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7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7章 第77章

    这天, 乔云笙和顾平在司哥特路上办事。

    街上的行人那样多, 乔云笙向来不在意。但顾平眼尖得很,一眼就瞧见了丁月璇。

    顾平低声说着:“六爷, 大都会新来的歌女夜来香就在前面。”

    乔云笙恍然未闻,他继续不急不缓地向前走着,丝毫不在意顾平说的话。

    呵,夜来香。

    乔云笙看都未看丁月璇一眼, 嘴角浮现出一丝极浅的冷笑。

    他现在不动丁月璇, 不代表他以后不动。

    反正丁月璇这种人对乔云笙来说, 就像蝼蚁一样,他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他完全没放在眼里。

    他随便动动手指, 就能让丁月璇消失。

    顾平又开口:“六爷,要不要我把夜来香绑过来?”

    丁月璇是大都会的歌女,还没出场就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大家都想一睹那个神秘的歌女一面。

    丁月璇露脸后, 很多人都被她的歌声所吸引,现在丁月璇有了一点点名气。

    虽说顾平并不认为, 丁月璇这样的人,怎么会在三个月内成为上海滩最有名的歌星。

    但是若能弄倒丁月璇,绝对会为六爷的赌约增加几分胜算。只要六爷一句话, 顾平立时就会对丁月璇下手。

    乔云笙缓缓地说:“不急,以后再说。”

    现在还不到出手的时候。

    乔云笙轻笑了一声,想必沈九以为他就要赢得这场赌约了, 但那又如何。若是丁月璇不在了,沈九去哪再找一个乡下姑娘来给他撑场子。

    呵,他就等着沈九给他磕头求饶。

    这时,顾平有些迟疑地开口:“六爷,夜来香身边的女子有几分眼熟,好像是您上次让我调查的女人。”

    尹家的聚会后,乔云笙让顾平调查了一个女人,这女人和沈九,还有陆三少似乎都有几分关系。

    乔云笙微微偏过头,目光落在了前方。随即,他的眼神紧紧锁住了丁月璇身边的女子。

    丁月璇和叶楚走在一起,丁月璇似乎在说些什么,叶楚侧过头去听,然后,叶楚淡淡地笑了。

    看上去两人关系极好,态度也比较亲密。

    乔云笙微眯了眯眼,叶楚和夜来香是朋友?

    乔云笙脑海里忽的闪过了什么,但是很快就消散了。乔云笙微皱了眉,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这时,丁月璇踉跄了一下,身子忽然低了下来,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就要向前摔去。

    叶楚伸出手,扶住了丁月璇。丁月璇握着叶楚的手,站了起来,然后叶楚对着她笑了一下。

    这场景全部落入了乔云笙的眼中。

    这一幕熟悉极了,一些画面在乔云笙的脑海里慢慢铺展开来,乔云笙的身子几不可闻地僵了一下。

    乔云笙蓦地想起了那日在码头上,他让顾平把丁月璇扔下水。之后他觉得有些无聊,就回到了船舱内。

    他随意地一瞥,远远地瞧见了一个女子把丁月璇拉上了码头。

    那时,船已经开远了,岸边也起了白茫茫的雾气,女子隐在雾中,面容有些看不分明。

    但乔云笙记得那女子纤细的身影,还有她的动作。

    码头上的那一幕,与现在的场景一点一点重叠在了一起。

    原来是她。

    乔云笙的肤色本就苍白得近乎透明,现在更似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阴影,令人愈发看不清了。

    看见叶楚嘴角的浅笑,乔云笙忽然觉得有些刺眼。

    乔云笙的眸色变得有些晦暗不明。

    想着陆淮的人还跟在叶楚身后,乔云笙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目光落到了其他地方。

    从旁人眼里看来,他只是随意看了叶楚一眼,并没有在叶楚身上有过多停留。

    只是他的眼底暗沉了下来,越发深不可测,让人望而生畏。

    顾平能感觉到乔云笙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顾平想着,自己去找六爷的时候,多次瞧见六爷看着这个女人的照片,久久都没有把照片放下。

    分明六爷对这女人是有几分兴趣的,可是谁想是这女人是丁月璇的朋友,六爷此时的心情一定极为复杂。

    顾平说:“六爷,这女人和夜来香有关,需要我做什么吗?”

    乔云笙冷冷地看了顾平一眼:“不准动她。”

    顾平心神一凛,低头不再说话。

    叶楚走在前头,乔云笙在后头,两人在同一条街上走着。

    却没有碰面的可能性。

    乔云笙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坐上车就走了。

    仙乐宫。

    乔云笙坐在那里,脸色暗沉。

    他全然没料到叶楚竟是丁月璇的朋友,而且那日在码头上救了丁月璇的人,居然也是她。

    方才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乔云笙的第一反应是惊讶,他有些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

    然后又是愤怒,生气叶楚要和自己对着来。

    乔云笙曾经觉得叶楚表面看上去温柔,说话做事都没什么特别的,他不知道为什么陆淮会看上叶楚。

    现在想想,叶楚说不定一直在隐藏她的真实性格,只是没有被自己发现罢了。

    思及此,乔云笙的眼底又暗了几分。

    乔云笙心想,陆淮对叶楚上了心,沈九找到的乡下姑娘是丁月璇,而丁月璇是叶楚的朋友。

    这几件事情丝丝缕缕,似乎都交缠到了一起。而每一件事都在与自己对立,让自己束手束脚。

    乔云笙往后一靠,抬头看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然后,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门口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紧接着,女人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六爷,我是锦绣。”

    乔云笙眼眸微动,开口:“进来。”

    锦绣袅袅地走了进来,微微走动间,似乎还带着一丝香气。

    锦绣走到乔云笙身边,停住了脚步,轻声唤道:“六爷。”然后,锦绣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了那里。

    她在等乔云笙的指示。若是乔云笙没有让她坐下,她绝不会坐下。

    懂得看人眼色,她才能长久地呆在乔云笙的身边。

    许久,乔云笙微抬下巴,示意锦绣坐下来。锦绣心头一喜,缓缓落座。

    锦绣身上的香气,似有似无,隐隐地笼在乔云笙的鼻间。

    美人在怀,且姿态妩媚,乔云笙的神色未变,令人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乔云笙看了锦绣一眼,她在自己身边呆了一些日子,大概算得上近期待得最久的了。

    比起之前的女人,锦绣比较识时务。因此,乔云笙对待锦绣的态度还行,虽仍是不温不热,但比起之前的要好上许多。

    锦绣知晓乔云笙不喜浓烈的香味,她为了迎合乔云笙的口味,特地用了最淡的香水。

    乔云笙看着锦绣,淡淡说了一句:“过来。”

    锦绣见乔云笙开口了,大着胆子往乔云笙那靠了一下,但是锦绣并不敢过分靠近。

    乔云笙没有动,任由锦绣贴了上来。

    乔云笙抬起手,修长苍白的手指,轻轻挑起了女子的下巴。

    他的眼神极其专注,目光静静地落在了女子的眼睛上。

    锦绣微抬着脸,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锦绣并不说话,她晓得六爷最爱看她的眼睛了。

    平日里六爷经常这样做,虽然她总看不清六爷在想些什么,但是,这时候六爷的心情总是极好的。

    这时,乔云笙忽的笑了,但那笑却带着几分凉薄。

    锦绣痴痴地看着乔云笙的脸。

    都说乔云笙做事狠辣,但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时,态度总会分外温和,仿佛在透过自己,看见了旁人。

    但是,锦绣不在乎,只要能呆在乔云笙身边,她什么都愿意做。

    恍惚间,乔云笙的脑海浮现出了叶楚清冷的面容,她的肌肤雪白,轮廓美好。

    尤其是一双眼睛乌黑清亮。

    这时,乔云笙的心情烦躁了起来。

    他忽的开口,声音没有什么起伏:“滚。”

    他的声音极轻,语调平淡,但是锦绣知道,乔云笙怒了。

    分明刚才乔云笙的动作这样亲密,锦绣的下巴甚至还留着温暖的气息。但此时,乔云笙却无端端翻了脸。

    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锦绣心神一凛,立马收拾了自己的情绪,站起身来,一扶身:“六爷,那我先离开了。”

    锦绣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她带上了门。

    偌大的房间里,乔云笙一个人坐在了黑暗里。

    ……

    另一头,叶嘉柔被关在叶公馆的小黑屋里。

    当叶嘉柔终于从小黑屋出来时,她还有些不适应。

    在小黑屋里,就算是白天,里面也同样照不进阳光。在被关押的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叶嘉柔说过话。

    也许几个小时可以,但是长时间的寂静会让人心生恐惧,叶嘉柔已经要到崩溃的边缘时,被放了出来。

    叶嘉柔的丫鬟早就换掉了一批,全是新的面孔。丫鬟扶着叶嘉柔回到了房间。

    等到叶嘉柔全部洗漱完,换掉身上的衣服,坐在床边,她还觉得不真实。

    叶嘉柔挥了挥手,示意丫鬟下去。她在小黑屋里想了很多事情,她准备一出来就给杨怀礼寄去一封信。

    杨怀礼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现在家里的人都知道自己曾对叶楚下手,就算没有证据,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刺。

    若是她想要改变现状,只能选择另外一条出路。

    杨怀礼家境不错,这段时间以来,叶嘉柔也能感觉到杨怀礼的心思,虽然他嘴上没说,但叶嘉柔知道他已经爱上了自己。

    叶嘉柔有信心,只要杨怀礼对她有感情,她就能说动杨怀礼娶她。

    叶楚和三少虽是关系不浅,不过三少又没有当着大家的面承认他和叶楚之间的关系。

    就算叶楚能攀上三少,也仍旧需要一段时间。可是她和杨怀礼不一样。

    杨怀礼和她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若是她借着这件事情,装装可怜,杨怀礼自会对她怜惜,到时候借机提出要结婚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她和杨怀礼结婚后,就可以利用杨怀礼来对付叶楚。

    三少的手再长,也没法管到这些事吧。

    叶嘉柔想好对策后,就来到桌子旁,坐了下来,她准备编造出另一种说辞解释这次的事情。

    叶嘉柔写完后,将刚才扶她的丫鬟叫了进来,让她把这封信送给杨怀礼。

    丫鬟阿璐是新来的,收了叶嘉柔的一点好处,就笑得咧开了嘴,立即小跑去送信。

    叶楚派了人监视着叶嘉柔的院子,叶嘉柔的一举一动自然有人汇报给叶楚。

    丫鬟阿璐还未走出门口的时候,就被带到了叶楚的院子里。

    “二小姐,她是三小姐院子的人,不知道三小姐要她做些什么事情?”晓荷收到消息后,就将阿璐带到了叶楚面前。

    叶楚坐在书桌旁,随意翻看着书,看到晓荷的说话声,才抬起了头。

    晓荷身后的丫鬟很紧张,手上紧紧捏着一封素白色的信封。

    “你手上拿着什么,拿过来让我看看。”叶楚放下手中的书,唤丫鬟过来。

    虽然阿璐是新来的,但是她也知道叶二小姐的话语权比三小姐大多了,她忙不迭将手上的信封递了过去。

    叶楚将信拿在手上,上面空白一片,没有署名。

    “三小姐让你送给谁?”叶楚没有拆开,问了阿璐一句。

    阿璐赶紧回答:“三小姐让我把这封信送给杨公子。”

    叶楚轻笑了一声:“果然。”

    “你也知道三小姐刚被放出来,难免会有些糊涂,所以我会好好照看她一下。”

    “这信我会帮你送过去的,你也不必同三小姐讲了。”

    叶楚挥了挥手上的信封,看向阿璐。

    阿璐心下一松,她不清楚三小姐做了些什么,但是家里有传言,说是三小姐犯了错,所以惩罚了她。

    现在叶二小姐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

    “当然,我会告诉三小姐,我将信送到杨公子手上了。”阿璐点了点头。

    叶楚说了句:“若是杨公子的信送来了,我也会交给你,让你送给三小姐。”

    阿璐自然一口应下,等她下去后,叶楚才拆开了信。

    叶嘉柔果然在装可怜,将所有的事撇得一干二净,说是家里人不分青红皂白,惩罚了她。

    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所以叶嘉柔可以随意解释,为什么这些天会和杨怀礼断了联系。

    不过这封信已经被叶楚拦截下来,她又怎么会让叶嘉柔如愿呢。

    叶楚先是找了沈九帮忙,向他借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可以听到隔壁房间的情况。

    上辈子叶楚和陆淮假扮夫妻的时候,和沈九经常会有往来,她知道沈九在上海滩各地都有这样的秘密房间。

    叶楚一向沈九提出这个请求,沈九二话不说就应了。

    关于叶楚知道这些秘密房间的事,沈九并不感到奇怪。肯定是陆淮告诉叶楚的,还有别的原因吗?

    安排好一切后,叶楚才开始写起信来。她准备模仿叶嘉柔的字迹给杨怀礼写一封信。

    上辈子,陆淮教过叶楚很多字体,模仿字迹自然也不在话下。

    叶楚先是在白纸上练习了一下叶嘉柔的字迹,她重新拿出一张信纸,将信里的内容改了改。

    当然信的内容依旧是模仿叶嘉柔的口吻。

    “怀礼哥哥,近几日我被困在叶公馆无法出门,所以才与你断了联系。我对你的思念一天也没有断过,有好多话想同你说。”

    叶楚将叶嘉柔原先想好的地址做了改动,将其改成了和沈九借来的秘密房间的隔壁。

    待到杨怀礼的回信到了后,叶楚再模仿杨怀礼的字迹给叶嘉柔写信。

    信中,杨怀礼提出要在明天中午和叶嘉柔见面,而他正好有事,将叶嘉柔定好那个的地点换了一下。

    地点定在沈九的秘密房间。

    两边都做好准备后,叶楚就等着叶嘉柔上钩了。

    叶嘉柔的心思不难了解,无非是想让杨怀礼对付自己。因为莫清寒还没有出现,此时,杨怀礼是最好的人选。

    虽说叶楚没有将杨怀礼放在眼里,但是她不会让叶嘉柔有任何爬起来的机会,她会断掉叶嘉柔和杨怀礼这条线。

    而对于杨怀礼来说,叶楚只是让他看清楚叶嘉柔的真实面目,让他看看自己爱着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嘉柔让丫鬟将信寄出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等着,她现在的心态和平时不同。

    之前她还能慢悠悠地吊着杨怀礼,可是如今经此一事,叶嘉柔早已失了方寸,就算多等一秒也让她心急。

    所幸的是,杨怀礼的回信很快就到了,拿信进来的人是先前帮忙送信的阿璐。

    阿璐还以为这信真的是杨怀礼寄过来的,自然一点也不心虚。

    “三小姐,杨公子的信到了。”阿璐递给了叶嘉柔。

    叶嘉柔将信一夺,朝着阿璐挥了挥手,让她赶紧下去。

    等到房门合上时,叶嘉柔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信中杨怀礼先是表达了对她的关心,然后和她定下了见面的时间。

    不过,杨怀礼换了她信中的地点,但这又何妨呢。

    放下信后,叶嘉柔赶紧打开衣柜,选起衣服。明天她一定要让杨怀礼主动向她求婚。

    天色渐渐暗了,月亮升起,叶嘉柔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个晚上。

    叶嘉柔提前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她推开房门的时候,杨怀礼还没有到。

    紧张了一晚上的叶嘉柔终于将放松了下来,她心情好,叫了一壶茶,慢悠悠地喝着,等着杨怀礼的到来。

    房门在约定好的时间被敲响,叶嘉柔整了整衣服和头发,她站起身,满怀期待地往门口望去。

    下一秒,叶嘉柔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的声音难掩慌乱,有些尖锐:“怎么是你?”

    开门的人正是叶楚,叶楚转过身合上门,讥笑了一句。

    “怎么?你以为来的人会是杨怀礼吗?”

    作者有话要说:  沈九:小丫头,你要做什么坏事?

    叶楚:叫嫂子。

    沈九:……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7章 第7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