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7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2章 第72章

    蒋伯俊在家中打扮好自己后, 便出了门。他拦了一辆黄包车, 朝着上海郊外而去。

    离叶楚被绑架的那一刻起,已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叶楚就算是胆子再大, 再怎么冷静,也总归是个小女生。

    面对一群凶神恶煞的绑匪,叶楚若是没有害怕地直哭。他蒋伯俊就把名字倒过来写,再跪在地上, 叫叶楚一声姑奶奶。

    蒋伯俊怀揣着美好的心情, 坐在黄包车上, 吹着冷风,向着破庙出发。时间一长, 蒋伯俊就觉得脸上冻得有些僵。

    他赶紧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为了给叶楚一个最好的形象,他特地穿了一件西装。夜风直吹他的领口,呼呼地刮。

    今晚真冷。

    黄包车还没走到目的地就停了,车夫说那地方太远, 不愿再往前走了,要蒋伯俊自己下车走几步。

    蒋伯俊心情一下子变得不好起来, 加上天气冷,身上冻得僵,蒋伯俊差点开口大骂车夫。

    但是想到今晚还有要事要做, 蒋伯俊只能无奈地下了车。

    黄包车夫拉了车就走了,只留了蒋伯俊一人留在原地。这里已经是上海郊外,根本没多少人来。

    叶嘉柔和蒋伯俊仔细商量过, 他们都认为要将叶楚绑到一个离家远一些的地方。

    叶楚就算再有能耐,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能嘚瑟多久。

    夜风忽然大了起来,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蒋伯俊已经没法维持自己的优雅形象,一边搓着手,一边跺着脚,想让身子暖起来。

    要去破庙的话,他还得再走上一段路。

    四下无人,连虫鸣声都消失了,只有蒋伯俊的脚擦过地上的细微声音,蒋伯俊自己就能把他吓得够呛。

    越是走着,蒋伯俊的心就越是提着。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寂静,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

    “蒋伯俊,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今晚的事情已经尽在你的掌控之中。”

    “今晚过后,你就能和陆三少和沈九爷谈笑喝茶了。”

    蒋伯俊给自己打着气,生怕他待会在叶楚面前出丑。

    蒋伯俊做好了万全准备,他早已提早摸清楚破庙所在的位置。事情发生的时间是在晚上,若是他迷了路,找不到就功亏一篑了。

    走了好一会,破庙才出现在了眼前。

    蒋伯俊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推开了门,庙门“吱呀”一声开了,声音响在安静的夜里。

    面前的场景跟他和绑匪商讨的一样,叶楚被绑在破庙的正中央,低垂着头,手被缚在身后。

    叶楚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似是吓怕了,低着头坐着,不发一言,以为没有人会突然出现,救她出去。

    蒋伯俊环顾四周,发现绑匪都隐在黑暗里,他赞许地冲着他们点了点头,看来绑匪拿了钱办事还是挺靠谱的。

    全部都按照自己原先的安排,一股脑都站在别处,给自己出风头的机会。

    等到他讲完台词后,才会轮到绑匪出场,装模作样和自己对打,然后假装输在自己的手下。

    蒋伯俊没有立即靠近叶楚,而是开始讲起之前准备好的台词。

    “叶二小姐,你别怕,我是一路跟着过来的,我亲眼看到这群无恶不作的流氓绑架了你,可惜凭我一人之力,不能战胜这些绑匪。”

    “所以我才会一直跟在你的身后,伺机而动,你别害怕,我就算堵上这条性命,也会护你周全。”

    蒋伯俊给绑匪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可以上前来和他对打。

    绑匪们相互看了一眼,点了个头,一同向着蒋伯俊所站的位置涌了过去。

    趁着绑匪过来的时间,蒋伯俊还在说着最后的台词:“我根本就不会害怕你们这些坏人,你们想要绑架叶二小姐,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绑匪头子呵呵笑了一声:“我们打人还需要你的允许,你算哪根葱啊?老子当流氓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

    蒋伯俊一愣,怎么和预想的不符。谁让这些绑匪随意插话了,他可没有给这些绑匪下达过这个指令啊。

    “你们嘴巴这么脏,怪不得只能当流氓,一事无成。你们有种一起来,把我打死算了。”

    蒋伯俊大声喊着:“你们要想碰叶二小姐的一根汗毛,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叶二小姐,你不要担心我,我一定能行。”

    蒋伯俊入戏颇深,绑匪们皆是一愣,随后就将白天受到的屈辱发泄在蒋伯俊的身上。

    要不是因为蒋伯俊找他们过来,他们哪会被枪指着脑袋,当了这么久的流氓,他们连真枪都没有见过,更别说被抵着头了。

    当然,这样的经历他们都不想再体验第二回了。

    “你这么想挨揍,我们兄弟几个就好好陪你玩玩。”绑匪们个个摩拳擦掌,一脸坏笑地朝蒋伯俊走过来。

    蒋伯俊淡定地看着绑匪冲了过来,他连个防御的姿势都没摆出来。他冷哼了一声,轻轻地抬起手臂挡住绑匪的攻击。

    因为他知道那些绑匪只是来做戏的。

    下一刻,原本自信满满的蒋伯俊瞬间笑不出来了,他那只想要挡住攻击的手臂被绑匪重重一砸。

    这力道,未免也太重了些。

    蒋伯俊立即缩回发麻的手臂,将差点脱口而出的惊呼咽了回去,只发出压抑的呜咽声。

    他赶紧揉了揉那只被砸的手臂,他还以为这个绑匪力气太大,不知道如何控制,所以才下手重了。

    蒋伯俊只得赶紧转了身子,换了一个方向,朝着从另一方位来的绑匪发动了攻击。

    蒋伯俊学着在电影里看到的动作,将手立起来,变成一个手刀,劈向来人的方向。

    没想到这次也没能如他所愿,绑匪随意将他一掀,蒋伯俊受到了大力冲击,硬生生地往后退了几步。

    后面那个绑匪一拳打在了他的背脊上,蒋伯俊瞬间感到被打的地方一僵,疼痛从这个点开始往整个背部蔓延。

    蒋伯俊顾不得叶楚还在场,他压低声音和那些绑匪交谈起来:“你们下手不会轻一点啊,我之前不是教过你们了吗?”

    就算蒋伯俊说得很清楚,但是没有一个绑匪应声,继续朝着蒋伯俊打去。

    蒋伯俊背上被人打了,脚上被人踩了,腿上被人踢了,可他还是忍住不叫出声。

    等到有人一拳打到蒋伯俊的鼻子上,他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出,他尝到了血腥味。

    蒋伯俊何时挨过这样的打,他要哭不哭地抹了一把鼻血,还是忍不住哀嚎出来。

    “你们还想不想要剩下的钱了,下手这么重,小心我事后不把钱给你们!”蒋伯俊轻声警告。

    “哼,你的钱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就不知道你是会去哪里享福了。”绑匪头子冷笑道。

    这是什么情况?果然自己不能和流氓合作,翻脸不认人。

    蒋伯俊只能拼命躲着,可是他特地雇来了八个绑匪,就算是每人一拳,打在蒋伯俊的身上,也够他受了。

    蒋伯俊自顾不暇,自然无法注意到,原来低着头坐在凳子上的叶楚,已经抬起头,解开了绳子,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叶嘉柔果然没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不过她以为这样自己就拿她没辙了吗。

    叶嘉柔有胆做出这样的事,也应该承受得起后果。

    叶楚觉得够了,做了个手势,绑匪们一看,就收了手,听话地退到了一边。

    最后一个走掉的绑匪将嗷嗷叫唤的蒋伯俊扔到了叶楚跟前,蒋伯俊趴在地上,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双精致的女式皮鞋。

    蒋伯俊心想着,那些绑匪终于散了,看来刚才他们只是想演得逼真些,才对自己下此狠手。

    既然叶楚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蒋伯俊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出风头的机会呢。

    这些天他一直在等,他等待这个瞬间已经等了很久了。

    蒋伯俊身子虽痛,爬不起来,但是他的嘴巴没被缝上,只要能说话,他就能让叶楚动心。

    “叶二小姐,别怕,你已经安全了,那些绑匪都被我打倒了,我发誓,有我蒋伯俊在的一天,就不会让叶二小姐你受委屈。”

    蒋伯俊说得情真意切,他自己都差点被感动到了。

    叶楚讽刺地一笑,声音却淡淡的:“蒋公子,你是来救我的吗?”

    蒋伯俊终于得到了叶楚的回应,他欣喜若狂:“叶二小姐,或者我能叫你一声阿楚吗?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庙里光线暗,叶楚的脸隐在黑暗中,半明半暗,蒋伯俊看不清叶楚脸上的表情。

    他猜想叶楚一定是喜极而泣了。

    蒋伯俊颤巍巍地伸出手:“阿楚,若是你我能平安地达到叶公馆,你能嫁给我吗?我蒋伯俊会一生一世都对你好的。”

    虽说蒋伯俊被打的惨,但是此时他的心情异常亢奋,说话说得很响,他能看到一条康庄大道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庙里什么建筑都没有,空荡得很,夜风撩开破掉的窗户纸,挤了进来。

    分明这个庙里只有他,叶楚,还有一群可以忽视的绑匪,没有其他人。但蒋伯俊却背部一寒,总觉得还有谁盯着他。

    隐在暗处的陆淮和他的手下显然也听到了,蒋伯俊这一番深情的告白。

    虽说这么做不对,但是陆淮的手下都忍不住侧过了头,看向了站在角落里的陆淮。

    眼前这个被表白的女人,明显和三少的关系不浅,要是三少听到了这些话,心里究竟是个什么反应。

    心里被挠得痒痒的,他们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摸摸地扭过头,想要看看三少此时的表情。

    月亮隐去后,陆淮站的地方一片黑暗,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手下仔细瞧着陆淮,陆淮丝毫未动。下一秒,他忽然偏了偏头,看向了那一群胆大的手下。

    虽说看不见陆淮的表情,但是他们却赶紧转过了头,再也不敢往后看一眼,背上沁出了冷汗。

    此时的三少真吓人。

    那头,叶楚听了蒋伯俊“一往情深”的告白,却丝毫没有反应。

    过了许久,她才幽幽地开了口:“若是你能从这儿出去,我会考虑一下。”

    蒋伯俊心中狂喜,他知道叶楚定是害羞,才没有立即答应,从这儿出去能有多难,叶楚只是在给他放水。

    蒋伯俊连连称是,想着从地上爬起来。

    蒋伯俊刚想撑着身子起来,突然感觉手上传来剧痛,刚才那双让他惊喜万分的精致女鞋,正一脚踩在他的手上。

    叶楚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蒋伯俊。

    手上的疼痛无法忽视,蒋伯俊咽下了叫声,故作温柔:“阿楚,你不小心踩到我的手了。”

    叶楚嗯了声:“庙里太黑,看不清,也不知是哪个绑匪想的主意,将绑架的地点选在了破庙。”

    蒋伯俊有苦不能言,只能硬生生地将抱怨吞了回去,他顿时觉得什么不对,没有人给叶楚松绑,她是怎么站起来的。

    “阿楚啊,你的绳子是怎么松的?”蒋伯俊将手从叶楚脚底抽了出来。

    “我随便动一下,绳子就松了。看来那些绑匪不用心,绑得不够紧,你说是吗?蒋公子。”叶楚反问。

    蒋伯俊心中暗恨,哪里是不用心,分明是太走心,将他打成这副鬼样子。

    蒋伯俊只能胡乱点了点头,又一次想从地上爬起。

    叶楚看准蒋伯俊的脚,等他站起来后,伸出脚绊了一下,刚从地上起来的蒋伯俊,又趴了下去。

    “不好意思,这天太黑,我的脚不受控制。”叶楚提前出声。

    蒋伯俊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又不能指责叶楚,这地方是他选的,又怪得了谁呢。

    “没事,没事,我能理解,这庙里光线太暗,阿楚你走路小心点。”

    深吸了一口气后,蒋伯俊再一次站了起来。

    还没等蒋伯俊走几步,叶楚又一次伸脚踹向蒋伯俊的背部,这次他摔得更惨了。

    蒋伯俊欲哭无泪,好不容易停止流血的鼻子,又开始出血了。

    如果他现在还没发现叶楚的古怪,他就不叫蒋伯俊。

    一次,两次说得过去,这是连着这么多次,叶楚一定是存心整自己了。

    “你还不快起来,离门口可就差几步了,你不打算赶紧到吗?”叶楚的声音冰冷,响在蒋伯俊的背后。

    蒋伯俊觉得自己是惹上什么人了,他一点也不想和叶楚结婚了,只想赶快离开这座破庙,离开叶楚旁边。

    不过这最简单的心愿,却成为蒋伯俊一生的噩梦。

    从他站的位置到庙门离得不远,区区几步的距离,蒋伯俊走了几步,就摔了几次。

    到了最后,他摸到庙门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发抖了,他全身放松了下来,长吐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逃离叶楚的魔爪了,这个女人谁要娶,谁娶去,他可不敢了。

    当庙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月光照了进来,蒋伯俊还以为自己得到了新生。

    忽然蒋伯俊觉得脑门一紧,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太阳穴。叶楚的身形隐在门后,离他只有一米的距离。

    蒋伯俊听说过这么多上海滩大佬的事情,没见过枪,还没听说过吗。此时,叶楚顶着他太阳穴的那个东西一定是枪。

    蒋伯俊的自信在刚才的一步步摔倒中,已经逐渐瓦解,现在来这么一出,彻底击垮了他的自信心。

    “现在,你还想娶我吗?”耳边,是叶楚清清冷冷的声音。

    蒋伯俊吓得咽了口水,艰难地将说的话从唇间挤出来。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根本就配不上你,求求你放过我吧。”蒋伯俊连声求饶。

    叶楚忽然轻笑出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

    “你是傻吗?睁大眼看看,贴着你脑袋的是什么东西?”叶楚讥讽地一笑。

    蒋伯俊一点一点扭过自己僵硬的脖子,他看到叶楚手中拿着的仅仅是一块尖石头,在刚刚来的路上随处可见。

    蒋伯俊松了一口气,不过下一秒,叶楚另一只手从身后拿了出来,举到蒋伯俊的面前。

    这次真的是一把黑漆漆的枪,空空的枪口对准了蒋伯俊的眉心。

    “这才是枪啊。”叶楚眼神镇定,还有时间嘲笑了一下蒋伯俊。

    蒋伯俊忽觉脚下一阵寒意升起,他知道就算从这里出去,等待他的可能会是更残酷的现实。

    刚才叶楚的一番行为,悉数落在陆淮和他手下的眼中。

    陆淮的目光只看着叶楚,她从一开始的戏弄,到后来的嘲讽……便连拿枪的时候,她都不慌不忙。

    嗯,这小骗子的行为深得他的心意。

    陆淮冷冷地扫了她身旁的那个人,手下察觉到了他身上的怒气,立即就将蒋伯俊制服。

    陆淮朝着叶楚走了过去,看了她一眼。

    叶楚手中还拿着那把枪,身后忽的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线。

    “当心走火。”

    叶楚一怔,她回头看去,发觉一个高大冷峻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他正看着她手中的那把枪。

    陆淮什么时候到的?

    方才她的行为,莫非全被陆淮看到了?

    叶楚一慌,她的手指下意识握紧了枪。

    陆淮的手放了上去,想将枪收回来,他温热的手掌一覆,不可避免地触到了叶楚的手指。

    这里是郊外,天气又冷,叶楚的手被寒风吹得愈发冰冷。他的手停顿了一下,眉微微一皱。

    陆淮面色不显地收回手,他的动作看起来极为自然。

    叶楚似乎也觉得冷了,她将手放进口袋中,一股热意包围了上来。陆淮这才收回了视线。

    陆淮问她:“哪里来的枪?”

    他的语气略带质疑,仿佛因为叶楚拿枪而不满。

    叶楚抿唇:“向你手下要的。”

    她有些紧张,手紧紧攥起,看上去就像一个做坏事被抓住的小骗子。

    “哦?”陆淮挑了挑眉,“哪个人,你讲出名字来。”

    叶楚忙说:“枪里没有子弹。”

    手下知道三少关心叶楚姑娘,自是不敢把枪直接拿给叶楚,于是便将子弹卸了才给她。

    陆淮看了下,确认后才嗯了一声。

    今天晚上,叶楚这辈子头一回摸到枪,却没碰太久就被陆淮拿走了。

    她的枪法其实很准。当然,也是眼前这个人教的。

    陆淮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叶楚问:“理由呢。”

    陆淮忽的笑了:“叶二小姐险些被绑架,却被陆三少所救,分毫无损。”

    叶楚接着说道:“歹徒已被三少送进了巡捕房,拷问之下,供出还有同伙。”

    陆淮不急不缓:“剩下的事情,就让你自己去解决。”

    叶楚从容至极:“当然了,谢谢三少的帮助。”

    两人看向对方,四目相接,同时懂得了彼此的眼神。他们相视一笑,默契十足。

    果真是狼狈为奸的大小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2章 第7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