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8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82章 第82章

    叶楚踢得很准, 直接踢到了乔云笙先前受过伤的地方。

    一声闷哼, 乔云笙身形晃了一下,快要碰到叶楚的手也垂了下来。

    可能是没有想到叶楚竟然会还手, 乔云笙一点准备也没有。

    由于乔云笙太过自信,他将门口的手下全部支远了,所以里面动静稍微大一点,外面也不会听到。

    在乔云笙犹豫之间, 叶楚没有半点迟缓, 直接绕到他的身后, 一脚踹到乔云笙的膝盖窝上。

    叶楚招招都用了全力,所以乔云笙被猛地一击, 狠狠地跪在了地上。

    膝盖骨砸在坚硬的地板上, 发出重重的闷响声。

    不过,乔云笙不光对别人狠,他对自己更加狠心。

    刚才叶楚的那几招,都是仗着出其不意, 抢占了先机,在乔云笙没有丝毫准备的前提下得手的。

    虽说叶楚踢中了乔云笙受过伤的脚踝, 但是乔云笙忍耐力十足,他很快就回过神来。

    身上越疼,就越是能激发他的兴致。

    当叶楚想要再次踢中乔云笙的旧伤时, 乔云笙背对着叶楚轻声笑了下,一把抓住了叶楚的脚,将她往地上一拖。

    叶楚被大力一拽, 身子一斜,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背脊一麻,钻心地疼。

    叶楚咬紧牙关没出声,乔云笙则拉住叶楚的脚,往自己跪的方向一拖。

    乔云笙抓紧了叶楚的脚,叶楚无法挣脱,她的身体不受控制,朝着乔云笙的位置滑过去。

    叶楚的左脚被拽着,她的右脚还是自由的。叶楚用手撑着地,借助支撑的力量,将右脚抬起,踢向乔云笙的喉咙。

    察觉到叶楚的意图,乔云笙往后一仰,靠着地上。下一秒,叶楚拿着小刀抵在了乔云笙的脖子处。

    尖锐的薄薄刀刃毫不留情地贴近他的皮肤。

    乔云笙仰着头,翘了翘嘴角,看着叶楚的眼睛:“你犯规了。”

    乔云笙指的是叶楚拿着的小刀,这是刚才叶楚从餐桌上顺过来的,藏在衣袖里,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和小人打交道不需要遵守规则。”叶楚拿刀抵着乔云笙,不敢松懈。

    叶楚巴不得离乔云笙远远的,她不想碰到乔云笙,用手拈住领带的一角,用力往上一抽。

    叶楚用的劲大,乔云笙的脖子难免会被勒紧。

    “你不懂怎么解领带吗,这点陆淮怎么没教你?”乔云笙的脖子被刀抵着,却一点没事,还有闲情调侃叶楚。

    叶楚早已烦透了乔云笙的作派,将刀抵得更近了些,乔云笙脖子上的皮肤被划破,渗出血来。

    “转过身去,将手背到身后。”叶楚声音冰冷。

    叶楚的刀抵着,乔云笙乖乖转身。

    叶楚一面注意着乔云笙,拿紧了刀,另一面,单手将领带系紧乔云笙的双手。

    这些事情陆淮教她做过,尽管叶楚好久没有尝试过了,但还是顺利地将乔云笙的手绑了起来。

    叶楚拽下桌上的餐布,将乔云笙的脚也绑上了。

    因为消耗了很多力气,叶楚的手微微颤抖着。

    乔云笙开口的时候慢条斯理,似乎被绑住的人根本不是他。

    “叶二小姐,你的手在发抖。”

    叶楚理也没理,将手上的布打了个死结。

    突然门外传来了声响,乔云笙的手下敲响了门。

    “六爷,有什么吩咐需要我们去做的吗?”里面许久没有人出来,顾平觉得奇怪。

    叶楚重新用刀抵住他,威胁着乔云笙,她压低了声线:“你知道该怎么做。”

    上一秒,乔云笙还有闲情逸致嘲笑叶楚。这一刻,他神色瞬间变了,声音变得冰凉刺骨。

    “我说过不要打扰我和叶二小姐,退下。”

    一听到乔云笙的声音,顾平立即应声,退了下去。

    此时,叶楚的额头上已经起了细密的薄汗,听到乔云笙手下离开的声响,她才松了一口气。

    “叶楚,我现在才发现,你和她真的完全不同。”乔云笙说完这句话,就被叶楚堵住了嘴巴。

    叶楚从桌上拿了另外一条餐布,塞到了乔云笙的嘴巴里。

    叶楚声音冰冷:“闭嘴。”

    叶楚自然清楚乔云笙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现在她心中是满满的怒火。

    乔云笙就是故意趁着陆淮出事,才掳走自己。

    一想到陆淮正面临着危险,叶楚心下烦躁。

    临走前,叶楚把气撒在乔云笙身上,再一次踹向乔云笙受过伤的脚踝。

    乔云笙的嘴被堵住,不能发出声音,但是叶楚居然看到乔云笙笑了,笑声透过餐布传出来,轻极了。

    乔云笙的手虽被束缚着,但是乔云笙接受过训练,他自己肯定能解开。

    所以现在,叶楚用来逃跑的时间非常短。

    叶楚并不搭理侧身躺在地上的乔云笙,她绕过乔云笙,将另外一侧的窗户拉开一条缝隙。

    守在外面的人不多,他们背对叶楚,似乎在聊着天。

    趁着他们还未转头,叶楚动作放轻,跳下了窗户,顺着树木多的地方离开。

    刚才进来的时候,叶楚已经将路线记熟,她专门挑那些人少的地方走。

    叶楚没往大门去,而是翻墙出了乔云笙的宅子。

    等到叶楚离开十五分钟后,乔云笙解开了叶楚打的结,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腕,站起身来。

    乔云笙走到门口,将门推开。

    站在不远处的顾平赶紧上前,乔云笙站在台阶上,顾平站在下面。

    房间里的灯还亮着,顾平眼睛一扫,房间内的狼藉尽收眼底。察觉到这一点后,他立即低下了头。

    刚才那一眼,他还瞧见了六爷脖子上的伤口,血还未止住,正往外流着。

    乔云笙站在房门口,往远处黑漆漆的天空望去,他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给顾平下了命令。

    “叶二小姐逃了,现在派人将她抓回来。”

    顾平赶忙应了一声是。

    原来六爷脖子上的伤口真的是被叶二小姐造成的,可是六爷看上去居然没生气。

    顾平领命下去抓叶楚,将心底的疑惑压下。

    乔云笙没有亲自去追,他转身走进房间,捡起那条捆住他的领带。

    原先精心熨烫好的领带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乔云笙想起叶楚用刀抵着他的场景,低头笑了笑。

    “叶楚,我故意让你多跑了十五分钟,不知道你这次还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叶楚从乔云笙的宅子里逃离后,正往和平饭店的方向跑去。

    她知道现在只有和平饭店的人才能保得下她。

    叶楚跑得太快,呼吸有些急促。

    这时,前面却出现了一个男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那人看叶楚拼命跑着,身后似乎有人在追他。

    他向来喜欢好玩的东西,现在瞧见这样的叶楚,自然觉得有趣。

    他也不管叶楚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直接伸手拦住了叶楚。

    “这位小姐,你跑得这么急做什么?”男子一脸好奇,一直追问着。

    叶楚心中气极,这人到底想做些什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分明看到自己有事还硬要拦住自己。

    叶楚不理,扭头就要走。

    “小姐,你别忙着走,我还有事情要问你,你是不是在被人追赶?”男子又继续挡在叶楚的面前。

    不知为何,无论叶楚怎么躲,都躲不开。

    叶楚心中憋着一股气,声音提高:“你眼睛不会看吗?知道我被人追还拦着我不放。”

    男子一点也不生气,立即挡在叶楚面前:“真的吗?你惹到谁了,需要跑得这么急?”

    “你有完没完!我还有事,必须要走。”叶楚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不出手。

    叶楚觉得这人是存心刁难自己,她扫了一眼那名男子。

    一看那男子,就知道他家世不错,穿了一身剪裁极好的西装,质地也很高级,却不知为何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别生气,我只是想知道追你的人是谁?”那男子笑了笑,“我的好奇心向来比别人重,你告诉我再走也不迟。”

    “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不清楚这里的情况,你刚好可以和我解释一下。”

    叶楚刚从乔云笙那里逃出来,现在又遇上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纨绔子弟,真不知道自己是走什么霉运了。

    可是叶楚往哪个方向走都会被那男子拦下,分明他只是简单地挡在自己的面前,她却根本无法离开。

    身后突然传来了声响,叶楚不用回头,也知道顾平那帮人追了过来。

    那男子也同样看到了顾平一行人,他愣了愣,呆在原地:“这不是乔云笙的手下顾平吗?你怎么惹上他了?”

    可惜叶楚不会再回答他了,趁着男子恍神的功夫,叶楚就从他的身侧溜走了。

    顾平他们近在咫尺,若是她还站在原地,那她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叶楚跑出了一段路,才意识到她预想中的事情没有发生。顾平一行人这么多,却没有一个追得上她。

    身后却传来了打斗声,叶楚只能停下了脚步,往后面看去。

    刚才那个拦住他的男子竟和顾平那帮人打了起来,那一群人围堵着他,没有一个上来抓她。

    叶楚无奈折返,虽然那人拦住了她,但现在也是因为她惹祸上身,为她挡住了顾平这些人追捕。

    看来这个男的身手不错,虽然凭她一人之力,打不过这么多人,但是加上这个男人,还是很有胜算的。

    所以,就算她现在回去,也不是白白送死。

    叶楚跑到那个围堵的男子旁边时,脚步一停。

    令她奇怪的是,就这么一会功夫,顾平的人已经全被那个男子打倒在地了。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叶楚刚要出手,男子轻轻一踢,那人瞬间倒在了地上。

    根本就不需要叶楚出手。

    男子打了这么多人,连呼吸都没有变急,他看了一眼叶楚:“你回来做什么?我一个人就能应付这些人了,你来也只是个负累。”

    叶楚开口问:“你学过武功?”

    男子摇了摇头,随即点了点头:“去西洋剑的俱乐部学过几招,算不算?”

    看来这个男子没说真话,叶楚看得出来他对待任何事情的态度都很随意。

    无论是他拦住自己,还是主动打倒这些人。

    这个男子都是随着自己的性子,不会顾及到旁人。

    叶楚没应,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顾平一行人,他们倒在地上根本无法爬起来。

    这男子肯定不是表面上看上去这么简单,叶楚不由得退后了一些。

    叶楚带着警惕:“既然你自己能应付,我就要离开了。”

    这回叶楚要离开的时候,那男子没有像之前一样,拦住叶楚的出路,而是点了点头。

    叶楚转过身,朝着和平饭店的位置跑了过去。

    ……

    西仁医院里的一个病房被特殊看护。

    少帅陆淮昏迷了三天,还没有醒过来。

    这几日,督军陆宗霆一直打电话过来,他仍然待在南京,却心系陆淮的安危。

    他们都清楚得很,若是陆宗霆赶回上海,别的人都会知道陆淮出事,到时候定会引起上海滩的异动。

    夜色深沉,病床上的陆淮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觉得口干得厉害,想起身拿一杯水,微微一动,却牵扯到了手上的针头。

    声音一响,椅子上的周副官立即醒了。

    “三少!”

    陆淮只觉头痛欲裂,好似做了一场大梦。他咬紧了牙,心脏的部位也泛起了强烈的疼痛。

    在意识尚未完全清醒的时候,他竟忽的想起了什么。

    陆淮的喉咙发干,声线较平时更低了:“叶楚呢?”

    他的声音沙哑极了。

    周副官一怔,迟疑了几秒。

    陆淮立即察觉到了不对,他的心一紧,又疼得更厉害了。

    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体,立即就想下床,他要去找她。

    陆淮被周副官拦住了:“三少,医生说你还不能下床。”

    陆淮的面色一沉,扫向周副官:“我再问一次,叶楚呢?”

    “叶楚姑娘失踪了。”周副官终于把真相告诉了陆淮,“但是我已经叫人去找了。”

    陆淮沉声问:“什么时候的事?”

    周副官:“今天下午,您的人被打昏了,然后叶楚姑娘就不见了。”

    短时间内,陆淮已经知道了此事是谁做的,这样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行事作风只会是一个人的手笔。

    乔六。

    陆淮心中怒气翻腾,他竟敢在自己昏迷之时,劫走叶楚。

    他虽然受伤,但是为了维护上海滩的秩序,他们定会将消息全面压下。

    然而事情无法做到面面俱到,乔六这样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来。

    ……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在寂静万分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陆淮的思绪被迫打断,他接起了电话。

    陆淮的声音很冷:“有事?”

    “三少,有人来找您。”电话那头是和平饭店的人。

    和平饭店的人并不知道陆淮出事,先前周副官去过一回,加派了人手,并且让他们有事就打这个电话。

    所以,和平饭店的人听到陆淮的声音,并没有觉得意外。

    陆淮眼睛一眯:“谁?”

    “一个姓叶的姑娘。”

    陆淮心下一松:“让她来接电话。”

    原先紧绷的身体也缓解了,陆淮的情绪暂时稳定了下来。

    电话被叶楚接起,下一秒,陆淮和叶楚齐齐开口,共同出声。

    “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紧张得很,她的声音万分关切。

    两个人均是一愣,紧接着,他们不假思索地说了谎。

    “我很好。”

    陆淮的心脏依旧疼痛,叶楚的身体仍在颤抖,但是,他们都并不想让对方担心。

    叶楚顿了一下,知道陆淮已经脱险后,她终于放心了。她觉得现在自己应该把方才的事情告诉他。

    她看了眼旁边的人,那人见她在同陆淮打电话,立即转身走远了些。

    叶楚将今晚的事简单讲了一遍。

    “乔六过分自信,我将他绑住后,然后逃了出来。”

    陆淮挑眉:“你把乔六绑了?”

    看来,小骗子果然聪明,她安然无恙地逃到了和平饭店。

    “嗯,若是你想要知道具体细节……”叶楚刻意卖了个关子,“只能等我们两个人见面后再说。”

    叶楚并不想此时和陆淮讲那么多,她要他平平安安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陆淮忽的一笑,他立即明白了叶楚的用意。

    陆淮的语气变得认真,仿佛在对她许下了一个承诺。

    他极低的声音轻轻响起:“我会好好活着的。”

    叶楚的鼻子一酸,莫名的伤感涌上了心头,她尽力让自己的声线听上去没有一丝颤抖。

    叶楚说:“你是陆家三少,一定要说到做到。”

    陆淮:“叶楚,我是一个守约的人。”

    叶楚:“好,我会等你的。”

    昏迷前,陆淮想到的人只有叶楚,他本就是从生死关头逃过了一劫。

    他知道她在等待他,他绝不会容许自己就这样沉睡不醒。

    这个话题太过沉重,他们极为默契,立即不提了。

    陆淮开口叫了她的名字:“叶楚。”

    叶楚:“嗯?”

    陆淮:“你先在和平饭店住下来,我会让周副官给叶公馆打一个电话。”

    “你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

    “……”

    陆淮早就想好了,叶楚下午失踪,现在已是半夜。他会给叶楚的失踪找一个理由,并帮她处理好。

    叶楚点头:“好。”

    他给予她这样多的帮助,她只能用十二分的信任去相信他。

    陆淮继续说:“你住进和平饭店第四层,3号房。”

    旁边的周副官突然开口:“三少,但那……”

    陆淮瞥了周副官一眼。

    他立即闭了嘴。

    那个房间是三少自己用的,尽管不常住,但是会有专人天天打扫。

    电话那头,叶楚还没有讲话,陆淮顺便提醒了她一句。

    “哦对了,那是我的房间。”

    叶楚的脸一红。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还受着重伤呢,就想着调情了吗?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本文参加了“我和晋江有个约会”的征文大赛,长期求营养液~希望大家多多灌溉~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82章 第8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