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7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0章 第70章

    夜渐渐深了, 汽车平缓地穿过街道, 夜晚的上海少了白日里的喧闹。

    两个人在车里安静地坐着,叶楚抿着唇, 试图遮掩她的情绪。她耳根一热,心跳也快了几分,很快就低下头来。

    陆淮观察着她,嘴角浮起浅笑。

    陆淮知道, 叶楚的性子警惕得很。即便是他随口一问, 她都会多加思索才回答。

    陆淮明白, 如果不令她慌乱,必然不能从她口中套出什么话来。

    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她开了个玩笑, 他就将计就计。

    嗯,陆淮绝不会承认,他对叶楚有多关心的。

    陆淮一边开着车,一边说:“方才你在大都会里说, 自己不曾骗过我什么。”

    叶楚此时心正乱着,却又听到了陆淮的这句话, 话里话外带着诱骗,仿佛想从她口中套出什么话来。

    她心中一通乱想,她不知道陆淮是否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但她清楚, 他这人多疑得很,不能掉以轻心。

    陆淮又问:“真的吗?”

    叶楚一个激灵,随即变得清醒。

    这个问题果然来了。

    既然陆淮已经讲了这句话, 叶楚晓得,他开始怀疑自己了。

    叶楚心中已经有了准备,她面不改色:“是。”

    陆淮淡淡地说:“嗯?”

    叶楚斩钉截铁地重复了一遍:“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三少。”

    陆淮的视线瞥过叶楚的脸,在夜里显得愈发白皙,好看得紧。她的一双眸子清亮极了,丝毫没有惧怕。

    小骗子还真冷静,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陆淮继续看向前方,车子平稳地朝着叶公馆的方向而去。

    陆淮平静地说:“你讲错了。”

    陆淮的语气不冷不淡,反倒令叶楚一紧。

    叶楚先前难免会露出一些马脚,无论陆淮到底有没有发现,她也不能在气势上输掉。

    叶楚拒不承认:“怎么说?”

    “嗯……”陆淮似在思索,吊足了叶楚的胃口。

    “你在怀特路上帮我,后来问你,却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那次在剧院,你同我讲过话,却装作不认识我。”

    叶楚一怔,只能答:“三少的记性真好。”

    陆淮着实不按常理出牌,害她险些暴露了自己。所幸她的嘴巴牢,没讲出什么来。

    陆淮接受了叶楚的赞扬:“彼此彼此。”

    陆淮继续开口:“或许还有一些事,我记不大清了,你可以自己想想,再告诉我。”

    叶楚极为厚颜无耻:“我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陆淮淡淡一笑:“哦?”

    叶楚坚决不松口:“我的背景很简单,三少的本事这样高,随便一查就清楚了。”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见她严肃认真却又身体紧绷,心中觉得好笑。

    两个人还在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这时,汽车离叶公馆越来越近了。

    陆淮问了一句:“能开进去吗?”

    上一回,陆淮送叶楚回家的时候,她只让他停在路口,说是不想让旁人看见。

    叶楚点了点头。他们现在关系不错,若是她刻意要和他保持距离,倒显得她生分了起来。

    陆淮一笑,汽车往前开,然后在叶公馆的门口缓缓停了下来。

    “谢谢三少,时间不早,我就先回家了。”

    叶楚很快就开了口,陆淮现在还没有问到关键,她想趁机赶紧离开。

    陆淮自然没有给她机会:“等等。”

    叶楚正准备打开车门,听到他的声音,她的动作一停。

    陆淮忽的叫了她的名字:“叶楚,你好像还有一件事没有跟我讲。”

    叶楚的身体一僵,又重新坐了回去。

    陆淮转过身来看叶楚,望向她清亮的眼睛。叶楚看着他,她现在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两个人默默对视。

    陆淮缓缓开了口:“你之前惹过乔云笙吗?”

    叶楚忽的心下一松,原来陆淮问的是这个。这段时间,陆淮一直派人保护她,也知道乔六来学堂找过她。

    她认为乔六是因为沈九或者陆淮才盯上自己。但是,陆淮现在这样一问,她不清楚是否要说真话。

    因为叶楚和乔六在此之前,确实有过别的交集。

    丁月璇心性单纯,初来上海之时,被人骗了。她误认为乔六是个好人,想去仙乐宫求份工作,却被他扔下水。

    当时,丁月璇狼狈落水,无人帮她,叶楚上前拉了她一把。

    乔六的船已经开远了,叶楚并不确定他有没有看见自己。

    ……

    叶楚看了陆淮一眼,她对他十分信任,很快就将事情告诉了他。

    最后,叶楚说:“丁月璇就是现在的夜来香。”

    陆淮嗯了一声。

    如果真是叶楚说的这样一回事,反倒好办。可是乔六的行为举止那么奇怪,一点都不像是对叶楚生气。

    若是有人惹了乔六,乔六绝对会找机会废了他。他又何必三番两次去见叶楚,却什么都不做。

    但是,陆淮并没有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叶楚,他并不希望她多想。

    反正,乔六不管做什么,陆淮都会帮她解决的。

    陆淮只提醒了叶楚一句:“你离乔六越远越好。”

    叶楚一口应了下来:“我会的。”她晓得乔六的性子,自然不想招惹他。

    叶楚交待:“回去路上小心。”

    叶楚下了车,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她忽然转头看陆淮。

    叶楚对他说了一句:“晚安,三少。”

    陆淮嘴角一勾:“叶楚,晚安。”

    他目送她进了叶公馆的门。然后,他发动汽车,离开了叶公馆,车子往督军府驶去。

    ……

    近日来,蒋伯俊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

    自从上次当街告白,影响社会秩序的蒋伯俊被抓进巡捕房后,他被好好地教育了一番。

    因为叶楚和沈九打过招呼,不想要靠沈九出面,想要自己亲自对付他,所以蒋伯俊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委屈。

    蒋伯俊只是在巡捕房呆了一晚,一开始到巡捕房的时候,蒋伯俊还心存侥幸。

    他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错事,况且九爷是谁,他压根没有听说过,一路上嚷着要九爷出来。

    蒋伯俊说要好好和九爷议论一番,要给九爷讲讲大道理。

    巡捕房的人笑话他自不量力,给蒋伯俊好好科普了一下上海滩最出名的几个大佬。

    一个是督军之子陆淮,陆三少。一个是洪门头目乔云笙,乔六爷。还有一个就是他口中叫着的沈九爷,是青会的头目。

    洪门和青会也有别的头目,但青会的十二爷常年行踪隐秘,洪门的石五爷现下不在上海。

    方才讲的这三个人,随便拿出一个就能将蒋伯俊玩弄于鼓掌之中,现在他还敢处处挑衅沈九爷,真是不想在上海混了。

    而且蒋伯俊不知道叶二小姐是沈九爷的朋友,居然敢在九爷的地盘上恶心叶二小姐。

    原本沈九爷想整治蒋伯俊的,但是叶二小姐发了话,为他求了情,不然才不会放了他。

    蒋伯俊一脸震惊,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就算他初到上海,不清楚这些人的厉害。那么表妹肯定知道,为什么她不提醒呢?

    更何况是表妹让自己追求叶楚,却也没将叶楚和上海滩大佬熟悉的事情同他说。

    从巡捕房出来后,双重打击下,蒋伯俊开始怀疑人生,他长久以来的自信瞬间被击垮了。

    他再也不是那个走到哪,就发光到哪的蒋伯俊了。

    叶嘉柔等了好几天,还是没有等到蒋伯俊向她汇报消息,她在家中等得着急,只能主动上门去找蒋伯俊。

    她花了这么多钱,费了这么多的心力,蒋伯俊怎么可能会一事无成呢?难不成他只是想骗自己的钱?

    叶嘉柔越想越不对,立马就去了蒋伯俊的家里。

    “咚咚咚”,敲门声突然响起。

    蒋伯俊吓得一惊,他好几日都没出门,因为他觉得丢人,若是他走到街上,被人认出来可怎么办。

    蒋伯俊走到门口,小声地问了句:“是谁啊?”

    “表哥,是我,你在里面的话,就给我开个门吧。”

    是叶嘉柔的声音。

    蒋伯俊先是心下一松,后来怒火漫到脸上,他猛地一下拉开了门。叶嘉柔来的正好,他可要好好质问她,为什么要骗人?

    门哗的一下被拉开,叶嘉柔吓了一跳,门后站着怒气冲冲的蒋伯俊。

    “表妹,你来的正好,我刚好有事要问你。”蒋伯俊一把拉过叶嘉柔,关上了门。

    蒋伯俊的手劲大,拽得叶嘉柔手臂疼。

    “表哥,你把我的手拉疼了,我分明什么都没做,你不能这样对我。”叶嘉柔奋力挣脱。

    蒋伯俊将手一甩,瞪了叶嘉柔一眼。

    “你还好意思说,你故意骗我去追求你姐姐,是何居心?”他越想越来气。

    叶嘉柔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表哥,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一定是蒋伯俊没有追到叶楚,反而被叶楚将了一军。这叶楚真是软硬不吃,连蒋伯俊这个情场高手出马,都做不到。

    蒋伯俊深吸了一口气:“表妹,你可是对你万般信任,你分明知道我对上海不熟,却从来不同我讲你姐姐和沈九爷是熟人。”

    叶嘉柔一愣,这次她是真的不知道,叶楚怎么和沈九爷也有牵扯,她气得一咬牙,没想到叶楚这么有能耐。

    蒋伯俊又接着说道:“叶楚去的那个茶社刚好是九爷的地盘,我在他的地盘闹事,我被抓进巡捕房去了,你知道吗?”

    一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提小鸡一样,给拖到巡捕房,蒋伯俊就打了一个激灵,太丢人了,他再也不要经历第二次了。

    “巡捕房!”叶嘉柔惊呼了一声,她没想到后果会这么惨。

    “而且你姐姐一点也不像你说的温柔可人,她对我的告白视而不见,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叶嘉柔可不想失去蒋伯俊这个棋子,她避开蒋伯俊的眼睛,低着头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方法。

    蒋伯俊正自顾自地气着,叶嘉柔抬起头,对他扬起一个笑容。

    “表哥,你别生气,听我慢慢和你解释。”

    叶嘉柔故意笑得娇柔无害,将蒋伯俊拉到了院子中的石凳上。

    她殷勤地给蒋伯俊倒了一杯水,蒋伯俊虽是生气,但也没有指着叶嘉柔骂了。

    “我都是为了你好,我姐姐不但和沈九爷熟悉,跟陆三少也是朋友,只要我姐姐有些事情,他们都会为她出面。”

    蒋伯俊瞪大了眼睛,他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要是他们事后报复可怎么办。

    叶嘉柔看出了蒋伯俊的心思,她抿唇一笑,声音放得更轻柔了些:“表哥平时可聪明得很,现在怎么糊涂了?”

    “你也不想想,现在你这么做,沈九爷就会为姐姐出头,要是你和姐姐结了婚,那么沈九爷和陆三少是不是转变态度,同样高看你一眼呢。”

    闻言,蒋伯俊没有立即回话,不过他的眼神落在某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表哥是我的娘家人,我又怎么会害你呢?那两位爷是什么样的人啊?现在表哥在上海根基未深,要是能够攀上他们,你想想……”

    叶嘉柔说一半留一半,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蒋伯俊又不是个傻的,自然清楚叶嘉柔讲的是什么。

    以前蒋伯俊一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优秀了,不管放在哪,都是个佼佼者。

    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他不再是人群中的闪光点,有更多出色的人压在他的头上。

    叶楚父亲和外祖父家都是有名的富商,若是自己能够和叶楚结婚,婚后这些钱不都成为他的了吗,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还有叶楚和那些上海滩大佬关系好,只要他和叶楚在一起,那些人对他的态度一定会截然相反。

    他虽然比不过那些大佬,但是这么一来,就能成为了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人了。

    他蒋伯俊依旧能够风风光光地待在上海。

    叶嘉柔一看蒋伯俊,就知道他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于是她开始说出自己之后的计划。

    “表哥,我有个想法,一个可以保证你直接成为我的姐夫的法子。你愿意听吗?”

    叶嘉柔不想再让蒋伯俊自己想主意了,她早已想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方法。叶楚不但会乖乖地嫁给蒋伯俊,她还会身败名裂。

    蒋伯俊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最能让女人的动心的事情就是英雄救美了,要是你能在危难时刻突然出现在姐姐的面前,拯救她,她难道不会彻底爱上你吗?”

    叶嘉柔循循善诱,引诱着蒋伯俊往她想到的方向走。

    蒋伯俊疑惑:“我该怎么做?”

    叶嘉柔接着说:“姐姐再怎么冷漠,也是个小女人,要是她不小心被人绑架了,孤立无援,而你一下子从天而降,成为那个救她的人。”

    “绑架的地点又碰巧在叶公馆很远的地方,你们只能在外面待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才到家,所有人都知道姐姐被绑架了,却被表哥你救了。”

    叶嘉柔想得很美,她就是要将叶楚的名声弄臭,让叶楚不得不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谁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只晓得表哥是最大的英雄。”

    叶嘉柔的话对蒋伯俊影响很深,他越想越觉得可行,到时候他真的会成为一个人上人,一个完美的蒋伯俊。

    蒋伯俊咬了咬牙:“就按你说的办。”

    两人的计划已经形成,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欢喜。

    叶嘉柔高高兴兴回了叶公馆,待日后慢慢商讨。

    ……

    这一天,叶楚坐在房中,闲得无事,看看课本,翻翻报纸。

    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

    声音将那两个人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叶楚。

    “蒋伯俊和叶嘉柔见了面,”

    哦?

    叶楚眉毛一挑,她就晓得,叶嘉柔近日又开始不安分了。这回又是什么事?

    “他们两人正在商议要将你绑架了。”

    这时,叶楚的嘴角浮起了嘲讽的笑。她随便想想就能知道,叶嘉柔的目的是为了令自己身败名裂。

    先前叶嘉柔虽一直在恶心叶楚,但那些小打小闹的事情,倒都是无关紧要的,叶楚完全找不到机会下手。

    现在,这样的鬼主意都能给叶嘉柔想出来。

    啧,她终于要暴露本性了。

    叶楚笑了,这样的叶嘉柔就更好对付了。

    自作孽,不可活。她保证能让这两个人狠狠地吃个教训。

    蒋伯俊去巡捕房待了一个晚上还没放下他的心思,叶楚这回可要处罚得狠一些。

    至于叶嘉柔,叶楚自有办法让她回不了上海。

    今天下午,叶楚给督军府打了电话。

    这一次,电话却一直占线,叶楚挂下电话后,等了一会儿,才接通,那头传来了陆淮的声音。

    叶楚开口:“是我。”

    “嗯,有事找我?”陆淮心中虽意外,语气依旧平静,听不出他的情绪。

    叶楚毫不迟疑地说:“三少,能请你帮个忙吗?”

    陆淮说:“我答应过你,自然不会食言。”

    陆淮不会拒绝叶楚的要求。况且,他先前已经讲过,叶楚若是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只要打这个电话便是了。

    叶楚顿了顿:“有人想要绑架我。”

    陆淮的语气一冷:“谁?”

    叶楚笑了笑:“两个脑子不太灵光的人罢了。三少不必担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叶楚,你想多了。”陆淮仍嘴硬,“我并没有担心你。”

    叶楚说:“哦。”

    两个人不再纠结于他是否担心这个问题,很自然地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叶楚提出了她的想法:“我想借三少的人一用,教训他们一顿。”

    陆淮淡淡地说:“要动你,自然要吃些教训。”

    叶楚想了想,补上了一句:“我会找机会报答三少的。”

    陆淮抬眉:“怎么?想把你的秘密告诉我。”

    叶楚不接话:“我说过,我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陆淮有没有发现叶楚就是那个好心人,这并不重要。

    因为叶楚已经做好了告诉他的打算。如果他发现了,她就等他自己来找她。要是没被他发现,她会主动暴露自己。

    陆淮问:“你要如何报答?”

    陆淮虽然已经起疑,但是尚且不能确定叶楚的身份。所以他需要有确凿的证据。

    叶楚神神秘秘:“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陆淮说:“嗯,我很期待。”

    一时之间,两个人好像达成了一种默契。

    小骗子魔高一尺,大骗子却道高一丈。

    颇有“狼狈为奸”的意味在。

    通完电话后,叶楚和陆淮坐在各自的房间里,两人心思各异。

    陆淮笑了,他的小骗子,好像已经露出狐狸尾巴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天涯海角,狼狈为奸。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0章 第7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