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8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81章 第81章

    自从上次提醒陆淮之后, 叶楚就再也没有收到陆淮的回信。

    叶楚不知道陆淮的任务进行得如何, 她给的消息是否能帮助他度过危机,陆淮到底怎么样了, 她无从得知。

    因为担心陆淮,叶楚给督军府打了个电话,但是她在电话这头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接。

    陆淮已经知道她的身份, 在事成之后一定会给她回信。现在他却一下子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叶楚明白, 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叶楚也问过陆淮派来保护她的人, 但是他们根本不清楚。

    所有关于陆淮的消息都断了,这几天叶楚的心完全静不下来。

    叶楚打听不到陆淮的近况是正常的, 因为陆淮受伤后, 一切的消息就全部被封锁。

    督军府、和平饭店还有医院都被严密看管。

    知道内.幕的人本就不多,事后又采取了强有力的保密措施,自然不会走漏风声。

    陆淮的身份重要又敏感,他受伤这一消息, 知道的人越少对他越有利。

    叶楚心慌得厉害,连在学堂里上课时也走神了。一天没听到陆淮的消息, 她就一天定不下神。

    同样在打探陆淮情况的人还有乔云笙,他也发现了不寻常之处。

    乔云笙作为鸿门的头目,行事乖张, 但是他仍旧会忌惮陆淮,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和平饭店由陆淮主事,乔云笙自然会时刻派人盯着和平饭店的动静。

    前段时间, 陆淮离开了上海,却一直都没有回来。

    虽说最近的和平饭店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但乔云笙还是发现了,和平饭店不动声色地加派了人手。

    按理说,这几日陆淮也该回到上海了,可是查探和平饭店的人都没有见到陆淮的身影。

    乔云笙还故意派人打探了消息,看看陆淮到底在不在和平饭店。

    陆淮那边早已做好了防备,若是他们说三少已经到了上海,明显不会有人相信。

    因为根本就不曾有人在上海见过三少,他们一致对外公布的消息就是,此时陆淮人不在上海,在外办事。

    乔云笙听了手下的汇报,起了旁的心思。

    他继续派了人去上海的所有医院搜查,其中一家医院的戒备突然变得森严起来。

    陆淮长时间没有出现在上海,和平饭店加派了人手,加上西仁医院的严密看管……

    这几条线索被乔云笙串了起来。

    依乔云笙推测,陆淮极有可能受伤了,而且还伤得不轻。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陆淮不可能再继续全心全意地保护叶楚。

    叶楚成了一条漏网之鱼,若是他此刻不出手,以后还会有机会吗?

    在乔云笙认定陆淮出了事后,他立即派了手下,要他们将叶楚“请”到自己家来,好好叙个旧。

    首先,他要处理掉跟在叶楚后面的那群人,他们实在是太碍眼了。

    今天一放学,叶楚就加快脚步往家里走。她眼皮子跳个不停,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因为心中不安,叶楚时刻警惕着周围的环境,她很小心,专门走在人群多的地方,不让自己落单。

    叶楚在热闹的街道上行走,四周喧闹得很。人声,吆喝声不断地传进叶楚的耳中。

    不过,叶楚很快就心下一寒。

    叶楚一直注意着身边的动静,她已经发现陆淮的手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个陌生面孔。

    她脚下的步子变得更慢了些,因为很快就会离开这条街,到时候人就更少了。

    不知道是谁在跟踪她,叶楚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脚步一拐,走到了一间热闹的茶楼。

    身后的人应该不敢明目张胆地动她,叶楚想借用一下茶楼里的电话,给家里打个电话。

    叶楚的方向一转,跟踪她的人也随之变了行动。叶楚走进茶楼,他们也跟了进来。

    叶楚咬了咬牙,没想到那几人根本无所畏惧,一点也不怕被人发现。

    他们连掩饰都懒得做,直直地往叶楚的方向走了过来。

    叶楚加快了脚步,朝着店小二说道:“你们茶楼有后门吗?”

    叶楚的声音有些急切,似乎遇到了什么事。

    “就在那里,小姐,需要帮忙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对。”店小二指了方向后,关切地问。

    身后的脚步声近了,他们肆无忌惮地叫住了叶楚。

    “叶二小姐,请等一下。”

    叶楚用余光一瞥,茶楼的门口已经被那些人堵了,无路可逃,她只能看一下能不能从茶楼的后门出去。

    叶楚立即往后门的方向跑去,后面是条小巷。

    所幸的是,小巷四通八达,无论去那个方向都行,应该能够甩掉后面的人。

    更何况,不会有人大费周章地派这么多人来抓她,后面的几个人应该就是全部了。

    可惜叶楚猜错了,为了万无一失,乔云笙将他身边大半的人都派了过来。

    叶楚就这么看着巷子的出口被人堵住,几十个黑衣人围住了巷子的全部通道。

    叶楚被层层包围,困在了小巷中。

    刚才跟在叶楚身后的人也追了上来,他看着叶楚,露出个笑容。

    “叶二小姐,六爷想请你吃晚饭。”

    乔云笙的手下清楚,这段时间六爷不曾对其他女人上心,眼前的叶二小姐是个例外。

    六爷一早就发了话,要多派人手,务必要将叶二小姐请上门。

    乔云笙。

    听到乔云笙的名字,叶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是不晓得他请自己过去,打的什么主意。

    “跟在我身后的那几个人呢?”叶楚问道。

    那群陆淮的手下不晓得被怎么处置了。

    “叶二小姐可以放心,我们只是将他们打晕了,那群人现在很安全。”

    叶楚松了一口气,乔云笙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她不想因为无关的人受她牵连。

    乔云笙的手下上前一步,恭敬地问:“叶二小姐,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叶楚还想着拖时间,她皱了皱眉头,看向四周,不知道有没有可以逃脱的空隙。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巷子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几十个黑衣人死死地盯着她。

    想逃,完全找不到机会。

    这时,人群外传来了细微的声响,黑衣人退至两侧,从中间开出一条道来。

    乔云笙逆着光,从巷子的出口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嘴角噙着笑,一副贵公子的作派。

    虽说乔云笙身着西装,打扮得很得体,但是浑身上下还是带着森森寒气。

    叶楚心中冷笑了一声,真是衣冠禽兽。

    “叶二小姐,我能请你共进晚餐吗?”乔云笙语气温和,似乎现在真的在进行一次邀请。

    虽然乔云笙是在询问叶楚,但是话中却透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叶楚没回答,也没有配合的意思。

    乔云笙面色未变,始终维持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叶楚和乔云笙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开口。

    乔云笙手下第一次见到不配合六爷的人,他们明显地察觉到周围的气氛冷上了几分。

    叶楚身侧的手捏紧,朝着乔云笙笑了下:“我好像没有回绝的余地吧。”

    “是没有,叶二小姐是个聪明人。”乔云笙的话理所当然,根本就没觉得他硬要叶楚答应有什么不对。

    乔云笙的人见到这架势,都全部上前一步,将叶楚牢牢围住。

    “别吓着叶二小姐了。”乔云笙朝旁边挥了挥手,视线却一直落在叶楚身上。

    惺惺作态,叶楚在心中冷笑了一下。

    “往哪走?”叶楚只能妥协。

    “车子就在巷子口,叶二小姐随时可以上车。”乔云笙身子一侧,给叶楚让出个道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楚咬紧了牙,从乔云笙的身边过去。

    叶楚在前面走着,乔云笙在后面跟着,他们被众人包围,走到了车旁。乔云笙还颇为绅士地帮叶楚开了车门。

    乔云笙拉开了车门,一直盯着叶楚,给她无形的压迫感。

    叶楚向后一退,避开乔云笙伸过来的手。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乔云笙。

    乔云笙神色未变,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天气晴好,已到傍晚了,阳光尚且没有消失,驱散了不少寒意,但是叶楚却觉得糟心极了。

    到了这个地步,叶楚无法再反抗,只能坐上了车。

    车内气氛沉闷,寂静万分,叶楚往最边上靠了过去,她希望离乔云笙越远越好。

    叶楚一直盯着车窗外,看着天色愈发暗了,外头的街道一闪而过。

    车子突然摇晃了一下,虽说微不可察,但是乔云笙依旧皱紧了眉头。

    司机背脊一寒,捏紧了方向盘,他侧着头,语气中透着紧张。

    “对不起,六爷。”

    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六爷的这番架势,他一直注意着后面的动静,所以分了神。

    乔云笙没有立即开口,反倒偏过头看向叶楚,他瞧见叶楚侧着身,声音一下子变得冷恻恻的。

    “下不为例。”

    司机赶忙应了声,不敢再分散注意力。

    车子开了一会后,停在了一座宅子前。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叶楚更是提起了心神,全力应付着。

    一路走进来,院子里的人手没有外面的多。乔云笙或许以为叶楚进了他的地盘,肯定插翅难飞了,安插的人手也少了一些。

    乔云笙带着叶楚来到一个房间,他将门轻轻一推,示意叶楚进去。

    叶楚停了一会,还是走了进去。

    “你们退下,我和叶二小姐有事要谈。”乔云笙吩咐了手下。

    手下应了声,退了下去。

    房间的右手边摆着一张长桌,上面放了烛台。

    “叶二小姐可以坐下了。”乔云笙走到桌子旁,将蜡烛一一点燃。

    火苗跳动着,忽明忽暗。

    叶楚没有听乔云笙的话,而是退到房间的另一侧,神情警惕。

    “不知六爷找我来有什么事?”叶楚发问。

    乔云笙点完蜡烛后,慢条斯理地在椅子上坐下,朝叶楚笑了笑。

    “我不是说过了吗,只是请叶二小姐吃个晚饭。”乔云笙的眼神直直地落在叶楚身上。

    乔云笙不动声色地扫过叶楚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牵了牵嘴角:“还是说,叶二小姐在怕些什么。”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乔云笙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掳走自己,肯定是有原因的。

    陆淮一定出事了。

    而乔云笙也知道了内情,若是自己想要知道陆淮的近况,应该能从乔云笙口中套出话来。

    叶楚故意说:“乔六爷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

    她又道:“要是我在这里有什么事,可以去和平饭店寻求帮助不是吗?”

    听了叶楚的话,乔云笙突然笑了,给人冰冷入骨的感觉。

    “陆淮连和平饭店的事都同你说了,看来你们关系不错。”乔云笙看着叶楚。

    叶楚心想,乔云笙果然被激怒了。

    乔云笙故作遗憾:“可惜啊,陆淮能不能起来,到和平饭店帮你却不一定呢,现在他已经自身难保了。”

    叶楚心一紧,陆淮果真出事了。

    叶楚的反应都被乔云笙看在眼里,他冷笑了声。

    “叶二小姐还不想吃晚饭没关系,不如坐下来听我讲个故事。”乔云笙说。

    叶楚不着痕迹地又退了几步,坐到离乔云笙最远的地方。

    尽管叶楚一避再避,乔云笙还是始终没有动作,而是真的给叶楚讲起了故事。

    “叶二小姐明白自己此时的处境,自然清楚只有自己变得更强的时候,别人才不敢踩在你的头上。”

    “以前有个男人,为了出人头地,带着自己的初恋情人来到上海。”

    “他想得很好,但却不知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都需要付出代价。”

    “鸿门上一任的大佬姓罗,罗二爷年事已高,想找个接班人,接替他的位子,人人都为了这个位置抢破了脑袋。”

    乔云笙顿了顿:“那个男人自然也不例外,为了不让别人踩在头上,得到这个领头位置,他只能不择手段。”

    “罗二爷对这个男人很看重,可是他知道了那个初恋的存在,就用那名女子激发男人的斗志。”

    “若是男人能够从这群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罗二爷就会放女子一马。所以他拼了命地杀出重围,成为了最出色的那个。”

    “当男人以为权利和爱情都已经唾手可得的时候,他的初恋死在了家中,只因为罗二爷的一句话。”

    乔云笙冷笑了一声:“罗二爷认为做大事的人不能有任何感情,爱情只会成为负累。”

    “你猜结局如何?”乔云笙问了叶楚一句。

    叶楚没说话,乔云笙也没想让她回答,接着说道:“那个男子如愿以偿地成为一个冷心冷情的人,最后他将提拔他的罗二爷也杀了。”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明显就是乔云笙,他想和自己解释,他的变坏是有理由的吗?

    叶楚神色不变,声音还是那般:“你同我说这个做什么?”

    乔云笙笑了笑:“我只想提醒叶二小姐一句,没有人对我心软过,同样我也不会。”

    “叶二小姐放心,我不会放你离开的。”

    乔云笙的话暗含威胁,不过叶楚神色如常。

    叶楚的声音带着一贯的清冷:“那故事里的人显然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他分明可以和女友一同寻求和平饭店的庇护,和平饭店最公平公正,只要他没做坏事,开口求助,就会被保下。”

    “但是那个男人不愿意,他只想着往上爬。若是他找和平饭店帮忙,就会得罪鸿门,鸿门的领头位置也不会属于他。”

    叶楚的话一字一句地进入乔云笙的耳朵,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叶楚继续说着:“他既然能够在鸿门站稳脚跟,也一定清楚罗二爷的行事作风,他难道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吗?”

    “若是他能及时抽身,早早地来到和平饭店,也许他的初恋也不会死,只是他会失去那个想要的位置罢了。”

    乔云笙沉默着没说话,他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叶楚。

    乔云笙向前走了一步:“你说的不错,但是人的选择总会不同,造成的结局也不一样,而且我永远也不会向别人低头。”

    叶楚的声音清清冷冷:“你讨厌罗二爷,现在你却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将自己的痛苦加诸在无辜的人身上,你和罗二爷有什么区别吗?”

    乔云笙呵呵笑了两声,他用手撑着前面的桌子。

    “我现在有资格成为一个人上人,大家都忌惮我,我为什么还要受气,只要我过得快活,其他人与我何干?”

    乔云笙说的理所当然:“我就是踩到了那些人的头上,但是结果呢?他们还是会毕恭毕敬地叫我一声六爷。”

    叶楚没应声,她从位置上站起身:“六爷叫我来听故事,现在故事讲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等等。”乔云笙伸出手,做了个手势,不让叶楚离开。

    “我还有一件事没来得及告诉你。”乔云笙向叶楚站的方向走了几步。

    他的声音忽然放轻了:“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乔云笙已经不再掩饰,他直盯着叶楚的眼睛,眼神飘忽,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

    乔云笙透过叶楚的眼睛,想起了他的初恋。

    叶楚心中一阵恶心,她认为乔云笙这样的人,难道会不知道他女友最后的下场吗?

    他在鸿门待了这么久,知道罗二爷的手段,但是他一心想着往上爬,在女友死后才懊悔痛苦,未免太晚了些。

    叶楚记起上辈子的事,她嫁给陆淮后,经常跟在陆淮身边,所以见过乔云笙几次。

    那时,叶楚就觉得奇怪,每回碰到乔云笙的时候,他总会看自己几眼。

    但是,陆淮一直在她旁边,乔云笙才有所收敛。她当时并没有多想。

    现在看来,乔云笙一直盯着自己看,是因为她和乔云笙初恋的眼睛一模一样。

    初恋因他而死,他就透过自己的眼睛,去怀念那个死去的人。

    如今一想,还真是让人不快。

    乔云笙的神情古怪,还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叶楚强忍恶心,向后退去。

    乔云笙注意到叶楚的反应,也看到了她的闪躲,脸上的笑意渐浓。

    房间就这么大,叶楚已经退无可退,她的背抵在了一面冰冷的墙上。

    叶楚心头一凛,背在身后的手握紧,时刻警惕着眼前的乔云笙。

    看到叶楚的狼狈模样,乔云笙撑不住笑了,他离叶楚越来越近,和她只隔着一米的距离。

    乔云笙看向叶楚的眼睛,他发现近距离看,更是相像。

    这么多年来,他找的全部女人都和那个人有相似点,眼睛,嘴巴,甚至一个动作。

    只要有像的地方,他都会留下那个女人,直到他找到一个更像的替代品。

    而叶楚是最像的一个,虽说其他地方一点也不像,但是她的眼睛和那人一模一样。

    只要叶楚用那双眼睛看着自己,他就会为她心软。他会想起之前那段安宁的日子。

    虽然他并不想回到那段时光,但是并不能阻止他回想到以前。

    可惜叶楚的眼睛虽是相像,但是她的眼神却完全不同。

    那个人温柔似水,事事只为他。而叶楚眼神清亮,行事果断,坚韧,会好好地保护自己。

    要不是陆淮出事,他怎么会有机会接触到叶楚。

    今晚,他请她过来,真的只是想请叶楚吃顿晚餐而已。

    可是叶楚满心的不情愿,乔云笙看到叶楚的抗拒,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叶楚的眼睛。

    当乔云笙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叶楚拼命想着对策,她一面盯着乔云笙的动作,一面不动声色地看着周围的环境。

    若是她和乔云笙对上,硬碰硬的话,她是绝对打不过乔云笙的。

    要是不想到别的方法,她就毫无胜算。

    尽管叶楚捏紧的手心满满都是薄汗,脑袋里一团乱麻,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努力回想起陆淮教给她的东西。

    上辈子陆淮教给她很多事,也跟她讲了很多事情。

    她和乔云笙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陆淮说乔云笙这人阴晴不定,任凭心情做事,要她避开他。

    同时,陆淮也提到过乔云笙的旧疾,乔云笙的右腿脚踝受过伤,这会成为他的弱点。

    若是她能踢中乔云笙的旧伤,就能让乔云笙露出更多的破绽,这样她才有机会从这里逃脱。

    叶楚想要一击必中,她首先要做的就是迷惑乔云笙,分散他的注意力。

    而此时乔云笙最大的软肋,应该是他的初恋了。

    眼看乔云笙伸出了手,碰向自己的眼睛。

    叶楚背后的手捏紧,但是面上不显。

    叶楚突然对乔云笙笑了一下,她的五官变得柔和起来,不再是刚才和乔云笙针锋相对的样子。

    叶楚从未对乔云笙笑过,这么一来,乔云笙果然愣住了,他伸出的手悬在了半空。

    趁着这个时机,叶楚收回了笑,用尽全身力气,毫不留情地踢向了乔云笙的右腿脚踝。

    作者有话要说:  乔六不是男配,叶楚会狠狠揍他的。

    下章三少醒来,开始发糖。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81章 第8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