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9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2章 第92章

    这段时间, 叶楚频繁请假, 待在学校里的日子不多,连付恬恬都没有见到她几次。

    虽然付恬恬问了叶楚, 但是叶楚不可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只推说是家中有事。

    今天,付恬恬有事要先离开,叶楚整理好书包, 往校门口走去。

    “叶楚。”严曼曼的声音响起。

    自从上回和严曼曼一起看了电影后, 叶楚同她亲密了不少。

    但严曼曼还是嘴硬, 不会把自己对叶楚的关心放在明面上。

    叶楚笑着回头,停了下来, 等着严曼曼过来。

    叶楚笑了笑:“严曼曼, 你有什么事吗?”

    严曼曼嘴硬:“当然,我可不是那种会没事找事的人。”

    叶楚笑而不答,她知晓严曼曼的性子,要么就是想给她什么东西, 要么就是要问她些事情。

    严曼曼横行霸道惯了,一时要做自己不常做的事情, 当然会有心理阻碍。

    她翻开了自己的书包,在里面找了一下,拿出一个盒子来。

    严曼曼递了出去:“这是父亲从北平带过来的茶, 给你。”

    盒子被严曼曼塞到叶楚怀里,她合上自己的书包。

    “你别想多,不是我特地跑来拿给你的, 是父亲带太多回家,要我送给同学。”

    严曼曼并不想让叶楚知道,其实,自己故意守在这里,想趁机将茶送给叶楚。

    “这几天,你老是请假,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吗?”严曼曼补上一句,“我好奇心重,随便问问。”

    叶楚轻笑了一下:“我很好,你放心吧。”

    严曼曼刚想说:“我没有……”

    这句话还没说完,叶楚忽的看到了校门口的身影,她微微一怔,顿了顿脚步。

    校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她们的校长,还有另外一个人站在旁边。

    他穿着笔挺的高定西装,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规规矩矩地系着领带。

    领带已经被他抽了下来,拿在手上,衬衫上排的扣子被他随意解开了几颗。

    和那天晚上碰到他的时候一样,所有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

    但是,叶楚立即心生警惕。

    贺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同校长交谈着,似乎很熟的样子。

    叶楚被乔六绑走,在逃跑的时候,贺洵突然出现,拦住她的去路。

    那时候,叶楚心里焦急,不曾细想,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贺洵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那里?他的身手还极好,替她拦住了顾平那帮人。

    虽说表哥同她说了贺洵的身份,但是叶楚还会一直关注他,看看贺洵身上是否有可疑之处。

    声音在消失之前,它提醒了叶楚一件事,叶楚一直谨记在心。

    就是莫清寒会出现在上海,他会伪装自己,隐藏行踪。

    任何一个突然出现的生面孔都有可能是莫清寒,叶楚不可能不对贺洵产生怀疑。

    严曼曼顺着叶楚的视线看过去,她也看到了校门口的两人。

    “你还不知道校长旁边那男人的身份吧?”

    “他是我们学校的校董,贺洵。”

    严曼曼消息灵通,清楚这些也不奇怪。

    叶楚疑惑:“校董?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

    严曼曼说:“校董原本是他的母亲,但他留洋回来后,接替了母亲的位置。”

    为何这么巧?叶楚皱了皱眉。

    大概是因为叶楚和严曼曼一直在看贺洵,他心有所感,转过了头,看了过来。

    他自然认出了叶楚,那天晚上,他遇见叶楚时,她正被乔六的手下追赶。

    也不知道叶楚这样一个普通女学生,怎么会惹上乔六这样的人?

    乔六心狠手辣,做事不留情。

    叶楚被乔六盯上了,竟还能逃脱,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贺洵的好奇心重,做事随心,当然想知道叶楚被乔六追杀的原因。

    还有,叶楚为什么能在乔六手下逃走呢?

    贺洵朝着叶楚笑了笑,笑容张扬,随性得很。

    叶楚偏了偏头,没理他,而是拉着严曼曼离开了。

    刚才叶楚看向贺洵的时候,严曼曼也看了过去,同样看到了贺洵的笑容。

    严曼曼好奇地问:“你是不是认识那个新来的校董?他方才对你笑了。”

    叶楚自然不会说出自己见过贺洵,这人的身份存疑,古怪得很。

    况且,叶楚也不想让严曼曼牵扯进这样的事情,于是,她摇了摇头。

    叶楚否认道:“我今天才知道他是新来的校董,怎么会认识他?”

    听到叶楚的回答,严曼曼自言自语道:“我应该不会看错的。”

    听到了严曼曼的喃喃自语,叶楚转移了话题。

    “今天你送了我东西,我请你去街角的那家西点店罢。”叶楚找了个借口。

    虽然晚上她要去和平饭店找陆淮,但是他们约定的时间是八点,现在不过下午四点。

    果然,严曼曼听到叶楚的话后,立即就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严曼曼假装沉思了一下:“今天我家里人回来得晚,那我就陪你吃一次好了。”

    叶楚笑了笑,没作声,点了点头。

    看到叶楚点头,严曼曼心中暗喜。

    叶楚有着超乎她年龄的冷静,她会包容人,也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越是和叶楚来往,越觉得她值得交往。

    两人走出信礼中学,沿着街走,这一条街上两侧都是店铺。人声喧闹,烟火气息浓厚。

    刚刚放了学,一路上,叶楚和严曼曼碰见了不少同学。她们一一打了招呼。

    西点店离学校不远,过了街,往右一拐,就到了。

    叶楚她们进去的时候,西点店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很多都是信礼中学的学生。

    西点店的老板很热情,平易近人,见人三分笑。

    玻璃柜里陈列着不少西点,各式各样,精致小巧,正巧能讨那些女学生的欢心。

    这家店既开在了学校的附近,又迎合了学生的口味,生意自然极好。

    她们两人难得才找到了个空位,店里没几张桌子,不少人买了西点后就离开了。

    身边坐着的都是学生,大家讲的自然也是学堂的事情。

    “今天国文课的作业,你写好了没有?”

    “没有,快考试了,可我有好些内容都没明白。”

    听到考试这几个字,所有人都心思一沉,无一例外。

    学期快结束了,考试即将到来,叶楚和严曼曼早有准备,当然不紧张。

    严曼曼反倒提起另外一件事:“离这里不远处有家成衣店,反正你不急着回家,就陪我过去罢。”

    叶楚自然不会拒绝。

    当叶楚和严曼曼走出西点店的时候,在对面马路上,有个女子停了下来。

    她分明是在看到叶楚后,才止住了脚步。

    此人名为锦绣。

    锦绣是一个高级书寓,前段时间是乔六爷最宠爱的人。

    她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所以才来信礼中学。

    锦绣穿着一身合身的旗袍,勾勒出她的姣好曲线,走起路来一摇一摆,风姿绰约。

    叶楚她们往前走着,锦绣随即跟了过去。

    成衣店到了,叶楚她们前脚刚进去,锦绣后脚就进了店。

    叶楚只是陪严曼曼来的,前段时间她刚买了新衣服,等过些天再买也不迟。

    严曼曼试着衣服,让叶楚帮着挑选。

    锦绣原本在假装看衣服,等到严曼曼进了试衣间后,她靠了过来。

    叶楚感觉到光线一暗,她抬眼看去,一位穿着朱砂色旗袍的女子站在她不远处。

    锦绣看到叶楚的样子,就随意拿起身后的衣服,开口问叶楚。

    “一个人买衣服就是不好,都分不清哪件衣服好看,哪件不好。可以问你一下,这件衣服和我相配吗?”

    锦绣拿起衣服在身上比了比,笑着看叶楚。

    当女子和她说完话后,叶楚不由得沉思。

    虽说这女子是来买衣服的,但是她手上空空,什么都没拿。

    女子身上的旗袍很适合她,一看就知道是精心定制的。

    她打扮很用心,身上每一个细节都很精致。看她的样子,只会穿那些量身定做的衣服。

    而她手上拿的这件衣服明显和她不搭,显然是随意拿的。

    若她是一个会精心打扮自己的女子,又怎么会选一件这么不适合她的衣服?

    等到女子抬眼看叶楚时,叶楚立即从刚才的思绪抽离。

    叶楚很好地掩盖了自己的情绪,她对着这个女子一笑。

    叶楚:“我觉得还不错,你可以试一试。”

    锦绣看也没看,放了回去:“现在你的朋友在试衣服,我等会再去试。”

    锦绣似乎想和叶楚聊天,又找了别的话题。

    女子问:“附近是信礼中学,你是学生吗?”

    叶楚点了点头。

    锦绣又问:“你长得这样好看,是不是有很多人喜欢你?”

    叶楚怔了一怔。

    一个陌生女子,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锦绣还想接着讲的时候,严曼曼走了出来,她换上了新衣服,走到叶楚面前。

    严曼曼不知情,她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叶楚晓得锦绣有蹊跷,她转过身去,同严曼曼讲起来。

    待到叶楚离开的时候,锦绣也没找到机会和她说上话。

    叶楚一走,锦绣果然放下衣服,一件未买,跟着出了门。

    此时,叶楚已经走远了。

    叶楚根本不会想到,正是这个刚刚谋面之人,不久后会同叶嘉柔扯上关系。

    并让叶楚送走叶嘉柔的计划得以实施。

    叶楚上了电车,电车一路往前开,回到了叶公馆。

    因为今晚有事,叶楚并没有将方才那件事放在心上,她匆匆解决了晚餐。

    ……

    时间已经到了七点半。

    叶楚知道她要去的地方鱼龙混杂,也不清楚何时能归家,她并不想让家人担心。

    于是,叶楚早早回了房,假装因为太累而提早入睡。在家中寂静之时,她选择了从后门离开。

    叶楚出门后,拐了一个路口,一辆车子在那里等待,是陆淮派过来的。

    她很快到了和平饭店。

    已经是深冬了,上海的温度降低,冷风凛冽,寒意刺骨。

    叶楚远远就能瞧见那幢建筑依旧屹立在冰冷的冬夜中,仿佛沉默守护着整个上海滩。

    到了晚上,和平饭店门口已经十分冷清了。

    先前,叶楚已经在和平饭店住过了一段时间,门口的守卫认得她。

    所以,她径直走了进去,没有像之前那样耗费时间。

    走廊两侧亮着灯,光线照亮了台阶,叶楚一路往上走,来到了五楼。

    不巧的是,五楼换班后,这个守卫正好是之前叶楚打晕过的那个人。

    虽说这人并不知道此事,但叶楚有些心虚,她忙加快了脚步,进了陆淮的房间。

    因为陆淮在等她,所以房门并没有关,只是虚掩着。叶楚随手一推,便进去了。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响,陆淮抬眼看了过来。见叶楚穿了一身极为轻便的衣裳,他嘴角浮起笑。

    叶楚瞥了一眼,看到桌上放着两件长衫。她眯了下眼睛。

    玄黑色那件较大,深灰色那件较小,两件的料子都极为普通,像是上海滩随处可见的衣裳。

    陆淮很快就做了解释:“那地方环境复杂,还是乔装打扮一番为好。”

    叶楚明白过来,她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件深灰色长衫。这件衣服较短,自然是给她的了。

    陆淮起了身:“你在这里换。”他讲完后,立即走出了房间。

    今日穿了便装,叶楚想在事情结束后快些回叶公馆,就直接套在了衣裳外面。

    深灰色的长衫特地做得宽大了些,叶楚换上之后,身量刚好,长衫堪堪到了脚踝处。

    叶楚打开门后,看到陆淮站在门口等她。

    陆淮先前总穿西装,现在换上了一件玄黑色长衫,竟有一番别样的感觉。

    即便这件长衫样式寻常,也盖不住他身上那冷冽的气质。

    他们又戴上了宽边沿帽,帽檐压得极低,遮住半张脸来。

    两人对视一眼,看到对方掩盖得严实,均是一笑。

    陆淮笑问:“不知这位小先生如何称呼?”

    叶楚抬了抬下巴:“免贵姓叶。”

    他们默契十足,陆淮转身离开了房间,叶楚跟了上去。

    两个身影从和平饭店的后门离开,沿着道路走,拐了两个路口后,看见那里停着一辆黑色汽车。

    这辆车的车型普通,只在这种特殊场合用来掩盖身份。

    汽车缓缓开了,随着夜色的渐深,上海滩的街道逐渐清冷起来。

    陆淮一边开车,一边问:“叶楚,你觉得消息在哪里传播得最快?”

    叶楚想了想,回答道:“三教九流之地。”

    陆淮看了她一眼,赞许道:“对。”

    叶楚又问了先前那个问题:“陆淮,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淮一笑:“一个能得到很多消息的地方。”

    他们并未多聊,车子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两人下了车,走了一条街的路,转眼间就拐进了巷子里。

    巷子虽窄小,却四通八达,看上去是极好逃生之地。而两条巷子的交界处,有着一家十分不起眼的小酒馆。

    叶楚的长发已经盘起,收进帽子里。陆淮的帽子也压得极低,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他们对视,心有默契。陆淮推门而入,一阵酒味迎面而来。

    这家酒馆声音吵闹,酒味浓厚,灯光昏暗。这里坐着的,有窄肩瘦小的男人,也有膀大腰圆的汉子。

    俗话说,三教九流之地,鱼龙混杂之所。

    这个上海滩有许多秘密,人人口风很紧。

    但到了夜里,无拘无束,心中再有些什么不想说的,喝了酒后,自然是像倒豆子一样吐了出来。

    叶楚谨慎得很,目光放在前方,没有四处张望。

    陆淮点了一瓶西洋酒,拿了两个酒杯。他带着叶楚在酒馆的一个小角落里坐了下来。

    旁边那桌的人正在讲些什么,一个穿马褂的男人猛喝了一口酒:“鸿门乔六爷的腿被人打了一枪,不知道是谁干的。”

    叶楚看了陆淮一眼。

    陆淮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面色如常,好似无事发生。

    身后男人扯开嘴角:“他现在腿没好,连大都会都不常去了。”

    这两个人仿佛在鸿门手中栽过跟头,幸灾乐祸,笑得厉害。

    “我在这里喝了很多天,从没见过这家店的老板。”

    “这有什么奇怪,往这里头投了钱,当了甩手掌柜呗。”

    陆淮沉默不语。

    不一会儿,他们又聊起了正事。

    “听说了吗?黑市比武的报名又开始了。”

    黑市比武的主办人是鸿门的石五爷,比赛三年举办一次,胜者有高额奖金,看似是比赛,实则在为鸿门招收人马。

    陆淮和叶楚对视,他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听。

    叶楚上一世并没有来过这家酒馆,也没有听过黑市比武一事,立即心神一紧,听了起来。

    陆淮喝了一口酒,酒水从喉咙里灌下去,喉结上下滚动。

    为了做样子,他自然在叶楚面前也放了一杯酒。

    晦暗不明的光线下,酒杯中的酒水也看不分明。

    叶楚正一边看着那杯酒,一边装作不经意地听着。

    见她极为认真,又有了警惕的姿态,陆淮牵起嘴角,往他的杯子里继续倒酒。

    在华东地区,各地都有陆淮的探子。每一个情报都会被传送到各地的据点。

    这里明面上是一个酒馆,其实是据点之一。

    先前,陆淮已经让人去查莫清寒了。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此事交给了一个最值得信任的人。

    但是在华东地区的每个地方,都没有莫清寒的身影。这说明,他一直在不断地换身份。

    果真极难对付。

    陆淮抬眼看着叶楚,她的神态漫不经心,手中拿着酒杯,好似一个半昏半醉的酒徒。

    善于伪装的小骗子。

    他忽的笑了。

    带叶楚来到这里,陆淮是起了训练她的念头。

    他相信,她一定会学得很快。

    他要见着她成长起来。

    然后,同他并肩而立。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出现的两个新人物,都可能是莫清寒的伪装。

    上一世没有这个情报机构。

    大骗子要开始训练小骗子了。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参赛票数不够了,求一下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2章 第9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