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9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1章 第91章

    叶楚没有回答, 只是默然听着陆淮的话。

    叶楚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 但她并没有紧张。

    她的思绪翻滚,正在思索下一步要如何做, 可是等了约莫半分钟,陆淮却一直都没有动作。

    然后,陆淮转过身去,手指轻轻落下, 按在电灯开关上。

    房间寂静万分, 陆淮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楚, 你通过了测试。”

    他的话中带着一丝笑意,却很好地隐藏起了别的情绪。

    虽然陆淮满意叶楚的表现, 但是他希望她能继续进步。

    在陆淮说完那句话的同时, 头顶的灯亮了起来,灯光将整个黑漆漆的房间照亮。

    柔和的光线也落在叶楚的脸上,她从藏身处缓缓走出,看见陆淮正站在那里, 他一直望着这个方向。

    陆淮淡淡一笑:“若是你觉得比试还没有结束,不如下回找机会再来和我练?”

    叶楚方才觉得没有尽兴, 胜负尚且未分。

    既然陆淮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她自然一口应了下来。

    待到心跳平复,身体从紧绷状态放松下来以后, 叶楚记起了先前两人对话。

    陆淮讲过,如果她能通过他的测试,就会带她去一个地方。

    叶楚抬眼看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淮并不回答:“明天晚上八点, 来和平饭店找我。”

    叶楚也不刨根问底:“好。”

    陆淮忽的开口唤了她一声:“叶楚。”

    他又道:“我希望在我们的合作中,彼此都能拥有绝对的隐私权。”

    “从今日开始,我派去的人会继续保护你,但除了必要情况,他们不会将你的行动事事告知我。”

    叶楚怔住,说不出话来。

    陆淮已经同那群手下讲过,让他们继续保护叶楚。他们只保障她的生命安全,不会插手她的任何行动。

    他并不想约束她的行为。

    叶楚心中明白,陆淮的意思是,在这一场合作中,他们之间,并没有高低强弱之分。

    这样既能保证合作的顺利进行,又能维持他们两人的关系。

    也就是说,陆淮和叶楚,将永远是平等并互相尊重的。

    她鼻子一酸,随即移开了眼睛。很快,她控制住了情绪。

    叶楚开了口,她的声线听上去克制又镇定:“谢谢。”

    她垂下眼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楚隐藏得极好,陆淮看了一眼她的脸,并未察觉到异样。

    两人告别后,先后离开了西洋剑俱乐部,各自回了家。

    他们悄无声息地离开,走得极为低调。不会有人知道,在俱乐部的那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声音曾告诉过叶楚,莫清寒会乔装打扮来到上海。

    近段时日,突然在上海出现的陌生面孔,都有可能是莫清寒。

    他们须得小心谨慎才是。

    ……

    这一天,天气晴好,清冷的阳光照了下来。

    但在某些地方,总有人在做着见不得光的事情。

    南京街上的一家古董店里,迎来了一位客人。

    高延面色凝重,在古董店门口停下了脚步。他想了想,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推开门,高延四下看了看,店里有着浓厚的古朴气息,每一样物品都经过了漫长的历史沉淀。

    但店里没什么人,冷冷清清的。

    阳光透窗而入,明晃晃地亮,愈发显得店内寂静万分。

    高延走到一个柜子前,里面摆了数件古董,每个看上去都价格不菲。

    他细细看了一会,然后,走到了店员面前。

    “你们店里的古董我不感兴趣,我想看一些更有价值的。”

    店员身量较高,穿着一身藏青长衫,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他本低着头,听见高延的话,抬头看了过来。

    店员叫孟七,他语气谦和:“你认为什么样的古董,才是最有价值的?”

    高延:“寒飞千尺玉,清洒一林霜。”

    孟七晓得高延来的目的,他看了其他店员一眼:“把店门关了,现在暂停营业。”

    店员会意,把门锁上,并挂上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字。

    店里有事,暂停营业。

    然后,孟七看向高延,温和地说:“你先闭上眼睛。”

    高延既然需要古董店帮他办事,自然会同意,他点了点头。

    孟七在高延的眼睛上蒙了一块深色的布,布料是特制的,会遮挡所有的光亮。

    高延只觉光线瞬间暗了下来,然后,似乎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臂。

    眼前黑暗一片,孟七的声音响了起来:“现在我带你进去。”

    孟七离开柜台,越过那一排排放着古董的架子,往里走去。柜台的背后是一条寂静的长廊,空旷得很。

    孟七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墙上,那里有一个暗色的开关,极不显眼。孟七按了一下,这面墙缓缓上移。

    这里隐藏着一道门,打开门,里面是一个房间。

    孟七带着高延走了进去,然后,又按了一下房内的开关,门合上了。

    孟七摘下高延眼上的布,温和地说:“请坐。”

    手指了旁边的座位。

    高延的视线变得清明,才发现这个房间极大,比整个古董店还要大上数倍。

    他坐下来,说:“我叫高延,想请暗阁帮我除掉一个人。”

    高延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孟七:“这人今晚八点将出现在枫丹白露咖啡馆。”

    孟七接过照片,细细扫了一眼。

    照片上的人姓林,孟七晓得这人作恶多端,干尽了坏事,但很多人都被这姓林的蒙骗了,以为他是个好人。

    孟七抬头,语气斯斯文文:“你清楚暗阁的规定吗?”

    暗阁的规定,一、不杀好人,二、不接上海的单子。

    话音刚落,高延的心就松了几分,知道暗阁没有一口回绝,他有些庆幸。

    暗阁不是什么单子都接的,有些人就算知晓暗阁的存在,找上门来。若要杀的人不符合暗阁的规定,暗阁就会拒绝。

    而暗阁一旦拒绝,就不会再有回旋的余地。

    高延:“我知道暗阁雇佣金高,但是一旦接下单子,就一定会完成,绝不会让雇主失望。”

    顿了顿,高延又开口:“而且事成之后,我不得把这件事泄露半分,否则会受到暗阁的处罚。”

    高延拿出银票,放在了桌上:“这是我给暗阁的佣金。”

    孟七轻声道:“你等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他站起身,走到电话旁,拨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是专线联系的。

    孟七背对着高延,高延只看得见他的背影。他身上的长衫没有一丝褶皱,平整极了。

    高延忽然想起了关于暗阁的一句话,暗阁做事干净利落,杀起人来极其优雅。

    孟七讲了几句话后,就搁了电话,朝高延走过来,坐了下来。

    孟七的手放在银票上,把银票拿了起来,他温和地说了一句。

    “这单子,暗阁接了。”

    高延面露喜色,连连道谢。然后,他又被蒙上了眼,带了出去。

    天落了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空是灰蒙蒙的,似笼上了淡淡的阴影。

    潮湿的小路上,一个颀长的男人撑着一把黑伞,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穿着西装,西装剪裁极好,气质清雅极了。

    雨势渐渐大了,但男人的衣服仍是洁净、干燥的,细小的雨丝毫没有落到男人的身上。

    清冷的雨幕下,周围的一切看上去白茫茫的,但男人的身影却愈发清晰了起来。

    男人走到一个酒馆前,止住了脚步。

    他收了伞,动作轻缓,径直走了进去,

    男人要了一瓶酒,坐在了角落。雨伞放在了一旁,垂了下来,地上更潮湿了些。

    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再加上夜晚的气温低得厉害,酒馆里只有寥寥的几个人。

    男人拿起酒杯,移到嘴边,缓缓喝了一口。酒水映着透明的杯壁,愈发显得男人的手指修长。

    他的一举一动都斯斯文文,好似一个谦谦君子。

    他看向了窗外,细小的雨沿着窗沿缓缓落下。

    男人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眸光微动。

    另一头,一个人慢慢地走着,街角的尽头有一家咖啡馆。

    夜色渐深,再加上这条街有些偏僻,四下安静得厉害。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咖啡香气,若有人路过,总会忍不住走进去,点上一杯咖啡,在店里细细品味。

    寒冷的冬夜里,喝上一杯热咖啡,心情倒是会好上许多。

    孟七带着一副精巧的金丝眼镜,穿着一身西装,领带打得整整齐齐的。

    他的腰板挺直,步伐稳健,径直走进了咖啡馆。

    孟七今晚来到咖啡馆,是为了寻一个人。

    咖啡馆地方不大,布置简单,一眼就可以看个彻底。

    他望见了要找的那个人,那个男人大约四五十岁,体型有些臃肿,正在喝咖啡。

    他抬脚走了过去。

    孟七走到那男人对面,缓缓坐了下来,语气温和:“你是林先生吧?”

    林先生放下咖啡,抬起头,有些疑惑:“你是……”

    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不晓得这人是谁。

    孟七:“我认识你的儿子林安,我是他的同学。”

    “我们关系不错,比较谈得来。”

    林先生有些了然,他听儿子提起过,他有一个好朋友。听林安的描述,他朋友文质彬彬,眼前这男子看上去倒也符合。

    林先生:“这是哪的话,林安都说你帮了他许多,要不是有你在,很多事情他都解决不了。”

    孟七笑了笑,那笑容斯斯文文的,看上去分外谦和。

    虽说两人并不熟悉,但孟七的态度极好,说话也很有涵养,让人见了心生好感。

    林先生觉得他说话很舒服,林先生的话慢慢多了起来,两人相谈甚欢。

    孟七也点了咖啡和甜点,服务生端了上来,放在桌上,就离开了。

    咖啡有些烫,浅白的雾气袅袅上升,愈发显得孟七的神色和煦极了。

    孟七瞥了桌边一眼,黑色的桌上放了一个做工精巧的手表。这手表是林先生的。

    手表离桌边仅一点距离。

    孟七收回视线,他忽的伸出手,伸向了甜品,状似无意地把手表弄到了地上。

    冬天极冷,咖啡馆的地上铺了厚厚的毯子,手表就落在了毯子上面。

    毯子比较厚实,手表掉下来后,没有发出声响。

    孟七的声音充满了歉意:“抱歉,林先生,都怪我不小心。”

    “手表摔坏了,我会赔给你。”

    林先生连连摆手:“没事,你只是不小心罢了。”

    孟七的行为举止很清雅,只简单聊了一会,就让林先生放下了心防。

    在孟七面前,向来谨慎的林先生竟然也失掉了他的警惕心。

    林先生嘴上只说着:“你不用放在心上。”

    林先生一面说着,一面弯下腰,准备去捡手表。

    同时,孟七也弯下了腰。

    林先生拿起手表,看了一下,手表还好好的,没有损坏。

    他正要站起身,忽的感觉一凉,似有什么锋利的东西迅速擦过了他的脖颈,触感冰凉。

    随即,脖颈传来尖锐的疼痛,林先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两眼一闭,立即停止了呼吸。

    林先生的脑袋垂了下来,身子刚要倒下,这时,孟七伸出手,轻轻接住了他。

    孟七的手里藏着一把薄如蝉翼的刀片,方才在林先生弯腰的时候,拿刀划破了他脖颈间最脆弱的地方。

    一刀毙命。

    同时,孟七把他的衣服往上拉了些,遮住了伤口。

    借着林先生的身形,他若无其事地把刀片藏回了原处。

    动作极快,却轻缓极了。

    孟七扶着林先生的脑袋,把他放到座位上。

    然后,他微微动作,让林先生的头靠在了桌上。声音极轻,旁人全然察觉不到。

    从外面看来,林先生就是一个弯腰睡着了的人,一点都不奇怪。

    孟七不急不缓地坐回位置,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缓缓站起身。

    他身上、手上干干净净的,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西装依然笔挺,没有褶皱,领带也整整齐齐的。

    同刚进咖啡馆时一模一样。

    丝毫看不出,顷刻之间,他就杀了一个人。

    孟七面色平静,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了咖啡馆。

    许久,咖啡馆要打烊了,服务生才走到林先生面前,想要叫醒他。

    服务生以为林先生趴在桌上,是睡着了,他轻轻推了一下:“先生,我们店要关门了……”

    没料到林先生一下子倒在了地上,面色青白,鲜红的血迹流到了地板上。

    服务生惊恐万分,腿都吓软了,大叫了起来:“死人了……”

    孟七离开咖啡馆后,走到旁边的酒馆里面,他举止如常,径直往一个男子走了过去。

    他来到那男子身边,坐了下来,往杯子里倒上了酒。

    孟七拿起酒杯,移到男人的旁边,语气温和:“江先生,酒已倒满。”

    他的意思是,他已顺利完成了任务。

    江先生正是先前来到酒馆里的人,他的身形隐在黑暗中,令人看不分明。

    月光泛着白,从云层的缝隙中落下,只照亮了他脚边的一小块区域。

    他的影子深深浅浅地印在地上,轮廓有些模糊不清。

    江先生不急不缓地接过酒杯,轻轻放在了桌上。

    杯中的白兰地略微摇晃,却又渐渐静了下来。

    “孟七,动作还算利落。”江先生低头看了眼手表。

    他的声音似清风细雨般,眼神平静又温和。

    孟七微低下头:“自然比不上江先生。”

    江先生没有回答,他站起身,往酒馆外走去。孟七拿起雨伞,跟了上去。

    江先生在门口止了脚步。

    江先生穿了西装三件套,衬衫袖口上是精致的搭扣,他的织纹领带系了一个半温莎结。

    他脚上是定制的高级皮鞋,分明今夜下了雨,那双鞋却崭新如故,没有沾一丝灰尘。

    他的一举一动清雅淡然。

    孟七走上前,撑开了一把黑伞。雨水敲打在伞面上,声音清清冷冷。

    夜色沉得厉害,四下黑漆漆的,没有什么光亮。黑色的伞似要融入了这深沉的夜色。

    江先生走到伞下,缓缓地往前走去,走进南京的这场雨里。

    他忽然觉得,是时候去一趟上海了。

    作者有话要说:  优雅斯文的神秘组织暗阁登场了,莫清寒伪装的嫌疑人慢慢出场了,大家可以猜。

    作者:作为嫌疑人,你们有什么想法。

    不羁的贺公子:我只是个纨绔子弟。

    江先生斯文一笑:借过,我只是来做个任务。

    作者:……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1章 第9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