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7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4章 第74章

    先前叶楚还和叶嘉柔虚与委蛇, 现在她装模作样装腻了, 叶嘉柔想要和她撕破脸面,那她也明着来好了。

    叶嘉柔捂着被打的脸, 下意识地想哭。

    叶楚敛了笑,一拍桌子,不耐烦地皱着眉:“谁准你哭了?再哭一声,我就让你再也哭不出来。”

    叶楚的声音冰冷至极, 叶嘉柔瞬间没了哭意, 她的眼泪要掉不掉, 垂在眼睫毛上。

    她看向叶楚,叶楚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叶嘉柔身子一僵, 立即将脸上的眼泪擦去了。

    叶楚扫了一眼房间,走到凳子边,坐了下来,她手肘靠在桌上, 望向叶嘉柔:“说话,是不是想让我再打你一巴掌?”

    今晚的叶楚彻底颠覆了叶嘉柔的想法, 这绝不是她之前认识的叶楚,跟换了个人似的,吓得她心肝直颤。

    “这次的事情……”叶嘉柔挪动了下嘴巴, 声音很轻。

    “叶家是没给你吃饱饭吗?声音这么轻。”叶楚定定着看着叶嘉柔,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叶嘉柔习惯用这种柔软的外表来伪装自己,如今被叶楚当面指出, 她只能立马闭了嘴,将头撇开,不敢看叶楚的眼睛。

    为了不让叶楚更生气,叶嘉柔只得将声音提高。

    “我和蒋伯俊是见过面,但是我根本就没有和他讨论过绑架一事,我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叶嘉柔赶紧撇清自己的关系:“我和蒋伯俊也不熟,我也想不到他会绑架姐姐,但是他现在已经被抓进巡捕房了,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哦,接着说。”叶楚拉出了语调,漫不经心地敲着桌子,一看就不相信叶嘉柔所说的话。

    “姐姐,我说的话句句属实,肯定是蒋伯俊对你追求不成,才硬是生了歹心,都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现在他就是一条疯狗,说什么都不可信。”

    叶嘉柔生怕蒋伯俊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提前给叶楚做个铺垫,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

    “你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叶楚嘲讽了一句。

    “可惜啊,你说得越天花乱坠,我越是不信,你以为我不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叶楚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反倒笑了一下:“叶嘉柔,你真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你不和绑匪接触,就不会留下把柄?”

    “蒋伯俊在巡捕房全都说了。”

    被叶楚的话一激,叶嘉柔赶紧拼命想着,自己到底有什么东西落在蒋伯俊的家中。

    “你还真的在想?我只是随便套了一句。”叶楚不温不热地来了一句。

    叶楚的话瞬间打断叶嘉柔的思绪,她难以置信地看了叶楚一眼,眼底浮现出无法控制的恨意。

    “这样你就生气了,若是我告诉你,这件事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每一步都被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更不好受了?”

    叶楚笑了一声,落在清清冷冷的房间里。

    叶楚分明是笑着的,但叶嘉柔只觉笑意瘆人。

    “都是你给我下套,我根本就没做什么,你还装在这里装无辜,不怕我和父亲说吗?”叶嘉柔忍不住尖叫了出来。

    苏兰他们已经赶到了门口,他们将门一拉,发现上了锁,于是拼命敲着门。

    大家都听到了叶嘉柔的尖叫声,他们认为叶嘉柔情绪不稳,生怕她会狗急跳墙,伤了叶楚。

    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房内叶楚压低了声音。

    “你倒是说啊,我就怕你不说,其他人会相信你这个主谋?还是会相信我这个受害者?”叶楚一点也不怕。

    她接着刺激叶嘉柔:“而且我现在做的这些事,不都是你最喜欢做的吗?别在这里跟我装姐妹情深,看得我恶心。”

    叶嘉柔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指着叶楚:“你别以为大家会相信你的片面之词,说我装,你才是最会装模作样的人。”

    敲门声持续响着,叶嘉柔瞪了叶楚一眼,跑向门口,将门锁打开。

    叶楚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看着叶嘉柔打开了门。

    叶嘉柔将门一拉,气急败坏地对着门外的人说道:“都是叶楚自己设计害我,我什么都没做,是她自导自演的!”

    叶嘉柔用手指着叶楚,声音异常尖锐。

    “我自认平时对你不薄,嘉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嫁给蒋伯俊对你有什么好处,做人不能没有良心。”叶楚的声音盖住了叶嘉柔的。

    听到叶楚的指责,叶嘉柔愣愣地回头,她立即反应过来:“父亲,你听我说,这一切全都是叶楚演的,她就是故意要整我。”

    叶钧钊一听叶嘉柔的话,愤怒达到了顶点,脸色完全黑透,他伸手打向叶嘉柔的脸。

    “你闹够了没!”

    “啪”的一声脆响,打在叶嘉柔的脸上,她脸上传来尖锐的疼痛。

    叶钧钊最好脸面,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叶嘉柔做的,若是叶嘉柔真的被抓进了巡捕房,那他的脸真的被丢尽了。

    他宁愿私下惩戒叶嘉柔,也不愿将此事宣扬到外面去。而且方才三少发了话,明显是要给叶楚撑腰,他必须要做出点什么。

    “来人,把叶嘉柔关到小黑屋去,什么时候反省了,什么时候出来。所有人一律不准和她说话!”

    叶钧钊下了命令,尽管叶嘉柔哭着喊着,但还是被拖了下去。

    苏兰冷眼看着叶嘉柔,抱紧了叶楚,叶嘉柔自作自受,她现在巴不得叶嘉柔多受点苦。

    “蒋姨娘没管教好女儿,禁足在自个房内,同样不准出来。”叶钧钊对蒋姨娘也是恨极,叶嘉柔可是她教出来的好女儿。

    万仪慧觉得惩罚有些轻了,但是她终归是个外人,没法多说。

    叶家的小黑屋说是用来惩罚人的,但是从来没有人进去过,现在是头一回用上。

    所有人都不准跟关进小黑屋里的人说话,也不准送吃的进去,里面常年没有人打扫,自是有不少脏东西。

    就算叶嘉柔只是在里面待上一晚,也会怕得受不了。

    叶楚知道叶钧钊的心思,他肯定会将这事瞒下来。她自然没有打算,将叶嘉柔送进巡捕房。

    因为叶楚早有了第二手打算,能让叶嘉柔彻底离开叶家。

    ……

    这件事结束之后,叶楚回了房间。

    凌晨时分,空气愈发得冷。天还没有亮,叶楚已经累到不行。她躺在床上,随即合上了眼睛。

    困极了,叶楚迷迷糊糊地睡过去,没过多久,就做了一个梦。

    恍惚之间,她又梦起了上一世的事情。

    叶楚在督军府中住了一段日子,对里头的构造清楚得很。陆淮很忙,不常有时间教她,两人结婚不久,也没有很熟悉。

    那时,她已经学会了一些东西,在陆淮外出的时间里,她都在反反复复地练习。

    有一日,陆淮没有出门。或许是因为他这天不忙,留在了家里。

    叶楚下楼的时候,发现陆淮还没有离开。

    假夫妻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在旁人面前,陆淮和叶楚会扮演得十分合格。从言语到行为,挑不出错处。

    旁边有女管家在,他们讲话也变亲密了。

    陆淮看着叶楚,开口:“阿楚,过来。”

    叶楚小跑过去:“今日不忙吗?”

    女管家笑着在旁插嘴:“少帅给夫人准备了一份礼物。”

    陆淮淡淡瞥了女管家一眼。

    女管家随即收回了视线,她是觉得少帅嘴硬,什么事情都不讲出来,才要帮他说一回。不过,夫妻两人的事情,要他们自己处理。

    叶楚看了一眼,瞧见他手中有一个盒子。她有些好奇地看向陆淮,他的面色不显,看不出他想做什么。

    陆淮:“跟我来。”

    叶楚嗯了一声,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走着。他们离开了主屋,院子里阳光正好,天气晴朗。

    叶楚跟着陆淮到了后面的一幢小楼里,刚走进里面,穿堂风吹过来,有些冷了起来。

    督军府中有一幢小楼,里面有着室□□击场。

    平日里,陆淮都会过来练枪,但叶楚从来没进来过。他们在射击场里停下来,陆淮把手中拿着的那个盒子递给叶楚。

    陆淮瞥了一眼,示意叶楚看一看。

    叶楚接了过来,盖子被轻轻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她怔住了。

    是一把枪。

    枪身弧度流畅,枪口上是精致漂亮的滚花。

    陆淮介绍道:“勃朗宁1910。”

    叶楚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把枪,心中欣喜。她仔细观察着,先前陆淮也许担心她无法控制好,他一直不教她用枪。

    叶楚看向陆淮:“我现在可以开始学枪了吗?”

    陆淮点头:“我先示范给你看一下。”

    叶楚安静地把枪搁下,将陆淮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眼里。

    陆淮从腰间拔出一把枪,他自己用的是柯尔特1911。枪上了膛,他指着固定靶,扣动扳机。

    子弹飞速朝着靶子飞了过去,穿透中心的位置。

    很准。

    陆淮转身看向叶楚,瞧见她有些兴奋的表情,他牵起嘴角。那抹笑容极难察觉,尤其是在叶楚专注看枪的时候。

    “两脚自然站立,不用紧张,让身体维持在一个略微放松的状态。”陆淮一边说,一边示范。

    叶楚握紧了枪,因为是头一回拿枪,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

    陆淮见她的身体紧绷,似乎怎么站都站不对。

    他忽的笑了:“叶楚,这不过是一次练习。”

    被陆淮指出后,叶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自然也晓得她是过分紧张了,但毕竟是第一次学枪。

    她抿了抿唇,不放弃:“嗯,再来。”

    陆淮突然放下了枪,走得离叶楚近了些。

    他缓缓讲了几个字:“我帮你?”

    射击场里空旷得很,自然安静万分,陆淮极低的声线响起来。叶楚回头看他,他高大的身影落了下来。

    两人虽离得近,她却没有察觉到半点压迫感。

    她没有开口,手里仍紧紧握着那把陆淮送给她的枪。

    陆淮就当叶楚是默认了。

    叶楚察觉到陆淮的身体贴在了她的身侧,一股温热又熟悉的气息袭了上来,她耳根一热。

    这些动作极为自然。

    他们都自动忽略了心中升起的异样感觉。毕竟,两人只是在进行教学,没有别的念头。

    陆淮:“开始吧。”

    陆淮的声音在叶楚的耳畔响起,她的耳垂有些痒,还带着一股浅浅的酥麻感。

    叶楚镇定了下心神:“嗯。”

    陆淮的手握了上来,使得她的手掌紧紧贴住枪。

    与此同时,他的手掌也紧紧贴住了她的手。

    陆淮感觉到他的手心之下是细腻柔软的触感,他微微一怔,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陆淮的指腹上有薄薄的茧,恰巧划过叶楚手指,她的身体下意识绷紧,呼吸也滞了一下。

    陆淮回过神来:“不要闭气。”

    叶楚:“嗯。”

    其实,她更紧张了。

    陆淮笑了笑,没有继续要求她。下一秒,他的手指按住她的手指,扣动了扳机。

    子弹朝着人型靶飞去,穿透中心的位置。

    陆淮:“叶楚,恭喜你打出了第一枪。”

    叶楚怔了一怔:“陆淮,没想到你也会开玩笑。”

    之前他们不太熟悉,叶楚一向晓得陆淮的性子冷。他们结婚有一段时间,也没听过他开过几次玩笑。

    “哦?”陆淮挑眉,“夫人,你觉得我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

    这大概是陆淮在私下头一回这样叫叶楚。他自己也愣了一下,许是在外面做戏久了,这两个字竟然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叶楚认真思考了下:“不像是。”

    叶楚似乎没察觉到哪里不对,她手里拿着枪,仿佛自动忽略了夫人那两个字,接下去回答他的问题。

    陆淮随口问起:“那我是什么人?”

    “你……”

    叶楚思索了一会,眉头微微蹙起,答案在脑子里转来转去。待她回过神来,才发现陆淮正在看她。

    她被看得心慌,只能快速给出了一个答案。

    叶楚:“是个好人。”

    陆淮:“嗯?”

    叶楚:“你做事不偏不倚,又公道极了。只是总在担心旁人,要管好自己的身体才行。”

    陆淮忽的一笑:“不用刻意夸我。”

    叶楚开口:“没有。”

    她又加重声音,强调了一遍:“我方才讲的都是实话。”

    陆淮一怔,看向叶楚,两人目光相接。他见她眼神清亮,认真得很。即便他看着她的眼睛,她仍是没有避开他的目光。

    陆淮:“嗯,我信你。”

    叶楚嘴角牵起,笑了。

    陆淮指了指叶楚手中的勃朗宁:“继续练枪吗?”

    叶楚不假思索道:“练。”

    “再示范一遍吗?”

    “我自己来。”

    “好。”

    “……”

    后来,叶楚虽学会了用枪,枪法也越来越准。但叶楚常常待在督军府,她被保护得很好,没有什么用枪的机会。

    有一天,叶楚和陆淮坐着车回督军府,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次突发的伏击。

    这条路原本寂静得很,外面忽然响起了喧闹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

    紧接着,司机被一枪打死,汽车摇摇晃晃,一头撞到了旁边的墙,路被堵死,车也无法再次启动。

    陆淮没有任何顾虑,为了安全起见,将叶楚留在车里。

    他拔出枪,立即开了车门,对着赶来的那些歹徒射击。

    顷刻之内,陆淮已经开了好几枪。随着几声枪响,他们还没来得及开枪,就倒在了地上。

    陆淮枪法极好,动作也很迅速,很快就解决掉了一批人。

    陆淮拿枪指着一个赶过来的歹徒。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那人对陆淮举着枪。正当陆淮扣动扳机的时候,却发现子弹已经用尽了。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陆淮,寒气逼人,他已经没时间了。

    陆淮没有乱了心神,反倒更加镇定起来,他直视着那个枪口。

    这时,枪声响起,他眼前的那个人竟缓缓倒地。

    只开了一枪。

    一击必中。

    陆淮抬起眼来,看到不远处站着他的妻子。她举着枪,表情极为坚定,身后是敞开的车门。

    陆淮怔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叶楚。

    然而,仿佛是从那一天开始,他永远也无法忘掉那个身影了。

    但是待到叶楚回过神来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叶楚发怔地看着手中的枪,慌乱的感觉瞬间从心底浮起,身子有些颤抖。

    陆淮朝叶楚跑去,他猛地将她拉进了怀里,在上海冰冷的街头,拥紧了她。

    那也是一个初冬,天气冷得厉害。叶楚仍是没有动,她的身体略显僵硬,陆淮抱住她,用他温热的身体环住她。

    陆淮低头埋进她的发间,熟悉的清香朝他涌了过来。

    他不由得轻声喊了一句。

    他的声音落在她的耳边。

    阿楚。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这么甜,打滚求个作者收藏。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4章 第7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