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8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88章 第88章

    陆淮看着叶楚, 她虽闭着眼睛, 神情却是那样坚定。

    仿佛她做了很久的决定,才在今日说出了这一句话。

    他怔住了, 看着她的脸,唇角抿成直线,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时,叶楚已经重新睁开了眼, 方才那些思绪散去, 她又恢复成了那个向来镇定, 遇事沉着的人。

    叶楚自然不会把那些所思所想告诉他,她藏起自己。

    她直视着陆淮的眼睛, 只问:“这样的诚意, 够吗?”

    陆淮没有回答,反倒回了一句:“我也会给你同样的承诺。”

    陆淮神色微动,却依旧表现得淡然,眼神倒是透露了他心底的情绪。

    他绝不会对她食言。

    那个话题过于沉重, 两人极有默契,同时低下头去, 默不作声地喝茶,好似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这时,陆淮才问起先前那个问题:“你是从何得知那些消息的?”

    叶楚面不改色地撒了谎:“我做了一些梦。”

    “陆淮。”叶楚开口道, “你还记得耶松船厂的那场事故吗?”

    陆淮眸光一暗:“记得。”

    那一天,叶楚被沈九请到恒兴茶社,然后陆淮送她回了家。

    在路上, 叶楚提到耶松船厂的事故时,发觉陆淮的表情不对。回去后,那个声音告诉她,此事是莫清寒所为。

    从那时候开始,叶楚才起了向陆淮投诚的念头。

    叶楚无法把前世的事情和那个声音告诉陆淮,她只能说自己做梦才预见那些事情。

    “我做了一些奇怪的梦境,先前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后来,那些梦逐渐成为了现实。”

    “第一次开始灵验的时候,就是那艘船出事的时候。”

    “那时,我和你认识不久。若是我直接把事实真相告诉你,定会被认为是胡言乱语。”

    陆淮很快明白:“所以,你才选择用匿名好心人的身份给我送信?”

    叶楚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有能力将一件事的危险降到最低。等到那些事都发生后,你就会清楚我的话全是真的。”

    陆淮忽的一笑:“这么信我?”

    叶楚笑了笑:“那是自然。”

    刚重生回来时,两人并不相熟,叶楚并不能贸然行事,她会尽量避免和陆淮的碰面。

    但是,她确定莫清寒已经出现,若是继续低调下去,陆淮就会遇到危险。

    她不会令他身陷险境。

    叶楚接着说道:“梦境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但是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我虽知道一些未来之事,但这种轨迹并不确切。”叶楚必须告诉陆淮。

    因为今生有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如声音所言,会有很多变故。她不能保证自己的预测全然正确。

    但她知道,只要他们彼此信任,就能渡过难关。

    “剩下的,只能靠我们自己去做了。”

    在叶楚讲的过程中,陆淮已经想了很多。她既然如此诚心,他也不能对她隐瞒。

    陆淮沉声道:“叶楚,我怀疑大部分事情都是一个人的手笔。”

    叶楚微微一愣,装作适才知道的样子:“是吗?”

    陆淮继续说:“这个人隐藏得很好,我和他交过几次手,但都没有发现他的身份。”

    叶楚明白得很,陆淮口中的这个人当然是莫清寒。

    叶楚的声音响起:“陆淮,我曾经梦到过叶家败落,也梦到过陆督军的身亡……”

    陆淮顿了一下,看向叶楚。

    叶楚说:“这些事情全都是一个人所为。”

    叶楚凝视着陆淮的眼睛,把这件事告诉了他:“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她终于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他叫莫清寒。”

    陆淮怔了几秒,这是他头一回听到这个名字。他在记忆中搜索,却无法找到关于莫清寒的半点信息。

    他只能问叶楚:“你还知道些什么?”

    叶楚摇了摇头:“莫清寒这个人行踪诡秘,又极为善变。若是乔装易容来到上海,我们定认不出来。”

    陆淮:“也就是说,在上海突然出现,又行事作风古怪的陌生人,都需要警惕。”

    叶楚点头:“是。”

    她不知道莫清寒什么时候会来,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身份出现。但是,只要是人,就会有破绽。

    他们两人必定要找到这个隐患。

    话讲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叶楚可以慢慢告诉陆淮。

    叶楚喝了几口茶,润了润喉咙,方才口干得很,现在好多了。

    陆淮转头看了看窗外,发觉天色已晚。他们从下午聊到了晚上,甚至还有许多话没有讲完。

    陆淮看向叶楚:“天色已经不早了,要不要同我一起去用个晚饭?”

    叶楚一怔。

    “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共同去面对就好。”陆淮说,“现在,我们要面对的……”

    “好像只有一顿晚餐。”

    叶楚忽的笑了,陆淮看出气氛的沉重,就及时岔开了话题,不让她再多想,沉溺于情绪当中。

    叶楚说:“好,你想去哪里用晚餐?”

    陆淮:“明德楼。”

    他们走出了恒兴茶社,陆淮的车停在外面。天一黑,茶社门口就显得冷清了起来。

    她坐着他的车,去了明德楼。

    明德楼是一家新开的餐馆,主打苏菜,口味清淡。叶楚胃口不大,点的也不多。

    本该是正餐,但是两人却没吃多少。吃饭期间,他们没有提到半句之前的事情。

    好像是最普通不过的聊天了,氛围很好。

    吃完饭后,陆淮把叶楚送回了叶公馆。

    他们已经达成了默契,以后虽会时常见面,也要将这种合作关系保密。

    只要他们二人知晓便可。

    莫清寒针对陆淮,若是叶楚和陆淮走近,她会被他盯上。

    陆淮和叶楚会刻意保持一些距离,但难免会靠近彼此。若是旁人误会了些什么……那就日后再想吧。

    待叶楚回到叶公馆的时候,夜色愈发深了。她向家人报了平安之后,便回了房间。

    今天的会面结束了,叶楚自然是成功和陆淮达成了合作。

    但叶楚此刻想的却是别的,她今日向他许下的那个承诺不是作假。

    上辈子,那次在南京附近的庙里,就发生过一件事。

    ……

    那时,叶楚和陆淮赶回南京的时候,途经一座庙,走了进去。

    叶楚和陆淮在庙里都许了愿望,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愿。

    叶楚的表坏了,陆淮将他母亲的那块怀表借给了她。

    他们本就有事要回到南京,只是因为天空落雨,才稍作停歇。

    给了香火钱后,两人不准备多留,原本想要离开了。

    叶楚和陆淮往庙外走去,尚未踏出大殿的门,便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身后诵经声渐小,两人很快对视一眼,庙里似乎有古怪。

    陆淮的手摸到腰间,他的动作虽然极快,却还没有拔出枪。

    这时,来人已经知道他们发现了他的存在,一声枪响之下,惊破了四处响着的梵音。

    杀意四现!

    一颗子弹朝着陆淮飞了过来!

    叶楚听到了枪声,她没有多想,下意识就拦在了他面前。

    子弹冲力很强,叶楚的身体猛地一晃,剧烈的疼痛传来,仿佛锥心刺骨。

    陆淮只觉怀中那人身体一软,无力地倒了下来。他伸手接住她的身子,温热血液流到他手上。

    那块怀表替她挡了一下,子弹射到了肺部。

    陆淮的眼中闪过厉色,朝着那个方向,扣动扳机。

    待到那人开第二枪之前,就将他一枪毙命。

    陆淮浑身怒气上涌,环抱起叶楚,朝着庙外跑去。雨水渐大,她胸前衣襟染血,意识已缓缓不清晰了。

    陆淮抱紧了她的身子,将她放在车上。他立即发动了汽车,往最近的医院开过去。

    四周的声音逐渐沉寂下去。

    两人在庙中,警惕心便松了,没有多加防备,就遇到了祸事。

    谁会料到,本是佛门清净之地,却又成了杀人的修罗场。

    叶楚后来昏迷了,接下来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

    她只记得四处那样寂静,耳边隐约有陆淮的声音在响。

    他急切又紧张,一遍又一遍,在她旁边讲着。

    “坚持住,不要睡过去。”

    叶楚只晓得昏迷了几天后,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家南京的医院里。

    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陆淮。

    她的回忆到此戛然而止,因为她当时没有醒来,所以缺失了中间的记忆。

    ……

    其实,那日,在叶楚昏迷之后,还发生了许多事。

    车子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医院,陆淮抱着她往里跑。

    医院大堂里人来人往,只看见一个男人发了疯似的穿梭在人群。

    天下着大雨,叶楚又在昏迷,她的身体冷透了。陆淮觉得她仿佛怎么都暖不起来,愈发慌乱。

    叶楚被推进了手术室做抢救。

    陆淮被拦在了手术室外面,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待着消息。

    他双眼发红,思绪也乱得很。

    和叶楚相处了将近五年,他早就逐渐明白了自己对她的感情。

    他从来没有说过,她也没有。

    但是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他无法离了她独活。

    她也是。

    如果这一次,她……陆淮完全不能想象之后的生活。

    陆淮在手术室外等了很久,终于等到医生出来。

    医生说,子弹伤到了肺部,但是送得太晚,拖延了时间。

    如果她不能在三天内醒过来,就会永远睡下去,或者死亡。

    陆淮进了病房,他关了门,把外界那些喧闹的声响全都关在外面。

    窗外仍然下着大雨,病房却很安静,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陆淮行至病床前,叶楚的眼睛紧闭着,她的脸苍白没有血色。

    胸前那块怀表已被打坏,表盘彻底碎了,先前那些记忆的痕迹,仿佛也荡然无存了。

    陆淮没有迟疑,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他只感觉到手心之下,是冰冷的触感。

    叶楚向来要强,许多情绪总是隐藏在心底,不想让他看清。

    陆淮一直清楚叶楚的想法,她不想成为对他毫无助力却又需要他保护的那种人。

    从她的话语中,陆淮能听出,她觉得自己这几年里并不能帮到他什么,反倒是过分依赖他。

    从一开始,她选择了投靠他,就意味着他们站在了不平等的地位。

    叶楚想要拥有足够的能力,去打败他们的敌人。

    但是,在叶楚没有强大到与他并肩而立之时,她不能提到爱这个字。

    他们身上有合约束缚,又有着仇恨,若是能脱离这些,或许他们才能用另一种方式面对彼此。

    她不会告诉他,她真正的想法。

    她比他更为隐忍。

    她可以为了他去死,但是她却绝口不提自己的情感。

    ……

    陆淮看见叶楚昏迷的样子,心猛地疼起来,她仿佛对外界的一切都无所察觉了。

    他记起了医生的话,如果几天后,她不能醒过来,可能就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但是,陆淮有许多话没有告诉她。

    虽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听,但只要她能醒来,他一定会找机会同她说。

    陆淮俯下身去,凝视着那张熟悉的脸。

    陆淮温热的气息紧贴叶楚冰冷的皮肤。

    离着她的嘴唇仅仅一寸的距离时,又生生停了下来。

    陆淮眸色暗下来,合约中有一条,除了必要的身体接触,夫妻两人私下不能有亲密举动。

    陆淮的手指轻轻掠过她的嘴唇,柔软的触感留在了他的指尖。

    他脑子忽的一空。

    让那些条约都见鬼去吧。

    反正,他不想再放开她的手了。

    窗外下着倾盆大雨,雨水疯狂地掉落,看上去不会停歇。

    但风声和雨声都被关在了窗子外,只能在外面喧嚣肆虐。

    在叶楚尚未清醒的时刻。

    陆淮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也封住了那些隐忍克制的情感。

    他怕她死,怕得要命。

    即便她死了。

    若有来生,他也绝不会再放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上辈子,叶楚并不知道陆淮亲她,顺便解释了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她比他更隐忍。

    若有来生……

    今生既然相遇了,肯定会顺利在一起。该甜就甜,该抱就抱……什么都不会少。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88章 第8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