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7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1章 第71章

    叶楚已经向陆淮借了人, 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她知道最近几日, 叶嘉柔和蒋伯俊就会有动静。

    果然不出她所料。

    有一天,叶楚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 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叶嘉柔是什么样的人,叶楚自然清楚。叶嘉柔这次一定想让自己身败名裂。

    为了让自己的计划完美地实施,她肯定会将找个稍微靠谱一点的绑架犯。

    这些绑架犯居然知道要提前掌握她的行踪,没有立即出手, 而是想摸清她平时的行为规律, 再趁着她落单的时候行动。

    可叶楚也不是吃素的, 之前她和陆淮学过反追踪的本领,这些绑架犯就算隐藏得再深, 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叶楚发现。

    虽然知道有人在跟踪她, 但是叶楚始终维持住全然不知的状态,她就是要让这些绑架犯松懈下来,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学生。

    跟踪了好几天后,叶楚吊足了那些绑匪的胃口, 特地挑在了一个傍晚,主动走到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中。

    黄昏时分, 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但是气温却低得厉害,叶楚特地在出门穿上了厚一点的外衣。

    小巷里面曲曲折折, 叶楚早就摸清了道路,她知道这个小巷的尽头是个死胡同,几乎没有人来, 正好更利于她做自己想做的事。

    绑匪跟了叶楚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心里越发急了,这次一看到叶楚落了单,顿时失了耐心。

    从这些天的观察来看,叶楚只是个女学生,无非是上下学,和家人一起出来走走,没有跟一些特别的人交好。

    他们一看叶楚进了巷子,就觉得机会来了,互相给对方使了眼色,跟了上去。

    虽然太阳没下山,但是巷子的光线还是有些晦暗不明。墙上覆满了青苔,即使阳光照着,还是隐约透着阴冷。

    叶楚带着绑匪七拐八拐,越走越深,绑匪紧紧跟着,他们心中瞧不上这个小姑娘,肯定没什么能耐,于是也不再掩饰自己的脚步声。

    巷子里寂静,除了叶楚轻微的脚步声外,身后跟着的人也发出了声响。

    叶楚故意将头一偏,假装发现了自己身后有人在跟着,面上一慌,加快了脚步。

    那些绑匪看到叶楚的反应,相视一笑。他们对叶楚的行为不屑一顾。他们毫不犹豫地上前,之前拖了这么久,是该速战速决。

    叶楚心中嗤笑,料想到他们的心思,脚上又加快了几分,直到将他们领到巷子的最深处。

    巷子已经见了底,只有一面青灰色的石墙,破败不堪,巷子的尽头堆砌着杂物。

    叶楚“慌不择路”地拐进这条小巷,走到离墙还有一米的位置,叶楚的脚步停了。

    叶楚背着身子,低头笑了笑,轻声说了句:“到了。”

    绑匪瞧着叶楚停了下来,瘦弱的背影背对着他们,就像是个迷路的小姑娘,找不到出路了。

    方才他们跟着叶楚走了这么久的路,难免有些脾气。现在看到叶楚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下,瞬间笑出了声。

    “跑什么啊,走得这么快,你以为能跑的掉啊。”绑匪的头子调笑道。

    他的话音一落,跟着他的其他绑匪也笑了出来,笑声响在安静的小巷子,却没有人回应,连绑匪们都觉得有些诡异。

    先前他们跟着叶楚的时候,叶楚分明已经发现了,如今背对着他们,听见他们的声音,却还不转过来求饶,真是奇怪。

    他们还想看着一个美人流着泪讨饶是什么样子呢。

    “喂!那个女学生,你还不快点转过来。”绑匪头子不耐烦地出声叫了叶楚一下。

    叶楚冷笑了一声,慢慢地转过身来,正对着那些绑匪。

    巷子里狭窄,绑匪总共有七八人,叶楚在巷子的最里面,堵个正牢,丝毫没有逃脱的可能。

    绑匪正准备看看叶楚担惊受怕的样子,肆意嘲笑一番,没想到叶楚一点表情也无,冷静地看着他们。

    巷子里的墙高,阳光只是透进来些许,阴影投到叶楚的一半身上。她的黑发乖巧地落在肩上,就这么看着他们。

    叶楚这般样子,让绑匪心中发毛。哪有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看到这么多男人跟在自己的身后,会这样冷静?

    按照正常的反应,早就吓得腿软了。

    绑匪们面面相觑,也没有说话。巷子少了刚才绑匪的调笑声,瞬间安静异常,一旁有漏水的地方,水声正在“嘀嗒”地响着。

    正处在疑惑中的绑匪,突然看见叶楚笑了。她面上虽然笑着,但眼睛里没有一丝笑容,让人忍不住发颤。

    叶楚漫不经心,好似一点没注意到眼前的场景:“你们是在找我吗?”

    绑匪们皆是愣了愣,叶楚说话镇定,这明显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他们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吓住了,还是绑匪头子最先反应过来。

    他指着叶楚大骂:“你少装神弄鬼,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还会怕你不成。”他拍了一把身边的手下。

    “你快去,直接把这人抗走。”被拍到的绑匪率先往前走了一步,想对叶楚动手。

    叶楚随手拿起靠在墙上的一块长木板。

    那绑匪看到叶楚的动作,先是讥讽地笑了下,然后冲向叶楚。他动作很快,一下子到了叶楚的面前。

    叶楚瞧准绑匪的脖子,狠狠一砸。

    那个气势汹汹的绑匪毫无防备,顿觉得脖子一僵,下意识地跪在了叶楚面前。

    叶楚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拿着木板,往绑匪的喉咙一拍,她控制好了力道,只会让他难受一下而已。

    绑匪觉得喉咙一麻,瞬间窒息,鼻子眼泪一下子全涌了出来,侧着身子,靠在地上干咳着,狼狈得很。

    剩下的绑匪都惊了,绑匪头子有些烦躁,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搓了搓手。他们这么多人高马大的男人,竟然会被一个女孩子唬住。

    “大家一起上,待会还有事要做呢?”

    他们想着全部一起上前,早点将这个奇怪的女学生制服。

    “慢着。”叶楚伸出手,止住了他们的动作。

    绑匪们竟跟着她的话语,停下了动作。

    “你们不想看看自己身后有谁吗?”叶楚的目光缓缓在他们身上扫过。

    绑匪微微一恍神,忽然觉得后脑勺上有异物感,硬邦邦的枪口冰冷地抵着那里。

    要是他们想要轻举妄动,后果可想而知。

    风忽的大了起来,他们背上的衣服湿了一片,遍体生寒。

    那个原先被叶楚打得咳嗽的绑匪也被一把捞起,遭受了和同伴相同的待遇。

    落到这般下场,绑匪头子这时想撕了蒋伯俊的心思都有了。

    要不是蒋伯俊同他们说,要他们绑架的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学生,他只想给叶楚一个教训而已。

    蒋伯俊可没说过,这个女学生身手不错,还提早知道了他们的行踪,做好了部署。

    一个正常的普通女学生哪有这么大的后台,一群拿着枪的人都听她的指挥。他们的性命全部捏在叶楚的手中。

    但能屈能伸才是他们的职业操守,这些绑匪一被枪抵着脑袋,立马认怂了,求饶的人当然换成了他们。

    “姑奶奶啊,你大人有大量,绕过我们吧,我们也只是受人指使。”绑匪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头上的枪冰冷地抵在那里,令人无法忽视。

    叶楚停了一会,才开口说话,每一秒对那些绑匪来说,都是凌迟。

    “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以。”叶楚顿了顿。

    她冰冷一笑,看上去危险得很:“只要你们陪我演一场戏即可。”

    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机,绑匪们哪有不应的理。他们忙着点头,生怕自己点头慢了,叶楚会反悔。

    “先给派你们来的人打个电话。”叶楚首先要让蒋伯俊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实施了。

    “谈话的内容,由我说了算。”叶楚补上了一句。

    绑匪头子点了点头:“当然。”

    叶楚率先走出小巷,转头问了那个绑匪头子一声:“你们用来绑架我的车子,停在哪里?”

    绑匪头子吓得差点咬到自己的牙齿,他指了指车子停靠的位置。

    他还解释了一下:“我们是绝对不会绑架您了。”

    叶楚循着方向看过去,边点头边说:“确实,料你们也不敢。”

    走出巷子后,陆淮的那群手下就很快将枪收了。就算他们不用枪,也有千万种方法将这几个绑匪制服。

    绑匪当然也知道,就算离了枪,这些人也不是好惹的。他们自然不敢乱动。

    那里有好几辆车子。

    陆淮的人盯着绑匪,他们一同坐在车中,再向着原先的目的地驶去。

    车开到一半,在经过电话局的时候,叶楚叫人停了下来,她要找人给蒋伯俊打个电话。

    叶楚看绑匪头子的头脑较为清晰,于是让他向蒋伯俊传话。

    叶楚和其中一名陆淮的手下一起下了车,他们两人一左一右地走在绑匪头子的两侧。

    绑匪头子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拿起了话筒。

    “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方才已经在车上教过你了。”叶楚漫不经心地开口,还是起初那淡淡的口吻。

    但是绑匪仍旧吓得心头一颤,随后感觉腰上抵了什么东西,他忍不住垂眼一看,旁边那人用枪指着他,枪被衣袖完全掩盖。

    “你可以开始了。”叶楚提醒了一句。

    绑匪的手颤抖着,拨通了蒋伯俊的电话。

    蒋伯俊最近一直守在电话旁,绑匪却久久没有音信。叶楚还平平安安地进出叶家,他急得很。

    “喂。”蒋伯俊的声音有气无力。

    “蒋公子。”绑匪头子的声音听上去很正常。

    因为叶楚在电话的一旁靠着,紧紧地盯着他,另外一侧的人将□□藏在袖子里,抵在他的腰间。

    他哪敢造次,不然自己的小命就得交待在这个电话局里了。

    蒋伯俊一听,就辨认出了绑匪的声音,他面上一喜,轻声地问了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绑匪头子小心地咽了咽口水,稳住自己的声音:“在晚上七点的时候,你可以到约定好的地点来,我们会做好一切准备。”

    蒋伯俊心中狂喜,他之前在巡捕房走了一遭,追求叶楚却次次失败,这次终于可以大出风头了。

    叶楚不是仗着和沈九爷,陆三少都有交情,骄傲得很吗?这次他一定可以和叶楚平起平坐。

    蒋伯俊接完电话后,立即通知了叶嘉柔。

    叶嘉柔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只要叶楚和蒋伯俊结了婚,又坏了名声,她倒是看看还有谁会搭理叶楚。

    这已经是她能给叶楚最好的结婚人选了。

    蒋伯俊一接到电话,立即就开始认真拾掇起来。原先他还在家里担心着事情能不能成,没想到真的能走到这一步。

    蒋伯俊赶忙拿出前些天新买来的衣服,他哼着小曲站在镜子前。这回,他要用最好的面貌出现在叶楚的面前。

    叶楚那时肯定吓得面无人色,夜里,一个女孩被绑匪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四下无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自己就像一个盖世英雄,出现在叶楚的面前,拯救她的人生,她还会有心思想别的事吗?

    他定会让叶楚对自己改观。

    那边已经控制好了绑匪,陆淮的手下立即给督军府打了电话过去,告知他一路上的行动。

    通知完蒋伯俊后,叶楚一行人坐着车到了指定的地点。

    绑匪已经提早踩好了点,是上海郊外的一座破庙里。庙门一推开,叶楚看到了放在正中央的一把椅子。

    椅子明显是新放上去的,和周围破败不堪的景色格格不入。

    叶楚似笑非笑地看了绑匪头子一眼:“这椅子是你们给我准备的吗?”

    绑匪头子瞬间觉得冷汗流了下来,他赶紧擦了擦,心里开始暗骂起蒋伯俊来。

    都是蒋伯俊说要带把椅子过来,让叶楚被绑在椅子上,坐在破庙的最中央,正对着门。

    然后,他推开门突然出现,刚好能让叶楚看个明白。

    绑匪头子可不会帮蒋伯俊保密:“不是,当然不是,是那个对您使坏心眼的人非要我们这么做,我们只是拿钱办事。”

    叶楚走到椅子边,绑匪头子为了献殷勤,赶紧上前用自己的袖口擦了擦。

    他一脸严肃地说:“这椅子在这里放久了,积了灰。”

    叶楚一愣,还是坐了下来。

    “你口才好,来给我讲讲你们的安排。”叶楚对着绑匪头子说,“想怎么绑架我?”

    绑匪头子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光巴子,都怪他先前逞能,在巷子里发号施令,她能不盯上他吗。

    他还以为做坏事来钱快,经此一遭,他再也不要干坏事了,更不要当流氓的头头。

    绑匪头子正了正神,将蒋伯俊的布置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指使我们的人是一个男的,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您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让我们绑架您呢?”

    叶楚打断了绑匪头子的溜须拍马:“说重点。”

    绑匪头子赶紧换了话题:“那个男的告诉我们您每日的具体行动,让我们找到机会对你下手。”

    “让我们绑架您后,带到这个破庙里来。然后那个男的可以趁机出现,假装将您救回,来个英雄救美。”

    “我们假意和他对打,但是要假装被他一一打败,趴到在地上,他会上前来帮您解开绳子。”

    叶楚拧了拧眉毛:“还有什么细节没说吗?”

    绑匪头子赶忙加快了语速,继续说着。

    “他下了指令,说让我们将你们留在这里留久点,最好坚持到一个晚上,然后明早大张旗鼓地让那男的送你回去。”

    绑匪头子一说完,现场的静上了一静。明事理的人都知道蒋伯俊想要对叶楚做些什么,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察觉到此时的氛围不对,绑匪头子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制止过了,说这么做是不对的,但是他还是执意如此。”

    若不是现在寂静得很,气氛很僵,绑匪头子才不会开这个口,他越发恨起那指派他们的蒋伯俊。

    要不是那个人,他们还在外面街上逞着威风,哪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怂货。

    “无妨,你们待会只要照着他的话做一遍就是。”叶楚说得不急不缓。

    她的语气平静至极,仿佛在议论这天的晚餐要吃什么。

    “你们将我绑起来,坐在这把椅子上,正对着门口,等着那男人进来英雄救美。”

    这人肯定也不正常,绑匪们都只敢在心里这么想着。那会有人赶着上来被绑架的呢。

    “只要那男的英雄救美的时候,他是真的被挨揍就行了。”叶楚又说了一句。

    蒋伯俊想要出风头,叶楚就如他所愿。

    既然他已经安排好了,要一人单挑这么多绑匪,那么就真枪实弹地来,不要装模作样。

    就是不知道蒋伯俊这么弱不禁风,碰上这群绑匪的硬拳头,会被折腾得多惨呢?

    按照叶楚的判断,叶嘉柔肯定会躲在背后不出现,在和绑匪的沟通中,叶嘉柔根本就没出面。

    难道叶嘉柔觉得自己能置身事外吗?既然叶嘉柔想要撕破脸面,叶楚就陪她好好玩玩。

    正好她在叶嘉柔面前装模作样也够久了,叶嘉柔不要那和风细雨,非要赶着搅起那暴风雨,那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绑匪们连连称是,说自己的拳头可比那男的硬多了:“我们绝对好好将那人揍一顿,不会让您失望的。”

    这点不用叶楚提醒,绑匪们也会狠狠地教训蒋伯俊一顿。

    他们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要将被枪抵着的恐惧发泄在蒋伯俊身上。

    叶楚安排好这些事后,慢悠悠地拿出怀表来看了看时间。

    现在是正好是晚上的六点半,离好戏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她就慢慢等,等着他自己送上门来。

    夜色渐浓,今晚的天色黑得特别早。或许是因为上海郊外空空荡荡的,风吹到身上更觉得冷了。

    叶楚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指使那些绑匪在她指定好的位置藏好,自己将绳子随意缚在她的手腕。

    按照蒋伯俊之前安排好的场景,叶楚乖乖坐好。

    她依旧把椅子放在破庙的正中央,正对着庙门,能让蒋伯俊一推门就能看到。

    叶楚寻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靠在了椅背上,等待蒋伯俊的到来。她的态度从容极了,只等蒋伯俊到了,就给他一个教训。

    叶楚在前面忙着这些事情,那群绑匪站在前面,陆淮的手下站在后面。他们虽各居一隅,却都只听叶楚的吩咐。

    不知何时,那里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他冷峻至极,却在瞥见她的时候,周身的气场微微变得温和了一些。

    他站在那群手下中间,气势便同他们不一样了。

    这里的光线晦暗不明,令人看不清楚,他极好地藏起了自己的身形。

    叶楚似是有所察觉,她转过头,朝那个人站着的角落看去。那里仍站着一群人,因着夜的缘故,看上去黑漆漆的一片。

    她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了一番,却没有发觉出异样。

    当叶楚将头转回去时,那人抬起了头,他望向叶楚,瞧见她的身影在黑夜里显得纤瘦单薄。但她的脊背依旧挺直,身上带着一股傲气,同他相似极了。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极浅的笑容。

    月光恰好从云层的缝隙中落下,清清冷冷地从那人的背后投射下来,他的影子印在地面上,深深浅浅,看不分明。

    若是叶楚在此刻回头,将会发现一件怪事。

    原本应该在督军府中的陆淮,竟然出现在了这个郊外的庙里。

    作者有话要说:  叶楚:我不知道三少还有偷窥的习惯。

    陆淮:夫人,不是说好一起行骗的吗?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1章 第7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