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6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69章 第69章

    小骗子?

    这是叶楚头一回听到陆淮这样叫她。她紧张得很, 陆淮莫非已经发现了什么?

    尽管如此, 叶楚仍是藏起了自己的慌乱,她现在要做的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叶楚缓缓开了口:“我好像没有骗过三少什么事……”

    叶楚讲这句话的时候, 自己也有些心虚。不过,她却目光镇定,背脊挺直,看上去理直气壮。

    陆淮一笑, 并不接话, 仍旧语气淡淡地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出去聊聊吗?”

    叶楚看了一眼舞台, 丁月璇已经离开了,想必是回到了化妆间。她还没有同丁月璇告别, 就这样仓促离开, 是否有些不大好。

    陆淮已经看出了叶楚的心思,他瞥了一眼,正好发现青会的曹安经过。

    陆淮叫住了曹安:“曹安。”

    “三少。”曹安很快就停下来,态度认真。

    陆淮淡然道:“你跟老九说, 我先把叶二小姐送回家了。”

    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极为般配, 曹安面不改色地看着。他牢记着九爷的话,三少果然对叶楚姑娘上心得很。

    “是,三少。”

    叶楚补了一句:“顺便帮我跟月璇讲一声, 我先回叶公馆了。”

    “是,叶二小姐。”

    陆淮和叶楚眼看着就要一同离开,曹安才不敢多问多看, 忙加快步子走了。

    陆淮瞥了叶楚一眼:“走吧。”

    陆淮已经起步了,望着那个冷峻的背影,叶楚心中百转千回。

    她的确要向陆淮解释清楚一些事情。

    况且,她也很想知道,陆淮口中的小骗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即便陆淮没有猜出她的身份,探探他的口风也好。

    叶楚很快就跟了上去。

    ……

    丁月璇从台上缓缓地走下来,往后台走去。丁月璇离场的时候,身后还响着雷鸣般的掌声。

    大家都在兴奋地叫着:“夜来香……夜来香……”

    大都会的气氛瞬间被点燃,所有人的情绪都高涨了起来。

    这一夜,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叫夜来香的歌女,她的歌声留在了大家的心里。

    丁月璇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往化妆间走去。

    今晚,看到大家的反应这么热烈,丁月璇的心情也愉悦起来。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接受大都会的训练,从唱歌、仪态等等各方面,她都付出了很多努力。

    她上台前万分紧张,神经一直紧绷着,担心自己发挥得不好,担心得不到大家的认可。

    所幸她做到了。

    一路上,一些歌女看见了丁月璇,大家都热情地围上来和丁月璇讲话。

    “夜来香,你的歌声好听极了,比起蝴蝶来,也毫不逊色。”

    “恭喜你,夜来香,首次登场就能有这么好的反响,可见大家有多喜欢你。”

    “夜来香,我觉得你马上就会成为最有名的歌女了……”

    “……”

    丁月璇听了后,只是笑了笑,她神色平静,走进了化妆间。其他人也都散开了。

    丁月璇坐在化妆镜前,准备先卸下头上的装饰,然后再把脸上的妆卸掉。

    丁月璇还是喜欢素净的脸,在台下她是不化妆的。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看到大家都在为你叫好,你很得意吧。”

    女人的声音不大,但是阴阳怪气的,听起来怪不舒服。

    丁月璇停下动作,转过身,看向来人。

    是阿琼。

    今天是丁月璇首次登台的日子,大都会为此准备了许久。

    旁人不知这神秘的夜来香是何人,但是阿琼知晓,夜来香一定是丁月璇。

    丁月璇首演大获成功,所有人都在为她鼓掌,眼里尽是惊艳之色。

    阿琼嫉妒极了。

    这个待遇分明是她应该得到的,可是上次她挑衅了丁月璇,被罚一个月内都不能登台演出。

    这段时日,大家早就忘了曾经的琼花是谁。

    阿琼跟着丁月璇来到化妆间门口,等到歌女们都散了,她才上前来。

    但是经过了上次的教训,她不敢再趾高气扬地骂丁月璇,只敢阴阳怪气地刺上两句。

    闻言,丁月璇的脸色十分平静:“阿琼姑娘,你爱唱歌吗?”

    叶楚的话丁月璇全都记在了心里,阿楚说得极对,她呆在大都会里,会遇到更多形形色.色的人。

    若她受到别人的欺负,只会一昧躲避,不懂得反抗,那受伤的人永远只会是自己。

    现在阿琼是想讽刺自己几句,但将来呢?会出现更多比阿琼手段高明的人,难道她一辈子都要忍气吞声,承受那些无谓的指责吗?

    不,从现在开始,她要慢慢改变自己的心态。

    没有人可以护着自己一辈子,以后的路,她都要自己走。

    所以,不论遇到什么事,她都会坦然面对。

    阿琼怔了一怔,不知丁月璇为何会这么说,她冷笑了一声:“我喜不喜欢唱歌,有什么重要的。”

    阿琼来到大都会唱歌,只是为了赚钱,渐渐就被这里的繁华迷了眼,她只想往上爬。

    唱歌算什么,只要能出风头,只要能成为最耀眼的那个人,她不惜用任何手段。

    丁月璇看着阿琼,语气平淡:“你唱歌是为了名利,是为了别人的掌声,你喜欢看见大家追捧你的样子。”

    “而我不同,我喜欢唱歌,看见大家被我的歌声打动的样子,我很快乐。”

    然后,丁月璇开口:“就凭这一点,你永远也比不上我。”

    她的声音轻柔,没有什么起伏,就这么淡淡地说了出来。

    将来她不会因为有一点点名气,就沉迷于被人追捧的感觉。相反的是,她会付出更多努力,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初衷。

    越往上,遇到的人就越优秀,也更能激励自己。

    无论到什么境地,她都不能失了本心。

    阿琼没料到丁月璇说出了这样的话,她有些愣住了。

    丁月璇瞥了阿琼一眼:“有些事,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得到的,你若想和我竞争,我当然欢迎。”

    丁月璇一字一句:“我们各凭本事。”

    说完这句话,丁月璇就转过身,不再看阿琼。

    阿琼站了一会,没有说话,离开了化妆间,

    曹安来找丁月璇,自然看见了阿琼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他随即想到了上回的事情,这次阿琼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进了化妆间后,曹安问丁月璇:“阿琼有没有找你麻烦?”

    虽然曹安已经惩治了阿琼,但是曹安还是要来问一下丁月璇,说不准阿琼又会做了什么。

    丁月璇淡淡地开口:“没有。”

    曹安说:“时间太晚,叶楚姑娘已经回家了,她让我同你讲一声。”

    曹安没有告诉丁月璇,是陆淮送叶楚回的叶公馆。这是三少和叶二小姐的事情,他不能到处讲。

    丁月璇笑了:“好。”

    ……

    仙乐宫。

    一名男子站在顾平的面前面带惊恐,他的身子止不住地发着抖,看上去就快要站不住了。

    “平哥,这事到底该不该和六爷说?”男子的声音又快又急,带着些恐惧。

    在别人眼中,顾平是乔六身边最得力的手下,但是顾平知道,他在人前再怎么风光,在六爷面前也只是一条狗。

    乔六爷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所有人在他的面前只是一件没有生命的东西,毫不在意。

    尽管这样,六爷的手下也不会生气,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自己一条性命全部都掌控在乔六爷的手中,又怎敢有怨言。

    顾平摇头:“这事可大可小,但是你要是瞒了六爷,这罪责可不是知情不报这么简单了。”

    男子一听,脚瞬间软了,分明他只是派出去监视沈九的人,但是接下来的事他可不敢一力承担。

    男子踌躇着开口:“平哥,你在六爷面前也能说上几句话,待会要是可以的话,帮我美言几句。”

    顾平皱了皱眉:“若我能帮得上忙的话,一定会帮,但是你知道我也只是为六爷办事而已。”

    这些话男子都懂,可他还是抱着最后一点救命稻草。

    他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是仙乐宫大厅的外边走廊,里面的情形和外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今夜是夜来香的首演,乔云笙自是不理会沈九的挑衅。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乔云笙今儿心情不错,他靠在大厅的沙发上,颇有兴致地瞧着台上的歌女唱歌。

    虽说乔云笙脸上一点狠厉之色都没有,但是浑身上下散发着阴寒气息,冰冷入骨。

    门被敲响,顾平领着那个男人进了大厅。

    顾平低眉顺眼地走到乔云笙跟前,在离他不远不近的距离站好,生怕影响到乔云笙看戏的心情。

    “六爷。”顾平毕恭毕敬地喊道。

    乔云笙眼皮子抬也没抬,继续听着小曲:“说吧?”

    顾平低垂着头:“跟踪沈九的人有了消息,要亲自和六爷汇报。”顾平侧头使了个眼色,让男子上前。

    男子走上前,跟在顾平的旁边,声音发着抖:“六……六爷,沈九的大都会收了个新的歌女。”

    乔云笙似笑非笑,毫不在意:“不就是夜来香吗?”

    说到一半,男子咽了一下口水:“夜来香正是那天被您扔下河的女人。”

    这时,乔云笙的笑意一下子止了,他回过头看着男子,面无表情。

    虽说乔云笙什么都没说,但是男子感觉到一阵冷森森的杀意,他直接跪在了乔六面前,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继续说。”乔云笙漫不经心地开口,话语间听不出情绪。

    男子声音不稳:“夜来香在大都会的首演迎来一片叫好。”

    话还未完,一个茶杯猛地砸到了男子的面前,有不少碎瓷片嵌到男子的皮肤里,他吭也不敢吭。

    台上的歌女早就注意到下面的动静,唱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连尾音都不敢发了。

    乔云笙瞥了一眼台上,音乐声戛然而止。

    方才还环绕着阵阵音乐声的大厅,瞬间变了番模样,厅内的每个人都大气不敢出一下。

    乔云笙没有去训斥男子,而是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停下唱歌的歌女,声音半点温度也无,但却带着笑:“停下来做什么,继续唱。”

    被乔云笙这么一吓的歌女,怎么还能唱得出歌,涂着口红的漂亮小嘴愣是张了好久,也没能发出声音。

    歌女紧捏着自己的裙角,冷汗从背脊流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完了。

    乔云笙眼中的柔和神色瞬时消失,但他还是一副贵公子的样子,慢条斯理地说:“滚下去,你离开仙乐宫吧。”

    歌女大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时,乔云笙又补了一句:“不过我记得你是签了卖身契的,要走,得把钱先还上才行。”

    乔云笙笑了笑,却像一个恶魔:“来人,把她带下去,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还上钱就行。”

    乔云笙口中不计任何代价的方法,他们都懂。这歌女被牵连是可怜,不过谁能顾得上别人呢。

    只能怪她撞上了六爷心情不好的那一天,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歌女的求饶声响起,但是没一会就被人捂住了嘴,拖了下去。

    乔云笙翘起了腿,整个人靠在沙发上,微微侧头,看向跪在地上的那名男子,男子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之后的下场。

    “好了,你现在可以仔细讲讲那个夜来香是怎么一回事了。”乔云笙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旁边的扶手。

    顾平见状,同情那人的处境,上前一步回答:“属下怀疑沈九与您打赌之事早有预谋,肯定早已找到夜来香。”

    “沈九一定知道那天六爷将夜来香扔下了河,就是为了挑衅,才故意找上夜来香。”

    半晌,乔云笙都没说话,在场所有的人也不敢出声。

    突然,乔云笙呵呵笑了两声,他的视线固定在台上,舞台上还留着立式话筒,他盯着话筒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九以为他是谁?”

    “有谁能在我乔云笙手下抢了人,还能置身事外。”

    乔云笙的声音凉薄:“我想要的就一定是我的,我不想要的就算丢了别人也别想得到。”

    “哪怕彻底把它毁了。”

    乔云笙的话让所有人打了个冷颤,他们深知乔云笙的性子,现在只想别波及到自己就好。

    “把他拉下去,看着眼烦。”乔云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就像挥赶一只苍蝇。

    乔云笙的一句话就给人判了死刑,但是手下已经见惯不惯了。

    顾平恭敬地应了一声,准备将男子拖下去。

    这时,乔云笙冷声说了一句:“顾平,你要清楚自己的位置,别逾距了。”

    顾平打了个激灵,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惧意,神情更加敬畏,头也不敢抬。只将完全绝望的男子拖出了门。

    出门后,顾平才长吁了一口气。他此时才感觉背后冰冷,早已被汗浸湿了。

    乔云笙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那个夜来香不是想红吗?那就让她先红一阵子。

    毕竟,享受过天堂,再落入地狱,那种感觉才会更痛苦。

    乔云笙笑了。

    ……

    另一头,陆淮和叶楚走出了大都会。

    时值冬日,天气愈发冷得厉害。刚跨出门,就迎面吹来了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

    叶楚晓得陆淮等会一定要问她几个问题,她正在思索要如何回答,没有仔细看路。

    这时,前面的陆淮忽然停了下来。

    叶楚仍在走着,恍惚间,她竟撞上了陆淮的背。她一疼,忙捂住鼻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叶楚抬眼看去,陆淮已经转过身来看着她。

    陆淮语气平静:“不要走神。”

    叶楚竟无言以对。

    她收回了思绪,跟着陆淮亦步亦趋地走。陆淮的车停在路旁,叶楚看一眼就认出来了,眼熟得紧。

    陆淮:“我先送你回叶公馆。”

    叶楚嗯了一声。

    两人上了车后,陆淮看向叶楚。她像先前那样,从容至极,原本在大都会中刚见到时的紧张,已经荡然无存了。

    不知怎的,陆淮就是觉得她的身上有许多秘密。从怀特路上的初遇,到后来的试探、见面……他一直都没有看透她。

    他忽的开了口:“叶楚,有没有人说过,你让人猜不透。”

    叶楚顿了一下,她想刻意避开这个话题,所以开了一个玩笑。

    叶楚镇定,却带着一丝玩笑的语气:“三少,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陆淮的目光看向前方,不冷不淡地讲了一句。

    “嗯,算是吧。”

    叶楚方才玩笑般地翘起了嘴角,但此刻她却收起了笑,怔了一下,不晓得怎么回答。

    汽车忽的开了,叶楚的身子一晃,她往后倒去,恰好被车座接住。

    陆淮的手放在方向盘上,用余光瞥见了旁边慌张的叶楚。

    他淡淡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69章 第6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