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7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6章 第76章

    听到陆淮的声音, 阿玖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原本苍白愁苦的脸, 也因着这个微笑而添了几分明媚,病气仿佛一扫而空, 她有了一些少女的样子。

    陆淮朝着她走过去,他顺手带上了门。

    门在后面轻轻合上,将这个陆家的秘密也锁了起来。

    陆淮放轻了声音:“阿玖,你现在怎么样?”

    阿玖曾经受过惊吓, 她不能听到过重的声音。无论是在人多的场合, 还是嘈杂的地点, 都会引发她的恐慌。

    阿玖张了张嘴,似乎想到了什么, 过几秒, 她又闭上了嘴巴。

    她抬起手,做了一串手语。

    陆淮看着阿玖的动作,慢慢念出来:“今天是母亲的生日。”

    阿玖笑了,她点头。

    陆淮看了阿玖一眼, 她的长发披在肩上,这些年分明已经长高了不少, 可身形却依旧瘦弱。

    阿玖不讲话,又容易受惊吓。她想到了母亲的生日,所以这几日才情绪不稳定。

    陆淮告诉阿玖:“她现在很好。”

    阿玖摆了摆手, 她的意思是自己问的并不是这个。紧接着,她又开始用手语同陆淮交流。

    陆淮读出了阿玖的话:“你想去看看母亲?”

    阿玖的眼睛一亮,很快, 她又用力地点了点头。

    陆淮没有讲话,望着现在已经长大的阿玖,他沉默了起来。

    几年前,阿玖不过是个刚上中学的女孩子。她心地善良,又单纯美好,本就承载着陆家人对她的期待长大。

    督军府有个人因为私心,趁着陆淮和陆宗霆都不在家时,放火烧了阿玖的房间。

    救阿玖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身上还有着烧伤,他们连夜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回来。

    但是当阿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虽然已脱离了生命危险,眼睛却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再也讲不出话来。

    为了防止对阿玖造成二次伤害,这件事被陆家全面隐瞒了下来。

    阿玖被送到了国外最好的医院接受治疗,同时,他们对外放出了假消息。

    全部人都以为陆家小姐去留洋,所以才离开了上海。当然,阿玖年纪不大,也不常同上海滩的那些名媛小姐一起玩,没有太多人会关注她。

    学堂里几个要好的同学倒是打电话来督军府问过几回,那些人一直想知道阿玖为什么不联系她们。

    陆家的人也没有说出实情,一个谎言也远远比残酷的真相要好。久而久之,无人来关心阿玖的情况了。

    阿玖从国外回来之后,就待在了这个疗养院里慢慢恢复。

    外面的医疗技术虽好,但阿玖的疤痕仍是不能完全消失。

    阿玖用宽大的衣服盖住了她的伤疤,她知道陆淮和陆宗霆很忙,不想让他们为自己担心。

    方才陷入了那段记忆里,陆淮已经沉默了许久。

    这时,阿玖拉了拉陆淮的衣袖,她的表情有些好奇,仿佛在问陆淮为什么不讲话。

    陆淮这才回过了神,看向阿玖。

    陆淮迟疑:“阿玖,我现在还不能带你过去。”

    阿玖不解,她又做了手语问陆淮。

    为什么?

    陆淮伸手摸了摸阿玖的头:“今天冬天很冷,你的身体又不大好。”

    陆淮想了想,给了阿玖一个承诺:“明年春天,母亲祭日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她好吗?”

    阿玖低下了头,似乎有些失望。但是,转瞬之间,她很快抬起头来,对陆淮露出了一个笑容。

    阿玖动了动嘴巴。

    陆淮看清楚了她的口型,她说的是一个好字。

    她同意了。

    阿玖很好,但她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懂事了。正是太过懂事,才会让他觉得难受。

    即便受过烧伤,从生死危机中逃离,她的头脑依旧清晰,向来都比旁人要聪明许多。

    阿玖的健康状况很好,医生说,问题不出在她的身体,出在她的心理。

    她的发声系统完全没有受到损伤,只要她能克服自己的心病,仍旧能够继续开口说话。

    陆淮看了看她:“阿玖,你长高了。”

    陆淮发现阿玖已经很高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能发觉她现在差不多和叶楚一样高。嗯,她们的年纪也相近……

    他一愣,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也会想到叶楚。

    或许是这些日子都在同她相处,总不自觉会想起她来。

    陆淮不知道要不要把她的事情告诉阿玖,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

    但阿玖已经看出了他心中有事,又拉了拉他的衣袖。她认真看着陆淮,仿佛在让他说出真相来。

    陆淮缓缓地说:“阿玖,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

    阿玖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比划了一个词。

    嫂嫂?

    陆淮怔了一下。

    他忽的笑了:“她不是你的嫂嫂。”

    阿玖若有所思地看着陆淮,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和陆淮走得近的女孩子。这个姑娘是她听到的唯一一个。

    她理所当然会认为是自己的嫂子。

    陆淮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

    阿玖不太明白陆淮的意思,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阿玖一直看着陆淮,分明是想知道得更多。陆淮向来会满足她的要求,便同她讲了起来。

    陆淮:“她很勇敢,之前在怀特路上救过我一回。”

    “那时我受了重伤,有人在追杀我。”

    “哦对了,刚开始我们还打了一架。”

    “……”

    陆淮对阿玖讲了很多话,他一向沉默寡言,但在对待阿玖的时候,却很有耐心。

    听着这些,阿玖不由得笑了,这也是她头一回知道,陆淮能用那样多的话去讲关于一个女孩的事情。

    她问陆淮。

    你对她是什么想法。

    陆淮语气很平静:“没什么想法。”

    阿玖牵了牵嘴角,摆明了不信的样子,她又告诉陆淮。

    你们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发展。

    陆淮淡淡开口:“是吗?”

    不像是在问阿玖,更像在问自己。

    陆淮沉默了几秒,他没有考虑过叶楚和自己的未来,反倒是面前的阿玖提醒他这样一句。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

    紧接着,陆淮又想,阿玖在这里没什么朋友,孤单得很。但是,如果她能认识叶楚,生活会变得不一样。

    陆淮思索了下:“有机会的话,我会让你见她。”

    陆淮认真地向阿玖介绍着她。

    “她的名字叫叶楚,性子很好,既聪明又善良。”

    “只要你见了她,就会喜欢她的。”

    “……”

    阿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陆淮,她早就已经懂得了什么,但却不讲明。

    叶楚。

    阿玖无声地念着这两个字,轻轻地笑了。

    ……

    上海,叶公馆。

    一天已经过去了,叶楚坐在房中,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

    因为之前发生了绑架的事情,叶嘉柔被关小黑屋,叶楚也受到了惊吓。叶家人已经向学校请了假,让她们暂时都别去学堂。

    所以这段时间,叶楚会待在家中。

    昨日是陆淮母亲的生日,不知怎的,叶楚有些心神不宁。

    上辈子,叶楚次次都会陪陆淮去墓园,已经五年了。这一次,她仿佛不习惯了起来。

    如何在陆淮不知道的情况下,给那里送一束花?

    陆淮往年总是在昨天去的墓园,没有例外。他现在要么回到上海,要么就去南京找陆督军了,不会留在那里。

    叶楚思来想去,还是出了门。

    她没有做多少伪装,穿得极为平常。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一离开叶公馆,陆淮的人就会很快跟上来。

    叶楚拦了一辆黄包车,去了布朗路。

    因为布朗路很长,路上有着许多店铺,并且那里有一个角落,开着一家并不起眼的花店。

    若不是叶楚之前同朋友来过几回,她自己也不会知道布朗路上会有花店,旁人就更不用说了。

    到了布朗路后,叶楚下了黄包车,但并没有很快去那个花店。

    叶楚在路上走着,脚步一转,进了一家糕点店。

    这家店的传统糕点极为有名,她准备买几盒糕点回去,用来掩盖此次出门的意图。

    一道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阿楚。”

    听上去像是和她相熟已久。

    叶楚认出了这个声音,她转头看去,露出一个微笑:“爷爷。”

    陆世贤平时没事做,就在上海滩街头闲逛。

    他刚到了布朗路,就看见了叶楚。等他走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进了糕点店。

    陆世贤瞧见了叶楚的身后有几个人在尾随她。虽说他们遮掩得极好,一般人不会知道,仍是被他察觉了。

    这种事情一定要通知叶楚,陆世贤很快就跟着她走了进来。

    陆世贤神神秘秘地讲:“我刚刚发现了一件事。”

    叶楚凑过头去:“怎么了?”

    陆世贤悄悄地在叶楚的耳边说:“后面有人在跟踪你。”

    叶楚:“……”

    陆世贤虽然不会武,但他的反追踪能力是一流的。即便后头那群是陆淮的人,对他来说,发现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叶楚不讲话,陆世贤以为她是被吓到了。想想就知道,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怎么会处理这种事?

    陆世贤又开口:“要我帮你甩掉他们吗?”

    看着陆世贤极为认真的表情,叶楚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其实那群人都是他孙子的手下。

    他诚意十足,叶楚口中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不用。”

    陆世贤一怔:“为什么?”

    叶楚:“他们是来保护我的。”她没有撒谎,只是隐去了陆淮的那部分事情。

    陆世贤恍然大悟:“阿楚,这世道乱,你确实要多加注意才是。”

    下半句是,万一她遇到什么危险,就不能认识他孙子了。

    陆世贤又暗自想着,他和叶楚现在见过三次面,已经算是熟人了,再有下次,就带她去见陆淮。

    叶楚开了口:“爷爷。”

    陆世贤看向叶楚。

    叶楚笑着说:“既然我们这样有缘分,我请你吃饭吧。”

    陆世贤没有拒绝:“好。”

    待到他们进了餐馆,再落座并点了菜后,叶楚知道陆淮的那群手下已经亲眼看到她和陆世贤进来了,她决定去打个电话。

    叶楚:“我先问下家里人想吃些什么,过会带点回去。”

    陆世贤自然不会怀疑。

    叶楚向店家借了电话来用,扫视一番,四下无人之后,她才开始打电话。

    她打的是那个花店的电话。

    她告诉了花店,自己的要求,并会送上高额费用。

    叶楚很快就打完了电话,然后她转身回去和陆世贤吃饭。

    同陆世贤告别后,叶楚立即回到了叶公馆,无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这个下午,花店收到了那位顾客的钱,立即按照顾客的要求去做。

    ……

    另一头,陆淮已经离开了疗养院。

    昨日是他母亲的生日,但因为阿玖的事情,他没能来得及去墓园。

    往常,陆淮都在母亲生日那天过去看她,这次是一个例外。

    督军府的车开到了墓园,这天的天气冷,天灰蒙蒙的,像是笼罩着一层看不分明的雾气。

    司机在外面等着,陆淮一个人走了进去。

    陆淮母亲已经去世了很久,但墓前时常会有人来打扫。

    因为走得匆忙,这次来,陆淮并没有带什么东西,连花也没有。他只想同母亲聊聊天。

    陆淮朝着那块墓碑走了过去,远远便看见了那里似乎有什么。

    陆淮的步子停了下来。

    墓碑前放着一束花。

    细小的花朵束在一起,星星点点,好看极了。

    满天星。

    陆淮俯下身来,看了一眼那束满天星,微微皱起眉,他有些不解。

    这是谁送的?

    按理来说,没有人会在他母亲生日那天来到这里。每年,他都是自己来的。但是,这是一份心意。

    陆淮忽的释怀了,送花的人是谁,似乎已经不太重要了。

    他看着墓碑上的名字,缓缓开了口。

    “母亲,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阿玖她的状况已经越来越好了,她也很想来看你。”

    “……”

    陆淮同母亲讲完话,便离开了。

    汽车发动,朝着上海的方向驶去,一路开进了督军府。

    周副官忙跟进了书房,在陆淮不在的这段时间,他有一些事要汇报。

    处理完了繁忙的事务后,陆淮已经累极了。

    陆淮一边按着眉心,一边合上了眼睛,他只有很短的时间用来休息。

    然而,那一束满天星在眼前出现。同时记起了那一个问题,是谁送的?

    不知怎的,陆淮的脑中又浮起了那一张脸。

    怪了,分明叶楚身上没有疑点,为什么他总觉得很多事情都和她有关系。

    陆淮把跟踪叶楚的人叫了进来,想仔细问个明白。

    陆淮淡淡地问:“叶楚最近在做什么?”

    属下:“前几日,她一直待在叶公馆里,向学堂请了假,没有去上学。”

    属下想了想:“不过,今天叶楚姑娘出门了,还和您的祖父一起吃饭了。”

    陆淮对此仿佛并不在意:“嗯。”

    属下皱了下眉:“我们的人被您祖父发现了。”

    陆淮抬眉:“哦?”

    这时,陆淮记了起来,之前陆世贤提到过,他认识了一个不错的人,想来那个人就是叶楚了。

    叶楚的性子那样好,陆世贤自然会喜欢她。

    陆淮忽的笑了,世界上的巧合真多,还都发生在他们两人之间。

    他牵起了嘴角:“没事了,你们继续跟着叶楚。”

    “还有……”陆淮说,“把她的命令当成我的命令,务必保证她的安全。”

    属下没有犹豫:“是,三少。”

    待到属下离开了,书房里没了声响,这里寂静得很。

    先前,陆淮一直在派人保护叶楚,是因为担心她受到伤害。

    但是,叶楚身边的危机已经解除了,他却仍旧没有收回那群保护她的人。

    他总归不能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是因为习惯了吧。

    陆淮也一直在怀疑叶楚是否就是那个好心人,他现在还需要一个确凿的证据就能确定。

    但这个也并不是他派人跟踪她的理由。并且,这似乎是他们唯一的联系。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丧失和她的关联,哪怕是一点点。

    夜愈发静了,陆淮坐在房间里,审视着自己的内心。

    平日事务那样多,陆淮向来不会去想到自己。但这次,他头一回开始设想到了自己的未来。

    许多事情都是模糊不清的,但他能确定的是,那个未来里将会有她的存在。

    这天晚上,陆淮仿佛明白了一个道理,而这个念头同先前的都不一样。

    无论叶楚是不是那个匿名的人,不管她的身边会不会出现危险……

    似乎都不能阻止他去靠近她。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选满天星的原因是隐忍而执着的爱(双方前世)。

    大家不要在意花期,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6章 第7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