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6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2章 第62章

    来人正是蒋伯俊, 蒋姨娘的远房亲戚, 叶嘉柔请来的“好”帮手。

    自从和叶嘉柔在茶楼一别,蒋伯俊就一头钻进了书房, 埋头用功了起来。

    不过蒋伯俊用功的可不是他的学问,而是如何让叶嘉柔口中那个完美的姐姐叶楚爱上自己。

    虽说他和叶嘉柔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但在仅有的几次见面中,蒋伯俊对这个表妹的印象还是极好的。

    从小叶嘉柔娇娇柔柔, 说话轻声细语的。长大后的她一定也是个好姑娘。蒋伯俊对叶嘉柔的话深信不疑。

    叶楚在叶嘉柔的口中, 是一个这么好的女孩, 也只有他能够配得上叶楚了。

    况且叶嘉柔给了他一张叶楚的照片,照片中是全校同学的合照, 叶楚在全部人中脱颖而出, 果然长得漂亮。

    蒋伯俊在女人这件事上从来没有栽过跟头,只要他稍微展示一下自己的个人魅力,没有一个女的不会迷上他。

    不过这次不同,蒋伯俊受了叶嘉柔所托, 一想到有人等着他汇报成果,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蒋伯俊没有和叶嘉柔讲自己的心思, 而是问了她叶楚每天的行程,想着在街上和叶楚来一次偶遇。

    女人的想法很简单,若是突然看到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男子, 出现在自己面前,不动心才不正常。

    蒋伯俊做了不少功课,他决定去信礼中学门口踩点, 等见到面后,接下来的事情还不顺理成章。

    这天,蒋伯俊是第一次见到叶楚本人,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漂亮上几分。

    等到叶楚停在了报刊亭前,蒋伯俊立即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领带,大步向着叶楚走去。

    他知道他要怎么和叶楚搭话了。

    叶楚想要掏钱包的手一顿,她不确定那位小姐叫的是不是她。不过报刊亭上就只有她和旁边两人,叶楚还是抬头看了那人一眼。

    不认识。

    蒋伯俊一看叶楚抬眼望他,心中一热,又做了一次自我介绍:“在下蒋伯俊,不知小姐芳名?”

    蒋伯俊特地换上一身西装,系了领带,虽说领带没系好,勒得他脖子有些紧,但是也比不过此时见到叶楚的心情。

    蒋伯俊。

    叶楚听到这个姓的时候,把这个名字在脑袋里搜寻了一遍,她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

    就算她不清楚蒋伯俊是谁,可是对方知不知道她就难说了。

    一个姓蒋的,无缘无故跑到信礼中学的门口和自己套近乎,眉眼间还有一点和蒋姨娘相似。

    要说这人和蒋姨娘没点关系,叶楚可不信。

    就是不知道是蒋姨娘搞的鬼,还是叶嘉柔想的招。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就行了。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叶楚将头一扭,将手上的书递给了报刊亭的老板娘。

    “阿姨,你算算这些多少钱。”

    这个事情的发展走向明显不对啊,蒋伯俊愣了愣。

    按照他的想法,叶楚听完他的搭讪,不是应该娇羞地低下头,然后轻声地回答自己的问题吗?

    叶楚看到他的长相还有这等气质,居然脸也没红,眼睛也没眨,直接无视他了。

    应该是这个姑娘的防范意识很强,虽说是好事,但是他会向叶楚证明自己的人品和魅力。

    “等等。”蒋伯俊制止了老板娘的动作。

    正准备点算的老板娘动作一滞,不知道这个男的想说些什么。

    “这位小姐不必亲自付钱,多少钱?我来付就好。”蒋伯俊抬了抬下巴,他晓得偶尔给女人一些甜头,可是效果百倍。

    叶楚和老板娘都同时看她,叶楚心想,这个蒋伯俊没点古怪,她还不信了。

    叶楚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情绪掩盖,神色如常:“我要的书,自然由我付钱,和你无关。”

    蒋伯俊拿出手指摇了摇,一脸的不赞同:“小姐,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他直了直身子,清清嗓:“小姐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相逢即是缘分。你可知两个人要在芸芸众生中遇到,在万千世界中相遇,是多难的一件事。”

    “我们之间是有多大的吸引力,多么有缘分,才能在信礼中学的这个小小街边报刊亭遇到。”

    老板娘一阵恶寒,摸了摸手上的鸡皮疙瘩。

    叶楚一脸冷漠,就算是蒋伯俊讲得多么激昂,她也没变脸色。

    蒋伯俊自以为说了一番大道理,却不知眼前的这两个女人怎么没有呼应他。露出崇拜的眼神。

    嗯,应该是被他说的话震惊住了。

    “小姐,刚才可能没听清我的话。”蒋伯俊认为方才叶楚看书看得入神,才没听到自己一开始的介绍。

    “从来李郭多投分,伯仲俱清俊。在下蒋伯俊,很高兴认识你。”

    蒋伯俊伸出手想和叶楚握手,证明自己是个礼节周到的男人,不是个轻浮的。

    叶楚看也没看蒋伯俊伸出的手,既然蒋伯俊想要恶心她,那么让他丢点脸也不为过吧。

    “这位公子,你可知这句诗词是什么意思?”叶楚问了一句。

    看来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叶楚终于有了反应,主动和他说话。

    “那是当然,讲的就是两人意气相投之事,就比如我和你,都喜欢看书,所以才会因此碰面。”

    蒋伯俊的手就这么尴尬地伸在半空中,他借用撩头发这个动作,状似无意地缩回手。

    蒋伯俊稳了稳心神,又补上一句:“况且这句诗的后半句头尾两字,就是我的名字,我们又恰好在这见了面,难道不能证明我俩有缘吗?”

    叶楚学着蒋伯俊之前的样子,在他面前摇了摇手指。

    “我倒是不这么觉得,我不但认为这句诗与你我不相符,而且缘分这个词更不能用在我们身上。”

    蒋伯俊对自己的才华向来有自信,听不得反驳。但是在女人面前,他都会维持住一个温和有礼的样子。

    而且叶楚是他的攻略对象,他更加多了几分耐心。

    “哦,姑娘此话怎讲?”蒋伯俊侧了侧头,将手背在身后,装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

    “那公子你可听好了,从来李郭多投分讲得是两个名将之间的惺惺相惜,我们就是一对陌生人,你既不了解我,也从未和我说过话。”

    “只因为这次的书亭偶遇,就能判定我和你的性格兴趣相同,未免有些武断了。”

    蒋伯俊傻了眼,他表妹可从来没有告诉他叶楚是一个牙尖嘴利的人。

    是个人都应该清楚这是个搭讪手段,以一件相同的小事打开话头,最自然不够了。

    但是叶楚对他越是疏离,蒋伯俊就越想凑上前去,他不会承认这个女人对他没兴趣,不过是欲拒还迎罢了。

    原本以为是个冷美人,看来是个呛口小辣椒。

    很好,这样更加激起了他的胜负欲。

    蒋伯俊虽是被叶楚反驳,可他还是露出笑意,就是有些僵硬,他回了叶楚的话。

    “小姐这话说得也在理,伯俊在这给你陪个不是,不过小姐说我俩没缘分,我可不答应,不然我们怎么会在这儿见面呢?”

    叶楚心想,要不是蒋伯俊早就知晓她学校的位置,他们又怎么会碰面呢。

    叶楚神色微微一冷,不急不缓地道:“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在这报刊亭见面就是有缘分,那你这定论下得太牵强了。”

    “先别说在每天会在街上碰到多少人,我打个比方,我上了好几年的学,每天都能和学校里的同学碰面,日复一日,次数加在一起,可比见你的次数多吧。”

    顿了顿,叶楚无视蒋伯俊难看的脸色,继续说:“我们仅仅只是见过一次面,这么看来,有缘分这事可不能用在我们身上,顶多是第一次碰面的过路人而已。”

    这分明是强词夺理,但是蒋伯俊又无处回嘴。

    他自以为傲的口才也在叶楚面前落了下风。

    幸好蒋伯俊的脸皮不薄,他虽是狼狈地笑了笑,但还是立即回过神,换了话题接着往下说。

    “小姐这话说得对,那么现在我们也算得上是熟人了吧,这书钱就由我给你付吧,哪有让你付钱的道理。”

    叶楚虽然软硬不吃,但是蒋伯俊可不能让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落得如此的下场。

    美人向来有点脾气,这话看来不假。

    老板娘在一旁看着,她瞧叶楚不会让自己吃亏,反倒将这男人说了一通,也放下心来。

    没想到这男的还是死缠烂打,老板娘忍不住开口:“这位公子,我看你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就是耳朵不太好使。”

    “人家小姑娘明显不想搭理你,你别一个劲地往上凑。”

    这时,老板娘将算好的价钱报给了叶楚,叶楚立即付了钱,拿起书就走。

    蒋伯俊刚想着否定老板娘的话,叶楚却想着离开了。

    “小姐,你等等我,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送你吧。”蒋伯俊赶紧出声,想留住叶楚。

    叶楚冷笑了一声,转身看向身后的蒋伯俊:“我回家是我的私事,应该不需要你多管吧,你这么急想送我回家,肯定是居心不良。”

    没等蒋伯俊说话,叶楚就堵了他的嘴,她故意提高了声音:“我看你一肚子的坏水,是不是专门守在学校门口,哄骗女学生。”

    叶楚的声音不轻,而且学校门口的人本就多,听到叶楚的话后,都鄙夷地看着蒋伯俊。

    这人一直找女学生说话,到底是何居心。

    叶楚转头就走,不再理蒋伯俊。

    旁边的路人都盯着蒋伯俊,让他如芒在背,他何时出过这样的丑,他想着叫住叶楚,让她给大家解释解释。

    蒋伯俊抬脚就追,想要离开此地。

    此时的老板娘大喊出声:“来人啊,抓小偷,这人拿了书就准备偷溜。”

    这年头小偷最招人厌,一听到喊声,旁人都一下子围了上来,把蒋伯俊堵了个严实。

    蒋伯俊一听老板娘的喊声,就下意识地低头,他手上正好拿着从报刊亭上拿起的书。

    他只不过是想给叶楚一个好印象,刚才太急了,才忘了将书放回去。

    奈何蒋伯俊说破嘴皮子,也不会有人信他。因为他总不能自己想要拿着书,就是为了显示他有文化的一面,为勾搭女人做准备吧。

    蒋伯俊哪里还能顾得上叶楚,等他脱离包围的时候,叶楚早就走得没影了。

    这件小事并没有被叶楚放在心上,她上了电车后就忘掉了。

    不过,这件事却被属下汇报到了陆淮那里。

    虽说陆淮是派人保护叶楚的安全,但属下跟踪叶楚久了,总觉得三少对她特别不同。

    他思来想去,还是把这种小事汇报了上去。

    属下:“有个男子试图骚扰叶楚姑娘。”

    陆淮手中的笔一停,皱了下眉:“嗯。”

    属下又继续讲:“那个人反倒被当成小偷赶走了。”

    陆淮嘴边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他的眼前浮起了那个小骗子的脸。

    叶楚狡黠又聪明,即便在他面前,都不想落下风。像她那样的性子,她向来不会让自己吃亏。

    吃亏的人只会是别人。

    ……

    不知怎的,叶楚近日总觉得有些恍惚,似乎有什么事堵在心里,却又想不起来。

    明天便是周六了,学堂放了学。回家后,苏兰见叶楚学习紧张,忙了五天。她叫厨子做了一桌餐点,犒劳叶楚。

    可是,吃饭的时候,叶楚一直心不在焉。她的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夹着,平日里的冷静镇定蓦地消失了。

    她这幅样子古怪得很,自然被苏兰看了出来。

    苏兰搁下筷子:“阿楚,怎么了?”

    听见苏兰的声音,叶楚忙回过神来。母亲的眼神极为关心,可叶楚讲不出什么理由,只觉得心中堵得慌。

    叶楚摇头,撒了一个小谎:“没什么,之前在学堂附近吃过了,所以有点吃不太下。”

    苏兰觉得叶楚这几日精神不好,她认为或许是同先前尹家聚会上的那件事有点关系。

    苏兰没有去那次聚会,参谋官太太和外交部长的女儿乱讲胡话,污蔑叶楚偷窃,所幸有陆三少做了证人,叶楚才避免了这场祸事。

    虽说叶楚没有受到什么损害,但在苏兰眼中,她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姑娘,情绪难免受到影响。

    苏兰想了想,开口道:“若是心情不好,明日叫奕修带你去玩。”

    叶楚又摇头:“前些日子,堂哥说政府公务好多,他连周末都要加班,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也是,昨日明哲从北平回来了。要不让他带你……”

    苏兰很快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不行,明哲那孩子喜欢胡混,老是出入娱乐场所。”

    叶楚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苏明哲是叶楚的表哥,他聪明得紧,又是富家公子,喜好风月之事。外公每回都讲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态度。

    苏家人觉得苏明哲难成大器,而上辈子,正是她平日不正经的表哥,偏偏在危急时刻救了她一命。

    想到这里,叶楚的鼻子一酸,有时间要去见表哥一面才是。

    晚饭过后,叶楚回了房间,没过多久便下起绵绵细雨来,淅淅沥沥的,天色也随之变得更黑了些。

    屋子里的空气也变得潮湿了起来,叶楚仍是感觉愁得慌,眉头皱紧,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叶楚从书架上找书来看,翻了许久,却什么都没有都看进去。

    夜深了,叶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漫长无比的梦,就好像回到了上一世。

    ……

    督军陆宗霆在南京处理事务,少帅陆淮留在上海。叶楚嫁给了陆淮,自然陪在他的身边。

    那段日子,上海一直天气阴沉。不知怎的,叶楚总觉得不安,睡也睡不安稳。

    叶楚永远记得那一个夜晚。

    天忽的下起了倾盆大雨,雷电交加,叶楚躺在床上,听着外头传来的雷声和雨声,怎么也睡不着。

    这天夜里,督军府的所有人都彻夜未眠。

    因为他们很快就得到了一个消息,督军陆宗霆遇刺身亡。

    报社连夜赶工,外面的新闻铺天盖地,陆督军的死意味着华东地区即将迎来一场动乱。

    叶楚知晓后,心一紧,顿觉遍体生寒。

    几年前,叶楚本该被莫清寒和叶嘉柔抓走。自从她投靠了陆淮之后,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

    先前督军陆宗霆也被遇刺过几回,叶楚按照记忆在适当的时机提醒,他都成功逃脱了。

    可现在,因为整个故事的走向已经彻底发生了变化,这一次的暗杀,根本就不在叶楚的预料之内。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最痛苦的人应该是陆淮。

    叶楚没有多想,下意识跑去了书房,匆忙得很。

    书房的大门轻掩着,这里没有旁人。陆淮的书房只有几人能不经允许就能进去,她是其中之一。

    叶楚走进书房,轻轻带上了门。

    她转身后,看见陆淮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书房里没有开灯,他坐在那里,仿佛周身萦绕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沉默。

    叶楚不自觉地朝着陆淮走了过去。

    叶楚的步子一停,在陆淮的身边默默站着。

    她微微俯身,看着陆淮,他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举动。她清楚得很,陆淮向来不表达自己的情绪。

    陆淮越安静,叶楚便越觉得难过。

    她不由得伸出手,缓缓地靠近陆淮,却又在快要触及他的那一瞬间,生生停了下来。

    似乎想起了什么,叶楚的心倏地一揪,疼得厉害。

    在陆淮面前,叶楚也从来不表达自己的情绪。

    她知道自己不能逾矩,他们两人必须保持适当又合理的距离。

    思及此,叶楚很快冷静了下来,她将手收了回来。叶楚在旁安静站着,垂眸,准备在这里陪他。

    但是,叶楚并没有站多久,忽然有一个力量将她猛地一拉,她微微一怔。

    下一秒,叶楚被拽进了一个怀抱。

    陆淮将她拉入了怀中,他用双手环住她的身体。叶楚的身上冰冷极了,温热又熟悉的男性气息包围住了她。

    她脸上一热。

    叶楚的长发擦过陆淮的嘴唇,清浅的香气也掠过他的鼻尖。他双手一紧,不由得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向来隐忍的陆淮此时那样用力地抱紧她,窗外仍然在下着不停歇的雨,他逐渐安静了下来。

    被他抱得这样紧,叶楚脑子忽的一空,什么都想不起,先前那些顾忌也消失了。

    他的隐忍,她的克制,因着外头的那场大雨,此刻仿佛也变得遥远了起来。

    黑夜很好地掩盖了什么东西,例如那些被他们刻意压抑的情感。

    叶楚不自觉伸出手,回抱住陆淮。

    拥紧了他。

    她的气息柔软安静,他的气息灼热万分。

    所幸夜那样黑,他猜不透她的心思。

    她把头埋进了他的怀中,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响在耳畔,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逾矩一次又如何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上辈子的感情会慢慢铺展给大家看。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2章 第6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