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8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85章 第85章

    叶楚脸一红, 她也晓得非礼勿视这个道理。

    现下这一幕确实有些尴尬。

    所幸陆淮敞开了他的大衣, 里面的衬衫也只解了几颗扣子罢了。

    叶楚的目光原本停留在他已经解开纽扣的地方,那里缠着白色的绷带, 底下就是伤口所在的位置。

    但她不好将视线继续停留在陆淮身上,忙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方才叶楚听到了陆淮的消息后,心情乱了。因为这些天, 她都没有等到他, 所以才急了些。

    先前, 大堂里有两个人在讲话。叶楚明白得很,他们同和平饭店没有什么牵扯。

    但是, 连他们都知道陆淮回来了。

    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叶楚站在这边也尴尬, 只能找法子岔开了话题。

    她想了想,问:“为什么三少不回房间换药?”

    听了这话,陆淮嘴角有着一抹无奈的笑,但他仍然耐心地给叶楚解释了一番。

    “我回来得太突然, 他们还没有收拾好房间。”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叶楚,陆淮原来的那个房间已经被她占用了。

    她在那里住了一段日子, 不过,现在房间主人回来了。

    想到这里,叶楚怔了一怔, 只能说:“那你先换药,我在门口帮你看着。”

    分明他们两人心中都清楚极了,旁人是不会来五楼的。但是, 总要给叶楚一个台阶下。

    陆淮望着叶楚,她转过身去,走了出去,关门声响起,门被彻底合上。

    他收回了视线。

    回来得那样突然,还不是想早点见她一眼么?

    今早,医生说陆淮已经无性命之忧了。他尚且没有痊愈,却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就离开了医院。

    陆淮虽顺利抵达了和平饭店,但是受伤处仍然疼痛,过几日要去复诊。

    他低下头看伤口,不再多想,换起药来。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响了起来,似乎因为方才唐突的举动,这回叶楚倒是小心翼翼起来。

    陆淮走了过去,将门打开。小骗子站在那里,满脸关切。

    陆淮知道叶楚会紧张,所以他的表情淡然,看上去身体并无大恙。

    陆淮:“进来吧。”

    叶楚跟着陆淮往里走,她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问出先前一直担心的问题:“你的伤口怎么样?”

    她已经看到了,他伤在了心脏附近的部位。虽然她明白情况不太好,但还是忍不住要问。

    “现在已无大碍,但过几日要再去复诊。”陆淮的确没有说假话,他只不过隐瞒了一些事情罢了。

    “那就好。”叶楚当然能听出他话中的含义,她现在也不好多问。

    关于伤口的问题,问来问去,总没有太多可聊的地方。

    但陆淮心中有许多想知道的事情,他必须要问叶楚。

    陆淮看了一眼叶楚,语气忽的严肃了起来:“你跟我具体讲一下那天的事情。”

    叶楚一怔,她不假思索:“好。”

    叶楚略加思索后,便事无巨细地同陆淮讲了一遍。

    “发现你的手下不见后,我已经发现不对劲。原想找机会逃走,但乔六带了许多手下,将所有能逃的路都堵住了。”

    “乔六说要请我吃晚餐,他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

    叶楚将乔六的那个故事告诉了陆淮,她略一停顿,说:“乔六之所以要绑我,是因为我的眼睛。”

    陆淮开了口:“你的眼睛像他的初恋情人?”

    叶楚点了点头。

    陆淮冷笑了一声:“你是你,又何曾要做旁人的替身。”

    于他而言,叶楚本就特别。奇怪的是,她的性子同他相像,在她身上,陆淮总能发现自己的影子。

    陆淮问:“你又是如何制服他的?”

    叶楚:“一个人再强,也总是有弱点的。趁着他在看我眼睛的时候,我踢了他的脚踝。”

    “你做得很好。”陆淮赞许了叶楚的行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你们实力有差距,的确不能正面攻击。”

    “先前,我从餐桌那边顺了一把刀过来。”叶楚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这时就派上了用场。”

    陆淮沉默地看着她,忽的一笑,果真是聪明的小骗子。

    然后,叶楚将自己如何把乔六绑住的事情说了,后来逃离宅子后,遇到了一个会武的人,顾平就没有再跟上来。

    听完了整件事后,陆淮的关注点倒是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陆淮眯了下眼睛:“那人是谁?”

    叶楚摇头:“不太清楚,他分明武艺极好,却撒谎说自己只在西洋剑俱乐部学过。”

    陆淮的语气中有了几分教育的意味:“陌生人的话不可信。”

    叶楚抬眼:“嗯?”

    陆淮态度认真:“你信我便是了。”

    叶楚怔了一怔:“我自然信你。”

    陆淮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他低头看叶楚。她的脸依旧白皙,只是气色变差了,仿佛这几日没有睡好的样子。

    只要她没有受伤害,那就一切都好。剩下的事情,他会解决。

    陆淮想到别的事,问:“叶家人怎么讲?”

    叶楚不假思索:“家里人没有怀疑。”

    陆淮又问:“学堂有事吗?”

    叶楚如实回答:“已经向学堂请假了。”

    他也不晓得为什么,关于叶楚的方方面面,都要问清楚。

    陆淮想得周到:“你总要恢复寻常的生活,过几日,我会亲自送你回叶公馆。”

    叶楚点头道:“好。”

    陆淮继续说:“我会加派人手保护你,乔六那边交给我。”

    叶楚:“多谢三少。”

    那日在聚会上,陆淮成功确定了叶楚就是匿名好心人的身份后,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陆淮本就决定在解决那个秘密窝点后,就来找她,谁曾想到那天晚上会发生意外。

    他们两人之间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讲明白。

    现在他们坐在这里,陆淮才有机会同她说话。

    陆淮忽的开了口:“叶楚。”

    叶楚抬眼看陆淮,两人视线接触,房间里寂静极了。她看见他轻轻用手敲击了一下桌面,便朝那里看去。

    叶楚瞧见桌子上放着白纸和一支派克钢笔,她微微一怔。

    陆淮问:“能帮我写封信吗?”

    叶楚愣了一会,她已经明白了陆淮的用意。

    她只听见陆淮在旁说:“我受了伤,抬手比较费劲。”

    叶楚立即同意了:“嗯。”

    她拿起了那支钢笔,略一俯身,笔尖落在了一张白纸上:“写什么?”

    陆淮慢慢念道:“愿以写君诗,益为人所钦。缟带岂多物,足明同好心。”

    叶楚的动作一停,那支钢笔也顿了下,白纸上留了一个黑点。因为那几句里面正好藏了三个字。

    好心人。

    叶楚笑了笑:“这是司马光的诗。”

    陆淮面不改色:“国文学得不错。”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点破。

    陆淮早就确认了叶楚的身份,现在不过是找个时机看看她的字。

    陆淮的视线落在了那张纸上,这一回,叶楚使用了先前给他传信的字体。

    这种连笔锋和走势都能和他一模一样的字,真的属于她。

    陆淮缓缓开了口:“叶楚,我有事情要问你。”

    叶楚直视着他的眼睛,笑了:“很巧,我也有事要告诉你。”

    陆淮:“你回叶公馆后,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等我忙完了,就来找你。”

    “好。”

    “……”

    陆淮和叶楚正说着话,门突然被敲响。因为房门关着,钥匙又在陆淮手中,外面的人当然进不来。

    这时,陆世贤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这个臭小子,快来开门,你不回督军府,跑来这做什么?”

    陆世贤抬高了嗓音,也就只有他才能这么光明正大地骂陆淮臭小子了。

    陆淮先是揉了揉眉心,随后站了起来。

    他边朝门口走,边对叶楚解释:“外面敲门的人是我祖父,陆世贤。”

    陆淮已经清楚他们两人见过面,但他现在要做出不知道的样子。

    叶楚点了点头,但是没接话,她自然知道陆世贤是陆淮的爷爷。她也不会向陆淮提,自己和陆世贤的交情。

    陆世贤将门敲得很响,陆淮加快了脚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陆淮十分淡然地讲了一句:“你来了。”

    陆淮之前去做了些事,回来的时候却受伤严重,躺在西仁医院里昏迷了好久,生命垂危。

    陆世贤紧张陆淮的身体,经常去医院看他。

    没想到他一出院,就立即来了和平饭店,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太不像话了。

    陆世贤刚想教育陆淮,但是他的余光一扫,看到了陆淮身后的叶楚,瞬间止了声。

    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被他咽了回去,原本想要发火,此刻又收敛了神色,看上去古怪得很。

    一看见叶楚,陆世贤就认了出来。

    这不是那个讨人喜欢的小丫头吗?

    他原先还想把叶楚介绍给陆淮,没想到被陆淮拒绝了。

    现在倒好,原来陆淮先他一步,早就和人家小姑娘认识了。

    真是心机深沉,陆淮对他竟然半点口风都没露。

    要不是他来得巧,现在还被陆淮这个臭小子瞒在鼓里。

    看来陆淮这小子也不是不开窍,现在不需要自己从中牵线,他就能够和小姑娘说上话。

    这么一来,在不久之后,他就能见到这两人更进一步了。

    陆世贤的心思百转千回,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陆世贤率先开口,笑眯眯地对着叶楚说:“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叶楚迎了上来,笑着点了点头:“爷爷。”

    上次派人保护叶楚的时候,手下已经将叶楚和陆世贤认识的事情和陆淮汇报过了。

    现在看到两人的行为,陆淮也没有惊讶。

    陆世贤绕过陆淮,走到叶楚面前,笑着问叶楚。

    “你来和平饭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叶楚看了一眼陆淮:“我遇到了一些麻烦,来找三少帮忙。”

    “麻烦?”陆世贤奇怪,“你一个小姑娘会惹上什么麻烦,还需要陆淮的帮忙?”

    听到陆世贤的话,没等叶楚说话,陆淮先开了口,替叶楚做了解释。

    私下的时候,陆淮都叫她叶楚。

    但是,现在陆世贤在这里,陆淮就立即改了口,叫她叶二小姐。他不希望陆世贤发现些什么。

    “其实这件事因我而起,因为我和叶二小姐相识,所以我的仇家盯上了她。找她报复。”

    “叶二小姐被人追杀,才来和平饭店寻求帮助。”

    “为了保证叶二小姐的安全,我让她暂时留在和平饭店,这里戒备森严,她不会受到伤害。”

    陆淮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陆淮的话音一落,陆世贤就皱了皱眉。

    “小丫头会惹上这些事,都是因为你,现在这事情过去了,我才不说你,但是以后阿楚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了。”

    “绝对不能让阿楚再身陷险境了,你知道了吗?”

    陆世贤说了这句话,心里还想着,最好让叶楚多到督军府走走。这样一来,所有事情不都解决了。

    “嗯,我会的。”陆淮向陆世贤保证。

    叶楚清楚得很,先前那些陆淮的托词只是为了她被绑架作掩护。

    叶楚开口:“爷爷,三少是个好人,若不是三少的帮忙,我也不能安全地站在这里。”

    吩咐好陆淮后,陆世贤又笑着看向叶楚:“陆淮是我孙子,上次我和你提到过的,还记得吗?”

    叶楚点了点头,陆世贤又接着和陆淮说起叶楚的身份。

    “上次我不是和你说过,说有个小姑娘人不错,你没有忘记吧?”陆世贤又问陆淮。

    陆淮自然记得,陆世贤的原话是想将叶楚介绍给他。

    陆世贤的口吻中带着调侃,陆淮神情未变,同样点了点头。

    看着陆淮装模作样的样子,陆世贤忍不住起了逗弄陆淮的心思。

    陆淮本来不用来和平饭店,直接去督军府就行了,可是他居然连家都没回,直接来了和平饭店。

    要是他还看不出陆淮那点心思,他也白活这么久了。

    陆淮这回出院很匆忙,没有同旁人交待一句。陆世贤没找到他。

    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刚出院就往外跑,陆世贤自然着急。他只好来和平饭店找人,没想到陆淮果真在这。

    陆世贤故意在叶楚面前问:“我看你这伤都没好全,刚出院就到这来,这里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是不是事情太过紧急,让你连督军府都没回去,直接来这了?”

    叶楚就站在一旁,看到陆世贤的样子,陆淮清楚他打着什么主意。

    陆淮面不改色:“叶二小姐被人追杀,都是因为我,我自然有义务来探望她。”

    陆世贤在心里撇了撇嘴,陆淮装得还不错,却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叶楚,才来到和平饭店。

    陆世贤和陆淮定是有话要讲,叶楚不方便打扰他们。

    “你们聊吧,我先走了。”叶楚同他们讲了一声,就走出了房间。

    等到叶楚将房门合上时,陆世贤忍不住问了起来。

    陆世贤问:“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居然一直瞒着我。”

    “亏我还为你的人生大事担心,你倒好,隐藏得滴水不漏。”

    叶楚一走,陆世贤也不用再顾忌什么,连连询问陆淮,想从他口中听到具体的内容。

    叶楚是个女孩子,一定面薄。不过陆淮就不同了,陆世贤很想知道陆淮对叶楚是个什么感觉。

    “你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对一个女人上心,你讲讲看,是不是觉得小丫头挺不错的?”

    陆淮没理他,只是走到桌边,问陆世贤:“你想喝什么茶?”

    陆世贤随口回了句,还是继续追问:“你别想着躲过去,你们认识多久了,阿楚对你的感觉怎么样?”

    陆世贤自言自语:“依我看,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要让人家小姑娘看上你,实在有些难度。”

    陆淮的手一顿,将茶壶往陆世贤前面一推:“我受伤了,这茶你得自己泡了。”

    陆世贤愣了愣,好呀,这小子是明着报复。

    分明是被自己戳中了心思,现在恼了,方才对小丫头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到最后,陆世贤都没有从陆淮的口里听到满意答案。他早该知道,就陆淮这性子,怎么可能会同他说。

    等到陆世贤要离开的时候,叶楚也下了楼,和陆淮一起,将陆世贤送到了饭店门口。

    叶楚和陆淮站在陆世贤的两侧,陆世贤越看他们,越觉得相配。

    还没走到门口,叶楚就叫住了陆淮。

    “三少身上还有伤口,若是吹了冷风,对身体不好。”叶楚担心陆淮,开口提醒了一句。

    这么一来正好顺陆世贤的心意,他刚好想和叶楚单独说几句话,要是陆淮在旁边,就太碍事了。

    陆世贤也跟着搭腔:“你就别出来了,有阿楚送我。”

    陆淮先是看了一眼陆世贤,然后对叶楚点了点头,止住了步子,没有再继续往前走。

    叶楚将陆世贤送到了车旁,陆世贤没有立即坐进车子里,而是和叶楚闲聊起来。

    他笑着问:“我上次和你提过,我孙子是个不错的人,你觉得他怎么样?”

    叶楚笑了笑:“三少是个好人,做事不偏不倚,为人公正公道,我很敬佩三少。”

    他想听的可不是这样的答案,陆世贤在心里嘀咕。

    陆世贤接着问:“我说的不是这方面,既然你觉得陆淮人好,那你和他多多相处一下,就能发现他更多的优点。”

    叶楚怔了怔,没有说话。她不晓得要怎么回答,就只能保持沉默。

    陆世贤点到为止,他晓得叶楚定是脸皮薄,害羞了。

    反正来日方长,他可以慢慢等。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85章 第8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