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9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8章 第98章

    此时, 丁月璇正在大都会后门遇见了那个男人。

    这男人是穆氏企业的大公子, 家境极好。自从在大都会听到夜来香唱歌,他就喜欢上了夜来香。

    夜来香歌声纯净, 长得也美,他深深迷恋上了她,每天晚上都会在大都会门口等夜来香。

    穆公子眼睛一亮:“夜来香,我等你好久了。”

    丁月璇看见他, 眉头隐隐皱起。

    穆公子已经给她送了好几次花, 但她对他没有半点心思。

    丁月璇心里的目标很明确, 她来到上海,就是为了唱歌, 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

    现在她在大都会登台没多久, 根基还不稳,许多事情都还在摸索的阶段,她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其他事情她暂时都不会去考虑,她也没有这个念头。

    之前丁月璇一直都没有搭理穆公子, 但他没有放弃,还是锲而不舍地来大都会门口等她。

    “穆公子, 我现在要回家了。”丁月璇又说:“你也回去吧。”

    然后,丁月璇转过身,就要离开。

    穆公子见丁月璇要走, 连忙走到她面前:“夜来香,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待你好的。”

    他又开口:“过几天, 我带你去看电影吧,那部电影很好看的……”

    “你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带你去骑马……”

    丁月璇止住脚步,看了过去。

    照理说,穆公子对目前的她来讲,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

    若她同意当穆公子的女朋友,她可以成为一个富家太太,不用再像现在这样努力打拼。

    但是,丁月璇不情愿,她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改变自己的生活。

    丁月璇面色平静:“穆公子,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和你没有缘分,你不要再来找我。”

    穆公子有些不解,他家里有钱,为什么夜来香要一直拒绝他。

    “夜来香,如果你嫁给我,也不用每天都来大都会唱歌,这样多累。”

    还有一句话,穆公子没有说出口,他不想再让夜来香当歌女,毕竟,说出去面上也不太风光。

    丁月璇自然清楚穆公子的想法,她声音淡然:“穆公子,你有没有追求过什么东西?”

    穆公子怔住了,他家里条件好,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丁月璇继续说:“每天早上,我很早就会起来练声。要演出的时候,晚上就来大都会唱歌,然后,再顶着寒风回家。”

    “一天又一天,周而复始。”

    “这一切很苦,但我乐在其中。”

    丁月璇看了穆公子一眼:“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很明显,穆公子你和我走的是不同的道路。”

    “请你尊重我的选择,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这句话,丁月璇不再看他,径直离开了。

    穆公子在原地站着,心情有些复杂。

    他默默地看着丁月璇离开的背影,过了好一会,他才离开。

    ……

    因为石五爷不在上海,所以由乔云笙出面,举办黑市比武。

    乔云笙坐在书房里,手下将黑市比武的细节安排,一一汇报。

    “黑市比武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经准备好了,报名尚且没有结束,这些是已经签好的死契。”

    手下将一叠死契放在乔云笙的桌子上。

    等手下说完后,乔云笙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房门合上,乔云笙靠在椅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他看着桌上别人签订的死契,走了神。

    那时,他还不在上海。他和初恋情人告别,承诺自己会在上海出人头地后,回来找她。

    之后,乔云笙只身一人来到了上海。

    可惜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顺利,他到处找工作,四处碰壁。

    但是乔云笙的身上有一股韧劲,越是做不到的事情,他越不会放弃。

    乔云笙初到上海,一个新人,对什么都不熟,自然会惹上一些人。

    那天,乔云笙被人围堵在小巷子,他们一同打他。可是乔云笙向来不怕死。

    他生性狠辣,就算是之前的他,也绝不会对人手下留情。

    那些人的拳头落在乔云笙的身上,他一点也没有惧怕,拿起墙边的石头,就往别人身上砸去。

    一下又一下,专挑要害打,丝毫不手软。

    那些人都被乔云笙不要命的样子吓坏了,个个后退,但是乔云笙没有放过他们。

    等到人人身上都受了伤,躺在地上时,乔云笙居高临下地瞧着他们,眼神狠厉。

    当时的鸿门老大是罗二爷,他坐在自己的汽车里,看完了全程,他对乔云笙很感兴趣。

    罗二爷自己没下车,而是交代了手下几句。

    那些人被乔云笙打怕了,一个个都逃了。巷子里只站着乔云笙。

    罗二爷的手下按照吩咐,找了乔云笙说话:“若是你不怕死,就去参加鸿门举办的黑市比武。”

    “罗二爷说了,要是你能在黑市比武中拿到第一,他就让你进鸿门做事。”

    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

    罗二爷看中的就是乔云笙的性子,他坚韧不催,不服输,这样才能成事。

    这么大的利益放在乔云笙面前,他自然动心了。

    乔云笙从没听过黑市比武,但是经此一事,他立即去做了调查。

    想要出人头地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黑市比武这条路来的最快。

    其他的事情,乔云笙不管,只要能成功,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乔云笙立即去报了名,毫不犹豫地签下了死契。

    黑市比武的那段日子,对乔云笙来说,永生难忘。

    他每天一睁眼,就要经历新一轮的生死搏斗。

    所有参加黑市比武的人,都签订了死契,只有让对方死,自己才能活下来。

    所以他必须拼尽全力,努力让自己成为最出色的那个。

    越到后面,他越心狠。有人死在他的面前,他也面不改色。

    到了最后,他真的战胜了所有人,成为黑市比武的第一名。

    他如愿所偿,进入了鸿门。

    乔云笙将思绪抽回,他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死契,动作优雅极了。

    死契上的这些人,注定会有不少人去送死,但是他的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这都是那些人选择的路,就算是头破血流,也要他们自己走下去,怨不得人。

    ……

    夜色深沉,寒风凛冽,温度低得厉害。

    偌大的房间里,一个男人的身形隐在重重的黑暗中,压抑万分。

    房里的光线晦暗不明,他脸上的轮廓看上去有些模糊。

    这样一个人,就好似这沉沉的黑夜,令人心生忌惮。

    这个男人气质阴寒至极。

    正是莫清寒。

    这时,一个手下走进来,低头禀告:“主子,我收到消息,过些天鸿门要举行黑市比武。”

    莫清寒的声音带着几分阴冷:“继续说。”

    手下开口:“比武获得第一名的人可以拿到一百块大洋。”

    “而且若受到了鸿门的赏识,之后还可以留在鸿门做事。”

    莫清寒没有说话,房间陷入一片沉寂。

    手下又说:“不过,参加黑市比武的人要先签死契。”

    莫清寒神色微动,仿佛有了一丝兴趣:“死契?”

    手下回答:“是的,不签死契,就不能参加黑市比武。”

    莫清寒忽的问了一句:“你觉得陆淮会去吗?”

    提到陆淮时,房里的气温瞬间低了下来,仿佛比夜风还要冰冷。

    手下细细思索:“黑市比武视人命如草芥,极不公平,就算丢了性命,也只能自认倒霉。”

    “属下认为,陆淮为了维持上海滩的和平,他一定会出现在黑市比武的现场。”

    莫清寒眉头隐隐皱起,他为了爬上现在的位置,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他的眼神蓦地沉了下来。

    莫清寒语气极其阴冷:“呵,人命算什么?没有用处的人,他们的性命根本就一文不值,他们注定要为别人铺路。”

    他的声音极低,但却透着一丝冰冷的气息,在房间里缓缓蔓延开来,让人如坠冰窖。

    莫清寒嗓音阴沉:“只要能把人踩在脚底,只要能爬上去,多死几个人又何妨?”

    “反正那些死掉的人,不过是一群废物。”

    话音刚落,手下想起,其他人没有完成任务时,主子对他们的惩治手段。

    思及此,他不由得心头一颤,身子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但手下立即收拾好情绪,不敢显露半分,低声说:“主子,您说的是。”

    手下轻声道:“主子,那您要去看黑市比武吗?”

    半晌,莫清寒没说话。过了一会,他抬了抬手。

    手下会意,立即退了下去,关上了房门。

    房间再次归于寂静。

    他坐在黑暗里,眸光深浅不明。

    ……

    另一头,叶嘉柔在北平的那间宅子住着。她已经认命,安安分分。

    叶楚观察了几天,她晓得,叶嘉柔的坏心思仍旧不会改变,但是住在这里,插翅难飞。

    在北平待了几天后,严曼曼准备回上海了。

    叶楚到了火车站,她和严曼曼约好,会乘坐上午十点的火车回北平。

    警察署长严震和他的夫人都是态度极好的人。

    严曼曼没有什么朋友,难得会带叶楚来见他们。

    严曼曼挽着叶楚的手,两人一同上了火车。

    叶楚知道陆淮也会坐这班火车,上车前,她装作不经意地扫视着站台,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这举动被严曼曼看到了,她问:“看什么?”

    叶楚摇了摇头:“没什么。”

    严曼曼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叶楚,也没有再问。

    等到两个人进了卧铺车厢,严曼曼才靠了过来。这几天,她心里一直有疑惑,找不到机会问叶楚。

    严曼曼的声音放得很轻:“你和三少是什么关系?”

    仿佛担心被谁听到似的。

    叶楚笑了笑,她的样子真是可爱得紧。

    “笑什么呀。”严曼曼认真地盯着叶楚,“在六国饭店被我抓个正着,现在必须好好解释。”

    三少不是不近女色,性子冷漠吗?

    她才不信,他和叶楚没什么关系。

    严曼曼一本正经地说:“我谁都不会讲的,够不够义气?”

    叶楚看着严曼曼,忽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够。”

    严曼曼表情故意严肃起来:“叶楚,别想糊弄过去。”

    叶楚点了点头:“我说。”

    叶楚知道,不说清楚,严曼曼绝对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倒不如直截了当地告诉她。

    毕竟,叶楚和陆淮合作一事并不能讲,只能按照上回给叶家人的那个借口说。

    严曼曼一直注视着叶楚,生怕听漏了些什么。她可不想错过这样的绯闻,说不定旁人还都没有听过。

    叶楚说:“我无意间救过三少一命。”

    “这次,我送叶嘉柔来北平,三少担心我的安危,所以派了人送我过来。”

    “这节车厢就有两个三少的手下。”

    叶楚看了一眼,严曼曼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确实发现了那两个人的存在。

    严曼曼好奇道:“你们怎么会在六国饭店约会?”

    叶楚忽视了约会那两个字:“他也恰巧在北平,就见了一面。”

    严曼曼点了点头,也不晓得有没有相信。

    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叶嘉柔做了什么事,要送她去北平?”

    叶楚想了想,没有做解释,只说:“她会留在北平补习,以后不会再回信礼中学了。”

    这时候,严曼曼倒是立即不问了。

    虽说先前她同叶嘉柔不和,但是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她还是十分清楚的。

    严曼曼:“最后一个问题,别的同学是不是没人知道你和三少的事情?”

    叶楚不假思索:“是。”

    严曼曼眼睛一亮,她没有再说什么,嘴角却浮起了笑意。

    两个人相视一笑,她们已经共同拥有了一个秘密。

    这时,有熟悉的声音从卧铺车厢外面传来,仿佛有两个男人在走廊上讲话。

    严曼曼一愣:“这是我父亲的声音。”

    叶楚怔了一怔:“这是三少的声音。”

    没有等叶楚阻止,严曼曼立即拉开了门,抬眼看了过去。

    陆淮在同严震讲话,他们站在走道上,似乎是因为在这班火车上偶遇,所以才聊了起来。

    听到了拉门的声响,陆淮不经意地看了过来,轻轻掠过叶楚的那张脸。

    严震察觉到了陆淮的视线,他转身看去,两个女生坐在卧铺上看着他们。

    严震给陆淮介绍了一下:“小女严曼曼,这是她的同学叶楚。”

    严曼曼和叶楚立即站起了身,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

    陆淮的语气淡淡:“严小姐,叶小姐。”

    陆淮的态度冷淡,好似对叶楚完全不熟悉。

    严曼曼下意识看了眼叶楚,她的表情极为镇定,仿佛是第一次见到陆淮那样。

    严曼曼:……

    若不是她先前见过了六国饭店那一幕,她就要被这两个人的好演技给骗到了。

    认识却又装作不认识,分明心里有鬼。

    不过,看来她似乎是唯一一个知情人士。

    严曼曼对此十分满意。

    他们只打了声招呼后,陆淮便说自己有事,要回去了。

    临走之前,陆淮的目光在叶楚身上停了几秒,仿佛在给她什么暗示。

    叶楚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微微点头。

    待到陆淮离开了,严震也交待了几句,就回了自己的车厢。

    叶楚同严曼曼说:“我很快就回来。”

    严曼曼笑了:“不用那么急。”

    她知道叶楚要去哪里。好人做到底,总不能耽误别人谈恋爱。

    叶楚离开了这里,迈起步子来。

    她不知道陆淮在哪一节车厢里,只能循着他方才离开的方向,沿着走廊一直走。

    叶楚一边走着一边看,车厢里有旅客,但是,那些人都不是他。

    她尚且没有找到他,脚步变得急了些。

    车厢里寂静极了,火车碾过铁轨的声音在外头响着。

    窗外是安静的山水,从外面掠了过去,好似冬日里一抹带着暖意的绿色。

    叶楚焦急地走着,奇怪,这些车厢里,怎么都找不到他呢。

    叶楚走到了一节车厢,这里没有人,她下意识提高了警惕。

    她小心地迈着步子,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有一扇门忽的从里面被人拉开,叶楚察觉到她的手臂被握紧,她心下一紧。

    叶楚毫无防备,里面那人稍一用力,她被拉了进去。

    他的动作不重,仿佛怕伤到了她。

    这扇门重新被拉了回去,隔绝了里面的车厢和外面的走道。

    车厢里极为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呼吸声轻微地起伏着。

    有一道低沉的声线在身后响了起来。

    “你在找我?”

    是陆淮。

    叶楚的心跳漏了半拍。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下一更在15点以后。

    这么努力加更,大家多多灌溉~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8章 第9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