个谎。

    陆淮这几日忙,没来得及喝咖啡。挂了电话后,陆淮走出书房,见女管家仍在忙。

    他忽的开口:“给我泡杯咖啡吧。”

    女管家开了柜门,正准备拿出先前用的咖啡豆。陆淮淡淡瞥了一眼,看到叶楚买的那一罐咖啡豆就搁在旁边。

    陆淮:“先用新的那一罐。”

    “是,三少。”

    陆淮回了书房,过了一会儿,新泡好的咖啡放在了他的面前。

    他记起了她似雪一样白的皮肤,还有那张眼神清亮的脸,陆淮忽然觉得有些渴了。

    陆淮喝了一口,苦涩的咖啡顺着喉咙落了进去。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外头隐约的光线凉丝丝的,照着他的面庞,看不分明。

    仿佛有股感觉漫上来,陆淮像是回到了那日的咖啡馆。他们靠得近,她身上隐约有种淡然的香味。

    那种清浅的香气若有若无,却叫人难以忘怀。

    陆淮低头看了一眼那杯咖啡。

    眼前又浮起了那张脸来。

    嗯,味道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嗯……味道不错。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0章 第6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