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6章 第66章

    按照原计划, 督军陆宗霆将在一周后返回上海。

    自从接到了叶楚的消息之后, 陆宗霆同陆淮商议,使调虎离山之计, 并借机抓住那群伏击的人。

    在这场周密的计划中,抓获的那些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在任务失败后就咬毒自尽。

    陆宗霆和陆淮心中已经有了算计,他们早就知道那群人的背后是谁。

    现在的这次行动不过是为了给那人一个警醒。

    ……

    这几日, 叶楚一直在关注那件事的进展, 她晓得陆淮的能力, 在他的计划之下,向来不会出现失误的情况。

    周末的时候, 叶楚在家里翻着《申报》, 上头有一条醒目的新闻。

    “陆督军在沪宁铁路遭遇伏击,分毫未伤,现已将所有歹徒全部抓获。”

    这篇报道写得很具体,就是为了威慑那些想要继续动手的人。不要说别的军阀, 就连上海滩那群人都极不安分。

    看了今日的申报后,叶楚的心情格外地好。她将报纸收了起来, 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今天,叶楚和丁月璇约好了,要陪她去订做新的旗袍。

    因为丁月璇现在已经是大都会的歌女了, 大都会的歌女待遇好,丁月璇得到了一笔预支的钱。

    丁月璇从先前那个地方里搬了出来,换了一间更为雅致的公寓, 但她仍旧节约得很。

    这笔钱用来做演出的准备,大都会专门教仪态的老师已经给丁月璇上了好几节课。

    虽说丁月璇天生嗓音条件好,又从小在唱评弹的家中长大,但她对一些表演时的技巧,还是需要雕琢。

    这段时间,丁月璇依照着老师的教授,天天在家练嗓。

    大都会有了新歌女这件事并不稀奇,但是丁月璇现在还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经常演出。

    为的就是在首演当日,一炮打响。

    叶楚和丁月璇是在史密斯路见面。那条路上有一家很有名气的成衣店,丁月璇要做一件新旗袍,将会在首演上穿。

    两人见面后,携手往成衣店走。

    前面有两个男子在走,他们穿着长袍马褂,戴着宽边沿帽,讲话声音有些大。

    “你听说了吗?大都会好像来了一个新的歌女呢。”

    他们的声音传了过来,叶楚和丁月璇对视了一眼。

    “她漂亮吗?唱歌好听吗?这几日我没去歌舞厅,你同我讲讲看。”

    “我去过几回大都会,但是没看到她。据说连参谋官家的小公子去了,都没能见着一面呢。”

    “这个歌女不出来表演的吗?”

    “这回神神秘秘的,听说只有在首演的时候才会看到她。”

    “她叫什么?”

    “夜来香。”

    “……”

    夜来香就是大都会最近新来的那个歌女的艺名。

    所有人都不知道夜来香的长相和来历,大都会歌舞厅对此一直保密,没有人敢走漏半点风声。

    大都会只放出了一些消息来,这个夜来香的声音极为动听,好似天籁。不过,要是想听夜来香唱歌,只能在她首演当天过来看。

    这消息在上海滩的歌舞厅中顿时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有的人觉得大都会特地挖掘了一个唱歌极好的新人,正是为了抢仙乐宫的风头。

    你看,前些日子,仙乐宫不是刚挖走了大都会最有名的歌女蝴蝶吗?大都会定要找回场子来,所以才想了这种办法出来。

    而有的人觉得,这只是大都会弄的一场噱头。

    那个歌女指不定唱歌一般,红起来比较困难,于是大都会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能抢先记住夜来香这个名字。

    尽管谁都不知道哪个消息是真的,也不晓得夜来香唱得是好是坏,他们仍是想着首演当天去大都会歌舞厅,看一眼那个夜来香。

    叶楚知道丁月璇的性子,她很淡然,只想着唱歌,总不喜欢和人争。叶楚认为,大都会虽公平,但底下的人却不一定好。

    比如之前那个歌女阿琼,丁月璇只是过了一场面试,就先被她挑衅了一番。在上海滩,这样好胜心强又捧高踩低的人数不胜数。

    叶楚告诉丁月璇:“你歌唱得好,若是红了,准会惹些麻烦。”

    丁月璇点了点头。她自然明白那些道理,她要在上海唱歌,在这样纸醉金迷的一个地方待着,定要处处小心。

    叶楚:“以后像阿琼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你又要和她们共事,既然占了理,在气势上一定不能输。”

    丁月璇:“好。”

    叶楚又同丁月璇交待了一些注意的事情。

    丁月璇虽嘴上没有说什么,却在心里默默记了下来。她晓得,阿楚的话,总归不会错的。

    聊着聊着,叶楚和丁月璇进了成衣店,里面挂着许多不同的布料。有一位顾客已经在量尺寸了,店主正在忙,她们就先自己看了起来。

    叶楚看来看去,她给丁月璇挑选的是一块桑蚕丝布料。白色为底,上头有浅红色印花。

    叶楚看了一下丁月璇,她的眼睛清澈,气质安静,确实像极了一朵夜间开放的丁香花,不争不抢,却又有着自己的光芒。

    叶楚越看这块布料,越觉得适合丁月璇。丁月璇是一个有梦想的姑娘,她喜欢唱歌,性子又比较单纯。

    上海滩的那些歌女喜欢穿艳丽的旗袍,看上去夺人眼目。可对丁月璇来讲,她不能穿艳丽的旗袍,那会掩盖她本来的气质。

    丁月璇是一块璞玉,经过雕琢后,就会更为精巧美丽,这样有些素净又不过分艳丽的旗袍恰巧适合她。

    叶楚拿起了那块布来:“我看这块料子就很适合你。”

    丁月璇在旁安静听着,叶楚继续讲:“夜来香这首歌较为安静,如果用鲜艳的颜色,反倒不好。”

    叶楚这样一讲,丁月璇也越看越合心意。这块布料材质不错,花色也好看,确实符合夜来香这首歌的感觉。

    于是,她们两人立即敲定,就用这块布料来做旗袍。这时,先前的那位顾客已经走了,老板朝她们走过来。

    量好了尺寸后,老板再讲了做好旗袍的时间,让丁月璇到时候过来取。

    她们很快就离开了成衣店。

    丁月璇还要回去练嗓子,叶楚也准备回家了。两个人各自都有事情要做,她们很快就分开了,约好下一次首演的时候再见面。

    叶楚清楚得很,丁月璇形象佳,嗓子动人,又定了一身极其适合她的旗袍……一切都已经做了万全准备。

    在那场首演上,她一定会艳惊四座。

    叶楚在等电车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

    “小丫头,是你啊。”

    这声音耳熟得紧,叶楚扭头一看,发现陆世贤正站在那里笑着看她。

    叶楚对他露出一个笑容:“爷爷,你好。”

    这小丫头的性子,陆世贤很欣赏,这声爷爷令他更高兴了。

    陆世贤文:“你叫什么名字?上回还没问过你。”

    叶楚认真地回答:“叶楚。”

    陆世贤:“若是你不介意,我就叫你阿楚可好?”

    叶楚笑着点头:“好呀。”

    上辈子,她住在督军府的时候,陆世贤也是这样叫他的。

    叶楚记得陆督军在遇刺中成功脱险,这件事在申报上刚刚刊登,她想看看陆世贤的看法。

    经过报刊亭的时候,叶楚特地去买了一份报纸。

    叶楚故作不经意道:“陆督军遇刺,真是艰险,不知道他现在怎样。”

    陆世贤的表情很淡然:“年轻人就是应该多摔打几次,才晓得生命的尊贵。”

    陆世贤讲起话来,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他的意思就是,身居高位的时候,谁没有经历过几次刺杀呢。

    陆世贤早年在北平做官的时候,当然也是经历过许多危险的。后来退了下来,安安静静在上海养老。

    上海见过他的人不多,他的日子过得安逸。

    叶楚:“爷爷,你懂得真多。”她知道,他是一个喜欢听夸赞的老人家。

    “不多不多,就是活得久了点。”陆世贤笑着,“小姑娘,我们这样投缘,我给你介绍个人可好?”

    叶楚:“嗯?”

    陆世贤:“是这样的,我啊,有一个孙子……”

    陆世贤觉得叶楚特别投他的心意,如果能和陆淮见上一面,指不定就相互看上眼了。

    叶楚顿时就明白了陆世贤的意思,她自然不会令他如愿。

    她忙打断了他:“我还在念书。”

    陆世贤停了下来,换了一个话题:“这样啊,你现在多大了?”

    叶楚:“十六。”

    陆世贤虽然没有继续开口,心中却开始想。

    这个年纪不错,和他那个孙子特别搭。

    若是有机会让他们见一面就好了。

    ……

    陆督军遇刺的事情已经顺利解决了,陆淮这几日就没有先前那样紧张了。

    之前那样忙,现在一停下来,他才开始记起一些事来。

    这些天,乔六都没有任何行动,不知道是因为发现了陆淮的人在跟踪叶楚,还是已经对叶楚没了疑心。

    不过,陆淮现在并不想把那群保护叶楚的人收回来,他当然有自己的打算。

    从认识到现在,叶楚的许多行为一直和旁人不同。她令他猜不透,陆淮总觉得,叶楚仿佛会招惹一些麻烦。

    若是她遭遇了危险,她能够安全逃离吗?

    陆淮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他给的答案是,他不会让她遇到任何危险。

    今天,陆淮派去保护叶楚的人照例来汇报,把叶楚这几日的行程简单讲了一遍。

    “昨日,叶楚姑娘在茶社被一个男子告白。”

    “叶楚姑娘没有吃亏,还让那个男子下不来台,最后,九爷找人把他抓巡捕房去了。”

    陆淮抬眉,这确实是沈九会做出来的事。

    “今天,叶楚姑娘同一个人去了成衣店。”

    “那个姑娘是大都会的歌女,似乎和叶楚姑娘关系不错。”

    “……”

    这件事之前沈九告诉过陆淮,他并不意外。

    自从属下跟踪叶楚后,他头一回知道,三少在不办公务的时候,竟会认真听这些小事。

    而这些简单的小事都同叶二小姐有关系。

    属下:“她们在成衣店里待了一个小时,后来叶楚姑娘在街上遇到了……”

    他继续说:“您的祖父。”

    陆淮眉头一皱:“是吗?”

    属下:“是,他看上去很喜欢叶楚姑娘,和她讲了很久的话。”

    但陆淮的耳中并没有听进去这些,他说:“我问的不是这个。”

    这一天,叶楚和朋友在成衣店内待了不过一个小时,可上次却独自一人在百货公司待了很久。

    陆淮有一点生疑。

    不知怎的,陆淮竟询问那人,叶楚待在百货公司那天的时间。

    属下仔细回想:“那天,叶楚姑娘在下午一点离开了叶公馆,到永安百货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半了。”

    陆淮淡淡地说:“继续。”

    属下:“我们在外面等了很久,叶楚姑娘再次出来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

    陆淮默默听着:“嗯,我知道了。”

    很快,陆淮又补了一句:“盯好乔六,让他离她远点。”

    “是,三少。”

    待到属下走了,陆淮坐在书房中,近几日他的头疼有些重了,他伸出手来,按着眉心。

    那一天正好是周六,陆淮待在和平饭店里。在下午2点多,他拿到了那个好心人送过来的纸条。

    女管家给陆淮泡了一杯咖啡,用了叶楚送的那罐咖啡豆。

    初冬已经到了,天气愈发冷了。咖啡杯搁在桌上,里面升起白色的烟气。

    ……

    陆淮想着想着,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从和平饭店到永安百货,来回一次,需要多少时间?

    若是在这段时间里,再做一点小手脚,比如打晕个人,塞张纸条什么的……

    两个小时,也差不多了吧。

    陆淮的眼前又浮起了那一张脸,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那个匿名的人和叶楚联系在一起。

    陆淮记得很清楚,那一次在新城饭店里,他偶遇了叶楚,她正在用钥匙开他的房间。

    而那晚送叶楚回房间后,没过多久,他就接到了那个好心人打来的电话。

    如果那天夜里,叶楚并不是真的走错房间,而是在掩饰她的某些行为呢。

    她没有成功把纸条送进他的房间,所以才打了电话过来。这样想想,确实也很合理。

    但是,单凭这两次巧合,当然不能证明叶楚就是那个好心人。线索不够多,解释也略显牵强。

    更何况,叶楚是一个女学生,她家中有富商有高官,却没有道上混的人。

    她又是从何得知新城饭店那个房间的号码,以及和平饭店的事情?

    但是陆淮清楚,叶楚一定有她自己的秘密。

    陆淮低头喝了一口黑咖啡,他的目光静静地落在了桌上的那张纸条上。上头的三个字,有着和他相同的笔锋走势。

    他忽的笑了。

    无论她有什么样的秘密,他一点也不心急。

    那个小骗子自己会露出狐狸尾巴。

    然后被他抓住。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本文是不会虐的啊,因为是娇宠啊。

    还有原书男主,陆淮叶楚没联合,叶嘉柔没成长,他现在身份不够高,所以还没出场。前面这些章节埋了很多伏笔,先预告一下,他的出场会非常特别。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6章 第6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