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6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5章 第65章

    蒋伯俊在信礼中学门口出了大丑, 连着好几天没出门。

    他没想通, 在叶嘉柔口中那个完美无缺的叶二小姐居然是个呛口小辣椒,虽然他对叶楚起了征服欲, 但是前几天的事实在是丢人。

    先不说蒋伯俊被那些人围着看了多久,光是那些指责他是小偷的话语都让他脸红得不行。

    蒋伯俊没敢再去信礼中学的门口,学校门口的那些人肯定有不少还记得他的脸。他准备挑个别的地方,向叶楚表达自己的心意。

    这些天, 蒋伯俊都在家里练习着, 内容就是那日表白的时候对叶楚说的台词。

    空荡荡的院子里只有蒋伯俊一人, 他先是站在原地,右手一伸, 在空中虚拿起一件东西, 上前几步,跪在了地上。

    虽然眼前谁都没站着,蒋伯俊还是一脸深情地将手举到空中,好像自己拿着一朵玫瑰花。

    “小姐, 这玫瑰花娇嫩带刺,正好与你相配, 你愿意收下它们吗?”蒋伯俊手高高地举着,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下一秒,蒋伯俊突然站起身, 揉了揉膝盖,刚才跪下来的动作太大,砸得他膝盖疼。

    蒋伯俊一边摸着膝盖, 一边摇着头自言自语:“这招不行,得改改,还是站着说好了。”

    “小姐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你看着有些面熟。”蒋伯俊选择性忘记上回在信礼中学的事情。

    不过这样的搭讪一般都是最常见的,一般男人这么说可能会被当成流氓,若是放在他的身上,还不迷倒那些女人。

    蒋伯俊想了想和叶楚碰面的场景,皱了皱眉,保佑叶楚也能和普通女人一样。

    就算他这一招叶楚不感动,他下面的安排还多得是呢。

    正当蒋伯俊演得起劲时,大门那响起了敲门声。

    蒋伯俊动作一滞,随即笑了出来,面上欣喜异常,声音却刻意压低了些:“肯定是表妹来了!”

    敲门声一响,蒋伯俊就立即小跑去门口。快到大门时,却放缓了脚步,整了整衣服,轻轻地拉开了大门。

    “咦,是表妹啊?”蒋伯俊故作疑惑。

    “表哥。”叶嘉柔虽是笑着,但是笑容看上去勉强得很,“你让我拿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

    蒋伯俊一脸正经,眼底却藏着笑意:“表妹来得正好,我正需要用到呢?”

    叶嘉柔满脸都是舍不得,她犹豫地从小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到蒋伯俊的面前。

    蒋伯俊一看,就立马伸出手,想将盒子拿过来。

    哪曾想,这叶嘉柔握得紧,蒋伯俊伸手拽了几次,都没能夺过来。

    “表妹,你这是做什么?”蒋伯俊惊讶地问。

    叶嘉柔咬了咬嘴唇:“表哥,你做这些事,怎么会需要这么多钱啊,你是不是算错了?”

    上回蒋伯俊失败后,向叶嘉柔捏造的理由是他只花了几成的努力,所以没有将叶楚一击即中。

    为了让叶楚完全地爱上蒋伯俊,当然需要一些可靠的东西支持,换句话说,就是要用钱来给叶楚一场完美的告白。

    蒋伯俊是叶嘉柔找来的,那么这费用当然也是由叶嘉柔来出。

    蒋伯俊面色一沉,但是手也没放开装着钱的盒子:“嘉柔妹妹,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是不是后悔了。”

    他现在对叶嘉柔没兴趣,自然不会在她身上花大力气哄着她。

    况且这钱若是叶嘉柔不给他,他又找谁要去。

    叶嘉柔想到她还要利用蒋伯俊勾引到叶楚,一定不能惹怒他。叶嘉柔赶紧摇了摇头:“表哥,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明白吗?现在我正在上海做生意,资金一时周转不开,而且只要我当了你的姐夫,我和你姐姐都会对你好的。”

    蒋伯俊说的倒是挺真实的。

    趁着叶嘉柔犹豫的时候,蒋伯俊就抽走了叶嘉柔手中的盒子。

    这时,蒋伯俊笑得一脸谦和:“表妹就是心善,你先回家等好消息吧,我还得再仔细安排一下。”

    叶嘉柔无奈地答应了下来,忍着心痛看着自己的大部分积蓄消失在了门的后面。

    叶钧钊给叶楚和叶嘉柔的零花钱都是一样的,叶嘉柔自然也攒下了不少,当然会心痛。

    如今叶嘉柔只能不断安慰自己,蒋伯俊花了这么大的劲,叶楚肯定能乖乖上钩了。

    这天,蒋伯俊起了个大早,他接到叶嘉柔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叶楚今天会去集云茶社喝茶。

    他立即联系好了之前准备的那些人,要他们也一同去茶社门口守着,听他的指挥。

    自从上次在信礼中学门口见到蒋伯俊后,叶楚就起了疑心,怀疑蒋伯俊和叶嘉柔有关系。

    她立即派人查了查蒋伯俊这个人,几天后晓得了他的详细身份。

    果然不出叶楚所料,蒋伯俊是蒋姨娘的远方亲戚,是叶嘉柔的表哥,还是个专门喜欢和女人暧昧的花花公子。

    前段时间,蒋伯俊刚来上海的时候,就在一个不起眼的茶楼里和叶嘉柔见了一次面。

    叶嘉柔的心思还不明显吗,不就是想找个情场老手来勾搭自己,还真以为她能成功吗?

    蒋伯俊这人一看就是个绣花枕头,没什么大用处,叶楚一点也没将他放在心上。

    叶楚照往常一般,出了门。前些日子,她在茶社里定了一些茶叶,准备将其取回家。

    等叶楚走出茶社的时候,眼前的阵仗让她差点笑出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蒋伯俊那个二傻子正在茶社门口装大佬呢。

    这些正是蒋伯俊一手安排好的,他请了一批姿色还不错的女人,为他办事。

    虽是收了钱,但是在蒋伯俊的甜言蜜语下,那些女人也愿意尽心尽力地完成任务。

    更何况蒋伯俊给出的理由令她们感动,是他想要追求一个心爱的女子,还想着在今天向她求婚。

    蒋伯俊为了给叶楚营造出一种他很受欢迎的样子,让这些女人围在他的身边,装作好像喜欢他。

    尽管蒋伯俊知道这些女人的心里一定也在窃喜。

    蒋伯俊假装对这些女人的追求不耐烦,他看着叶楚从茶社里走出来,眼前一亮。

    没想到,叶楚看也没看他,直接转了个方向走了。

    叶楚可没空理蒋伯俊这人,现在他在茶社门口整这么一出,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位小姐,请留步。”蒋伯俊努力用优雅诱人的声音说着,尽管叶楚的不按常理出牌让他的脚步一乱。

    叶楚听到叫声,头也没回,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排人,挡住了叶楚的去路。

    原来蒋伯俊在报刊亭那吃了叶楚的亏后,学聪明了。他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把叶楚没看到他,不知道他在叫叶楚的变故都算了进去。

    叶楚是在假装看不见他,她听到他的声音也觉得没听见。这一点,蒋伯俊是不会承认的。

    叶楚一看,轻笑了一声,眼前这些人明显就是临时找来的群众。

    好啊,她就看看蒋伯俊还有什么新把戏。

    叶楚转过身,看向蒋伯俊。此时的蒋伯俊被一群“爱慕”他的女人簇拥着,他站在人群之中,手往叶楚的方向一点。

    “小姐,我说的就是你,请你留一下好吗?”蒋伯俊为了显示出自己的男子气概,特地做了一个风流潇洒的表情。

    好像在说,很好,这位小姐你被我选中了。

    叶楚看着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蒋伯俊手一挥,女人从两旁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有条不紊,看来排练了挺多次的。

    叶楚站得没走,蒋伯俊上前几步,来到叶楚面前。

    蒋伯俊对着叶楚温柔一笑:“这位小姐,我们是否在哪儿见过?你看着挺面熟的。”

    叶楚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随即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我们是见过,你不就是在学校门口偷书的那个人吗?”

    蒋伯俊眸色微动,他不紧张,这件事也被他算进去了,当然也想出了完美的应对措施。

    “小姐肯定是认错了,我前几天才刚来上海,又怎么会和小姐你碰面呢?小姐你觉得我眼熟,应该是我们有缘分吧。”

    呵呵,叶楚冷眼看着蒋伯俊面不改色地撒谎,死活不认账,这招也想得出来,也只有厚脸皮的人能够做到了。

    叶楚没回话,蒋伯俊就以为叶楚信了自己的谎话。好了,他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蒋伯俊后退一步,面露自信,手伸到耳侧,手指一合,打了个响指。

    看来这架势蒋伯俊练了很多次,熟练得很。

    从叶楚身后的人群中出来两个人,那两人推着一车的玫瑰花,朵朵都是鲜艳欲滴。

    那两人默契地将车推到叶楚身旁,蒋伯俊从中拿出了一朵玫瑰花,他先是凑上去闻了一下。

    再将玫瑰花举到叶楚的面前:“鲜花配美人,这玫瑰花美则美矣,但是我觉得最美的地方就是它身上的刺。”

    “让人觉得危险,却又忍不住靠近,你说是吗?小姐,我想把这一车的花都送给你,想让你在这最美好的年纪,怒放你的青春。”

    蒋伯俊认真地看着叶楚,仿佛他的眼里只有叶楚。

    叶楚看着蒋伯俊悬在空中的手,无情地打碎了他的美梦。

    “不好意思,你能把这车花拿远一点吗,我对玫瑰花过敏。”叶楚语气淡淡,随意捏造了一句。

    蒋伯俊面色一僵,送花的手缩回去也不是,递过去也不是,只能尴尬地举了一会。

    他非常后悔没有好好问一下叶嘉柔,要知道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哪晓得他会碰到一个对玫瑰花过敏的人。

    叶楚只想告诉蒋伯俊,就算他问了叶嘉柔也没用,不管他送的是百合花,茉莉花还是别的什么花,说什么还不是由她自己掌控。

    犹豫了片刻后,蒋伯俊终于找到让自己不再尴尬的方法,他转头看向推着花车的人,将玫瑰花随手一扔。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小姐说对花粉过敏吗?赶紧拿下去扔了,千万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蒋伯俊想着展示自己霸道的一面,让叶楚为自己的霸气折服。

    一整车的玫瑰花都没派上用场,要是叶嘉柔知道自己的私房钱,居然用来做了这些无用功,会气得发疯的。

    “小姐还是再等一会吧,我还有一些东西想要给你看。”蒋伯俊笑得温柔。

    下一刻,蒋伯俊又学着刚才的动作,将双手举到一侧的耳边,拍了两下。

    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盲人乐师,被人搀扶着,步伐一顿一顿的。有人放了一把凳子,那个乐师就被牵引到了那把凳子上坐下。

    蒋伯俊欣慰地看着那位乐师,“感动”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叶楚。

    “小姐,你知道这位盲人和我什么关系吗?”蒋伯俊目光有些含泪,女学生向来心软,看到这应该都会问上两句。

    但是叶楚不同,那盲人一出现的时候,叶楚就发现破绽,那人只是假装看不见而已,又是蒋伯俊请来演戏的人罢了。

    叶楚不答,甚至没看蒋伯俊一眼。

    此时的蒋伯俊觉得有些难堪,他理解成叶楚心善,看这盲人可怜,说不出话来了。

    蒋伯俊只能自欺欺人,他逼着自己去相信叶楚和表妹口中那个人美心善的叶二小姐是同一个人。

    蒋伯俊掩饰地轻咳了一声,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我做了一些好事,帮助那些生活上不方便的人,为了只是想给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

    “这个盲人就是我资助的人之一,现在他为了报答我,想给你弹首曲子。”

    蒋伯俊信心满满地讲完自己想说的话,但是叶楚却一点也没反应,看上去似乎吓呆了。

    嗯,肯定是被他的一番话感动到了。

    叶楚皱了皱眉,看向前方不远处,蒋伯俊受到叶楚的影响,也一同向那个方向看过去。

    “有人骑马过来了,这位盲人乐师要不先站起来,让身后的人过去,撞着您就不好了。”叶楚装作关心道。

    “盲人乐师”很自然地就站起身,跟着旁边一群人退让到一边,也没有让之前那个人搀扶着,举止和寻常人一模一样,一点也没犹豫。

    这盲人一看就是来随意抓来表演的,又不是什么专业的演员,现在反应不及,会和其他人一样行动,也是情有可原的。

    蒋伯俊一看蒙了,他根本来不及出声提醒。他也没觉得叶楚是故意拿话诈他,因为真的有个人骑着马过来。

    不过那骑马的一看这儿被人包围了,立即调转马头,直接反方向离开了。

    此时的变故让现场都静上了几分。

    叶楚开了口,话语中带着怒气:“这位公子,你是在存心耍我吗?又是拿来让我过敏的玫瑰花,又找了一个假装盲人的乐师。”

    一听叶楚生气的语气,蒋伯俊赶紧学着之前的手段,转头指责起那个被他雇佣来的盲人乐师。

    “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亏我帮了你这么多年,你的良心在哪里?”蒋伯俊痛心疾首地看着他。

    盲人乐师自知露了陷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自觉理亏,于是只能默认是他的不对。

    毕竟他收了蒋伯俊的钱,还有一半的钱要在事成之后才会付清。

    等到盲人乐师走后,蒋伯俊定了定心神,看向叶楚。

    “小姐,真是让你见笑了,你一定觉得我将你留在这里很奇怪吧,不过我是有原因的,请你听我解释。”

    蒋伯俊环顾人群,对着大家说道:“希望大家见证这一幕,因为我之前就对这位小姐情根深种,才想着给她一场完美的告白。”

    叶楚的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她的眼神看得蒋伯俊发毛。

    但是准备好的台词不能丢,蒋伯俊这几天费尽心力,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小姐,我这么骄傲的人现在也只能在你面前承认了,我爱上你了,爱上你这个冷面冷心的人了。”

    蒋伯俊自觉感动,入戏颇深,抬手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位小姐,我对你是一见钟情,你有没有读过诗经,我觉得有一句写的很好,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蒋伯俊念得分外投入,叶楚垂眼冷笑了下,正要开口,茶社的老板走了出来。

    原来蒋伯俊停留的地方离茶社不远,他的阵仗又大,堵着茶社门口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将茶社的客人拦住了不少。

    小二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径直走到蒋伯俊的面前,毫不留情地指责起来:“你带着这么多人堵在我们茶社门口,是不是存心挡我们生意!”

    “我们老板说了,你必须要赔偿我们店里的损失。”

    闻言,蒋伯俊先是一慌,随后镇定了下来,他不会和这个小二计较,他会和小二讲道理。

    “这条马路人人能走,你凭什么说我挡了你们店里的生意,无非是想讹我一笔钱,这手段来钱快,怪不得你们会想出来。”

    蒋伯俊自认为没有做错事,自然不会紧张,怕得就是会在叶楚面前丢了脸。

    茶社的老板走上前,冷笑了一声:“你可晓得这里是谁的地盘,就敢在这儿撒野。”

    蒋伯俊初来上海,还一直忙着让叶楚爱上他的事,自然对上海滩的事情不太了解。

    而且他向来自信,他这样优秀的人,在上海滩找不出第二个了。

    蒋伯俊还记得叶楚在一旁瞧着,自然不能丢脸,他反驳道:“我不知道,而且也没兴趣知道。”

    茶社老板看着眼前这个盲目自信的人,为他鞠了一把同情泪。

    自恋是病,得治。

    这个人以为自己难道会无缘无故地找他麻烦吗?他本就在茶社面前碍事,心里竟然一点也没愧疚。

    况且刚才他接到了沈九爷的命令,九爷下令要整治这个男的一番。这男的就别想打哈哈略过这件事。

    老板眼睛一眯,冷声道:“这里是沈九爷的地盘,你要是再敢放肆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叶楚暗笑了一声,应该是沈九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看来用不着自己出手,蒋伯俊也不会好受。

    沈九爷是谁?蒋伯俊从来没有听过。

    这人以为随便搬出一个名字,就能唬住自己,未免也太天真了。蒋伯俊想着这次他可要好好出一次风头。

    “哼,别说什么沈九爷了,就算你叫出什么二爷三爷四爷,我都不怕!”

    蒋伯俊挺直了腰杆:“你可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苏州蒋家蒋伯俊,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有本事你就把我抓了,别只会在这里动动嘴皮子。”

    老板淡淡问了声:“你确定?”

    蒋伯俊放大声音:“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你别以为你可以用权势压人,我一点也不怕!”

    老板大手一挥:“来人,把他抓到巡捕房去,说他妨碍人做生意,还咄咄逼人,屡教不改。”

    令蒋伯俊没想到的是,真的有一批人上前来,将他两侧一围,手臂被禁锢住,完全动弹不得。

    这次不是他之前的演习,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还有没有王法了,现在倡导民主自由,你们不能随便抓人!”蒋伯俊虽然一路喊着,还是被直接拉走了。

    事后,叶楚自然被请到了沈九面前。

    沈九原先想在茶社找个人,没想到碰到这么精彩的一幕,要是陆淮知道他的小丫头当街被人表白,到底会是个什么表情。

    他实在太好奇了!

    沈九一脸坏笑地看着冷静的叶楚:“小丫头,这个追求你的男人,陆淮知道不知道啊?”

    叶楚摇了摇头:“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三少没必要知道。”

    沈九满脸的不赞同,虽说叶楚口中这么说,但是他沈九一定会好好地将此事跟陆淮描述一遍。

    看到全程的人肯定不少,到时候他可要好好询问一番。

    沈九想了想,又坏坏地笑了,像是打着什么算盘似的:“小丫头,刚才那人那么讨厌,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叶楚声音淡淡的,但是非常坚定:“不劳烦九爷了,这个人我会用自己的方法解决的。”

    沈九愣了下,随即轻哼了一声。

    他瞧着叶楚,仿佛她已经确定了这件事,就不准任何人插手。

    嗯?这副样子,跟陆淮简直一模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某人次次装逼失败,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统一解释大家的问题。

    1.本文的高智商反派没有出现,前面打脸的炮灰都是来调节气氛的。

    2.前世假夫妻发乎情止于礼,今生是相互靠近,这是两种甜,会交错来写。

    3.我采用了诙谐风和正剧风交错的办法。陆淮叶楚冷静克制,沈九幽默,乔六残忍,蒋伯俊搞笑……我想写的是上海滩众生的故事,以后还会出现不同性格的人物,自然会用不同文风处理。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5章 第6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