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7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8章 第78章

    听到叶楚的声音, 叶嘉柔才回过神来, 经过绑架一事,她已经和叶楚撕破了脸, 也没必要再装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叶嘉柔质问道。

    叶楚冷冷地昵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反而走到桌子旁坐下。

    叶嘉柔转过身,对着叶楚, 叶嘉柔的脸恰好能被隔壁的人看见。

    “我约的人是杨怀礼, 为什么来的人是你?”叶嘉柔连忙追问。

    叶楚不慌不忙地开口:“你的信件让我截下了, 你送给杨怀礼的信也被我掉了包,你的杨公子可来不了。”

    叶嘉柔气得一噎:“那杨怀礼给我寄的信也是你伪造的?”

    叶楚讥讽一笑:“看来你还不是太傻, 杨怀礼的字迹不难弄到, 我就是耍了你,又如何?”

    原本叶嘉柔想要约杨怀礼出来,就是想让杨怀礼在今天向她求婚,但是如今都被叶楚毁了。

    叶嘉柔忍不住气得拿手指着叶楚:“叶楚, 你怎么这么过分?”

    看到叶嘉柔的模样,叶楚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我警告过你, 我不喜欢你拿手指着我。”

    叶嘉柔被叶楚的模样吓到,不自觉地收回了手,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狼狈, 叶嘉柔赶紧定了定神。

    另一头,杨怀礼也准备从家中出发,他收到了叶嘉柔的信, 说是想和他见一面。

    前几天,杨怀礼一直想要联系到叶嘉柔,可是都找不到人,现在叶嘉柔字里行间都透着委屈,可见她一定有苦衷。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杨怀礼就从家中出发了,他照着叶嘉柔在信上的地址,来到了目的地。

    一到门口,杨怀礼就被人拦住了。

    “杨公子。”

    拦住杨怀礼的人正是叶楚的贴身丫鬟晓荷。

    “我是叶二小姐的丫鬟,她让我等在这里,和你说些事情。”

    杨怀礼眉头一皱,他不清楚叶楚为何要找他说话,和他约定好的人是叶嘉柔,况且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

    “我和人有约,现在不方便。”杨怀礼拒绝。

    晓荷面色未改:“我家小姐知道你和叶三小姐有约,而且就在这里。”

    “希望你进了房间后,保持安静,很快就会明白小姐的用意了。”

    杨怀礼没应声,但是晓荷清楚,他已经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

    晓荷领着杨怀礼到了房间,她打开门,做了个手势。

    杨怀礼心中怀疑,不过还是走了进去。

    之前他从叶嘉柔的口中得知,叶楚处处针对她。这次叶楚见他肯定有理由,他想知道原因。

    杨怀礼走进房间,环顾了一圈,屋内没人,他正懊恼被叶楚耍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声音。

    他觉得奇怪,晓荷走到两个房间中间的那堵墙前,她将墙上的一幅画取了下来。

    杨怀礼上前,他正好能看到隔壁房间的场景。

    隔壁说话的人恰好是叶楚和叶嘉柔,看来这就是叶楚叫自己来的用意。

    此时的叶嘉柔很陌生,她的脸上不再带着娇柔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表情,正拿手指着她的姐姐,叶楚。

    杨怀礼心头一紧,他能猜到接下来看到的场景肯定会颠覆他的想象。

    隔壁的声音清晰传来,杨怀礼听到了绑架两个字,他附耳去听,垂在身侧的手捏成了拳头。

    晓荷看到杨怀礼这副模样,明白自己不需要继续提醒杨怀礼,因为杨怀礼根本不会开口惊扰到隔壁的两人。

    “你这么做,无非就是为绑架的事情生气,好啊,我承认,就是我怂恿蒋伯俊来绑架你。”叶嘉柔不再和叶楚虚与委蛇。

    叶楚肯定知道了自己的真面目,自己又有什么好装模作样的。

    叶楚神色未动,只是声音愈发冷了:“现在你就承认了,不怕被巡捕房的人抓了?”

    叶嘉柔呵呵笑了声:“你别想骗我,若不是没有证据,我又怎么会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你根本拿我没法子。”

    “是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只要我清楚这件事就行了。蒋伯俊为你顶罪,所有坏事都由他承担,你晚上也能睡得着觉?”叶楚冷眼看着。

    叶嘉柔:“那又怎样,蒋伯俊不过是个废人,做这些小事都做不好,活该他进去,而且他也不是供出了我,我们各取所需罢了。”

    叶楚笑了声:“蒋伯俊是活该,谁让他要和你合作呢。要不是你故意怂恿,他也不会起了追求我的心思。”

    叶嘉柔:“这件事的确也是我做的,可惜你不喜欢蒋伯俊,三少不适合你,他迟早有一天会对你失去兴趣。”

    “我只是给你找了一个更好的选择,你却不领情。”

    听到叶嘉柔提到陆淮,叶楚就一阵恶心。

    叶楚收起讽刺的笑意,定定地看着叶嘉柔:“你凭什么提到三少的名字?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罢。”

    叶楚侧着头,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看你的样子,杨怀礼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个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罢了。”

    叶嘉柔神色一凝:“那又如何,虽说杨怀礼处处比不上三少,但是三少和你不会有结果,杨怀礼却对我死心塌地。”

    这里的对话一字不落地进入杨怀礼的耳里,杨怀礼的手握得很紧,手背上青筋尽显。

    可叶嘉柔正说得兴起,自然不知隔壁是何人。

    叶楚继续套叶嘉柔的话。

    “看来你还没有受够苦头,若是杨怀礼知晓你的样子,那就好玩了。”叶楚突然笑了起来。

    “对了,忘了告诉你一句,陈息远的女友李思文是我找来的,去学校门口大闹一场的主意也是我出的,你觉得有意思吗?”

    叶嘉柔原本只是猜测,没想到叶楚直接承认了。一提到陈息远的名字,叶嘉柔就想起那时的羞辱。

    她气得咬牙:“你心思恶毒,不喜欢我,就处处针对我。”

    叶楚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我就是讨厌你,想要看着你出丑,说起来还要谢谢你,让我免费看了这么多场好戏。”

    叶嘉柔面色发青:“你故意做这么事,抹黑我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

    叶楚说:“我讨厌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再说了,你要是没有做出这些事,我又怎么会抓住你的把柄,是你将错处往我手上递,我也没办法。”

    叶楚又继续激怒叶嘉柔:“既然你说到这里,我就一件一件和你算。你和严曼曼撞衫一事,也是我放出的假消息,就是为了让你上当。”

    叶楚的话让叶嘉柔一愣,她气得手脚一凉:“你故意让我和严曼曼撞衫!分明要买那件衣服的人是你。”

    “这话你可讲错了,衣服是你提出要买的,这家店也是你要进去的,连这件衣服也是你从我手中抢走的,你现在说这个不觉得晚了吗?”

    叶楚就喜欢不拐弯抹角地讲话,既然和叶嘉柔撕破了脸,她也不必隐瞒自己的脾气。

    叶嘉柔双眼发红,控诉道:“是你放出假消息,设计害我,不然我怎么会……”

    叶楚蓦地掐断了话头:“叶嘉柔啊,叶嘉柔啊,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要是你不动坏心思,又怎么会跳进我的圈套?”

    “怪只怪你一肚子的坏水,脑子却跟不上,就会怨天尤人,却不从自己身上找理由。”

    “我劝你,做坏事之前就要做好被发现的准备。”

    叶楚字字诛心,听得叶嘉柔心口发颤。

    “你这次来不过是想要嫁给杨怀礼,借着他的手来对付我。”

    “现在我就和你打个赌,你说杨怀礼爱的到底是你,还是你给他的假象呢?”

    叶楚故意套话,就是想让杨怀礼听听叶嘉柔的真实想法。

    叶嘉柔从刚才的打击中缓过了神:“你知道在这件事上,你永远也赢不过我。”

    叶楚瞧叶嘉柔笑得自信,却不知大祸临头。

    叶楚的语气意味深长:“就凭你故意撞进杨怀礼的怀里,在他面前说着我的坏话,装着可怜,就能一直吊着他的心吗?”

    叶嘉柔心头微恼,但是叶楚的话仍然不能削弱她的自信。

    “就算是我故意的又怎样,杨怀礼这样的人,还不是为我和朋友打架,对我死心塌地,我消失几天,就着急得不得了。”

    “杨怀礼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的真实样子,他会一直以为我是那个被姐姐欺负的小可怜,他这辈子都会被我迷得团团转。”

    叶嘉柔的话说完,叶楚的笑意更深了。

    叶楚的视线直直望进叶嘉柔的眼里,声音清清冷冷的:“你确定?”

    叶嘉柔被叶楚的眼神看得发毛,她不确定叶楚在打什么坏主意。

    这时,紧闭着的房门突然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刚才她和叶楚口中的主人公,杨怀礼。

    杨怀礼脸上的笑意全无,眼神冰冷。他紧抿着嘴,满脸尽是沉郁,一直盯着叶嘉柔。

    叶嘉柔从没有看过杨怀礼这般的模样,好像是恨极了她。

    叶嘉柔刚想说出口的话,卡在了喉咙处,怎么也吐不出来,方才得意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她心头一团乱麻,手脚冰凉,血液直往脸上涌。

    她挪动了几下嘴唇,脑袋几乎转不动了。现在这样的场景,叶嘉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定是叶楚将杨怀礼带到此处,杨怀礼肯定是听到了刚才她和叶楚的谈话。

    叶楚非但在话语中羞辱她,还设计陷害她,话里话外都在引诱她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

    叶嘉柔声音颤着抖:“怀礼哥哥,你听我解释……”

    叶楚漫不经心地替叶嘉柔说了下面半句:“这些都是误会是吗?”

    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叶楚站起身,准备离开。至于杨怀礼和叶嘉柔之间的事,就由杨怀礼亲自处理。

    叶楚快要走到门口的时,杨怀礼叫住了她:“谢谢你,叶二小姐,让我不至于当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还有……”杨怀礼顿了一下,“对不起。”

    叶楚看了杨怀礼一眼,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房门合上,房间里只剩下了叶嘉柔和杨怀礼。

    这会儿,叶嘉柔的眼睛已经升起了薄薄的雾气,她吓得面色苍白。

    “怀礼哥哥,这些事我都可以解释的。”叶嘉柔哭得很惨。

    之前叶嘉柔的眼泪还会让杨怀礼心疼,但是此时杨怀礼只觉得厌烦。

    “解释什么?你想说你勾引陈息远不成,转而投向了我,我是你能找到的最好人选,一个可以让你尽情利用的傻子。”

    杨怀礼嘲笑自己被蒙蔽了心,事实摆在自己的眼前,他却被叶嘉柔耍得团团转。

    是啊,叶嘉柔说得对,若不是叶楚设计了这样的场合,他还死心塌地地爱着叶嘉柔,为她痴迷。

    之前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可能在别人眼中看来,都是极其可笑的吧。

    “不是,不是的,现在我喜欢的人是你啊。”叶嘉柔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小脸一点血色也没有。

    杨怀礼说:“可惜我现在不是那个被你哄骗着的傻子,我不想和你过多计较,以后我也不想再看到你。”

    杨怀礼隐忍着怒气,他无法怪罪别人,只能说自己识人不清,还错怪了叶楚。

    他还自诩是个谦谦君子,看来他才是那个最傻的人。

    杨怀礼眼底没有任何情感,他看了一眼仍在哭泣的叶嘉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和平饭店。

    这天夜里,陆淮一个人开着车离开了和平饭店。

    原本陆淮的车朝着威尔逊路开去,督军府就在那条路的附近。

    车子开到怀特路的时候,陆淮忽然转动着方向盘,拐了一个弯,往另一个方向开了过去。

    他想顺路去一个地方。

    随着夜色变深,街道愈发冷清起来。黑色的汽车穿过了上海滩一条条寂静的街道。

    陆淮的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子没有开进去,倒是停在了路口,只要一抬眼便能看到尽头。

    那条路的尽头是叶公馆。

    陆淮拿出了打火机,他用手拨开了打火机的盖子,忽明忽暗的火焰微微摇晃,点了一根烟。

    风一吹来,烟雾散去,

    叶公馆的大门紧闭着,门前的灯却还亮着,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回来。

    陆淮看着叶公馆门口的灯,灯光雪白,在黑漆漆的夜里显得愈发明亮。

    陆淮知道叶楚住在里面,他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他已经回来了好几日,但叶楚一直都不知道。

    陆淮没有让属下告诉叶楚,他的头绪有些乱,无法理清楚。

    这些天,他一直在回忆,从怀特路上的初遇到试探,再到后来一次又一次的见面……

    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记挂上她了?

    陆淮只觉得现在有了一些欲望,想要靠近她,了解她,看清她……

    但叶楚身上,还有许多陆淮并不清楚的秘密。

    这时,有辆汽车开进了这条马路,逐渐放缓了速度,最终在叶公馆的门口停了下来。

    有人下了车,叶公馆的大门打开,又再次合上。

    叶公馆门口的灯终于灭了。

    手中的那根烟快要燃尽了,陆淮最后看了一眼叶公馆,再发动了汽车,朝督军府而去。

    回到督军府后,陆淮打开了锁起来的抽屉。

    那里放着先前那个好心人送过来的纸条,陆淮拿出纸条来,在台灯下观察了一会。

    他叫了一个人过来。

    那人正是陆淮派去保护叶楚的,平日里都是他在汇报叶楚的近况。

    那人:“叶楚姑娘让我告诉您,在外忙得累了,若是回来就好好休息。”

    叶楚虽然知道陆淮在外忙碌,她的手上也并没有他在外面的联系方式,所以让他的属下帮忙转告。

    陆淮:“是吗?”

    陆淮淡淡开口:“你明天跟叶楚讲一声,说我已经回来了。”

    那人觉得奇怪,明明三少知道叶公馆的电话,为什么不自己去同叶楚姑娘说?

    这两个人的行为实在古怪,反正他也搞不明白,就做一个传声筒好了。

    那人:“是,三少。”

    属下自然不敢过多揣测三少的心思,谁也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照做便是了。

    陆淮看着纸条上的字迹,这个好心人三番两次都没有被他抓住,想来一定十分了解他。

    叶楚在忙的这些天,还有陆淮在外的日子里,这个好心人一直都没有出现,倒像是告了假似的。

    陆淮牵起嘴角,也该是时候给这疑问一个答案了。

    这段日子,他确实和叶楚没有好好见过面了。

    陆淮让属下通知叶楚,就是要让她知道自己回到上海,并作出反应。

    先前,叶楚让陆淮帮她忙的时候,说过她会找机会报答他。

    但在陆淮试探地问她的秘密时,叶楚却向来机警,很快就将这个话题绕了过去。

    陆淮倒是期待得很,她会用什么法子报答他?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小骗子,是时候把你的真面目露出来了。

    陆淮偏了偏头,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乖,把你的马甲脱了。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8章 第7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