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6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7章 第67章

    明天是周末, 付恬恬在家无事, 闲得发慌,而且她也不是那种会安安静静坐下来看书的人。

    在课间休息的时间, 付恬恬就从后排位置走了上来,到了叶楚的桌子旁。

    叶楚正低下头看书,没注意到是付恬恬站在她的旁边。

    “阿楚,你好了吗?”付恬恬弯下身, 将头靠在叶楚的肩膀上。

    虽说叶楚没有防备, 但是她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她合上了书。

    “说吧,你想做些什么?”叶楚晓得付恬恬定是想找她出去玩。

    付恬恬掏出两张电影票, 放到叶楚的桌上:“最近上了一部新电影, 我哥哥拿了好几张电影票,让我带你一起去看。”

    叶楚拿起桌上的电影票,这部电影在光明大戏院播出,时间是明天下午的三点半。

    电影名叫《新时代》, 讲的是上海滩几名新时代女性的人生历程。

    叶楚自然答应了下来,她收下了电影票, 和付恬恬约定好了时间。

    学校放了课,叶楚和付恬恬正往外走着,突然有人叫住了她们。

    “叶楚, 付恬恬,你们先等一下。”是严曼曼的声音。

    严曼曼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停在叶楚她们面前:“你们走这么快做什么, 后面有老虎追啊?”

    付恬恬点了点头,故作正经:“我前面不就站着一个吗?”她还特地上下打量了严曼曼一番。

    “去去去,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严曼曼狠狠地瞪了付恬恬一眼,“我来是想问你们一件事?”

    严曼曼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电影票:“我手上的电影票多得没人看,要不要顺便给你们几张。”

    严曼曼才不会说自己想和叶楚她们一起看电影呢。

    突然,一根手指伸到严曼曼的面前,摇了摇。

    付恬恬浇了一盆冷水:“你来晚了,今早我就和阿楚约好了,你只能一个人去看电影了。”

    严曼曼愣了一下,刚想反驳付恬恬。

    这时,叶楚无奈地笑了笑,她知道付恬恬的心思,付恬恬就是喜欢逗严曼曼,看看严曼曼气得跳脚的样子。

    “既然现在电影票这么多,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不就好了。”叶楚将刚要开始拌嘴的两人叫住了,一下子平息了她们的情绪。

    得到了满意回答的严曼曼心里暗喜,但是脸上一点也不表现出来。

    她轻声嘀咕了一句:“不是我只能找到你们一起看电影,是我电影票太多,发不完。”

    严曼曼将电影票往叶楚怀里一塞,从头到尾都在嘴硬:“怕你们不小心把电影票都丢了,这些全给你。”

    叶楚毫无防备,只能下意识接住了严曼曼的电影票。

    “我们已经约定好时间了,你们记得要准时,我最不喜欢等人了。”严曼曼说完这一句,就小跑离开了。

    剩下叶楚和付恬恬拿着一叠的电影票发愁。

    ……

    电影开场的时间在下午三点半,叶楚她们提前半小时到了。

    初冬的气温下降得厉害,天空微微泛着白。因为今天没有太阳,温度愈发冷了些。

    幸好三人在电话中已经讲好,她们都会穿上保暖的外衣。

    付恬恬扛不住饿,肯定是要买些零嘴在看电影的时候吃。恰好电影院门口有不少吆喝的小贩,想着在电影开场前做些生意。

    到了电影院后,叶楚坐在两人中间。

    严曼曼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表,想知道离电影开始还有多长时间。

    叶楚瞧付恬恬吃得欢,没有注意到这边,转头问严曼曼:“你知道叶嘉柔和杨怀礼一直走得很近。”

    听到叶楚的声音,原本还低着头的严曼曼一愣,看向叶楚。

    最近,严曼曼和叶楚她们相处的时间变得多了,她也清楚叶楚的性子,和叶嘉柔的完全不一样。

    虽说严曼曼性子刁蛮,但是她本性也不坏,只是被家人宠得太过了些,难免会有些小公主脾气。

    严曼曼知道自己喜欢杨怀礼的事肯定瞒不过别人,更别说是叶楚了。

    从好几次与叶楚的交谈中,严曼曼发现叶楚并不是偏爱她的妹妹,可能是看不惯叶嘉柔的作风吧。

    若是别人问严曼曼,她也许不想答,但是面对叶楚,她却忍不住对叶楚倾诉自己的心里话。

    “我当然知道,好几次他还带着叶嘉柔一起出席公共场合,我又不是个傻子。”严曼曼撇了撇嘴巴。

    叶楚晓得严曼曼的心不坏,所以她很想知道严曼曼现在对杨怀礼抱着怎么样的心理。

    “我能问个问题吗?”叶楚轻声说了句。

    严曼曼看着叶楚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笑了声。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世界上人又不是死光了,人家不喜欢我,我干嘛还赶着倒贴,犯贱呢。我对他的心思早就歇了。”

    严曼曼虽嘴硬,但是她明白叶楚对她好,所以才会问起这样的问题。

    随后严曼曼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叶楚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一旁的付恬恬靠了过来:“刚才就听你们在嘀咕,你们是不是背着我讲什么秘密?”

    严曼曼一收刚才有些低迷的情绪,笑着对付恬恬开炮:“那是当然,这是我和阿楚的秘密,绝对不能同你讲。”

    “阿楚!”付恬恬瞪大了眼睛。看着严曼曼居然环住叶楚的胳膊,立即伸手把她的手拍下。

    眼看着严曼曼她们又在自己面前吵了起来,要不是这里是公共场合,叶楚也没必要制止她们。

    叶楚突然轻轻地拍了拍手,叫了声好,吵得起劲的两个人都同时回过头来看着叶楚。

    “你拍手做什么?”严曼曼和付恬恬奇怪地问。

    叶楚淡淡地说,端的是一本正经:“我看你们俩戏演得好,电影还没开始,你们给大家白看一场戏也是不错的。”

    虽说叶楚的语气平平淡淡,好像在说一件普通的事情,但是严曼曼和付恬恬的脸一红,放低了声音,靠回了椅子上。

    哎,带两个小孩出来玩真累。

    ……

    乔云笙恰巧在光明大戏院附近办事,他的车子靠在路边,顾平收到他的命令,下车拿些东西。

    乔云笙在车上等得无聊,头一偏,恰好看到叶楚和另外两个女学生经过他的车前。

    叶楚笑着走着,乔云笙的目光一直跟着。

    他看着叶楚走到右侧的道上,走了几步后,停在了一家电影院门口。

    乔云笙似笑非笑地扯了下嘴角,特地抬头看了看,电影院的名字是光明大戏院。

    等到叶楚进去电影院时,顾平刚好拉开门进来,恭敬地叫了声:“六爷,事情办好了。”

    乔云笙下了另外一个命令,他挥了挥手,声音凉薄,没有温度:“车留下,你先回去。”

    顾平一愣,但没有出口询问原因,而是点头说了声是,将车门合上,离开了。

    方才乔云笙正好看见有人在跟着叶楚,虽然他们行踪隐秘,但他现在一直盯着叶楚,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顾平走了后,乔云笙没有立即下车,他故意等了半个多小时,估摸着电影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才下了车。

    向来不爱看电影的乔云笙居然走进了电影院,顾平不在,不然他肯定会觉着奇怪。

    电影已经开场了,屏幕里的演员念着台词,台下的观众笑成一片。

    乔云笙半眯着眼,一下子从光亮处走到黑暗,眼睛还有些不适应。

    电影院里面一片漆黑,只有屏幕上的光亮着。但还是没有妨碍乔云笙找到叶楚的位置。

    乔云笙趁着电影开场才进来,就是为了不想让叶楚知道自己跟在她的后面。

    电影院里声音嘈杂,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他不可能会被发现。

    乔云笙在最后几排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后排的人不多,几乎都集中在前面。

    落座以后,乔云笙就一直看向叶楚的方向。

    他整个人的身形都隐在黑暗中,电影院的灯光早就熄了,只有屏幕上的光一闪一闪的。

    叶楚始终背对着乔云笙,乔云笙根本看不到她的脸。

    这时,有两人从后排的过道上经过,坐在了乔云笙的身后。一左一右,堵个严实。

    那两人就是陆淮派来保护叶楚的。

    乔云笙方才明明已经发现了他们,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如此肆无忌惮。

    原本陆淮让他们同叶楚保持适当的距离,可在看见乔云笙进了电影院后,这两人也买票进来了。

    叶楚坐在前排,乔云笙在中间排,那两人围在乔云笙的身后,这几人的所在位置形成了一个奇怪的三角区。

    乔云笙忽的笑了,他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看来陆淮和沈九对叶楚极为重视,还特地派了两个人来保护她,现在反倒防上了自己。

    就是不知道是陆淮的人,还是沈九的人。

    虽说乔云笙知道了身后两人不对劲,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没有往后移,还是将视线放在叶楚身上。

    叶楚和乔云笙隔着好几排位置,有些远,前面坐满了人,有的高,有的低。

    灯光晦暗,看不分明。

    恰巧叶楚在此时转了头,和旁边的人说了句话。这时,乔云笙看向她的眼睛,被一丝头发遮着,若隐若现。

    乔云笙顿觉烦躁,但他还是维持住一副贵公子的样子,喜怒不形于色。他侧过头,声音透着森森凉意。

    “你们是陆淮的人,还是沈九的人?”乔云笙一双细长的眼睛挑了起来,笑得云淡风轻。

    后面安静得很,过了一会传来了回答。

    “你不要招惹叶二小姐。”说话那人的语气中暗含警告。

    呵,乔云笙冷笑了声,神情瞬间阴了下来。

    电影似乎快要结束了,乔云笙不想和叶楚碰面,只得站起身来,俨然一副要离场的样子。

    身后的两人也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乔云笙顺着原路返回,走出了光明大戏院。车子还停在路边,乔云笙大步走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动作一气呵成。

    车子启动后,电影散场了。

    ……

    督军府。

    陆淮坐在书房里,这时,一个人敲门进来,他面色凝重,低着头禀告:“三少,乔云笙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书房里的空气顿时凝滞了起来,陆淮周身的气息变得冷冽至极。

    陆淮声线低沉极了,他缓缓道:“继续说。”

    手下开口:“昨日叶楚小姐去看电影,路上碰到了乔云笙。”

    “乔云笙就跟着叶楚小姐,进了电影院。我们为了保护叶楚小姐,也买了电影票进去。”

    顿了一下,手下又开口:“乔云笙极敏锐,很快就察觉到了我们。但是,他并没有做什么事,看完电影后,乔云笙就离开了电影院。”

    陆淮脸色沉了沉,久久未说话。

    手下深吸一口气,面带愧疚:“三少,是我们失职了。”

    陆淮淡淡开口:“乔云笙性情狡诈,发现你们是迟早的事。”

    “你们不要声张,继续盯着他。”

    手下离开房间,关上了门。

    陆淮微皱着眉,沉吟片刻,他不知乔云笙为何要盯着叶楚,算上这次,如今已经是第三次了。

    乔云笙作为洪门的头目,三番两次来看叶楚,这事绝不寻常。

    陆淮知晓叶楚不是个会惹事的,乔云笙这举动,分明是对叶楚产生了一点兴趣。

    或者,他想对叶楚做些什么。

    陆淮眼中闪过一丝冷光,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紧。

    无论是哪种可能,他都决不允许。

    陆淮瞥了眼周副官:“你告诉乔六,说我要在和平饭店见他。”

    周副官低声应了,离开了书房。

    陆淮的目光沉沉地落在前方,他绝不会让乔六伤害叶楚半分。

    仙乐宫。

    顾平紧皱着眉头,走到乔云笙身边,低声:“六爷,陆三少派人送了口信,说让您去和平饭店一趟。”

    乔云笙扬了扬眉,语气带着一丝玩味:“陆淮要见我?”

    昨日他刚碰见了叶楚,今日陆淮就叫自己去和平饭店。陆淮就这么着急,怕自己盯上了叶楚。

    乔云笙低笑了一声。

    真有意思。

    顾平站在一旁,神色紧张:“六爷,陆三少要见您,不知是为了什么事?”

    “洪门近日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道上的人都知晓,和平饭店是为了维持一方和平存在的,为的就是牵制住青会和洪门两大帮派。

    所以,顾平有些不解,陆三少找六爷做什么。

    乔云笙漫不经心地说:“他见我怎么可能是因为洪门。”

    因为洪门做事极没有规矩,陆淮多次警告过洪门,但是,乔云笙知晓,这一次陆淮找他,绝不是因为这个。

    不过,乔云笙还是有些意外,陆淮性情冷漠,居然会为一个女人找他,看样子陆淮似乎很重视叶楚。

    叶楚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顾平问:“那六爷您要去和平饭店吗?”

    乔云笙不紧不慢地说:“去,我为什么不去。”

    去看看陆淮的反应,去瞧瞧叶楚在陆淮心中的地位。

    这段时间正好没有什么新奇的事,去一下倒也无妨。

    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了和平饭店门口。

    司机走下车,打开了车门,态度极其恭敬:“六爷。”

    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下车,看了和平饭店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乔云笙缓缓地走进和平饭店,周围有人在大声地嚷嚷:“洪门的人做事太狠了……”

    这时,有人连忙拉了讲话的人一把,“你快闭嘴吧,洪门的乔六爷来了。”

    说话的人也瞄见了乔云笙,他连忙转过身,不敢再出声,身体都有些颤抖。他虽然不喜洪门的做事手段,但是乔六爷他真惹不起。

    乔云笙恍若未觉,看都没看那些人一眼,径直往前走了过去。

    呵,一群低贱的东西。

    乔云笙走到五楼,他笑了一下,走进了陆淮的书房。

    陆淮正低头处理公务,察觉到有人进来,他抬起了头。

    陆淮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冷色:“乔云笙,你应该清楚我叫你来的目的。”

    陆淮懒得与乔云笙虚与委蛇,直接把话挑明了。

    乔云笙慢悠悠地坐下来,一举一动优雅至极。

    乔云笙的语气有几分漫不经心:“陆三少,洪门最近倒是挺安分的,我可不知道你叫我来做什么。”

    分明知晓陆淮讲的是叶楚,乔云笙偏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乐意这样做。

    陆淮冷笑了一声,一字一句。

    “你动了不改动的心思。”

    陆淮的声音极冷,寒风似的。

    乔云笙神色未动:“陆淮,我不就看了她几眼,你何必这样着急。”

    乔云笙的嘴角带着一丝隐隐的笑意,他倒要看看陆淮有多重视叶楚。

    陆淮眸色暗沉,声音极其森冷:“乔云笙,你若敢动她,你知道后果。”

    闻言,乔云笙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我就是动了,你又能如何。”

    乔云笙就是要挑衅陆淮,那他才能知晓陆淮对叶楚的态度。

    话音刚落,一把黑漆漆的枪对准了乔云笙。

    陆淮拿着枪,眼底冰冷一片,没有任何温度。

    乌黑的枪泛着冰冷的光泽,只要乔云笙有任何不良的举动,下一秒,陆淮立即就会开枪。

    陆淮面无表情,眼似寒潭般,望不见底,“哦?你再说一遍?”

    这一刻,房间里的光线似乎暗了下来,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尽数涌向乔云笙。

    乔云笙真切地感受到了陆淮的怒气。

    方才乔云笙眼见不对,他眼神一冷,手已经伸向了腰间,但他的速度却远不及陆淮。

    仅在分秒之间,陆淮就拿枪指着乔云笙,而乔云笙的手堪堪放在了腰侧。

    乔云笙瞄了一眼乌黑的枪,心里漫上了一股慑人的寒意,但他反而笑了:“陆三少,我什么事都没做,你不会杀我。”

    乔云笙不信,为了区区一个女人,陆淮会对自己动手。更何况,他又没对叶楚做什么,他自认没什么好怕的。

    此时,乔云笙的神态依旧比较放松。

    陆淮轻呵了一声:“我处置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

    “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不能动你?”

    陆淮的声音淡漠,似要划破凝滞的空气,冰冷的气息沉沉地压向乔云笙。

    陆淮生气极了,乔云笙的态度分明是在挑衅自己。

    但是听见乔云笙要动叶楚,想到叶楚会受到无谓的伤害,陆淮还是动怒了。

    乔云笙怔了一怔,随即挑了挑眉:“都说陆三少做事极公正,你要为叶楚破例?”

    陆淮的枪缓缓下移,定在了乔云笙的心口处。

    陆淮的声音似霜雪一样,冷冰冰的:“别再让我听见你提起她的名字。”

    从乔云笙的口中听到叶楚的名字,陆淮的怒气陡然涌上了心头。想起乔云笙盯上了叶楚,多次去信礼中学看叶楚,陆淮的不悦就愈发明显。

    乔六喜怒无常,性格阴晴不定,不知晓乔六会对叶楚做些什么。

    陆淮冷眼看向乔云笙,沉声:“乔云笙,今日我处置了你,是因为洪门恶意挑事,坏了和平饭店的规矩。”

    “你是洪门的头目,我就算动了你,谁敢说半分不是。”

    陆淮的声音冷冰冰的,周身带着肃杀冷峻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一股深沉的寒意在乔云笙的心口蔓延开来,然后缓缓覆上了乔云笙的脊背。

    乔云笙知晓陆淮的意思,陆淮是和平饭店的老板,今日就算他没有走出和平饭店,别人也只会当是他恶意挑事,惹怒了陆淮。

    因为众人皆知陆淮做事不偏不倚,他落得这种下场,没人会在意。

    乔云笙心头一寒,但面上却是波澜不惊:“陆三少,我刚才都是玩笑话,你不必当真。”

    乔云笙这话已经是放低了姿态。

    陆淮冷笑了一声:“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最好掂量清楚。”

    “什么人是你不能碰的,你也给我记住了。”

    乔云笙知道陆淮指的是什么,他扬了扬眉,没有说话。

    乔云笙离开的时候,他缓缓走向门口,这时,陆淮冷冽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我最后再说一遍,你如果敢动她,我绝不会放过你。”

    乔云笙的脸色暗沉,径直走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宠妻狂魔再次上线,大声告诉我,宠!不!宠!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7章 第6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