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第9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0章 第90章

    叶楚的身形纤瘦, 乌黑的发垂在了肩上, 愈发显得她肌肤白皙。

    陆淮不紧不慢地走着,来到叶楚的后面几排, 缓缓地坐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看,恰好可以瞧见叶楚的神情。

    此时叶楚神色淡淡,看不清她的情绪。

    然后,陆淮的目光又移到叶楚旁边, 她的左侧坐着一个男子。

    陆淮的眸光深浅未明, 淡淡瞥了一眼。

    这个人他倒记得, 是苏家的大公子,苏明哲。

    苏明哲做事洒脱, 又刚从国外回来, 带叶楚来拍卖会,并不稀奇。

    陆淮又看向了叶楚,目光沉沉。

    拍卖会上的人这样多,四下也吵闹得很, 但是,陆淮却觉得周围那些喧嚣的声音, 仿佛都消失了。

    他的眼里只看得见叶楚。

    目光片刻不离。

    陆淮注意到,每件拍卖品上来时,叶楚虽会瞥一眼, 但很快就会移开视线,没有多停留几秒。

    旁人热火朝天地竞价,但叶楚的身影却分外静默。

    苏明哲时不时会和叶楚说上几句话, 但叶楚也是一副淡淡的神情。

    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陆淮有些好奇,不晓得她喜欢什么样的东西。

    不过,叶楚的眼光向来不错,现在反应这样冷淡,估计是没碰上合她心意的罢了。

    他忽的笑了,叶楚这人倔强得很,想要弄清她的心思,倒真不简单。

    这时,台上出现了下一件拍卖品,司仪开口:“这是玉壶春瓶,质地极佳……”

    恍惚间,叶楚的脑海里掠过了一些东西,这个花瓶熟悉极了,仿佛在哪里见过。

    叶楚略一沉思,找到了答案。

    上一世,叶楚到督军府的时候,这个花瓶已经摆在了陆淮的房间里。

    那时她并不晓得花瓶是从何而来的,也并没有问过陆淮。

    现在看来,莫非陆淮正是在这次拍卖会中,得到了这个花瓶?

    叶楚正低头想着,这时,拍卖厅里响起了司仪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玉壶春瓶起拍价八百银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百银元,现在开始竞拍。”

    苏明哲第一个开口:“一千三百银元。”

    方才叶楚对所有东西都兴致缺缺,但唯独多看了玉壶花瓶几眼。

    既然这花瓶是阿楚感兴趣的,那他一定会把这个花瓶拍下,送给阿楚。

    叶楚怔了几秒,看着苏明哲:“表哥,你喜欢这件拍卖品?”

    苏明哲今晚一直没有叫价,她本以为苏明哲大概看不上这些东西。没想到,苏明哲喜欢玉壶春瓶。

    苏明哲并不说破,笑了笑:“看了这么久,也就这花瓶勉强对我口味。”

    “再说了,我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叶楚点点头,表示理解。

    司仪的声音响起:“苏大公子第一个出价,有谁要加价的吗?”

    这时,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千银元。”

    叶楚微微一怔,这个声音……

    难道陆淮也来了?

    她转头往后看去,正好撞见陆淮漆黑的眼睛。

    方才陆淮察觉到,叶楚看见这个花瓶时,眼神多停留了一会。

    虽反应极淡,但陆淮看得出来,这花瓶对叶楚来说,似乎有些特别。

    今日本就打算挑一个礼物,送给叶楚,自然要送她喜欢的。

    方才苏明哲喊价,陆淮心里越发肯定了几分。

    陆淮眸光微动,即便苏明哲拍下花瓶也是为了叶楚,但是,他不会让步。

    苏明哲送的,和自己送的,那可不一样。

    再说了,东西要从自己手里送出去,才最有意思。

    偌大的拍卖行里,他和她遥遥相望,目光相触。

    叶楚看向陆淮时,他忽的笑了。

    小骗子,又见面了。

    叶楚也笑了,笑意极浅。

    果真是陆淮。

    这时,拍卖行里所有人都看向了陆淮,陆淮就收回了视线。

    陆淮坐的位置比较靠后,周围无人,拍卖行里的人才没有察觉到陆淮进来。

    现在陆淮喊价了,他们才晓得,原来陆家三少也来了这里。

    苏明哲自然看见了陆淮,他挑了挑眉:“陆三少也看中了这件拍卖品?”

    随即,苏明哲又说了一句:“不过,我不会让他。”

    拍卖会讲的是价高者得,与官职无关,与地位无关,谁能出得起价钱,谁就能得到这件拍卖品。

    即便陆淮是少帅,但陆淮为人最是公正不过了,他必定会遵循拍卖会的规矩,不会以势压人。

    更别提,阿楚似乎喜欢这个花瓶,他更不会让步了。

    苏明哲再次开口:“两千七百银元。”

    陆淮神色淡淡的,看来苏明哲执意要为叶楚拍下玉壶花瓶了。

    陆淮瞥了叶楚一眼,眸色渐深。

    这个花瓶他势在必得。

    陆淮声线沉沉:“四千银元。”

    此时,整个拍卖厅似乎沉寂了下来,方才此起彼伏的竞价声也歇了下来。

    现在的情形清楚明白,苏家大公子和陆家三少,都看中了这件拍卖品。

    他们谁都不会让步。

    陆淮地位显赫,苏明哲家境富足,两人皆有底气,旁人倒不好再插嘴了。

    此时的拍卖会,现在成了两个人的竞争。

    叶楚看着陆淮一再加价,沉思了起来。

    现在看来,上一世陆淮确实在拍卖会上得到了玉壶花瓶。

    但是花瓶的出价已经很高了,再这样加价下去,叶楚觉得有些不值。

    叶楚看着苏明哲,试探着问了一句:“表哥,你很喜欢这件拍卖品吗?”

    “其他东西也不错,要不你再看看。”

    苏明哲晓得叶楚的心思,她不想让自己太破费,不过,他的主意不会轻易改变。

    苏明哲笑了笑:“阿楚,你知道我的性格。”

    叶楚会意,不再说话。

    苏明哲的声音高了些:“五千银元。”

    价格越来越高,拍卖会现场的气氛也愈加热烈。

    大家都看向了陆淮,不晓得三少这次会出什么价格。

    听见苏明哲的话,陆淮扬了扬眉,他的性子倒挺倔。

    就和叶楚一样。

    这时,陆淮沉声:“六千银元。”

    他的语气一如之前那般浅淡,却隐隐带上了几分凌厉。

    陆淮低沉的嗓音响起,大家都沉默了。

    这是今晚拍卖会上最贵的价格,即便与前几次拍卖会相比,这价格也算极高了。

    若苏明哲不再加价,这意味着陆家三少将得到这件拍卖品。

    苏明哲听见了,他正想加价,这时,他想起自己今日只带了五千银元。

    来这次慈善拍卖会的人,非富极贵,地位高的人也不在少数。

    因此,为了防止大家恶意抬价,或者以防大家一掷千金,只为了攀比,这次拍卖会有一个规定。

    那就是只接受现带的银票。

    苏明哲自然清楚这个规定,他微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他只能放弃了。

    他没有再说话。

    司仪见苏明哲没有动作,他开口:“六千银元第一次,六千银元第二次,六千银元第三次,成交!”

    黑色的锤子敲了桌面,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

    一锤定音。

    玉壶春瓶归陆淮所有。

    陆淮微眯了眯眼,他看了叶楚一眼。

    看来,这个花瓶他能亲自送给她了。

    没拿到花瓶,苏明哲虽有些遗憾,但他性子向来洒脱,很快就把这件事放在了脑后。

    反正他以后还可以送阿楚其他礼物,总是有机会的。

    苏明哲笑着说:“阿楚,我们走吧。”

    叶楚看见苏明哲的神情,晓得他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的心松了下来。

    叶楚点了点头:“嗯。”

    拍卖会快结束了,大厅里有些人站起身,准备离开。大厅里渐渐变得冷清了起来。

    叶楚也准备回家了,她不自觉往四下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陆淮。

    陆淮修长挺拔的身形,在拍卖厅里分外醒目。他正好也在看她。

    两人在拍卖厅里,沉默地对视。

    叶楚笑意极淡。

    陆淮也牵了牵嘴角。

    这场轰轰烈烈的拍卖会落下了帷幕,一辆辆汽车驶离新城酒店,周围逐渐恢复了寂静。

    叶楚和苏明哲走出了拍卖厅,来到了门口。

    夜已黑得深沉,似墨一样。

    苏明哲已经上车了,叶楚打开车门,也准备上车时,这时,一个人叫住了她。

    “叶楚姑娘,请留步。”

    叶楚转过身,看了过去,她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这人语气温和:“叶楚姑娘,这是三少送你的礼物。”

    他一面说着,一面把手中的盒子递给了叶楚。

    “这是今晚拍卖会上的玉壶花瓶。”

    叶楚接过盒子,怔了一怔,陆淮拍下玉壶花瓶,是为了送给自己?

    这人说:“叶楚姑娘,我先走了。”然后,他转身离开了。

    叶楚有些了然,她或许明白陆淮送礼物给她的原因。

    叶楚抬起头,往陆淮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与陆淮距离不远,他们在寂静的夜里,四目相接。

    夜色已深,洁白的月光落在了车前,更显得陆淮冷峻清隽。

    叶楚微动了嘴巴,说了一句。

    谢谢。

    陆淮坐在车里,视线落在了叶楚身上。

    今晚的月光极好,愈发显得她肌肤雪白,珍珠似的。

    已是深夜,天气愈发得冷,冰凉的风袭了上来。

    陆淮读懂了叶楚的口型。

    他的嘴角浮起轻不可察的笑意。

    叶楚拿着盒子,坐上了车,她的嘴角微微勾起。

    此时,她的心情不错,晓得陆淮这样做,是在告诉自己,他们之间的合作一定会顺利。

    从今日开始,他们会一起并肩,面对将来的艰难险恶。

    思及此,叶楚捏着盒子的手不自觉收紧了一些,然后又缓缓松了下来。

    上辈子,陆淮拍下了玉壶花瓶,摆在了督军府里。

    而这一世,陆淮把玉壶花瓶送给了自己,以示合作的诚意。

    叶楚笑了,或许,这世间许多事情都有着巧合吧。

    苏明哲坐在车里,自然看清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他有些意外,陆淮与自己竞价拍下这个花瓶,结果送给了叶楚?

    苏明哲挑了挑眉,难道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清楚的。

    苏明哲看向叶楚:“阿楚,三少同你很熟吗?”

    叶楚敛了神色,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托词:“我无意间救过三少,却不小心惹到了他的仇家。”

    “这大概是三少给我的赔礼。”

    叶楚和陆淮做了约定,在旁人面前,他们会刻意保持距离。

    所以,叶楚才在提到陆淮的时候,用了三少这个称呼。

    苏明哲淡声:“原来是这样。”

    他没有再说话,眼底深浅不明。

    叶楚看向车窗外,冬夜的气温低得很,车窗上浮起了浅白的雾气,让视线有些看不分明。

    今晚的风冰冷极了,但她却不这样觉得。

    叶楚忽的笑了。

    待到车子开回了叶公馆,进了房间后,叶楚才打开了这份礼物。

    里面有一张纸条,她拿了起来,将其缓缓展开。

    看了一眼,就知道只会是陆淮的字迹。

    第一行写了四个字,合作愉快。

    然后,他在下面留了一个西洋剑俱乐部的地址,让她明日下午三点过来。

    叶楚微微一怔,陆淮想要做什么?

    叶楚没有学过西洋剑,对此一窍不通。若是陆淮要教她击剑,她可应付不来。

    算了,陆淮做事总是有他的理由在。

    先去看看再说吧。

    ……

    第二天,叶楚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毕竟,她要去的地方是西洋剑俱乐部,总不能穿得繁琐。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叶楚到了那家俱乐部。

    一到俱乐部门口,就有人走了上来,恭敬地问:“请问,是叶二小姐吗?”

    叶楚点了点头。

    那人打了一个手势,请叶楚进去:“三少在里面等你。”

    叶楚跟在那人身后,被带到一个房间前。

    那人替叶楚开了门,叶楚谢了声,抬脚走了进去。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窗帘,房内的灯亮着,叶楚环视了一周,却没有人。

    房内有不少遮蔽物和器材,叶楚一看,就知道平时这里是用来练习的。

    叶楚思索几秒,瞬间明白了陆淮的用意。

    先前她和陆淮交手过几次,这次陆淮既然选择和自己合作,又将见面地点选在了这里,肯定想看看她的身手。

    若是她没有猜错,陆淮要么就没在房中,要么就躲在房门的后面。

    叶楚笑了笑,不动声色,她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将房门合上。

    当房门突然关上时,叶楚还是继续往前走了一步,但是没有回头确认。

    下一秒,叶楚感觉到凌厉的拳头擦过她的耳边,因为早有防备,所以她立即偏头避开。

    叶楚不甘示弱,曲起手肘,往身后的陆淮砸去。

    陆淮侧身一避,绕到叶楚的身后,叶楚身子下蹲,用一只脚固定身形,另外一只脚扫向陆淮的腿。

    似是早就料到了叶楚的动作,陆淮提前向后退了一步,叶楚的反击落了空。

    叶楚转过身,看着陆淮,叫了一声:“陆淮。”

    这次约叶楚出来,陆淮就存了试探的心思。

    陆淮的嘴角浮现出笑意:“时刻保持警惕,这点你做的不错。”

    叶楚一愣,随即笑了笑:“多谢夸奖。”

    “我让你过来,是想试一试你的身手,因为我想带你去个地方。”陆淮淡淡开了口。

    顿了顿,他接着说了一句:“那地方鱼龙混杂,不知道你能否应付得过来。”

    “若是明晚,你想同我一起过去,就必须好好表现。”

    叶楚马上明白了陆淮的意思,她自然不会拒绝:“陆淮,我们开始吧。”

    陆淮淡淡一笑:“你不用有所保留。”

    叶楚也笑了:“当然。”

    一开始,两人都没动,都等着对方先出手。

    他们僵持了一会后,叶楚忽然握紧拳头,往陆淮的脸上砸去。

    陆淮不躲不避,伸出手掌握住叶楚的拳头,挡住叶楚的进攻。

    这本就不是叶楚的本意。

    当叶楚出手打陆淮时,她身子一转,背朝着陆淮,另外一只的手肘一弯,用力击向他的腹部。

    陆淮一点没慌,气定神闲地抓住叶楚的臂弯,牢牢固定住,叶楚动弹不得。

    “你输了。”陆淮的声音响在叶楚的耳侧。

    叶楚背对陆淮,神色看不分明,她伸脚从侧边勾住陆淮的腿,身子往后一靠,用全身的力量压向陆淮身上。

    陆淮脚步不稳,又被叶楚向后靠的力量猛然一冲,他失了平衡,和叶楚一同砸在地板上。

    摔倒的声音沉闷,陆淮却半点也没出声。

    在陆淮倒下的那一刻,叶楚趁着陆淮禁锢着自己手臂的手一松,她立即翻过身,膝盖紧紧抵着陆淮的胸口。

    她将头上固定住头发的发夹抽出,头发少了束缚,瞬间散落下来,垂在陆淮的脸侧。

    叶楚拿着发夹,抵着陆淮的脖子边,尖锐得仿佛能随时刺破陆淮的皮肤。

    原来叶楚的发夹是特制的,从外形来看,根本看不出来,其实这是一个能够致人于死命的尖刺。

    “陆淮,是你输了。”

    叶楚俯身看着陆淮的眼睛,两人相隔的距离不过短短几寸。

    陆淮不慌不忙,他和叶楚对视着,一点也没有自己处在弱势的自觉,他看着叶楚坚定的眼神,忽然笑了。

    感觉到叶楚手上的力道稍显放松,陆淮立即抓住叶楚的衣领,将她往旁边一扯。

    在叶楚摔到地上之前,陆淮用手稍微撑了一下,因为有了缓冲,叶楚倒在地上时,一点也没觉得疼。

    陆淮翻过身,跪在叶楚身侧,用手臂抵住叶楚的喉咙,另一只手将叶楚拿着发夹的手固定到叶楚的耳边。

    转瞬之间,两人的形势就完全调转过来。

    陆淮一本正经:“叶楚,我要教你一句,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对你的敌人心软。”

    要不是陆淮故意对自己笑,她怎么会分神。

    叶楚抿了抿嘴,没说话,她盯着陆淮的眼睛,提起脚,勾向陆淮的脖子,陆淮侧头一避,叶楚立即起身。

    “陆淮,那你是我的敌人吗?”叶楚问。

    “当然不是。”陆淮回答。

    陆淮话音刚落,叶楚又一次主动进攻,却始终节节败退,不管叶楚怎么做,陆淮总是有方法化解。

    最后一刻,陆淮已将叶楚双手固定到身后,败势明显。

    在刚才一来一回的打斗中,叶楚的呼吸变得急促,体力消耗了很多。

    可是叶楚不想向陆淮投降,她看向眼前的墙壁,离她不到一米处,而这个房间灯的开关正好在这面墙上。

    叶楚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陆淮,她每次和陆淮打斗时,都会将他们的位置往这面墙所在的方向移。

    陆淮站得笔直,他虽抓着叶楚的手,但也同样给她提供了一个可以借助力量的方式。

    叶楚往后一靠,将身子一抬,双脚踹向墙壁,其中一只脚瞄准了开关。

    “啪”的一声,灯灭了,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叶楚动作大,陆淮自然抓不住叶楚的手腕,他手只能一松,而叶楚之前已经摸清了房间里的情形。

    她的手一松,身子往下落,她立即滑向房间的遮蔽物处。

    这个房间本来就是用来演习的,遮蔽物众多,光一熄,叶楚躲了起来,身形立即被遮住。

    陆淮想要找到叶楚也要费点时间。

    叶楚小声地喘着气,不让陆淮发现自己的位置。

    她侧耳倾听,注意陆淮那边的动静。

    陆淮笑意加深,他对这个房间很熟悉。叶楚会藏身在哪,他也一清二楚。

    陆淮没走过去,而是朝着叶楚的方向出了声。

    “你做的很好,无论处于多么艰难的场景,你也必须坚持到底。”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人前装不熟,人后贴身肉搏……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0章 第9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