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9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4章 第94章

    让叶嘉柔没有料到的是, 叶钧钊竟站在了叶楚旁边。

    和上次杨怀礼突然出现那样, 相同的场景再一次发生了。

    叶嘉柔吓得面色苍白,嘴巴哆嗦着, 说不出一句解释的话来。

    这一次的事情比起上回来说,更加严重。

    惹怒杨怀礼,她只是失去了一个靠山。而让叶钧钊生气,她的下场将更悲惨。

    门外, 叶钧钊夫妇发了怒, 叶楚却极为冷静。

    屋内的锦绣同样看到了叶楚, 她眯了眯眼。

    叶楚比她想象得还要聪明,她一定不能让叶楚和六爷在一起, 她必须要毁了叶楚。

    叶钧钊正在气头上, 已经顾不上面子。他上前几步,将叶嘉柔从椅子上一把拉起。

    他没等叶嘉柔站稳,就伸出手,重重地给了叶嘉柔一巴掌。

    叶钧钊的力道大, 比起叶楚来,更是狠上几分。

    叶嘉柔身形一晃, 摔在了地上,叶嘉柔狠狠地砸到了坚硬的地板上。

    此时,叶嘉柔已经愣住了, 被打的那半脸一下子高高地肿了起来,看上去可怜得紧。

    叶钧钊气极:“你也不用留在上海过年了,我会直接送你去北平, 真是晦气。”

    骂完叶嘉柔后,叶钧钊才意识到罪魁祸首还在房间内。

    叶钧钊嘲讽道:“自己不走正道,还带坏我的女儿。”

    锦绣气得胸口发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仗着自己受到乔六爷的宠爱,自然不把旁人放在眼里。

    但是,锦绣忘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卖笑的书寓罢了。

    叶嘉柔的手臂被叶钧钊拽得生疼,她被拖着带离了房间。

    叶嘉柔已经让叶钧钊里里外外的面子都丢尽了,他可不想让叶嘉柔继续留在这里,让人看戏。

    叶楚最后才离开,她走之前,朝锦绣冷笑了一声:“今日你害了谁,谁知日后会落得什么下场?”

    锦绣没有料到,最后处置她的人会是乔六爷。

    乔六怒了,只好让她生不如死了。

    ……

    没有人知道,南京那条街上的古董店已经消无声息地关门了。

    店内清空,所有的古董全部带走,店员被分散,有的去了北平,有的去了津州。

    上海的史密斯路,有一家新的古董店开门营业了。

    而这里的店员也全部换了一批新的面孔。

    暗阁组织悄悄潜伏在了上海。

    与此同时,陆淮在督军府中,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那个人说:“请问是三少吗?”

    陆淮眼睛一眯,电话那头的人用了变声器。

    这个人的声音听上去遥远,又改变了声线,电话里有着滋滋声,令人无法分辨他的声音。

    陆淮缓缓开了口:“你是谁?”

    陆淮警惕心重,不可能不怀疑。

    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三少,你听过暗阁吗?”

    陆淮顿了顿,他自然知道这个江湖组织。

    他们行事作风向来优雅斯文,杀人干净利落,不留马脚。

    但暗阁有两条规矩,一、不杀好人,二、不接上海的单子。

    暗阁的总部在南京。

    因为暗阁从来没有扰乱过南京秩序,甚至还灭掉了棘手的恶人,所以陆督军对他们的行动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陆淮略加思索,便能明白此人的身份。

    陆淮淡淡地说:“江先生,久仰大名。”

    江先生一笑:“三少如何猜到我的身份?”

    陆淮很快道:“暗阁不曾同政府打交道,若是现在有了别的心思,又岂会派无名小卒来打这个电话?”

    “三少果真聪明。”江先生说,“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陆淮并不接招:“我只喜欢和坦诚的聪明人来往。”

    江先生的态度极好,却用了变声器打了这个电话,显然是不想让身份泄露。他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陆淮清楚得很,暗阁名气虽大,但无人见过首领的真容。

    此人姓名未知,真实身份未知,又行踪诡秘,从不在旁人面前现身。

    所有人只称呼他为江先生。

    江先生仍是笑:“在江湖上走,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见陆淮没有说话,江先生知道方才的那句话起了作用。

    江先生很快开了口:“暗阁要来上海,我想借三少一臂之力。”

    陆淮没答应,他只问了一句:“史密斯路上的那家古董店,是你们的?”

    上海滩的消息,陆淮向来是最先知道的。新开了一家古董店,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怪就怪在,这家古董店看似寻常,却同南京那家有着一贯作风。

    江先生没有否认:“事事都逃不过三少的眼睛。”

    他又道:“明晚九点,南国酒家,我会等到十点。”

    下一秒,电话立即挂了,他并不多讲,因为多说多错,小心驶得万年船。

    陆淮搁了电话。

    陆淮猜测,此人是用了临时电话。若是现在去追踪,即便找到了电话打来的位置,那个地方也一定人去楼空。

    暗阁首领主动提出要和他见面,这是陷阱,还是投诚?

    陆淮心中自有一番计较。他记着叶楚的话,莫清寒会乔装打扮来到上海,身份不定。

    暗阁的突然出现,是否又与莫清寒有什么关系?

    陆淮的问题很多,线索很少,只有见那人一面才能解开疑惑,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陆淮决定去会会那个江先生。

    ……

    夜色深沉,冬夜冷风袭来,愈加寒冷。

    南国酒家平静安宁,许多客人来来往往。外头的冰冷,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里面的热闹。

    陆淮下了车,独自一人走了进去。

    他的手下已经守住了南国酒家的所有出口,暂时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陆淮上了楼梯,声音渐渐静了,他走到那个房间前,停下了脚步,推开了门。

    房门打开,屋内光线较暗。

    陆淮淡淡扫了一眼,里面空无一人,窗户旁边却有一个屏风。他已经料到那人的藏身之处。

    他将门带上,对着屏风后面讲了一声:“出来吧。”

    江先生语气很温和:“三少,你知道暗阁的规矩。”

    暗阁阁主从不露面。

    陆淮笑了:“但这里是上海滩。”

    江先生声音清雅:“我没有带自己的人,这是我的诚意。”

    陆淮知道房中仅有一人,而南国酒家已被暂时看管,此次见面,江先生确实是独自前来的。

    江先生温文尔雅:“桌上有几张照片,三少可否一看?”

    陆淮走到桌旁,看了一眼。

    照片被一把折扇压着,折扇做工精良,品质极佳。

    那里有三张照片。

    若是他没有记错,这三个人都是穷凶极恶之人,他们分别在今年五月、七月、十二月被刺身亡。

    均是出自暗阁之手。

    陆淮开门见山:“明人不说暗话,江先生想做什么?”

    江先生:“暗阁决定暂时在上海扎根,只不过想劳烦三少莫插手暗阁之事罢了。”

    暗阁用这一招来投诚,十分巧妙。然而,江先生这人身份成谜,行事隐秘。

    现在这幅态度,说不清是他的障眼法。

    陆淮问:“江先生是上海人?”

    陆淮虽讲了一个疑问句,语气却十分肯定。

    暗阁从来不接上海的单子,想必江先生在上海定有他的秘密。

    江先生语气温和:“每个人都有秘密,三少又何必多问?”

    陆淮清楚他不会得到答案,又换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暗阁要离开南京?”

    江先生并不回答:“时过境迁,因为某些原因,暗阁无法在南京久留,只能来到上海。”

    陆淮眯了下眼睛,江先生顾左右而言他,并不正面回答。

    陆淮是一个极为警惕的人,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自然生疑。

    江先生虽想合作,却有所保留,底牌死死留在手中,并不想让陆淮知道他的底细。

    更何况,他不现身,他的身份也有着极大的疑点。

    或者是陆淮认识的人,又或者是一个与陆淮为敌的人。

    无论是哪一点,江先生这个人都太危险了。

    陆淮没有再问,他看到桌上放着的折扇,做工那样好,却只用来压照片。

    他的手轻轻放在了那把折扇上,手指拿住了折扇。

    下一秒,陆淮手腕一动,猛地一掷,紧接着,折扇迅速朝着那个屏风的方向飞了过去。

    折扇准确地砸向了屏风上的一个着力点。

    屏风晃了晃,很快倒了下去!

    这时,江先生反应极快,他手一抬,一个暗器飞向房间里的电灯开关。

    啪的一声。

    灯光倏地灭了!

    在屏风倒下的同时,灯光也暗了下来,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时间,房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

    两个人同时拔枪,上膛,手指按在扳机上,指向对方的脑袋,动作一气呵成。

    他们手中拿着的都是柯尔特1911,两把相同的枪,两个黑洞洞的枪口。

    争锋相对,互不相让。

    只要扣动扳机,就能分出胜负。

    陆淮的身形高大冷峻,气质冷冽至极。

    他的动作坚定万分,毫不避让。

    江先生斯文清雅,他的下半张脸被黑色风衣的立领挡住。

    房间里漆黑极了,窗外没有月光,他的上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

    陆淮淡淡一笑:“江先生不愧是暗阁第一杀手。”

    江先生温和道:“三少却比我快了两秒。”

    方才江先生已经察觉到,陆淮分明快了两秒,却没有扣动扳机,证明他不想杀自己。

    两人试探一番后,将枪缓缓放下。

    江先生:“三少,回去之后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陆淮:“江先生若能把你身上的疑点解开,我自然会考虑。”

    他们语气平静,仿佛刚才无事发生。

    两人多疑又谨慎,他们没有再讲,分别离开了南国酒家。

    此次投石问路,结果不甚满意。只是不知道,下一回的试探,何时会来。

    ……

    自从叶楚知道了陆淮探寻无果后,她明白莫清寒现在仍在暗处隐藏。

    莫清寒是陆督军的私生子,她决定在今日将这件事告诉陆淮。

    之前在恒兴茶社见面之时,叶楚没有告诉陆淮,是不想让他被这个信息误导。

    因为叶楚十分明白,上一世,他们分明已经调查过莫清寒的背景,却一无所获。

    谁都不知道莫清寒的生母是何身份。

    如果先前陆淮按照这个方向去找,所有的线索将会像前世那样断掉。

    这是一个死局。

    叶楚先隐瞒了这件事,陆淮就能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客观去看待。

    而现在,陆淮在不受信息干扰下,调查过莫清寒后,仍旧不能确定他的身份。

    她将此事同陆淮讲,若是今生事情有变,说不定能查到新的线索。

    叶楚给陆淮打了电话后,他让她去一家射击俱乐部找他。

    这家俱乐部在一个僻静的地点,以免枪声会惊扰到旁人。

    今日的天气极为寒冷,虽说是晴天,但寒风依旧凛冽。气温太低,街上的行人都少了些。

    叶楚到了俱乐部后,陆淮已经在里面等她了。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转身走进去。她忙跟了上去,同他隔了一小段距离。两人亦步亦趋,走到一间室内.射击场里。

    门被关上,屋子里寂静极了,只有他们两人。

    射击场里放着一个极为眼熟的盒子,看上去像是一份礼物,但是叶楚并没有看到。

    叶楚没有打量四处,直接开口:“陆淮,我有些话要告诉你。”

    陆淮忽的一笑:“我找你正好有事。”

    叶楚看着陆淮:“先前没来得及同你讲,关于莫清寒,我还有别的线索。”

    陆淮扭头看她,声线低沉:“让我猜一下。”

    叶楚没有开口。陆淮似乎今日情绪不错,让他猜测一番也无妨。

    毕竟,这个消息对他来说不是好事,若是能用轻松的方式讲出来,会比较容易接受。

    然而,下一秒,陆淮说的话让叶楚怔在了原地。

    陆淮缓缓道:“莫清寒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

    叶楚怔了一怔:“你……”你怎么会知道?

    看见叶楚的表情,陆淮淡淡一笑。他仿佛并不惊讶,而是觉得此事是意料之中。

    “我有思考过莫清寒针对我的原因,军事敌人、私人恩怨……有很多种可能性。”

    “从你的态度中,我找到了那条可能性最大的猜测。”

    “你先前不告诉我,是怕影响我的情绪吧?”陆淮解释道,“那就只剩下这个理由了。”

    叶楚没有料到,陆淮早已猜到了真相。所以,他才在得知此事时,神态自若。

    陆淮忽的俯身看过来,凝视着叶楚的眼睛,他的气息靠近,熟悉又温热。

    陆淮开了口,语气也极为认真:“叶楚,有时候,探查人心也很重要。”

    为了让小骗子成长起来,他又给她上了一课。

    叶楚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叶楚想起了叶嘉柔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

    叶楚简单讲了一遍。在那个梦里,莫清寒和叶嘉柔成亲后,他一步步摧毁了叶家百年基业。

    现在,叶嘉柔年纪尚小,又犯了错。

    叶家在北平有一间宅子,叶嘉柔很快就会被送过去。叶楚希望陆淮派人时时刻刻监视。

    若是他们找不到莫清寒,便用叶嘉柔作为诱饵,引他现身。

    “这件事很容易。”陆淮说,“只要有我们的人在,她就出不了宅子。”

    陆淮下意识用了一个词,我们。

    他很快看了叶楚一眼,她并没有发现不对之处,面色如常。

    陆淮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叶楚若有所思:“这一世,莫清寒不会……”

    陆淮笑意一收,声线沉沉:“你方才说什么?”

    叶楚怔了,但她立即改口:“这一次,想来莫清寒不会那样轻易得手了。”

    方才她一时松懈,差点暴露自己重生的事实,幸好及时反应了过来。

    叶楚的心松了下来。

    陆淮的眼神略有深意,却又绕开了话题:“莫清寒喜欢你妹妹?”

    “但还有一个可能性,他害叶家是别有原因。”

    叶楚沉思起来。

    陆淮的话给了叶楚另一个思考的方向,先前,她一直被局限在红粉佳人那本小说的剧情中。

    她认为莫清寒是因为叶嘉柔才毁了叶家。

    但重生以来,种种变故频生。若是在这件事的背后,隐藏着许多他们并不知晓的事情呢?

    莫清寒冷酷至极,没有感情,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这样冲动。叶家雄厚的家产为莫清寒提供了训练属下的资本。

    为财还是为了别的……

    或许叶家里面也有一些他们从未知道的秘密。

    叶楚正陷入思绪,陆淮在旁开了口:“叶楚,你不想知道,今日我找你来有何事吗?”

    陆淮极低的声线将叶楚拉回,她抬眼看去,他正在看着她,目光专注。

    不晓得看了她多久。

    叶楚忙移开了眼:“什么事?”

    陆淮拿起身侧的一个盒子,转眼间,那个精美的盒子递到了叶楚眼前,眼熟得紧。

    陆淮说:“你打开看看。”

    叶楚接过了盒子,在看到的那一刹那,她的手有些颤抖,却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她知道里面放了什么,勃朗宁1910。

    上一世,陆淮送了她一份相同的礼物。

    叶楚很快恢复过来,故作镇定地打开了盒子,那里放着一把熟悉无比的枪,这一世竟被陆淮又送了一次。

    见到叶楚怔住的表情,陆淮开了口:“会用枪吗?”

    叶楚摇了摇头,撒了一个小谎。

    “你看清楚我的动作。”陆淮一边注意叶楚,一边拿出了柯尔特1911。

    待到叶楚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时,陆淮转身朝着靶子开了一枪。枪法很准,穿透了中心。

    “你试试看。”

    叶楚捧着盒子站在那里,陆淮帮她拿出了那把勃朗宁1910。

    陆淮的手掠过了叶楚的手指,将枪放在她手中,虽在室内待了许久,她的手指仍旧冰冷。

    “随便试试。”

    陆淮在旁看着她,表情淡然。

    叶楚并不想陆淮知道自己会用枪,他定会有一番询问,到时候,她并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叶楚拿起枪来,假装笨拙地握了起来。她的动作十分生硬,看上去是第一次用枪。

    她的枪指着靶子,迟迟不发,但不一会儿,枪放了下来。

    叶楚解释道:“太难了。”

    陆淮挑了挑眉。

    他看到了她握枪的姿势很标准,即便她刻意伪装,仍是不经意带出了她的习惯。

    既然叶楚非要假装,他又何必拆穿她。

    倒不如顺水推舟,装作没有发现她的伪装。

    陆淮的话语带着诱骗性:“我教你用枪,如何?”

    无论叶楚会不会用枪,反正陆淮定要教她。

    她不懂枪?没有关系。

    他懂就好了。

    陆淮的声线很低:“再拿起枪试试。”

    叶楚的动作果真缓慢了起来,她似乎觉得枪太重,拿不稳。

    然后,陆淮的视线落在了叶楚的手上。他的眸光深浅不明,似有深意。

    陆淮的语气淡淡:“你没学过,拿枪姿势竟比我还标准。”

    叶楚心一紧,因为慌乱,她的手倏地一松,那把枪瞬间滑落,直直往地面掉去。

    陆淮轻轻俯身,他的动作很快,那把枪在落地前,就落入他的手中。

    陆淮握紧了枪,缓缓站起身来,他的身影高大冷峻。他微微低头,靠近叶楚,一股子温热的气息袭了上来。

    陆淮凝视着叶楚的眼睛,他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

    叶楚的呼吸一乱,她总在他面前无法隐藏。

    陆淮忽的一笑:“叶楚,你的心乱了。”

    作者有话要说:  学枪小剧场

    叶楚不解:你摸我手干吗?

    叶楚慌了:你别碰我的腰。

    叶楚无语:你……!

    陆淮冷静:听话,我只是在教你练枪。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参赛中,默默求个灌溉~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4章 第9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