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7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3章 第73章

    冬天的夜晚, 空气尤其冷冽, 似冰一样。叶楚方才忙了许久,现在一停下来, 才察觉到有多冷。

    陆淮车停在那里,她开了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车子里温度比外头高一些,叶楚坐了一会儿, 身体勉强回温。

    载着蒋伯俊的那辆车已经开走了, 朝着巡捕房而去。庙外面还停着几辆车, 里面都坐着陆淮的手下。

    叶楚拿出她的怀表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想必叶公馆的人应该已经很担心了, 若是不找个理由, 没法子回去。

    这时,陆淮坐进车来,发现叶楚正盯着她的表看。他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怀表,他的动作微微一凝。

    叶楚猜测他一定觉得这块怀表很眼熟, 她忙说:“这块怀表是我堂哥送的。”

    陆淮没说话,扫了眼她的脸, 对上她的视线。

    叶楚又说:“这块表不过是最普通的表罢了,和三少的那一块虽然像,却完全比不上。”

    陆淮似笑非笑:“你还记得?”

    叶楚的话卡在喉咙里。

    她不想让陆淮觉得自己故意买了块和他的怀表相似的表, 才做了那样一番解释。

    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反倒让陆淮知道,自己对他的表记得很牢。

    当然了, 叶楚是无法辩解的,她不但记得那块表,还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

    叶楚说:“我的记性还不错,学堂里背课文是最快的。”

    “看出来了。”陆淮的语气淡淡,“你的记性是挺好的。”

    陆淮发动了汽车,两人的视线看向前方。汽车开始朝着叶公馆驶去,这个夜晚寂静极了。

    叶楚问:“三少什么时候来的?”

    叶楚方才的行为有点嚣张,但那是她在不清楚陆淮在场的情况下。不知怎的,她在他面前,总有些拘束。

    所以,她才想知道陆淮来的时间,这样差不多可以估摸一下,他看进去了多少她的行为。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没回答,他又重新看回了道路。

    叶楚没办法,只能再问:“我刚才做的那些事,你都看到了?”

    陆淮自是没有否认:“嗯,都看到了。”

    叶楚分明胆子极大,对那些歹徒倒是毫不留情,却又不想让他知道。这种样子还真是……可爱。

    想到这里,陆淮的嘴角浮起了一丝极浅的笑意。

    叶楚耳根一热,被她猜中了,他果然看完了全程。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其实陆淮现在和她只是关系较近的朋友,为什么她会介怀这个。

    没想到,下一秒,陆淮忽的开了口。

    “你做得很好。”

    叶楚一怔:“是吗?”

    陆淮瞥向她:“虽然这只是小打小闹,但能看出你做事条理清晰,对待敌人不会心软。”

    “下次若是遇到了更要紧的事情,也要有这样的心态才是。”

    叶楚加重了声音:“好。”

    陆淮这句话令她醍醐灌顶。他并不清楚未来会发生的危险,那些事情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这种心态确实应该用来对待那个真正的敌人。

    汽车继续往前开,陆淮很专注,叶楚也没有继续开口。现在他又坐在她的旁边,途经司各特路的时候,她有些恍神。

    上一世,他们两人就是在这里出车祸死去的。

    那时,叶楚和陆淮从南京的督军府回到上海,来找沈九。

    陆淮已经成为了督军,要管几省事务,整日忙得焦头烂额。上海滩的事务,他已无法分心去管。

    沈九离开了青会,接管了和平饭店。

    刚开始,因为沈九曾是青会头目,无人信服。可半年多时间里,他做事不偏不倚,无论是青会还是旁人,他都不会偏心,这才稳定了上海滩的秩序。

    那一天,叶楚和陆淮在去和平饭店的路上,被人所害。当时,叶楚因为重新看到叶公馆而失了警惕心,就分了神。

    但陆淮当时也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她清楚得很,他向来极为警惕。

    那一次,又是因为什么令他分神了?

    然而,想要他们死的人到底是莫清寒还是别的敌人,她至今也不晓得。

    ……

    叶楚的思绪已经远了,这时,却听到了陆淮的声音。

    “叶楚。”陆淮忽的叫了她的名字。

    “嗯?”叶楚立即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看向陆淮,看到他鼻梁修挺,五官清隽的侧脸,却又带着冷峻的气质。

    陆淮淡淡地开口:“这几日我有些忙,可能接不到你的电话。”

    叶楚愣了几秒,点了点头:“好。”

    陆淮又说:“若是你有事,就打督军府的电话,说你是叶二小姐,自会有人来帮你。”

    叶楚怔了一怔,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陆淮想的这样多,竟然替她把后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最终,她只开口讲了一声:“谢谢。”

    陆淮说:“不必客气。”

    陆淮的车已经开到叶公馆所在的那条路上了,离着大门越来越近。叶楚远远就能看到,门口站着她的父母,还有大伯母。

    陆淮笑了:“叶楚,准备好一起和我演场戏了吗?”

    叶楚回头和陆淮对视,她也笑了:“嗯,准备好了。”

    陆淮的车停了下来。他先下了车,然后给叶楚开了车门。

    叶楚看了陆淮一眼,缓缓下了车,仿佛因为受了惊吓,步子有一些不稳。陆淮不由得牵起嘴角,转过身的时候,又恢复了那副冷漠。

    陆淮看向叶楚的父母:“我将叶二小姐带回来了。”

    叶钧钊和苏兰看着叶楚,只见她的衣衫齐整,看上去没受太多苦,但她面上却带着一丝委屈的神情。

    他们心中一紧,苏兰急忙抱住了叶楚。

    叶钧钊对陆淮说:“多谢三少的帮助,叶家感激不尽。”

    “我的人已经将绑匪送去了巡捕房。”陆淮神色淡淡,“叶二小姐分毫未损,但她却受了极大的惊吓。”

    陆淮的语气带着一丝胁迫:“希望你能保护好叶二小姐,并将这件事情压下来。”

    叶钧钊:“那是自然。”

    叶楚是叶家最受宠爱的姑娘,不用陆淮提醒,他们都会做好善后工作。

    “嗯,我先走了。”陆淮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此刻她正被她母亲抱着。

    叶楚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她演技十足,看起来真实得很。若是陆淮没有经历过当时的事情,也会信了她。

    陆淮的眼底有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汽车开了,离开了叶公馆,朝着督军府驶去。

    ……

    叶楚和陆淮几句话就定下了这次绑架的对外说辞,两人一致达成了默契。

    上一秒,蒋伯俊还被枪抵着,但现在早已吓破了胆,连陆淮手下将他拖走的时候,也毫无反应。

    等他被拖到车旁时,他才发现,那些人口中叫着的是督军之子,陆三少。

    叶嘉柔和蒋伯俊说过,陆三少是叶楚的朋友,叶楚碰到困难的时候,陆三少一定会出面为叶楚出头。

    现在他做了这么多不利于叶楚的事情,全部都落在了陆三少的眼中,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叶楚哪是什么省心的人啊,陆三少和叶楚一看就不是普通朋友,哪有朋友会在大晚上来这荒郊野外救人的。

    叶楚只是一个上海滩的女学生,又怎么会有真枪在身,肯定是三少为她提供了条件。

    蒋伯俊离车门越来越近,他已经顾不得面子,一脚抵住了车门,侧过头朝着破庙的方向喊着:“三少!你听我解释!”

    “我是被人陷害的,我只是一个初到上海的普通人,这一切都有背后主谋。有人指使我做的!”

    为了将自己摘个一干二净,蒋伯俊赶紧将叶嘉柔捅了出来,就算叶嘉柔是他的表妹,但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谁还顾得上这些。

    可惜蒋伯俊不可能得到回应,绑着他的陆淮手下拿枪抵住了他的腰,寒气逼人:“再多说一句,我就开枪了。”

    还想继续求饶的蒋伯俊声音一滞,背脊一寒,赶紧闭上嘴,乖乖地坐进了车里。

    车门“砰”得一声合上了。

    蒋伯俊被困在这个狭窄的车内,他紧张极了,冷汗不断从额头上滑下来,却不敢发出声音。

    那些被他雇佣来的绑匪也从庙里走出,同他一样,坐到了他前面的车里。

    三少的人也同样在盯着他们。

    那些绑匪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方才打他时还凶神恶煞的,现在全变了样子。

    他们弯头哈腰的,蒋伯俊都差点忘记了他们是雇来的流氓。

    不知过了多久,车门打开,有人坐到了驾驶座上,车身轻微摇晃了一下,司机发动了车子,往前驶去。

    此时,蒋伯俊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他是真的被人耍了,明显是叶楚和陆三少串通好,就是想整整他。

    “大哥,我是被冤枉的,你们也看到那些绑匪了,他们对我一点也不留情,明显不受我的控制。”

    蒋伯俊看着车子越开越快,心里急了,只能将紧闭的嘴巴张开,为了抓住最后的机会。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会对叶二小姐做些什么呢。”

    “你们都瞧见她是怎么对我的,我是单方面被殴打,根本还不了手。”

    蒋伯俊努力洗脱自己的罪责,叶楚完全没受到伤害,那怎么能说他在做坏事呢?

    那个被蒋伯俊叫着大哥的人,眉头一皱,随便从车底掏出一块布,堵住了蒋伯俊的嘴巴。

    “你留着这些话,去巡捕房说吧。现在给我闭嘴。”那个“大哥”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蒋伯俊口中被塞进一块布,嘴巴被堵得满满当当的。

    现下又听到了巡捕房三个字,他吓得浑身一凉,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

    这次进了巡捕房,就没这么容易出来了吧。

    蒋伯俊在心里将叶嘉柔骂了个半死,他做了个决定。他一到巡捕房,就要在第一时间将叶嘉柔供出来。

    又是熟悉的建筑,蒋伯俊这回是第二次来了。

    陆淮的人早就和巡捕房打了招呼,蒋伯俊一来,守在门口的警员就将下了车的蒋伯俊抓了进去。

    压着蒋伯俊的警员毫不留情,一把将他拉到了审讯室。蒋伯俊被人一推,进了房间。

    审讯室里面是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蒋伯俊感觉被大力一拽,他坐到了其中一把椅子上。

    嘴巴里的东西被拿了出来,蒋伯俊的嘴巴终于自由了。

    蒋伯俊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喊冤:“警官,我真的是受人指使,不然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蒋伯俊抬头一看,这次审讯的毕警官竟是熟人。正好上回同他讲过上海滩几位大佬的事情。

    “又是你啊。”毕警官看了一眼蒋伯俊。

    蒋伯俊面上一喜,看来上次巡捕房没白来,若是毕警官能看在上次和他唠过嗑的份上,放他一马,那就最好了。

    “毕警官,我这次真的是被冤枉的,我要是可以供出背后主谋,是不是可以从轻处置。”

    蒋伯俊迫不及待想要说出叶嘉柔怂恿他一事。

    “这可要看你的表现了,若是你能将所有细节都讲出来,我倒是可以帮你求个情。”

    毕警官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三少的人已经发了话,要让蒋伯俊蹲几年大牢。

    闻言,蒋伯俊连连点头,把自己和叶嘉柔说过的话都讲了出来。

    “原本我在苏州待得好好的,但是叶嘉柔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找我有事。”

    “她是我表妹,我怎么可能不来啊。”

    蒋伯俊先从头说起。

    他想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摘个干净。

    “叶嘉柔,是不是叶二小姐的妹妹?”毕警官回了句。

    “是啊,叶嘉柔心狠,分明是她嫉妒叶二小姐,却拿我当枪使,让我去勾引叶二小姐,不过我怎么会答应,都是她不断地怂恿我。”

    “我只是个想要平安过日子的低调市民,哪会想出这么歹毒的法子,肯定是叶嘉柔积怨已久,想毁了叶二小姐。”

    蒋伯俊三句两句绕不到重点,毕警官眉头一皱,敲了敲桌子。

    “你好好说说这次的事情,你故意尾随叶二小姐,是想对她做些什么?”

    蒋伯俊大呼冤枉:“不是我要这样做的,这法子也是叶嘉柔提供给我的,她让我买通绑匪,来个英雄救美,叶二小姐的名声坏了,就能嫁给我了。”

    “我绝对不是要对叶二小姐做些什么,只是从绑匪手中救了她以后,天亮再回叶公馆。”

    蒋伯俊连连摇头,洗清自己的罪责。

    “买通绑匪的钱是谁出的?”毕警官问。

    “我出的。”蒋伯俊答。

    “和绑匪沟通的人是谁?”

    “是我。”

    “和绑匪演习绑架现场的人是谁?”

    “是我。”

    毕警官一摊手:“这不就结了,你的话和绑匪说的一点也不一样。”

    “他们只知道你这个蒋公子,根本就不晓得还有另外一个女的。”

    蒋伯俊一愣,才知道自己被叶嘉柔耍得团团转。

    这么一看,和绑匪见过面的人只有他一个,叶嘉柔却置身事外。

    “这都是阴谋啊,毕警官你一定要将那叶嘉柔抓来,好好拷问一番,肯定能问出线索来。”

    蒋伯俊赶紧出主意,凭什么他在巡捕房担心受怕,叶嘉柔却在家里平安待着。

    “我们又不能随随便便抓人,你让我们抓就抓,你倒是提供些证据出来,若是没有,那我就要怀疑这是不是你一个人的自导自演。”

    毕警官声音一沉,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蒋伯俊傻眼了,都怪他当时想着,叶嘉柔是个女孩子,没必要和那些绑匪来往。

    一律要出面的事情都由他承包了,无论是付定金,还是商量计谋,更别说踩点,都由他一人完成。

    叶嘉柔那是一点污渍都没沾。

    蒋伯俊想破了脑袋,才想出了一个方法:“毕警官,你可以派人问问我的邻居,他们肯定有人看见过叶嘉柔上门。”

    毕警官提醒:“就算他们看到过,那他们能听到你们讲了些什么吗?”

    “继续想,还有没有具体的证据留下来,比如是书信之类,或者中间人什么的。”

    蒋伯俊一拍脑袋:“叶嘉柔给我提供过钱,那装钱的盒子就放在我的抽屉里!”

    毕警官赶紧吩咐手下的警员,去蒋伯俊的家中取来那个盒子。

    “还有别的证物吗?你再仔细想想。”毕警官说。

    “没了。”蒋伯俊垂下肩膀,摇了摇头。

    那个装钱的盒子很快就被取了过来,毕警官拿在手上看了好几遍,然后“啪”得一声拍在蒋伯俊的面前。

    “上面根本就没有显示叶嘉柔身份的印记,况且这盒子在哪都能买得到,你若是提供不出别的证据,就等着坐牢吧。”

    毕警官冷哼了一声。

    蒋伯俊是真的找不出和叶嘉柔相关的东西了,他对叶嘉柔的恨意达到了一个顶点,恨不得立即出去打死她。

    要不是叶嘉柔将他哄骗到上海,和叶楚对上,他又怎么会招惹上三少,又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事。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做了的事也无法再重来,蒋伯俊失去了他的自信,缩着坐在凳子上。

    叶家自然知道了叶楚差点被绑架的事。

    叶奕修在巡捕房有认识的人,蒋伯俊审讯的话都一字不落地进到叶奕修的耳朵。

    叶奕修从小就被他母亲灌输要对叶楚好的观念,在他眼中,叶楚那是千好万好。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会有人想出这么恶毒的方法来对待她。

    叶嘉柔真的如他母亲所说,是个心术不正的,总想些坏主意,这回竟把心思打到了叶楚身上。

    这是叶奕修绝对不能容忍的,幸好这次叶楚没事,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

    叶奕修一听到这样的消息,就往叶家赶去,他想看看受到惊吓的叶楚到底怎么样了。

    一个刚从绑匪手中逃生的普通女学生,会是什么反应,叶楚成功地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她坐在自己房间的床边,低垂着头,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着,但是她一滴泪也没流。

    不过苏兰向来清楚叶楚的性子,她坚强,不会在人前落泪。

    叶楚的母亲苏兰和大伯母万仪慧一左一右坐着,将叶楚夹在中间,她们各自拉起叶楚的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

    房间里还有叶楚的父亲叶钧钊,他们都在等着叶奕修从巡捕房回来,听一听绑匪是怎么说的。

    “叶大公子回来了。”晓荷轻轻敲了门,小声地汇报。

    “妹妹怎么样了?”叶奕修马不停蹄地走进房间,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叶楚的情况。

    万仪慧拍了怕叶楚的手背,对着自己的儿子问:“你那边怎么样?具体给我们说说。”

    叶奕修面色一沉,似是被气到了:“这件绑架的事竟然是叶嘉柔想出来的,她先是打了电话让蒋伯俊从苏州过来上海。”

    “怂恿蒋伯俊追求阿楚,但是被阿楚拒绝了,叶嘉柔又想出绑架这个方法,想要蒋伯俊英雄救美,第二天大张旗鼓地将阿楚送回。”

    还没听完,万仪慧和苏兰就气得发抖,更是抱紧了叶楚。

    万仪慧顾不得修养,开口骂起叶嘉柔。

    “我就说叶嘉柔是个惹事精,不是什么好人,现在还想坏了叶楚的名声,蒋伯俊就是一只癞□□,配得上阿楚吗?”

    万仪慧想到了什么,忙问:“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叶嘉柔是同伙吗?”

    叶奕修摇了摇头,遗憾道:“叶嘉柔做事谨慎,滴水不漏,从来没有和绑匪接触过,就凭蒋伯俊的一面之词,要将她定罪很难。”

    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此时叶楚的神情,叶楚瞧着蒋伯俊只身一人前来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数,叶嘉柔不会让自己趟了这趟浑水。

    但这只是个开始,叶楚会在家人的心中种下一根刺,等到叶嘉柔逐渐被人厌恶的时候,再惩罚她也不迟。

    更何况叶楚已经想到要以后要如何处理叶嘉柔了。不过现在叶楚也不会让叶嘉柔好过就是了。

    “堂哥,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是嘉柔想要设计陷害我。”叶楚猛地抬起了头,看向叶奕修。

    叶奕修脸色沉痛,犹豫了半响,才点了点头。

    叶楚从床上站起,往门外冲去。

    “阿楚!”大家同时开口想要叫住叶楚,看着叶楚跑向叶嘉柔院子的方向,忙不迭跟了上去。

    叶嘉柔躲在被子吓得瑟瑟发抖,她自然听到了前面的动静,叶楚平安地回来了,还是三少亲自送回来的。

    她的计划又一次失败了。

    失败了的后果不是她能够承担得起的,虽说她没有和绑匪正面接触过,但她和蒋伯俊走得近,自然备受怀疑。

    更何况蒋伯俊不是一个会舍己为人的主,现在他定是受到了惩罚,肯定会供出自己来,怎么会为她保守秘密呢?

    叶嘉柔越想越害怕,她想的很美好,没想到就是这样,叶楚还能平安逃脱。

    现在都没有人过来,肯定还会有回转的余地。叶嘉柔像只鹌鹑,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默不作声。

    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叶嘉柔更是捂紧了自己的被子。

    叶嘉柔听到门被人推开,那人走路消无声息,已经走到她的床边。

    叶楚看着床上隆起的一团被子,嘲笑叶嘉柔的胆小。分明坏事都是她做的,现在却怕得跟什么似的。

    不过,叶楚可不会对叶嘉柔怜香惜玉,她的神情淡淡的,看不出恼意。

    下一秒,叶楚伸手掀开了叶嘉柔的被子,叶嘉柔整个人蜷缩着。

    叶楚拉着她的胳膊,就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毫不留情。

    叶嘉柔没有丝毫准备,被用力一拉,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痛呼。

    她看向叶楚,叶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没有一丝温度,给她无形的压迫感。

    叶嘉柔双手发着颤,撑着地,站了起来,她动了几下嘴唇,好不容易说出话来。

    “姐姐。”

    叶楚听也没听,冷笑了一声,走到门口,将门落了锁。

    “咔擦”一声,锁门声落到叶嘉柔的耳朵里,让她的心头一颤。

    她颤抖着声音:“姐姐,你想做什么?”

    叶嘉柔瞧着叶楚朝她一步步走来,越是离得近了,越是让人心口沉甸甸的。

    “姐姐,绑架一事,我可以解释的,全都是误会。”

    看着叶嘉柔恼人的脸,还说出让人气愤的话。

    叶楚扯了扯嘴角,抬起手,狠狠地甩了叶嘉柔一巴掌。

    瞬间打断叶嘉柔还在喋喋不休的声音。

    “啪”的一声响,瞬间打蒙了叶嘉柔,把她之前想好的台词都忘记了,只是张着嘴巴,怔怔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叶楚。

    “姐姐,你为什么打我?”叶嘉柔难以置信。

    叶楚讥讽地笑了:“我打得就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感谢霸王票和灌溉~

    微光浅浅(3地雷,手榴弹,火箭炮),微笑(2手榴弹),ver(1地雷,1手榴弹),洛璃(手榴弹),阿赏(4),莉莉丝家的猫(2),几木娃娃(1),爱国的阿林(1),syeas(1),伊玄-时言(2),夏芒果和小青梅(5),尛妤(2),原罪。(1),slve(1),死间(1),琳琢(1),heather(1),某jiu(1),优哥(1),土黄红17(1),26492八(1),false(1),一棵大白菜(1),仝(1),米媚媚的蕾丝胖次(1)

    灌溉:满堂(150),“”(121),老汤(6),向学霸进击(3),方圆规(4),言午yr (9),卿卿(25),小北爱自由 (1),花间雪(4),爱国的阿林(八),婧哥哥!(30),陌上烟雨..(6),evisaru(15),刀片侠(6),琳琢(5八),濮阳少昊(3),小玖(八),橙子e(6),sai(22),k欲h欲n(1),微光浅浅(19),里穗rih(1),徐缺缺(6),北咻咻(49),墨茗淇喵(2),4b铅笔(1),baaxia(10),木木(20),乾玖玖(9),夏日流年(13),朱朱viky(11),殇(1),ja流911(2),零零00(5),晴栀暖如初(10),rubydll(7),原味蛋挞(4),牙签(4),青汐(10),蘋子(9),竹盈(6),品羽?(4),橖?(25),仓更(6),青木繁多(1),lry(9),厉害的人(2),大云哥(10),薇雨辰尘(2),凉萤(10),明天(4),兔儿神(5),撅腚比天高(60),封禅吞雪恨相逢(13),祁一一呀(1),羽(20),尛妤(2),不想吃饭想睡觉(1),+y(10),待卿长发及腰(30),兮绯(20),为什么收藏的文都坑了(30),一朵发(7),夏芒果和小青梅(6),蓝色(30),一罐橙子酱(10),真正的放弃是悄无声息(1),十三香(5),橙子(10),爱等等哒张同学(1),妫(4),柠檬(40),素素(1),阿命(10),迷失秋日的柏林(60),梅林大可爱(1),潇潇微雨(6),胖桃(10),裴元家的小师妹(3),untuhable(3),ang(5),isilya1(1),哈哈奀(11),曲子ar(1八),月(10),流萤盈盈~~(10),长沙小傲娇(2),easy(2),璟钰(50),小太阳(1),倪倪(1),墨竹(34),haya(10),莫失莫忘ydd(4),权萌檬(30),syeas(1),筱雪是樱花口味的(20),天使微笑(30),枣枣枣枣子(3),ini(1),薄荷(30),有许多事情放在心里不好瘦(1),唐僧洗头用飘柔(1),藕(11),诡异の蘑菇头(5),叶星澄吖~(10),一只锦(10),朵朵快跑哒(15),不要再吃了啦(5),浅汐??(11),提枪杀入作者家(20),喵哈哈(10),雨落(7),陌上薰厘(1),一颗咸橙(八),坐观沙漠云(40),会砍树的烦烦(10),欲y(10),pp(20),式微^胡不归(八),大饼子(5),小淨(6),流裳雾雨(1),shei(4),宇季漫步(10),改名成功112式(6),豆酱(5),__(11),vanish_寻(10),pppapa(1),清辰(3),raina(20),autunxia(1),柠檬柚子不是茶(4),yintxt(20),波澜不惊(6),x(5),少年如同画中仙(5),半西夏(10),烦大可爱(10),忆晴(1),惊鸿客。(5),爹妈家的小宝宝(3),子衿(2),目渊(5),路雅(1),茶花里(10),上善若水(5),日光晒人(1),清洛酒(10),我要偷包砸(10),点点030(1),丷丷(5),暮染月(20),余梓陌(5),萧萧萧霜(50),梦兮嫣(24),青书(1),siple(2),阿赏(7),dubley(20),锦纹(3),夏老爷(八),路人甲(1),污球球(1),雨过天晴(10),舞莫(10),a-rita(10),浅笑梨涡ゞ~~(5),rk hard.(1),无泪棠(5),小丫小榕树(50),,浅蓝色的雨(4),sher汐泠(20),恒温女孩(2),清清薄荷(1),大利(12),陵晚镜(10),明月小三岁(1),臻毓(5),y^_^y杨柳(6),啊茧要睡觉(4),疯疯癫癫(1),sean(1),药丸(1),顾抠抠(1),三三大人(5),梨子栗子李子(5)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3章 第7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