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7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79章 第79章

    不知为何, 这段时间沈九有些心绪不宁。有时候曹安叫他的时候, 他都在恍神,没有听清楚曹安在讲些什么。

    沈九的眼皮有时会跳动, 仿佛在告诉他,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到底是什么事呢?沈九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沈九的心情压抑极了。

    他回到家,走进了房间, 屋内黑漆漆的, 没有一丝光亮。他没有开灯, 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天愈发冷了, 屋内的空气似被冻住了一样。

    沈九的目光越过窗户, 往外看去。天空是黑沉沉的,似墨一样黑。

    不一会儿,窗外下了雨,雨水敲打着窗户, 顺着窗沿缓缓落了下来。

    沈九侧身躺在床上,他闭上了眼睛。

    夜已黑的深沉, 沈九翻来覆去,睡得极不安稳。

    恍惚之间,他做了一个梦。

    ……

    大都会。

    留声机放着轻缓的音乐, 沈九懒懒地靠在软塌上,他微眯着眼,静静听着。

    沈九的手里端着一杯热茶, 淡白的雾气袅袅上升,拂上了沈九的脸颊。

    这时,一个手下敲门进来,走到沈九旁边,语气恭敬:“九爷,有人给您送了一把伞和一张电影票。”

    沈九仍闭着眼:“你把东西放下吧。”

    然后,沈九随口一问:“谁送的?”

    沈九想着,这样冷的天,他可不愿意出门。

    手下:“是一位叫阿玖的姑娘送的。”

    下一秒,沈九手中的茶盏落地,杯子在地毯上滚了几圈,然后停了下来。

    沈九立马直起身来,走到手下跟前,神色极为急切:“那位姑娘现在去哪了?”

    手下不知沈九为何如此反应,他说:“阿玖姑娘已经离开了。”

    沈九示意手下下去,他小心翼翼地拿着伞和电影票,坐到软榻上。

    沈九先把电影票搁在桌上,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伞上。

    这把油纸伞颜色素雅,是一层浅淡的蓝色。沈九的目光又移到伞柄上,那里落着一个字。

    玖。

    和初见时一模一样。

    沈九坐在那里,他忽的笑了。

    阿玖,你终于回来了。

    沈九捏起那张薄薄的电影票,看清了戏剧开场的时间,是明天晚上七点。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把时间牢记于心。阿玖约自己看戏剧,他绝对不能迟到。

    第二天傍晚,沈九拿起大衣,走出房门,准备前往光明大剧院。

    沈九坐在车里,不由得沉思起来。

    这样久没见,不晓得阿玖还认得出自己吗?

    天气很冷,阿玖穿得暖和吗?

    等会见到阿玖时,他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呢?

    ……

    堂堂清会的九爷,人人都敬他三分。但要见心爱的女孩子之前,他的心情竟也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沈九笑了,因为她是阿玖。

    汽车停在了光明大剧院的门口,沈九下了车,一阵寒风吹了过来,带来阵阵凉意。

    冬天的晚上,气温越发低了,微微呼吸一下,都能化成浅淡的雾气。

    空气是这样冷冽,但是沈九却不这样觉得。想到阿玖在剧院里等他,沈九的心不由得就浮在了那里。

    他迫不及待要见阿玖了。

    沈九缓缓走进剧院,剧院里人不少,有卖零嘴的小贩,有来看戏剧的人们。寒冷的天气,并没有降低大家的热情。

    空气中飘散着食物的香味,耳边传来人们的谈话声,沈九目不斜视,径直往前走了过去。

    沈九走过一段寂静的路,拐了一个弯,然后,他在一个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门那头有着他心爱的姑娘。

    沈九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推开了大门。

    沈九走了进去,他抬眼望去,目光越过其他人,一眼就瞧见了那个身形单薄的少女。

    少女乌黑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露出了一段雪白的脖颈。

    沈九晓得,她就是阿玖。

    沈九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往下走。

    分明心情是那样急切,但是沈九的步子却放缓了。面对阿玖,他总是这般小心翼翼。

    终于,沈九的脚步停下,他走到少女身边,缓缓坐了下来。

    沈九看向少女,轻声叫了一句:“阿玖。”

    少女转过身,她五官精致,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得几乎透明。她浅浅地笑了:“沈公子。”

    沈九的眼底浮现出一丝极浅的笑容,他果然没有认错。

    随即,沈九微皱了眉,他细细打量着阿玖。阿玖的下巴尖尖,脸色苍白,看上去那样单薄瘦弱。

    沈九一双凤目微微眯着:“你瘦了。”

    沈九晓得阿玖的家庭背景不简单,他也一直以为,这么些年,阿玖被保护得很好。

    可现在看来,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阿玖微微一笑:“沈公子,你更好看了。”

    阿玖觉得,沈九在她见过的人里,长得算顶顶好看了。

    看见阿玖这样瘦,沈九的心原本揪在了那里,听见阿玖的话,他紧绷的神经蓦地松了几分。

    阿玖真是可爱极了。

    沈九的眉梢带着笑意,问:“阿玖,当年你为什么离开了上海?”

    沈九当年一直在找阿玖,可就是找不到阿玖的身影。沈九通过所有途径去找,但阿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阿玖半垂着眼眸:“因为某些意外,我去了其他地方。”

    她的手微微攥紧,但她的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

    然后,沈九问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这么些年,你过得好吗?”

    阿玖那样好,沈九希望她这辈子都可以过得快快乐乐。

    阿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沉痛,虽然很快就消散了,但还是迅速被沈九捕捉到了。

    沈九的心里浮起一丝担忧,他想开口问,但又怕引起阿玖的伤心事,便没有说话。

    这时,沈九微垂着头,他的目光扫过了阿玖的手腕,雪白的手腕上隐隐有着细小的伤疤。

    在白皙的肌肤上格外醒目。

    沈九心疼极了,这么些年,不知道阿玖经历了什么?

    阿玖察觉到沈九的目光,她把衣袖往下拉了拉,盖住了那些伤疤。

    阿玖抬头看着沈九,轻声道:“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过得很好。”

    她不想让沈九担忧,转移了话题,笑着问:“沈公子,你呢?你过得如何?”

    阿玖不说她经历了什么,沈九自然也不会问。

    沈九很想说,他过得不好。就算他成为了人人敬畏的九爷,但是找不着她,他心里就像缺失了一个角落。

    但是,沈九只是默默地注视着阿玖。

    沈九开口:“当年我听你的话,去了和平饭店,找到了陆淮……”

    阿玖听见陆淮的名字,轻轻扬了扬眉:“然后呢?”

    沈九见阿玖感兴趣,继续说:“然后,我当了清会的头目,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

    “阿玖,谁要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

    四下是喧嚣的人声,但沈九看着阿玖,心忽的静了下来。

    沈九觉得,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旁边坐着心爱的姑娘,她认真听着自己讲话,沈九嘴角的笑意愈发浓了。

    沈九细细讲着,阿玖静静听着,她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时不时会问上几句。

    过了一会,沈九问:“阿玖,你现在住在哪?我可以去找你吗?”

    好不容易找着了阿玖,沈九不想再错过了。

    阿玖正要开口,这时,一阵风吹了过来,本就微弱的声音,更被掩盖在风声里。

    沈九没有听见阿玖的回答,他焦急万分,正想继续问,突然,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包括阿玖。

    沈九倏地惊醒,他坐起身来,眉头隐隐皱起,额头上覆着细密的汗珠。

    原来是做梦。

    他还是没有找到阿玖。

    沈九的眼底染上几分沉痛,轻声叫了一句。

    阿玖。

    寂静的黑暗中,沈九的声音落在空荡的房间里,轻不可察。

    时间已经过了那样久,有些事早该忘了,可是阿玖的面容却印在了沈九的脑海里。

    他记得她白皙的脸庞,记得她乌黑的头发,记得她浅浅的笑容。

    那些深藏在心底的记忆,沈九从没遗忘。

    一遍遍回想,愈发清晰。

    沈九想,这辈子他都忘不了阿玖了。

    窗外是深沉的夜色,耳边响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愈发显得四下寂静万分。

    沈九眉头紧锁,为什么他会做这样一个梦?梦里的阿玖脸色苍白,身形那样瘦弱,就连手上都还有隐隐的伤疤。

    梦里的一切都那样真实,难道阿玖过得不好吗?

    沈九睁着眼,没有任何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天亮了。

    沈九看向窗外,天空微微泛着白,稀薄的阳光落进了屋子里。

    沈九又轻声说了一句。

    阿玖,你到底在哪里?

    ……

    叶公馆中,叶楚已经知道陆淮回到上海了。

    陆淮的手下顺便带来了另一个消息。

    宝顺洋行的大小姐会在后天举办宴会,叶楚必定会收到邀请函。若是她不想去,也千万不要回绝。

    因为三少想在那个聚会上见她一面。

    叶楚没有多想,立即答应了下来。

    既然陆淮已经对她提出了要求,想来他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陆淮的消息果真没错。第二天,叶楚收到了来自宝顺洋行大小姐的邀请函,周五,她将在新城饭店举办宴会。

    叶楚自然接下了这份邀请。

    周五晚上,叶楚不想太过张扬,她穿了一件最简单的洋裙,再披上厚大衣,就去了宝顺洋行大小姐的聚会。

    李叔把叶楚送到了新城饭店后,约定好了时间,便离开了。

    在这个宴会上,叶楚碰见了严曼曼和尹时言。请的假期已经结束了,叶楚前几日回到了学堂念书。

    严曼曼努着嘴巴:“病才好了几天就出来参加聚会,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爱玩的性子。”

    严曼曼的浅红色洋装好看得很,她叉着腰,一本正经地教育叶楚。

    她的语气虽不大好听,却总把关心藏在话里。

    尹时言一脸关切:“你近日身体不好,回家多休息,病才能好得快一些。”

    叶家给叶楚请的是病假,所以她们都以为她生病了。

    叶楚笑了笑,没有反驳她们:“家里人有事不能来,我这回出来露个面,早早就会回去的。”

    两个女孩子这才放下心来,现在肚子又饿得厉害,同叶楚交待了几句后,又跑去别处玩了。

    叶楚得了空后,她四下扫视一番,这场宴会的人很多。

    有人举着酒杯谈天,有人吃着小点心,还有人四处交际,熟稔得很……不过,叶楚在等一个人。

    叶楚拿了一杯果汁,边喝边等,默默地看着门口。

    分明是陆淮要见她一面,但他现在还不出现,也不晓得什么时候会来。

    叶楚耐心等着,待到她将那杯果汁快要喝完了,才看到陆淮缓缓走了进来。

    他是一个人来的。

    叶楚清楚陆淮的性子,他不喜惹人关注,所以等到众人都有了自己的活动,无人关注门口时才到这里。

    陆淮一进来,便环顾了一圈,寻找着叶楚的身影,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叶楚一直在注意陆淮,他们四目相接,他的嘴角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陆淮定定地看着叶楚,眼神片刻不离。

    仿佛在说两个字。

    过来。

    叶楚知道陆淮要同自己讲话,也没有过多停留。她放下杯子,朝着他走了过去。

    叶楚到了陆淮面前,看了他一眼,说:“三少。”

    陆淮点了点头,他没讲话,转过身去,往走廊里的僻静角落走。叶楚不假思索,很快就跟了上去。

    聚会里人多,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人会注意这里。

    两人穿过走廊,灯光隐隐约约,看不分明。到了走廊的尽头,那边有个窗子,月光从外头洒了进来。

    四下寂静极了,陆淮靠在了墙上,看着叶楚,月光将她的脸照得愈发白皙,眉目明艳却又气质清冷。

    他站在那里,将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这也是陆淮回上海后,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陆淮不说话,叶楚只能主动开口。

    叶楚问:“三少找我有事?”

    陆淮没有迟疑:“嗯。”

    陆淮虽应了声,却又不讲到底是何事。

    叶楚只能将他手下的话重复了一遍:“你手下说,你想同我见一面。”

    她不明白为什么陆淮不讲话,是他要找自己过来,但次次又都是自己开口同他说。

    听到这里,陆淮忽的笑了。

    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样东西,紧接着,修长的手指间已经夹了一个钥匙。

    陆淮把钥匙递给叶楚,她没有多想,下意识接到了手里。

    叶楚不解:“为什么要给我一把钥匙?”

    陆淮开口叫了她的名字:“叶楚。”

    叶楚问:“怎么了?”

    陆淮微微俯下身来,看着叶楚的眼睛。虽然两人靠得近,但是他身上却没有那种压迫感。

    叶楚怔了一怔,两人之间忽然缩短了距离。他的气息贴近以后,她的心跳好似也快了几分。

    叶楚定了定神,认真望向陆淮,纷乱的思绪渐渐静了下来,她耐心等着他的话。

    陆淮淡淡开口:“我有些东西落在车里了,你能帮我去拿一下吗?”

    叶楚看着陆淮,分明他刚从外面进来,为何现在要让自己去替他拿一样东西。

    但她知道,只要陆淮说了这样的话,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叶楚只问了关键问题:“什么东西?”

    陆淮的嘴角微微一牵:“车里有个盒子,我要的东西就放在盒子里。你看到后便会明白了。”

    陆淮的记性这样好,又何曾忘记过什么东西。更何况,重要的事物早就已经存放好了,怎会带到这里来。

    这不过是他给叶楚设的一个局罢了。

    那个盒子里有些秘密,需要让叶楚亲自揭晓,他自然不会让旁人去做。

    叶楚想了想,说了声:“好。”

    眼看着叶楚快要转身离开,陆淮又叫住了她:“等等。”

    叶楚停下步子,看着陆淮。只见他手里拿了另一个小钥匙,又不知道在卖什么关子。

    陆淮的手轻轻落下,将那个小钥匙放在了叶楚的掌心。

    叶楚的手温热,她察觉到了他手上的温度冰凉,或许是因为刚从外面进来的缘故。

    叶楚抬眼,看着陆淮,他的面色如常,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陆淮交待了一句:“盒子锁了,要用这个钥匙开。”

    为了保密起见,陆淮当然留了一手。

    叶楚:“好,我很快就回来。”

    陆淮仿佛找她有别的事,若是要拿东西,就少掉了一些时间,叶楚决定尽快回来。

    陆淮语气淡淡:“不急,慢慢来。”

    他神色轻松,低沉的声线也淡然得很,听上去并不着急。

    叶楚合拢了手掌,把那两个钥匙都握紧后,就转身走了。她穿过走廊,走进了宴会的喧嚣里。

    陆淮沉默地看着叶楚的背影,眸色深浅不明,嘴角浮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小骗子,上钩了。

    ……

    叶楚到了宴会大厅,专注地朝着门口走去。

    她走出新城饭店的时候,冷风吹了过来。

    叶楚扫了一眼,发觉陆淮的车子停在对面路口。

    她虽不晓得陆淮要做什么,但她知道,只要去他的车里找到那个盒子,就能发现真相。

    叶楚径直往陆淮的那辆车走了过去。黑漆漆的夜里,黑色的汽车停在那里,被路灯的光照亮。

    叶楚拿出钥匙,轻而易举地开了车门。

    打开车门,叶楚坐进了车中,她思索了一秒,立即将车门关上。

    那个盒子摆放的地方很显眼,她随意一看就找到了,仿佛是他故意放在那里,令她能快点看到一般。

    叶楚将那个木质盒子拿到了手中,盒子的外表看上去极为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叶楚用小钥匙轻轻一拧,迅速打开了木质盒子。嗒的一声,盖子开了,盒子的内侧展露在眼前。

    她愣住了。

    陆淮分明是让叶楚来替他拿一样东西,而那个盒子中根本就没有陆淮所说的“东西”。

    里面只有一张白纸和一支钢笔,但那张白纸并不是空的,上面写着一串摩斯密码。

    叶楚略加思索后,觉得陆淮之所以留了一支笔给她,应该是想要让她在下面回复。

    叶楚瞬间明白了陆淮的用意,他早就已经猜到了,现在无非是想要她主动暴露其身份。

    嗯,反正她也准备跟找机会同他说的。

    她淡淡一笑,那就看看陆淮在问什么好了。

    叶楚拿出了盒子中的那张白纸,看了起来。

    读懂这个词的含义后,叶楚怔了。

    因为那一串摩斯密码的意思是。

    小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场好似调情的试探。

    因为敏感原因,青会改为清会,洪门改为鸿门,这两个都与历史无关。

    下一章有点卡,在12点以后更新,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79章 第7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