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6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4章 第64章

    陆淮眼看着就要走到这个拐角。

    叶楚已经做好了被发现的心理准备了, 她握紧了手, 指甲掐进了肉里。

    这时,叶楚突然听到了一个极为响亮的声音, 那人仓促匆忙,听上去紧张万分,有些慌乱。

    “三少!”

    陆淮的步子一顿。

    走廊的那一头响起了脚步声,那人急急忙忙朝着陆淮小跑过来。在陆淮面前停下后, 他压低了嗓音讲话。

    “五楼的守卫被打晕了!”这人正好来换班, 却发现原先的守卫不见了, 细找一番后看到那个守卫靠在走廊内侧,处于昏迷状态。

    周副官大惊失色, 但陆淮很镇定。

    陆淮反应得很快:“不要声张。”

    陆淮看了一眼周副官:“你去看看是否有可疑人士。”

    他再同另一个人讲:“你跟我上去。”

    这一天, 和平饭店里几乎有上海滩所有帮派的人。若是直接封锁出口,那相当于他们都会知道这里出事,太过莽撞。

    所以必须低调处理此事。

    三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们快速离开了三楼的走廊。周副官去了楼下, 陆淮和守卫去了楼上。

    叶楚很清楚地听见,他们谈话的声音就在自己的旁边, 说明只要陆淮再走一步,就会发现她。

    她低头一看,手心已经出了汗。

    所幸陆淮已经走了, 叶楚心下一松,整个身体放松了下来。她微微探出头去,现在走廊上没有人。

    她得尽快离开才是。

    叶楚立即起步, 往楼下走去,到了和平饭店大厅,她状似寻常地穿过拥挤的人群,顺利出了门口。

    “乔六爷不讲理,你们也不讲理,果真是洪门的人。”

    “少说那么多废话,在洪门里,乔六爷就是道理!”

    “……”

    叶楚听到身后传来争执,哥老会那人仍是忿忿不平。出了和平饭店,乔六的人便又开始嚣张了起来。

    她瞥了一眼,看见周副官带人在附近路口查看,随即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拐了几个路口后,叶楚才拦了一辆黄包车。

    叶楚坐上黄包车,对着车夫道:“永安百货。”

    在黄包车抵达之前,她在现在这身西装外面批上了先前买的另一件臃肿的大衣,明目张胆地走进了永安百货。

    过了一会儿,叶楚已经换上了出门时的那件衣服,提着大包小包走了出来。

    她嘴角一勾,回了叶公馆。

    ……

    另一头,陆淮已经同守卫上了楼。被打晕的那个守卫已经悠悠转醒,神情恍惚,竟不知自己在何处。

    陆淮快步进了房间,他刚打开门锁,就看见了地上的一张纸条,安静地落在那里。

    上面的那三个字极为眼熟,“好心人”。

    不知怎的,陆淮的神情一松。他俯身将纸条拾起,握进了手中,心中已经有了几分计较。

    他转身看向守卫。

    陆淮问:“看见那人长相了吗?”

    守卫愧疚:“那人来得太快,我没有发现他。”

    这早在陆淮的预料之内:“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门被带上,房间中只剩下陆淮一个人。修长的手指展开了那张纸条,又是一串摩斯密码。

    在看到上面的内容后,陆淮的眉头一皱。

    竟是督军即将会遭遇伏击的事情。

    陆淮收起了纸条,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有一搭没一搭。

    这个人次次都清楚危机会发生在何处,并想尽办法通知他,到底是何用意?

    现在是每个月的第二个周六,在人群密集的和平饭店,那人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也要来给他送消息。

    看来,好心人不仅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甚至连和平饭店这种地方的构造都清楚万分。

    他越来越好奇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了。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将纸条上的事情探查一番才对。

    ……

    叶楚回了叶公馆,心情陡然变得轻松。她知道陆淮虽半信半疑,但这样要紧的事情,他必然要查探一下。

    叶楚明白了她烦忧的由来,现在既已经解决,便不再紧张。

    这天夜里,她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是周日,叶楚在家中休息,趁着现在时间充裕,叶楚在房间里看了一会书。

    房门被敲响,叶楚的眼睛还盯着书上,头也没抬:“进来。”

    门轻轻地被推开,叶楚抬头看过去,是她的母亲苏兰。

    苏兰一见到叶楚这架势,知晓自己打断了叶楚,说道:“打扰阿楚看书了,你继续看,我先出去了。”

    她晓得,学堂最近要考试,叶楚忙得很。

    叶楚立即从书桌前站起,来到母亲身边,将她拉到位置上:“母亲,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只是随便翻看一下,又不碍事。”

    “母亲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叶楚笑盈盈地看着苏兰。

    苏兰差点将想说的事给忘了:“你还记得隔壁的元老板一家吗?他们昨日从英国回来了。”

    叶楚当然记得,元老板是他们的邻居,两夫妇总共有三个孩子。

    因为元老板是经营银号的,为了吉利,他们三个孩子的小名都和钱有关。分别是阿金,阿银,阿铜。

    一年前他们说是要去英国亲戚家住上一段时间,元老板顺便看看有什么新的商机。

    元老板一家和叶楚他们做了很长时间的邻居,自然很熟悉,可以说叶楚是和阿金,阿银,阿铜一起玩到大的。

    叶楚点了点头:“怪不得昨天外面传来不少声音,原来是元老板一家搬回来了,这么久没见了,倒是挺想他们的。”

    苏兰开口:“我来这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元太太昨日和我约好了,今天一起聚一下,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叶楚自然应允了下来。

    约定的时间到了,因为都是好些年的朋友了,苏兰和叶楚都只是稍作打扮了一下。

    叶楚和苏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元老板一家的大嗓门。

    “昨晚睡觉前我分明放了一枚大洋在桌上,今早就不见了,是不是你偷拿了?”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元太太,她中气十足,脾气暴。加上嗓门本就大,如今情绪一激动,声音更是响上了几分。

    元太太和元老板一天不吵架就头疼,今儿元太太一出家门,想起这件事来。虽然他们富有,但在平日里,对一块大洋都在意得很。

    对待钱这个事情她不会马虎,昨儿她买完东西顺手将零钱放到了桌上了,没想到今早就不见了,不是元老板作案的还有谁。

    “嘘。”元老板赶紧出声制止,“你小点声,给我留点面子,一定是你放在其他地方忘记了。”

    “别,别打脸。”元老板喊得快,元太太刚抬起的手还是放了下去。

    金银铜刚好也跟在后面,看到了这一幕,虽说眼前的两人在吵架,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

    阿银开口说了句:“母亲,昨天那块大洋不是被你买了零嘴吗?你是不是记错了。”

    阿银是三个孩子中唯一的一个姑娘,也是这三人中最精明的一个,其他两人的性子比较憨厚。

    不过三人之间的关系异常和谐,一家人用不着分什么你我。

    元老板和元太太总是念叨着要将自己的银号交给阿银打理,若是落在另外两个傻儿子手里,准被经营得一团糟。

    所以阿银说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对啊,我都忘记了。”元太太一拍脑袋,转头安慰起被冤枉的元老板,“小元宝,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肯定没当真吧。”

    是的,元老板的真名就是元宝。没错,还是个极其惧内的。

    元老板的声音跟蚊子叫一样,哼哼了两声,几乎听不到。

    “阿楚!”元太太余光发现了叶楚,一下子叫出她的名字。元太太一把推开元老板,上前两步。

    “阿楚都长这么大了,一年没见,真的是个大姑娘了。”元太太看着叶楚长大,把叶楚也当做自己的孩子。

    “叶太太好。”元老板恢复成一副谦谦有礼的样子,和苏兰问了好。

    金银铜三人看到叶楚眼前一亮,一下子将叶楚围了正牢。

    金银铜三人和叶楚许久未见,自然想和叶楚坐同辆车,让元太太和苏兰一车,他们和叶楚一车。

    车里只能坐四个人,金银铜三人和叶楚正好坐满座位。

    商量一番后,他们决定兵分两路。元太太和苏兰一起去喝茶,金银铜和叶楚他们一起去逛街。

    这个建议是阿银提的,女生喜欢逛街是难免的事,逛街的时候让哥哥弟弟拎个东西也是极好的。

    元太太和苏兰当然没意见,两行人在叶公馆门口分开,往各自的方向坐车离开。

    阿金和阿铜只是用来提东西的,他们只需要陪着叶楚和阿银两人逛街就行。

    叶楚他们走进一家成衣店,店里新进了不少衣服,有很多新款的冬天大衣。

    阿银没在这家店里挑中衣服。叶楚挑了一件红色外套,让老板拿下来后,叶楚摸了摸衣服,料子一般,但是款式还行。

    叶楚的母亲会给她不少零花钱,所以叶楚从来不缺钱,看到这件衣服还算顺眼,就打算掏钱买下来。

    “小姐,你的眼光真不错,这衣服可是进口的,你们还没去过英国吧,这件衣服就是从英国那里进货的,全上海就这么一件。”

    老板一瞧叶楚,就觉得她年龄不大,面容稚嫩,肯定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

    不过看看叶楚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她家里条件不错,身上的东西都是高档货,是个有钱人。

    若是他能翻动一下嘴皮子,好好地夸一夸,捏造点别的事情,到时候等叶楚喜欢上这件衣服后,再提高点价格,她还不乖乖地买下来。

    老板一边说出价格,一边摆着手说着不贵不贵,进口的衣服都是这些价钱。

    叶楚一听,就知道这个老板讲得是假话,不过她没有拆穿他,只是拿钱包的手停住了。

    “且慢。”叶楚掏出钱包的手一滞,被一旁的阿银拉住了手。

    “老板,我看这价格有些偏高了,应该砍掉一半。”阿银走到柜台前,对老板说。

    老板心中一紧,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些个小姑娘肯定都没见过世面,在家中娇养长大的。

    就算他撒了谎,她们又怎么会看得出来。

    阿银的眼神毒辣,一眼就能看出别人的小心思。

    阿银对于这种坑蒙拐骗的事绝不容忍,这价格生生提高了一半以上,她减少一半的价钱还是便宜老板了。

    老板笑吟吟道:“我们这家店做的是良心买卖,价格绝对公正。”

    老板将衣服拿起,举到他们面前:“这料子可是一等一得好,我从不骗人,看你们是小姑娘,我还少说了一些价钱呢。”

    听到老板这些话,叶楚已经对这件衣服没了兴趣,这老板一看就将他们当冤大头。

    叶楚刚想说不要了,阿银大步上前,一脸不相信地上前查看,伸手摸了摸衣服的料子。

    阿银的手在衣服上摩挲了几下,瞬间了然:“你说这衣服是英国进口的?”

    老板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这个小姑娘以为随便用手摸摸就能知道这布料的产地吗,想想也晓得不可能。

    阿银撇着嘴,摇摇头:“我可不这么想,这料子分明就是四川产的。”

    “这料子一看就是雨丝棉,别看上头的花纹同一般的雨丝棉不一样,可无论从触感还是线条来看,都不可能是英国进口的。”

    阿银抬头看向老板:“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衣服卖得贵我没意见,看我们年龄不大,就随意捏造事实,好像说不过去吧。”

    店里的客人不少,都纷纷往这边看过来。没想到经验老道的他会被一个小姑娘拆穿,老板顿时急了。

    “你懂些什么,我卖了这么多年的衣服,知道的东西可比你多多了。我说这是英国进口的就是从英国来的,你可小心说话!”

    老板声音一大,语气凶了不少,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好像阿银不改口他就没完。

    叶楚和身后的阿金,阿铜同时上前几步,挡在阿银的面前,四个人就这么和老板对视着。

    叶楚知道阿银的能耐,不会在老板手下吃亏,若是老板还想对阿银做些什么,那她可不允许。

    阿银探出脑袋,淡定道:“我从小就被我娘教着看布料,这些布料可是最常见的,我不可能认错。”

    为了不让阿银被别人占便宜,被人骗,元太太很早就开始教她各种东西。只要是涉及到金钱的方面,她都会教。

    看布料只是小意思,若是阿银买衣服的时候,被人坑钱那可是要损失一大笔的钱呢。

    家中的钱就是要这么一点点积攒下来,元老板家富得流油未尝没有这些原因。

    老板扫了一圈看热闹的客人,气急败坏:“就算你说这布料的产地是四川,那你没去过英国,又怎么知道会不会说错。”

    阿银故作无辜:“我昨天刚从英国回来,之前住在英国的时候把当地著名的衣服店都逛了,想来是老板是出错了。”

    先前老板还以为这下阿银没法反驳了,没想到阿银的回答给了他更大的打击。

    这回他是真的没话说了。

    又一次躲过了一个想要骗她钱的。阿银满足地拉着叶楚走出了这家成衣店。两个哥哥弟弟紧跟在身后。

    叶楚和阿银又接着逛街,为了犒劳辛苦了的阿银,叶楚特地在阿银没注意的时候,偷偷买了一件小礼物,正巧是阿银最喜欢的。

    当然其他两人也有份。

    车子将他们送回家的时候,叶楚才给了阿银一个惊喜,果然叶楚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金银铜三人一直是叶楚的朋友,阿金和阿铜性子单纯,没什么心机,很容易相处。

    而阿银聪明,遇事冷静,对朋友真诚。同阿银见了一次后,叶楚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

    ……

    但是,在督军府中,却有人忙得不可开交。

    陆淮已经将遇刺行动告诉了陆宗霆,这个消息半真半假,不可全信。两人商议后,决定先做准备。

    因此,他们在短时间内就定下了对策。陆宗霆做了万全准备,只等那些人自投罗网。

    陆淮忙了整夜,沈九却睡得很好。

    他兴致高昂地来到督军府,是来向陆淮讲自己和乔六的赌约的。

    沈九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神色悠闲:“前几日,我找着了能帮我赢赌约的姑娘。”

    “那姑娘嗓音确实不错,这赌约我赢定了。”

    陆淮正低头写着东西,素白的纸张上,落着纯黑的字,字字笔锋凌厉。瞥一眼就可知晓,这落笔的人性情冷冽。

    陆淮对沈九的话恍若未觉,他仍低着头,落笔的速度丝毫未减。

    陆淮自然知晓沈九与乔云的赌约,但陆淮早知道,沈九不会输。

    沈九本性好强,做事自有一份韧劲,再加上沈九与乔六有仇,沈九当然不会向乔云笙低头。

    况且,他并不在意这歌女是谁,她唱歌好听与否都与他无关。

    沈九瞥见陆淮没什么反应,坏笑了几声,又开口:“不过,你猜那天谁陪那姑娘来面试的?”

    沈九轻轻地说:“居然是小丫头片子。”

    淡淡的几个字,陆淮的手却几不可闻地顿了一下,他抬起头,看向沈九。

    陆淮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笔,声线低沉:“叶楚去了大都会?”

    事关叶楚,沈九就知道陆淮会关心,他笑了:“你也没想到吧,小丫头和那歌女是好朋友。”

    然后,沈九把玩着一只茶杯,声音带着几分随意:“陆淮,小丫头前几日约你出去,说什么了?”

    陆淮想起那天自己假装拒绝叶楚,那时叶楚不慌不忙,一双眼睛异常清亮,也淡淡地回了一句,说不过是玩笑,自己何必当真。

    陆淮忽的笑了,这小骗子总是不认输,不过这倔强的性子却格外有趣。

    陆淮的情绪没有显露半分,他声音淡淡:“没什么。”

    沈九挑了挑眉。

    叶楚说过她请陆淮喝茶,是为了感谢陆淮的帮忙,依着叶楚的性子,想必她会送陆淮一些东西。

    沈九不死心地问:“小丫头有没有送你什么礼物?”

    陆淮瞥了他一眼,神色淡淡的:“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沈九才不信,陆淮不告诉自己,他还不能自己找找吗。于是,沈九在陆淮的书房里四处打量,没发现什么东西。

    然后沈九又在外面转了一圈,突然,他的目光顿在了某处。

    沈九常来督军府,督军府里的东西沈九差不多都记牢了,沈九记着,前段时间那个位置似乎只放着一罐咖啡。

    而现在,那里多了一罐咖啡。

    那罐咖啡包装十分精美,看上去似乎刚拆封没多久。

    沈九嘴角翘了翘,这不会就是小丫头送陆淮的礼物吧。

    沈九跑回书房,笑着问:“陆淮,有罐咖啡我好像没见过,谁送你的?”

    陆淮眸光微动,淡淡道:“朋友送的。”

    沈九心想,果然如此,他拉长了语调:“朋友送的啊。”

    随即,沈九懒懒地开口:“我现在有点渴,想喝杯咖啡,陆淮,你觉得如何?”

    陆淮抬头看了沈九一眼,似笑非笑:“你确定?”

    沈九向来只喜欢喝茶,他极少喝咖啡,说不习惯咖啡苦涩的味道,现在他这样讲,分明是故意的。

    沈九脸色未变,开口:“当然,我最近口味变了,茶有些喝腻了,就想换个口味。”

    “我看咖啡就不错。”沈九说,“特别是那罐新拆封的咖啡,看着就很有感觉。”

    沈九的算盘打得极好,那正是叶楚送陆淮的咖啡。

    陆淮神色寡淡,他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

    他自然知晓沈九为什么这么说,不过,沈九的心思注定要落空了。

    这时,女管家敲门进来,给陆淮和沈九端上了两杯茶,正要离开的时候,被沈九叫住了。

    “你帮我泡杯咖啡吧。”

    因着沈九是督军府的常客,而且沈九与陆淮关系极好,女管家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书房,准备给沈九泡咖啡。

    女管家还没有走出门,陆淮低沉的声线缓缓响起。

    “用左边那罐。”

    而叶楚送的那罐咖啡豆恰好放在右边。

    陆淮怔了一怔,刚才那句话,他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出来了。

    似乎从沈九提起要喝咖啡的时候,这个念头就一直浮现在陆淮的脑海里。

    陆淮眸色沉沉,不知怎的,他并不想让沈九喝叶楚送他的咖啡。

    小骗子送自己的东西,他自然要好好品尝,他并不想分给旁人。更何况,这咖啡自己都没尝过几次,何必便宜了沈九。

    女管家应了声是,然后离开了。

    沈九见陆淮这反应,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故意说:“不过是咖啡罢了,你怎么这么小气。”

    “不舍得给我?莫非是心上人送的?”

    沈九盯着陆淮。

    陆淮瞥了一眼沈九,似笑非笑:“你话太多了。”

    紧接着,陆淮淡淡开口:“看来你最近很闲,要不要我给你找点事做?”

    沈九轻笑了声,不说话。

    这时,女管家端了咖啡上来,放在了沈九的面前。女管家恭敬地说:“九爷,您要的咖啡。”

    咖啡有些烫,热气缓缓上升,轻轻拂上了沈九的脸颊。

    陆淮微抬下巴,示意沈九喝咖啡。

    沈九苦着一张脸,他本是想打趣陆淮,喝咖啡这事他只是随口一说,他没想真的喝下去。

    但陆淮还看着自己,沈九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喝了。嗯,味道苦极了。

    沈九欲哭无泪,自己惹的事,硬着头皮也得上。

    陆淮笑了。

    沈九离开后,陆淮还坐在书房里处理公务。

    这时,一个手下敲门进来,态度恭敬至极:“三少,这几天乔云笙并没有去信礼中学。”

    “也没有其他人靠近叶楚姑娘。”

    陆淮吩咐手下看着叶楚,目的是为了确保叶楚的安全。若没有特殊情况,手下隔几天汇报一次就可以。

    陆淮神色淡淡:“嗯。”

    虽然乔云笙这几日没有靠近叶楚,但是陆淮还是不能放松警惕。乔云笙这人喜怒无常,旁人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陆淮眸色冷了几分,声线低沉:“继续盯着,若是乔云笙有什么举动,立即报上来。”

    手下恭敬地说:“是的,三少。”

    陆淮的脑海里浮现出叶楚清丽的面容,她皮肤白皙,珍珠似的。

    陆淮嘴角浮现出一丝极浅的笑容,他忽的问了一句:“她最近在做什么?”

    手下说:“今天,叶楚姑娘和隔壁元公馆的人去布朗路的成衣店买衣服。”

    书房外头落进来浅淡的阳光,照得整个屋子愈发明亮。

    陆淮静静听着,他神色寡淡,眼神变得柔和了几分。

    手下继续说:“昨天叶楚姑娘去了百货公司买衣服。”

    然后,手下微皱了眉:“不过有些奇怪,她一个人在那里待了很久。”

    陆淮的目光一凝,他淡淡地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手下离开后,陆淮靠在椅背上,思绪沉沉。

    原本女孩子爱逛街是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不过,叶楚竟一个人买了那么久的东西。

    陆淮按了按眉心,叶楚这举动是有些反常。她待在那里这样久,是在做什么呢?

    看来,他的小骗子,似乎有一些他不知道的秘密。

    作者有话要说:  帮阿楚捂好小马甲。

    虽然第二章迟了,今日两章一共万字更新奉上,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4章 第6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