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9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6章 第96章

    叶楚放置好自己的行李后, 火车就已经开了。

    她慢步走了出去, 车厢走廊的两扇门处,都站着人。一个男子漫不经心地抽着烟, 另一个男人靠窗看着报纸。

    他们看了叶楚一眼,微微点头示意。

    叶楚刚想回包厢的时候,正好瞧见另一节车厢那里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她的脚步立即一滞。

    贺洵。

    他怎么会在这里?

    叶楚起了疑心,她本就不了解贺洵这个人, 却又处处撞见他。

    一次二次可以说是巧合, 但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

    叶楚眯起了眼睛, 她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叶楚步子一转,走到隔壁的卧铺包厢, 门虽关着, 但透着一条缝隙。她敲响了门,敲了三下。

    里面的人很快就走了出来,他看到叶楚,语气极为平静:“这位小姐需要帮助吗?”

    叶楚道:“麻烦你帮我看看那位先生。”

    叶楚的意思是, 贺洵有古怪,希望让他去查探一番。

    循着叶楚的目光看去, 那里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他点了点头。

    陆淮的手下按照叶楚的吩咐,离开了这节车厢, 跟着贺洵,中间隔着一小段距离,仿佛只是在火车上随意走走。

    在陆淮手下走到贺洵的包厢时, 贺洵缓缓在卧铺坐下。

    贺洵朝着对面卧铺那人一笑:“我来晚了,抱歉。”

    那个人抬高了嗓音,似是有些不满:“你怎么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你赶不上这趟火车了。”

    贺洵解释道:“在家里耽搁了一会,你晓得,我先前离家那么多年,回来没多久又出远门,他们总要讲上几句。”

    那人点头,端起架子教育他:“多陪陪家里人,何必在外奔波?”

    贺洵笑了:“不是你让我陪你去北平吗?”

    那人愣了几秒,仿佛脑中记不得那些事情,正准备开口反驳。

    贺洵的眼睛一眯:“你现在又不认账了?”

    贺洵的语气很平常,像是在开一个最普通不过的玩笑。

    但是,他的面容虽平静,却倏地有一股压迫感袭了过来。

    那个人很快反应过来,自责道:“瞧我这记性,年纪大了,脑子都不中用了。”

    贺洵:“先睡一觉吧,到了北平还有很多事要做,精神一点才好。”

    那个人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

    “……”

    陆淮的手下在这个卧铺包厢外面的走廊上站了一会,状若寻常地抽了一根烟。他并没有听到什么有用信息,便离开了。

    走廊上的脚步声极为细微,普通人根本就听不到。但贺洵却听得很清楚,任何一点声响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贺洵将几块大洋放在桌上,嘴角一勾:“多谢。”

    那个人忙说:“我演得怎么样?”

    贺洵笑了笑:“演得不错,还需要提高。”

    方才贺洵进了火车后,在寻找车厢的过程中,察觉到了身后有一个人在尾随。

    跟踪他的人步子很轻,动作很小心,定是受过了训练。不过,发现一个尾随之人,对贺洵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贺洵进了车厢后,立即给了对面那人一些钱,说是有人在跟踪,让他陪自己演一场戏。

    事成之后再给剩下的部分。

    那人自然很快答应了下来。

    坐在贺洵对面的人虽然高兴地收了钱,仍是有些不放心,担心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

    他随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犯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人跟踪你?”

    贺洵解释:“我的家族大,总有一些麻烦的事情。”

    那人就不再多问。

    ……

    另一头,陆淮的手下回了原来的车厢,告诉叶楚,贺洵目前并无可疑之处。

    他问是否要继续派人盯着贺洵。

    叶楚说不必了。

    她清楚得很,贺洵的举动看似正常,要么是因为他行事谨慎,要么是因为他身上真的没有疑点。

    如果方才贺洵没有露马脚,那在这一列开往北平的列车上,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暴露。

    叶楚不想多生事端,毕竟,这列火车看守严密,出事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更何况,叶家这件事做的隐秘,外人只知道叶嘉柔成绩不好,送去北平补习,又有谁会去管旁人的家事?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平安抵达北平。

    叶楚的思绪静了下来,却在这次北平之行中,仍旧保持着警惕心。

    ……

    火车停下,车门打开,旅客们提着大包小包,陆陆续续下了车。

    叶嘉柔跟在叶钧钊身后,她都已经到了北平,事情再无扭转的余地。

    叶嘉柔不发一言,持续沉默着,她知道就算自己说再多的话,也没法让叶钧钊回心转意,带她回家。

    叶楚他们一下车,陆淮的人立即散在火车站附近,不远不近,将叶家一行人围着。

    他们状似无意,分散在叶楚他们附近,但是叶家人的举动都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这是叶楚和陆淮商量好的事情,叶楚自然知晓。

    从火车站到叶家大宅这段路上,陆淮的手下都会一直跟着他们,以免发生变故。

    他们一面保护叶楚,一面监视着叶嘉柔。

    等到叶钧钊夫妇离开,叶楚和陆淮将叶嘉柔转移后,他们才会撤离。

    火车站现在的旅客来来往往,拥挤得很,他们小心地随着人群走,同时关心着叶家人的情况。

    而叶家其他人都一无所知,他们坐上了汽车,车子开往叶家在北平的宅子。

    叶钧钊已经提前打过招呼,房间都已经收拾好了。

    一行人到了叶家宅子后,都回了各自的房间。

    而叶嘉柔也被送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叶嘉柔在北平的这段时间里,叶钧钊也让一个婆子盯着叶嘉柔。

    这个婆子忠实可靠,不会有所隐瞒。

    因为叶钧钊害怕叶嘉柔在北平也会不省心,闹出点事,所以他干脆找人看着叶嘉柔,让人随时和他汇报。

    叶嘉柔被送到房间时,叶钧钊他们都在场,叶楚还语重心长地告诫了叶嘉柔几句。

    “叶嘉柔,你在北平要安分守己,不要像在上海那样胡闹。趁这个机会,你好好读书,也别再起歪主意了。”

    叶楚继续说,语气暗含警告:“我看北平这个地方不错,清净,你待在这里也能静一静心。”

    叶楚说的倒好,但是叶嘉柔才不会领情。

    叶楚说是为自己好,但是,她话里话外都是另外一种意思。

    她想让自己永远留在北平,再也不回到上海去了。

    安置好叶嘉柔后,叶楚准备给严曼曼打个电话。

    其实叶楚早就知道,严曼曼也在北平。前几天,她跟叶楚提过,她父母有事,顺便将她一同带去北平。

    叶楚还知道严曼曼北平的电话号码。

    若是叶楚想避开父母,和陆淮联系,就必须找严曼曼帮忙。

    叶楚特地找了个时机,待到客厅无人的时候,去打了个电话。

    那头很快就有人接了,叶楚很快就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我叫叶楚,是严小姐的同学,麻烦你叫她听一下电话。”

    “好的,请稍等。”

    过了没多久,电话那边就换了人,严曼曼的声音传来。

    “叶楚?”

    “是我。”

    严曼曼问:“你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我?”

    叶楚立即提出:“我现在人在北平,和我父母一起,但是我想过几天再回去。”

    严曼曼瞬间懂了叶楚的心思,她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你是想让我帮你隐瞒?”

    严曼曼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叶楚会想到找她帮忙,她高兴得很。

    叶楚同样笑了笑:“之后我会同你解释的,回去上海后,我再请你吃东西。”

    严曼曼哦了声,故意拉长了声线:“我要吃上次那家咖啡馆的蛋糕,另外,你别想找个其他理由骗我。”

    叶楚笑了下:“没问题,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严曼曼主动提出:“待会你先挂电话,十分钟后,我会给你家打电话,你让别人来接。”

    叶楚说:“没问题。”

    搁下电话后,苏兰被叶楚带到了客厅,两人虽在讲叶嘉柔的事情,但是,叶楚在等严曼曼的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叶楚安静坐在那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苏兰接起了电话。

    “你好,我找叶楚。”电话那头是严曼曼的声音。

    苏兰一愣:“你是……”

    严曼曼笑了笑:“一定是阿姨吧,我听阿楚讲过你。”

    严曼曼的嘴很甜,她虽然性子有些傲慢,但是在长辈面前总会装得极为乖巧。没讲几句,苏兰就对她心生好感。

    苏兰听过严曼曼的名字,苏家人和她父亲有过来往。

    “我现在在北平,想和阿楚一同去玩。”严曼曼认真地说,“你们先回上海,过几天,我和阿楚再回去。”

    苏兰犹豫了一下,看向旁边的叶楚,她的眼中似乎包含着期待。叶楚来北平的次数很少,想在这里多留一会也不奇怪。

    严曼曼又道:“我的父母都在北平,到时候会和我们一起上火车。”

    苏兰知道,严曼曼的父母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她放下心来,同意了。

    ……

    傍晚时分,陆淮派来的车子已经停在叶家宅子的门口了。

    先前和陆淮约好,叶楚到了北平后,就会立即与他见一面。

    叶楚正大光明地上了车,已经同父母讲好了,她并没有任何遮掩的姿态。

    黑色的汽车缓缓开动,景色从车窗外面掠了过去,北平隐没在黄昏中,带着隐隐约约的美感,愈发迷人了起来。

    车子开到了北平最著名的一个酒店,六国饭店。

    六国饭店既有各式风味的餐厅,又有娱乐场所,许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到这里来。这是聚会和用餐的最佳地点,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上一世,叶楚很少去北平,她只来过六国饭店一回,那一次是在陪陆淮谈事。

    她依稀记得六国饭店的装修很雅致,并且,这里的菜肴极好,风味独特。

    叶楚进了六国饭店,那个包厢门口有陆淮的人守着。她同他们点头示意后,便走了进去。

    她进去后,身后的人关上了房门。房间里寂静万分,只剩下她和陆淮两人。

    叶楚抬眼看去,陆淮坐在那里,在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后,他也恰巧抬头看她。两人视线相接,相互望着彼此。

    陆淮沉沉的声线响起:“来了?”

    叶楚的声音有些抱歉:“久等了。”

    她在叶家宅子耽搁了一段时间,不晓得他在这里等了多久。

    陆淮说:“我也才到不久。”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表,很快收回了视线,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嗯,不过等了半个小时罢了。

    等得久不久,那要看等的人是谁。

    陆淮看向叶楚,她已经朝他走了过来。她的表情凝了一凝,看上去正在思索些什么。

    叶楚觉得这间房的桌子有些大,若是坐在他的对面,两人的距离太远,讲话也不太方便。

    她想了几秒,在陆淮的身侧落座。

    陆淮看见叶楚的动作,他的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

    陆淮问:“吃过晚餐了吗?”

    叶楚摇了摇头。因为要过来见陆淮,她怕他等得久,又有事情要同他讲,晚餐都没有吃就赶来了。

    陆淮看着叶楚的眼睛:“我已经点了一些,不晓得你会不会喜欢这些菜肴。”

    叶楚很快说:“我不挑食。”

    陆淮问:“是吗?”

    叶楚想了想,又道:“况且,你的眼光,不会差的。”

    陆淮的视线落在了叶楚的身上,她正抬着头看他,白皙的脸因舟车劳顿而略显疲惫,表情却很认真。

    他忽的笑了。

    他的眼光自然不会差。

    陆淮开了口,他的话语暗藏深意:“嗯,你说得对。”

    看到陆淮的笑容,叶楚也跟着笑了。

    六国饭店的菜品极好,若是在用餐的时候,提到了别的事情,倒是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食不言寝不语,吃晚餐的时候,他们只会偶尔讲到关于菜肴的事情。

    即便没有人开口,房间里的气氛也丝毫不显尴尬。

    仿佛相处了多年那样,有着极强的默契。

    ……

    陆淮搁下了筷子,叶楚也觉得饱了。

    大概是因为这一天都在外忙碌,身体太累,她吃不下太多的东西。

    叶楚思索了一下,转移叶嘉柔一事已经有所准备,她决定先把在火车上遇到贺洵的事情告诉他。

    叶楚开口唤了他的名字:“陆淮。”

    陆淮偏过头来,看向她的眼睛。

    叶楚的态度很严肃:“昨日,我在火车上遇见了贺洵。”

    陆淮眉头一皱。

    他知道这个名字,是顺南货号的少东家。

    叶楚继续说:“我让人去探查,贺洵说自己来北平有事,但是我看得很清楚,他并没有带行李。”

    “他此次出行,看上去更像是临时起意。”

    陆淮问:“有别的疑点吗?”

    “有。”叶楚立即点头,没有迟疑,“上回我从乔六那里逃出来,遇见的那个人是他。”

    之前,叶楚并不知道贺洵的身份,只告诉过陆淮,她逃出来后,碰上了一个会武之人。

    陆淮挑了挑眉:“哦?”

    陆淮很快问:“信礼中学的新校董也是他?”

    言语中隐隐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醋味。

    叶楚怔了一怔,信礼中学的校董换人,分明只是一件小事。陆淮那样忙,又是从何得知的?

    叶楚极为不解:“你怎么知道?”

    陆淮的解释很简单:“我会查出现在我身边的可疑人物,自然也会查你那边的。”

    他的语气淡淡:“难免会怀疑到刚出现的人身上。”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有没有相信他的话。

    陆淮的眸光深浅不明,有件事,他并不会告诉她。

    无论是叶家的人,还是信礼中学的人,他都调查了一番,只是为了确保叶楚身边的人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

    六国饭店里,严曼曼在一个房间同严家人吃晚餐。

    这时,严曼曼的一个丫鬟走上前来,告诉她,自己在六国饭店碰见了她的同学。

    有一回在聚会上见过,丫鬟记得那个人的名字,叫叶楚。

    严曼曼听到这个消息,立即站了起来。

    叶楚到了六国饭店,竟然不同她讲一声。

    严曼曼告诉母亲:“我的一个朋友在这里,我去找她聊聊天。”

    严曼曼的母亲向来宠她,自然很快就应了。

    她想了想,带上了一盒糕点,这是她最喜欢吃的,希望叶楚也能喜欢。

    一路上,严曼曼不由得露出笑容。没想到,她今日下午才和叶楚通了电话,晚上就能见面了。

    严曼曼抱着盒子,走到了丫鬟说的那个房间门口,却发现那里站着两个人。

    她眯了眯眼睛,总觉得心神不宁,那些人看上去身手极好,叶楚会不会有危险?

    严曼曼立即加快了脚步,小跑过去。但是,她并没有顺利进去房间,而是被门口的守卫拦了下来。

    守卫的声音很冷:“你不能进去。”

    严曼曼理直气壮:“我的好朋友在里面,你们不让我进去,是不是要害她?”

    守卫尽职尽责,无论严曼曼怎么讲,都不会让她进去。

    叶楚虽在房间里面,却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有个女孩子抬高了嗓音,定要进来。

    叶楚微微一怔,她认了出来,那是严曼曼的声音。

    叶楚看向陆淮:“我的同学好像在外面。”

    叶楚叹了一口气,她清楚严曼曼的性格,若是见不到自己,绝对不会离开。

    要怎么同她解释,自己竟会和三少单独坐在包厢里。

    更何况,这里还是离上海很遥远的北平。

    陆淮看出了叶楚的心思,他忽的开口:“需要我找个地方藏起来吗?”

    陆淮的语气很冷静,听上去他们好像是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叶楚扫了一眼房间,陆淮分明是说笑,因为这里并没有任何能躲藏的地方。

    她转念一想。

    他们不过是见了一面,何必畏畏缩缩,倒不如光明正大一点。

    叶楚略加思索,站了起来,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后站着的人果真是严曼曼。

    严曼曼的眼睛一亮,声音响起:“阿楚……”

    很快,严曼曼的视线落在了叶楚的身后,陆淮坐在那里,面色冷峻,气质冷冽。

    她愣了下,手中的那盒糕点落在了地上。

    “你……”她似是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严曼曼怔怔地看着,她已经想象出了一条报道。若是被记者拍到了,他们定会这样写。

    陆家三少和叶二小姐来到遥远的北平。

    只是为了私会?

    作者有话要说:  被抓包了……

    作者:感觉两人好像在偷情。

    陆淮:嗯?

    叶楚:啊?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顺便求下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6章 第9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