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8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87章 第87章

    叶楚和陆淮约好了在恒兴茶社见面。

    这几日, 叶楚去学堂上课, 陆淮处理前些天受伤时留下的事务。但是,两人都在耐心等待。

    叶楚晓得, 恒兴茶社自开张以来一向生意红火。

    虽说不好打扰别人的生意,但她希望他们的对话能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

    叶楚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做些什么,才更为稳妥。

    叶楚给恒兴茶社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立即有人接了起来:“你好, 这里是恒兴茶社。”

    叶楚说:“我是前两天预约二楼3号房间的客人, 想问一问, 能否包下你们茶社的二楼。”

    叶楚想了想,又说:“三日后, 若是有客人预约, 能帮我推掉吗?”

    恒兴茶社那人愣了一下,言语略有迟疑:“这……”

    叶楚问:“是不太方便吗?”

    那人犹豫了会,便把实话告诉了叶楚:“不好意思,二楼已经被人包下了。”

    听到这里, 叶楚抬眉:“是吗?”

    片刻之间,她已经知道包下茶社二楼的那个人是谁了。

    茶社那人的语气略带抱歉:“那位客人身份特别, 实在是对不住了。”

    叶楚忽的一笑:“那位客人是陆家三少?”

    “你……”茶社那人似是觉得不可思议,顿了一会,他分明什么都没讲, 竟被这个姑娘自己猜到了。

    他答应过会保密,但……

    从这人的反应中,叶楚已然明白她的猜测并没有错。她晓得那人怕泄露秘密, 忙讲了一句。

    叶楚说:“放心,我不会告诉旁人的。”

    挂断电话之后,叶楚想了很多。

    原来,陆淮想得比她还早,又先她一步做好了事。在她定了房间后,他竟帮她解决了后顾之忧。

    这一回,他们又想到了一块去。

    陆淮必然清楚,叶楚三番两次隐瞒身份去给他传递讯息,定是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而这一次,叶楚在身份暴露后,主动提出见面,实则是一场交心的谈判。

    想来,陆淮也是想确保他们的谈判,能万无一失。

    这是叶楚对陆淮真正投诚的一次见面。虽说难免会有些紧张,但是她却对此次会面更期待了。

    ……

    这一天很快就到了。

    叶楚选了一件衣服,既不过分素净又不过分隆重。她是去投诚的,自然要表明自己的诚意。

    但因为两人现在是朋友,穿得正式,又会显得生分。

    她换好了衣服后,走出叶公馆,督军府的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冬季的上海,天空晴好,却又冷风阵阵,因着有阳光的缘故,勉强驱散了一些寒意。

    现在是下午,时间不算早也不晚。

    叶家人既担心叶楚的安全,也不知道她何时会回来。所以,陆淮才派了督军府的车子来接她。

    叶楚当然没有把她这趟出门的用意告诉他们,只是同母亲讲了一声,若是担心的话,就打电话给督军府。

    陆淮会把她平安送回来的。

    黑色的汽车缓缓地开了,叶楚坐在车里,从车窗外面掠过的是依旧繁华的上海滩。

    叶楚先前已经做过了准备,她想要对陆淮说的话,都已经在心里打好了腹稿。

    她的心情异常平静,丝毫没有紧张之感。

    仿佛今日的会面只是一件最稀松平常的事情。

    叶楚将陆淮可能会问的那些问题又在心中想了一遍后,督军府的车子逐渐停了下来,恒兴茶社到了。

    按照陆淮的吩咐,司机送叶楚到后,便会离开。陆淮的车停在附近,他会自己送她回家。

    叶楚开了车门,走下车。

    因为他们只包下了二楼,所以恒兴茶社门口仍然人来人往。

    旁人只晓得二楼的预定都已经满了,若是没有位子坐的话,便早早离开了。

    叶楚走了进去,她没有过多停留,径直上了楼。因为陆淮一定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他向来是个极为守时的人,更不用提,此次见面至关重要。

    二楼的走廊空空荡荡,没有谁来,寂静极了。

    叶楚走向那个房间,轻轻敲了几下门,然后开口:“是我。”

    里面的人没有讲话,叶楚思索了几秒,推开了门。

    陆淮坐在桌旁,抬眼看她,语气平静:“叶楚,你来了。”

    叶楚关上门,转身的时候看了陆淮一眼。

    陆淮似乎很重视这次同她的见面,今日,竟穿了军装来。这件军装剪裁适当,穿在他的身上,更显冷峻。

    重生一世,她头一回见到他穿军装的样子。

    叶楚有些恍神,回忆朝着她涌了过来。她眨了一下眼睛,定了定神,看清楚眼前之人是这一世的陆淮。

    外头的天气冷,现在这间屋子并没有开窗,温度便暖了许多。

    陆淮坐在那里,仿佛是因为两人熟悉的缘故,他周身的气质并没有因着冬季的到来而愈发冷冽。

    叶楚默然看着陆淮,她想了很多,于是就在门口停了一会。

    她的奇怪举动自然被陆淮发现了。

    见叶楚不准备走过来,陆淮忽的开口:“站在那里做什么?”

    叶楚这才回过神来,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第一次见到三少穿军装的样子。”

    陆淮淡淡笑了:“叫我陆淮吧。”

    叶楚怔了一怔。

    她总觉得要用尊敬的态度对他,所以一直称呼他为三少。

    陆淮很快就做了解释:“你说过,我们是朋友。对吗?”

    叶楚自然记得:“是。”

    陆淮看着她:“那就不必见外了。”

    叶楚在陆淮对面坐了下来,迟疑了几秒,头一回开口唤了声:“陆淮。”

    她清透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因为紧张的缘故,又隐隐有些不安在里面。

    陆淮的嘴角浮起了一丝极浅的笑意,他回了一句:“嗯。”

    叶楚移开了视线,耳根有些发热,不再看他。

    陆淮将一杯茶推到了叶楚面前,白色烟气袅袅升起,茶的温度适中,色泽好看。

    陆淮道:“不晓得你喜欢喝什么茶,随意点的。”

    叶楚捧着茶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从喉咙里流进去,身子渐渐暖了起来。

    她想了想:“其实我不喜欢喝茶,还是比较喜欢喝咖啡。”

    陆淮眼中眸光渐深,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你喜欢喝黑咖啡吗?”

    叶楚毫无察觉,直接顺着他的话头往下接:“喜……”

    叶楚忽的一顿,感觉眼前这人的话是在刻意下套。上回,他们在咖啡馆中见面,她那杯很甜的咖啡,没有动多少。

    她这时记起,喜欢喝黑咖啡的人分明是陆淮,她险些就要暴露自己了。

    “我不怎么喝黑咖啡。”叶楚摇了摇头,转而将话题转到了陆淮身上,“你呢?”

    陆淮看了她一眼,做了回答:“喝黑咖啡是我的习惯。”

    紧接着,陆淮又说:“你要是尝试一下,会发现黑咖啡也不错。”

    “若是一直保持清醒,才不会失了分寸。”

    “……”

    叶楚一愣,这两句话太熟悉了。

    上辈子,叶楚住在督军府里。陆淮第一次告诉她这个习惯的时候,他也说了相同的话。

    虽然知道只有自己才拥有前世的记忆,但叶楚仍是不由得怔住。

    怪极了,她怎么一次又一次地想到前世。

    叶楚没有忘记今日来的目的,她垂下眼去,敛起眼中情绪。她喝了一口茶,现在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才是。

    叶楚点了点头:“有机会的话,我会尝试一下。”

    两个人仿佛是在道家常似的,闲聊了一番后,气氛就变得轻松起来。

    陆淮觉得已经差不多是时候了,他把手中的杯子搁了下来,看着叶楚。

    他缓缓开了口:“若是我们要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比如我的习惯。”

    叶楚忽的一笑,陆淮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陆淮清楚,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只是为了和他达成合作。

    既然他开门见山地讲了出来,她也不好再继续隐瞒。

    叶楚抬眼看向陆淮,两人四目相接,不避开对方的目光。

    叶楚的语气极为认真:“陆淮,我会好好记住你的习惯。”

    陆淮说:“叶楚,我不常与人长期合作,你应该是第一个。”

    陆淮的性子多疑,旁人又时常有别的心思。短暂的合作也很难建立起信任,所以他才没有和别人有长期的合作。

    但奇怪的是,无论叶楚讲什么,陆淮都信极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对她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陆淮看着叶楚的眼睛,如往常那样清亮,仿佛她的诚意十分明白地在他面前摊开。

    他放在心里很久的话,终于在今日讲了出来。

    陆淮没有迟疑:“希望你以后也能把自己的事情告诉我。”

    他又很快补充了一句:“嗯,准确来说。”

    “我想多了解你一点。”

    “……”

    叶楚一笑,回答得诚恳:“陆淮,在你面前,我将会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陆淮也笑了:“嗯?是吗?”

    他怎么记得,这个小骗子先前撒了好几回谎。现在,她竟一下就不认账了,他的笑意浓了几分,没有拆穿她。

    叶楚继续说:“若是你想知道我的哪个秘密,直接问便是了,我必定不会隐瞒。”

    这是她的一句保证。日后相处,他们两人必要坦诚相待,互不相瞒,才能共同合作。

    反正,叶楚确定,陆淮不会知道她重生一事。所以,这种问题,他绝不会问到。

    这样,他不问,她自然也不答,就不算是撒谎了。

    陆淮点头:“好。”

    他们的合作既然已经达成,两人正了正神色,现在要开始讲正事了。

    叶楚收起了眼底那抹狡黠的笑意,先发制人,问了起来:“你是怎么发现我身份的?”

    陆淮拿起茶壶,给叶楚倒了茶:“不太难。”

    陆淮给她答疑:“你还记得那次去永安百货吗?”

    叶楚点了点头:“记得。”

    陆淮说:“你一个人在永安百货里买了两个小时的东西。后来,你和夜来香见面,却在成衣店里只待了一个小时。”

    “这只是疑点之一。”

    叶楚的表情一僵。

    陆淮缓缓说道:“我在新城饭店里遇到你,你假装要开我房间的门锁,是为了做掩饰吧。”

    叶楚没有否认。她的确是在往陆淮房间塞纸条的时候,遇见了回来的他。

    陆淮的语气一本正经:“做事要谨慎为上,露了太多马脚不好。”

    叶楚分析出来,陆淮是在对她的时间产生了怀疑之后,才联想到了新城饭店那时的事情。

    叶楚十分厚脸皮:“看来我隐藏得还是挺成功的,第三次的时候,你才对我生疑。”

    陆淮抬眉:“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得太快,反倒就不好玩了。”

    两人虽然已经同先前亲近了不少,讲起话来,却总有着一股子不服气。

    叶楚:“你没想过,或许是我故意留下把柄,引你来抓我的吗?”

    见叶楚表情认真,陆淮当然不舍得落她面子。不管什么时候,总归是让她赢了才好。

    陆淮淡淡开了口:“嗯,你做得很好。”

    他的话尽管听上去语气寻常,叶楚的脸却热了起来。

    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忙移开了眼去,低头喝茶。

    陆淮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你若是想要行事滴水不漏,只要开口,我就会教你。”

    叶楚怔了一怔,暗自在心里想,其实,你已经教过我了。这些手段全是从你那里学来的。

    她只是笑了笑:“好,这句话我记住了。”

    陆淮说:“随时来找我都可以,我不会食言。”

    “叶楚,你的问题已经问完了。”陆淮嘴角牵起,“现在轮到我问你了。”

    叶楚定了定神。她已经料到有这一幕,并不心慌,反倒耐心等着他的提问。

    陆淮很快就开了口:“来督军府的那个孩子是从哪里找的?”

    叶楚笑了:“街上找来的,他很聪明,一教就学会了。”

    陆淮:“能在短时间内教会他……嗯,你做得很好。”

    叶楚继续笑着,没有回答。

    陆淮又问:“哪里学的摩斯密码?”

    叶楚不慌不忙:“我的堂哥叶奕修从牛津大学留学回来,学了很多东西。我瞧着好玩,便要他教我。”

    叶奕修会不会摩斯密码,根本就不重要。

    因为陆淮并不会去查这件事,她明白,他只是想听自己的回答罢了。

    陆淮:“住在新城饭店的时候,你打了一个电话。”

    叶楚语气平静:“我听说你住在新城饭店,就去找了你的房间号。只要知道房间号,想知道那个房间的电话,这是很容易的事情。”

    叶楚又说:“我不想让你认出我的声音,不过只是在话筒上蒙了一层纸。”

    陆淮补充道:“你还刻意压低了嗓子。”

    “这件事极为简单,我想,你应该也会。”叶楚看着陆淮的眼睛,脸上没有一点心虚的样子。

    陆淮问:“你又是怎么知道和平饭店那个房间的?”

    “当时事态紧急,我观察了一下。”叶楚说,“我确认了只有第五层的楼梯口有守卫看管。”

    叶楚不急不缓:“五楼有很多房间,只有那个房间前的地毯磨损严重,说明经常有人出入。”

    “既然那个房间很重要,必然会是你待的地方。”

    “我说的对吗?”

    叶楚的理由一套又一套,一听就知道是早做了准备。

    但她的话里没有破绽,陆淮也找不出任何有缺漏的地方。

    陆淮忽的笑了:“嗯,你说的向来是对的。”

    叶楚想起那一幕:“我穿了西装,伪装成一个男子,躲在墙角的时候,险些被你发现。”

    叶楚的嘴角勾起:“不过,你知道五楼守卫被打晕后,就离开了。”

    陆淮的手一顿,停在了那里,手中是温热的茶盏。

    他挑眉:“是吗?看来我错过了你穿西装的样子。”

    叶楚:“……”

    陆淮搁下了杯子,语气淡然:“不急,以后会有机会让你再乔装打扮一次的。”

    陆淮问叶楚:“你没想到过,自己学了那么多东西,全用在了我身上吧。”

    叶楚不答,反问陆淮:“你也没想到,我会骗过你的眼睛吧。”

    陆淮没讲话。

    叶楚一笑:“用眼睛去看,不一定能看到真相。”

    陆淮不假思索:“那么,日后,我会更用心的。”

    叶楚怔了几秒。

    见叶楚说不出话来,陆淮的嘴角浮起笑意,转眼间,又拿起茶壶来,给她倒了茶。

    陆淮淡淡道:“喝口茶再讲。”

    叶楚顺着他的话,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仍是热的,舒缓了喉咙的不适。

    叶楚问:“陆淮,你不好奇我是从何得知那些消息的吗?”

    叶楚先前提醒了他那样多的事情,都是尚未发生的。

    她只是一个女学生,背景一干二净,却晓得许多秘密,陆淮怎么不问最关键的这个问题?

    她心中自有对策,只等陆淮开口。

    没料到,陆淮并不着急:“这个问题,你可以过会再告诉我。”

    他认真看向叶楚:“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你做了这么多,只为了和我合作,是否有什么原因?”

    原因?

    叶楚微微一怔,她沉思了一会。

    上辈子,叶家败落,她流离失所,寻到了陆淮那里。两人虽然携手,却受莫清寒所害,多次险些丧命。

    而她现在也不知道,司各特路上的那起车祸,到底是谁做的。

    她没有查清,除了莫清寒,还有谁要害陆淮。

    今生第一次见到陆淮的时候,叶楚毫无准备。

    她清楚陆淮的性子,多疑得很。在无法确认陆淮的态度之前,只能躲着他走。

    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好好坐下来,谈一次长久的合作。

    叶楚向陆淮投诚,无非是想保下叶家,改变上辈子的命运轨迹。

    还有……

    叶楚抬起头来,看向陆淮的眼睛。他的目光片刻不离,好似在耐心等待她的回答。

    陆淮的眼神仿佛能看进她的心底,猜透她的心思。

    但叶楚明白,陆淮并不会猜到她在想些什么,她在心底暗自说了一句话。

    她希望陆淮能一生顺遂,永远平安。

    叶楚缓缓开口,叫了他的名字:“陆淮。”

    “我无意间得知了许多未来会发生的危险,我也知道,只有你能阻止那些危险的事情发生。”

    “我愿意把那些事情全部告诉你,但也想让你为我做一件事。”

    陆淮默默看着她。

    叶楚斩钉截铁,一字一句地讲:“若是日后叶家有难,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陆淮的声音也极为认真:“我答应你。”

    屋子里温度较高,虽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意识。两个人讲到这里,仍旧清醒万分。

    窗外,夜幕已经逐渐降临了,但茶社里亮了灯。他们待在房间里,亮如白昼,恍若未觉。

    陆淮和叶楚沉默地对视着,谁也没有开口。

    听见陆淮肯定的声音,叶楚的心绪乱了几分。

    叶楚知道前路艰险,他们仍会遇到许多困难。

    她只愿他能平安度过此生,从前那一世发生的坏事,将不会重蹈覆辙。

    但是,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她也会同他一起面对。

    叶楚缓缓开了口:“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诚意。”

    叶楚闭上了眼睛,她的声音极为清晰,像是许下了一个诺言。

    那些话,在她前世里,有千百次的机会,却都没有告诉过他。

    “叶楚在此承诺。”

    “今生今世,若是陆淮遇到了任何危险,我愿意不惜一切去救他。”

    仍有一句没有说出口。

    乃至我的生命。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联手,准备大杀四方。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87章 第8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