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9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99章 第99章

    叶楚转过身去, 陆淮站在身后。

    他的身影冷峻又高大, 脸上像是覆了一层冰霜,却又在看见她的瞬间, 化了开来。

    陆淮站在那里看着叶楚,视线直直地落进她的眼睛。

    她的眼神一凝,注视着他。

    火车疾驰而去,虽有铁轨摩擦的声音在外响着, 但这里变得寂静了起来。

    叶楚耳根热了, 却又没有移开眼睛。过了一会, 她才回过神来,不自觉地微微低下头。

    叶楚开了口:“陆淮,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节车厢没有人, 叶楚方才认为这边或许有危险,谨慎了许多。

    陆淮忽的一笑,他往后退去,坐了下来。

    他告诉叶楚:“前后两节车厢都是我们的人。”

    这节车厢空了出来, 他们正好可以在这里讲话,又不用担心被旁人听见。

    陆淮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叶楚立即明白了过来,她走了过去,在他对面落座。

    既然陆淮刚才让叶楚过来找他, 应该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同她讲。

    严曼曼还在那边车厢等她,叶楚要尽快离开才是。

    她开门见山:“有什么事吗?”

    陆淮问:“你还记得黑市比武吗?”

    叶楚顿了一下,她记起上次去酒馆的时候, 听见有人在议论此事。这是一个极为不公正的比赛,由鸿门举办。

    叶楚点头:“陆淮,你想做什么?”

    陆淮丝毫没有隐瞒:“我想取缔这个比赛。”

    第一次听到黑市比武时,陆淮就已经有了这个念头。那时,他接管和平饭店没有多久,根基不稳。

    现在看来,时机已到。这个比赛以重赏诱惑,却让许多人将自己的性命拱手奉上。

    有些权贵,喜欢看这种刺激的厮杀。他们往往会下很大的赌注,押不同的选手赢。

    一些人为了公报私仇,送自己的仇人参加黑市比武,并借机杀死他们。

    陆淮绝不能放任鸿门的人在上海滩这样做。

    叶楚明白陆淮的意思:“有什么办法吗?”

    陆淮看着叶楚,一字一句地说:“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打破规则的人。”

    黑市比武无视他人生死,这样的事情,已是约定俗成。

    只有一个勇于打破规则的人,才能建立起新的秩序。

    回去车厢的路上,叶楚一直在想黑市比武的事,有些恍惚。

    她上一世在陆淮身边,并没有听说过黑市比武。

    是不是说明这个比赛已经在之前被陆淮取缔了?

    还是说这是今生出现的一个变故?

    这一次,他们两人能否顺利呢?

    ……

    这班火车到了上海。

    一路上舟车劳顿,北平又离得那样远,叶楚疲倦极了。她回到叶公馆后,躺在床上,好好睡了一觉。

    叶楚睡得极沉,一夜无梦。

    第二日,叶楚醒来,觉得倦意散去了些,她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这些天,她一直没有去学堂。但是,不久之后,学校里很快就要考试了。

    叶楚往窗外看去,天空干净极了,清浅的阳光照了下来。

    时至深冬,天气愈加寒冷,因着这阳光,凉意倒驱散了一些。

    天气这样好,叶楚决定去书店买些资料。她拿起大衣,打开门,准备前往书店。

    布朗路上,叶楚缓缓地走着。前面不远处就是书店了,只要再拐一个弯,就到了。

    这时,叶楚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怎么去找鸿门的人?”

    这声音有些耳熟,好似在哪里听过一样。叶楚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了过去。

    不远处是一个杂志摊,上面摆着很多书,整整齐齐的。

    一个男人背对着她,正在和杂志摊的老板讲话。

    男人没有转过身来,叶楚自然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知道他的身量很高。

    叶楚觉得这人似乎是她认识的,于是,叶楚走到一旁,假装在做其他事,但她的耳朵却听着动静。

    杂志摊的老板正在低头整理着书本,听见有人问他,他抬起头看了一眼。

    眼前的男人五官端正,皮肤是小麦色的。身上穿的是半旧的衣服,已经有些微微发白,看上去家境不太好。

    老板眉头隐隐皱起,他先往周围看了看,这才压低了声音:“年轻人,你要做什么?”

    鸿门做事极其嚣张,霸道极了。特别是鸿门的乔六爷,看似优雅,做事却不择手段。

    大家都想绕着鸿门走,莫非这年轻人是不晓得鸿门的可怕,这才想着去找鸿门的人。

    这男人叫秦骁,他自然听过鸿门的行事手段,但他这一次,一定要见到鸿门的人。

    秦骁:“我有要事要办。”

    见这个年轻人心意已决,老板无奈,只好说了一句:“前面有个赌场,是鸿门的产业。”

    “大家若是想找鸿门的人,一般都会去那里。”

    老板又提点了一句:“年轻人,鸿门不好惹,你可要小心。”

    秦骁道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听见这男人要离开了,叶楚回过头,恰好看见了这男人的侧脸。

    他的五官硬朗,看上去英气极了。叶楚心神一凛,她晓得这人是谁了,

    他是上一世跟在莫清寒身边的秦骁。

    上一世,秦骁本是乔云笙的手下,后来不知为何,秦骁去了莫清寒身边,成为了莫清寒最得力的下属。

    秦骁的身手极好,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莫清寒有很多仇家,那些人恨不得置莫清寒于死地。

    但是,有秦骁在莫清寒的身边,那些人完全近不了莫清寒的身。可以说,秦骁是莫清寒最大的护身符。

    上一世,为了复仇,叶楚打探了许多关于莫清寒的事。

    她隐隐听到过,秦骁做事不像莫清寒这般残忍,他能不杀人的时候,就不会杀人。

    他心性不坏,却非常忠诚。

    叶楚眉头皱起,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缘由?而秦骁为何对莫清寒如此忠心?

    之后,叶楚又叫人去打探,但是,其他事情她就不清楚了。

    叶楚的眼神深了几分,若要彻底扳倒莫清寒,这一世,绝不能让莫清寒再遇到秦骁。

    不晓得秦骁这次找鸿门的人,又是为了什么?

    她一定要弄个明白。

    这时,叶楚抬起脚,缓缓走到一条小巷里。

    外面是街道,喧闹得很,越往小巷里走,声音越加变得遥远了起来。

    小巷里寂静极了,气温也比外头低了几分。清冷的阳光落在石板路上,闪着细小的光。

    叶楚停下了脚步,她先抬起脚,然后脚尖轻轻地落在地面上。之后,她又抬起脚,重复之前的动作。

    脚尖总共点了地面三下。

    停顿了一会儿,叶楚又做了几遍。

    叶楚重复了三次。

    之后,叶楚不再动作,她站在小巷里静静等待。

    陆淮的手下在保护着她,一般情况下不会现身。她和这些人提过,若有什么要他们帮忙的,她就会做方才的动作。

    叶楚等他们出现。

    这时,一个人走到叶楚身后,说:“叶楚姑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做的?”

    这人叫周启,奉陆淮的命令保护叶楚,他是这批人中最有话语权的。

    方才见叶楚做了那个动作,周启晓得叶楚需要他们做事,就走了过来。

    叶楚看着周启:“方才有个男人在杂志摊上停留了一会,你还记得吗?”

    周启想了想,点了点头。

    叶楚:“你派人跟着他,看他为什么要去找鸿门的人,再过来告诉我。”

    周启应了声是,就离开了。

    叶楚沉思,一切都要等周启回来后,她才能再做打算。心里装着事,叶楚离开了小巷。

    走到喧闹的街道上,四下声音渐渐响了起来,叶楚往前走了过去,准备去书店买书。

    ……

    另一头,秦骁离开杂志摊,往前走了过去,前往鸿门的赌场。

    一面走着,他一面想,鸿门要举办黑市比武,他准备去报名。

    秦骁的老家在津州,他在津州开了一家武馆,武馆靠教人习武,以及卖一些跌打酒来赚钱。

    津州的人不好武术,愿意来学武术的人寥寥无几。

    有时候,一些家境贫寒的人为了有个一技之长,就想学武术傍身,但他们付不起学费。

    秦骁心肠好,若是这种情况,秦骁就不会收他们的银钱。

    再加上武馆的跌打酒也卖得不好,久而久之,武馆就入不敷出了。

    但是秦骁并没有泄气,他一边开着武馆,一边去其他地方打散工,虽然银钱不多,但勉强可以维持温饱。

    然而有一天,秦骁的兄弟被查出得了重病,需要花很多的银钱。但秦骁兄弟家境不好,完全负担不起药费。

    秦骁与兄弟关系极好,事关兄弟的性命,他自然想着要帮兄弟一把。

    秦骁仔细想过,什么方式赚的钱多,来钱又快?若只是打散工,银钱极少,根本不能赚到足够的药费。

    他想了很久,都找不到可以解决的办法。

    这时,一个人提点了他一句,给他指了一条路。

    那人讲,鸿门过些天要举办黑市比武,每个参加的人,都可以拿到一笔参赛金。

    而且数额不少,说不定可以解秦骁的燃眉之急。

    若拿到第一名的话,有一百块大洋,那秦骁兄弟的病就有救了。

    虽然那人也告诉了秦骁黑市比武的可怕,但是秦骁仍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他身手不错,说不定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于是,他就来了上海。

    想着想着,秦骁就到了赌场门口。

    赌场这样的地方,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会聚集在这里。

    一旦沾惹了赌瘾,就再难戒掉。赌徒们心里的贪念,永远不会停歇。

    相反的是,他们的贪念会越来越浓,即便他们最后一无所有,他们还是戒不掉赌瘾。

    秦骁从没有来过赌场,他对这些向来没有兴趣。

    但是,今日他必须进去。

    秦骁走进赌场,抬眼望去,里面大得很,摆满了一张张赌桌。

    每张桌前都围满了人,这些赌徒们一个个眼睛发红,双眼紧紧盯着赌桌,气氛压抑极了。

    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又输了?我怎么可能每次都输,是不是你们动手脚了?”

    一个男人两眼无神,脸色极差,看样子似乎好几天都没有合过眼了,此时正扯着嗓子大喊。

    赌桌上另一个人眼神凶狠:“这里是乔六爷的地盘,难道你在质疑乔六爷做事不公平?”

    这赌徒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若惹到了乔六爷,他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赌徒咽了咽口水,赔笑着说:“我说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那人哼了一声:“你输了这么多,再加上之前的赌债,把你的手留下吧。”

    赌徒脸色一变,急得额头上覆满了汗珠:“您行行好,让我再赌一次,我这把肯定能赢。”

    那人看都不看,对旁边的人说:“把他拖下去。”

    赌徒立马就被打手们拖了下去,嘴巴也被堵上了。

    刚才发生的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赌徒们很快就将其抛之脑后,又双眼发红地投入到赌博中。

    秦骁拧紧了眉头,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个人坐在那里,神色都与旁人不一样,看上去地位也高一些。

    他想,可以找那人问一下黑市比武的事情。

    秦骁走过大厅,经过那些疯狂的赌徒们,走到那人的身旁。

    他语气十分礼貌:“我想报名参加黑市比武。”

    这人身后站着两个男人,他们身材魁梧,太阳穴附近还有突起的青筋。

    一看就晓得这是赌场的打手。

    这人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说:“你等一下。”然后,他进了一个房间。

    过了一会儿,这人拿着一张纸走了出来,坐回到位置上。

    他开口:“参加黑市比武可以拿到一笔参赛金。”

    “我猜你也是冲着这笔钱来的。”这人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屑。

    黑市比武是一项很残酷的比赛,参加的人大多非死即伤,即便侥幸能活着回去,身体也会变得极差。

    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若每个参赛的人都能获得一笔金额,那些缺钱的人当然会心动。

    更别提,获得比武第一名的人还可以拿到一百块大洋,很多人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当然会争破了头。

    这人看了秦骁一眼,他穿得破破烂烂的,想必这穷鬼也是冲着这钱来的。

    秦骁听了,默不作声。他确实是想拿到一百块大洋,为兄弟治病。

    然后,这人开口:“不过,若要想参加比武,拿到这个参赛金,你必须先把这个签了。”

    这人一面说着,一面把一张纸放在了秦骁的面前。

    黑色的桌上,放着一张素白的纸,上面写着几行字。

    秦骁拿起纸,看了起来,然后,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上面写得清楚明白,比武中生死不论,一切事情都与鸿门无关。

    他的心头一凛,这是死契。

    这人开口:“参加黑市比武,就要守鸿门的规矩。”

    “比武过程中,难免会有死伤,先把这死契签了,若是比武中发生什么意外,即便是死亡,鸿门都概不负责。”

    “丢了性命,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是老天要收你的命,怪不得旁人。”

    秦骁心头一紧,签了死契,才能拿参赛金。

    签了这张纸,那他的命再也不受自己掌控,即便他在比武过程中死掉,也与鸿门无关。

    秦骁有些犹豫。

    看见秦骁捏着纸,并不说话,这人冷笑了一声:“怎么,不敢签?”

    “又想拿到好处,又不想把命交出来,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秦骁对这人的讽刺恍若未闻,他心里想着,在这世上,他已经没有亲人了。对他来说,他的兄弟就是唯一的亲人。

    他受伤的兄弟还有妻儿,若是他拿到一百块大洋,为兄弟治病,起码他兄弟的家不会散。

    而他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即便他死了,也没有人会在意。

    秦骁下定了决心:“我签。”

    说完,秦骁拿起笔,在死契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这一落笔,死契生效,意味着他的命就是鸿门的。

    生死由天。

    鸿门这人拿起纸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收了起来。

    然后,他对身后的打手说:“你把参赛金给他。”

    打手把几块大洋给了秦骁,秦骁紧紧地握着这几块大洋,转身离开了赌场。

    ……

    叶楚走出了书店。

    喧闹的街上,她忽的看见周启的身影。周启看了她一眼,叶楚晓得,他打探到秦骁的事情了。

    叶楚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四下无人,周围也隐藏着陆淮的手下,无人靠近。

    周启方才跟着秦骁进了赌场,看清了秦骁要做什么,他一五一十地向叶楚汇报了。

    周启:“那人去鸿门的赌场,是为了报名参加黑市比武。”

    “之后,他签了死契,拿着一笔钱,离开了赌场。”

    叶楚的语气淡淡:“嗯,我知道了。”

    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她已经明白了。

    上一世,秦骁是因为黑市比武被乔六收入麾下,后来又到了莫清寒身边。

    秦骁性子忠诚又不伤人性命,参加这种比赛,定有他的原因。

    若是能让秦骁站在他们这边,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她告诉周启:“我要同三少见一面。”

    很快,陆淮就回了信,让叶楚到和平饭店来见他。

    ……

    叶楚去了和平饭店,她径直上了五楼,门口的守卫见到她后,点头示意。

    叶楚推门进去时,陆淮正在打电话。

    见到她进来,陆淮同电话那头的人讲了一句:“嗯,过会见。”

    陆淮立即将电话搁了下来,他正在同沈九打电话,讲的也是黑市比武的事情。

    叶楚走得急,也没有听到陆淮在说什么。

    叶楚坐了下来,将今日在外见到秦骁一事告诉了陆淮。

    陆淮先前在北平说过,他需要找一个能够打破规则的人。

    叶楚思来想去,那个人必须身手极好,能在黑市比武中存活下来,又要勇敢正直。

    她一时没有收住,讲得多了:“此人未来会是莫清寒的手下,但他极为忠诚,又重情重义。”

    “现在,秦骁没有遇到莫清寒,他的一切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

    陆淮淡淡看了叶楚一眼,她知道的事情未免有些太多了。

    他问了一句:“这些都是梦境告诉你的?”

    叶楚一怔,点点头:“是。”

    方才她太过心急,一时之间忘了,她告诉过陆淮,她是从梦境中知晓未来的事情。

    陆淮忽的一笑,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眼睛上,却没有再问什么。

    陆淮:“这个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们要先观察一阵子。”

    他清楚,重情重义的缺点是心软,但是绝不会背叛效忠的人。

    叶楚派人来给陆淮回话的时候,他知道了此事,就派人去查了。

    陆淮说:“不用担心,我已经去查秦骁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叶楚放下心来:“好。”

    叶楚顿了顿,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怀疑莫清寒会来黑市比武。”

    这种比赛,高手辈出。上一世,莫清寒说不定就是在比赛中看到了秦骁的身手。

    陆淮说:“你跟我想的一样。”

    要是去了黑市比武观赛,有可能会遇见伪装后的莫清寒。

    叶楚想同陆淮一起去,却迟疑了一会,没有开口。

    陆淮十分直接:“你想去看黑市比武?”

    叶楚讲了那么多,他早就猜出了她的心思。

    这件事,他本想自己去做。黑市比武极为危险,不晓得会发生什么。

    陆淮开了口:“若是你想去,需要答应我一些条件。”

    陆淮不断讲着需要在黑市比武注意的事项,一条一条讲得很清楚。

    “必须乔装打扮进去。”

    “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凡事一定要和我商量。”

    “……”

    “最后一点,我想再试试你的身手。”

    “现在是白天,没有遮蔽物……”

    陆淮缓缓转过身去,他忽的一笑:“我让你三招。”

    叶楚怔了,她有些不服输,陆淮的举动分明是在说她的格斗技术太差。

    趁着陆淮转身的瞬间,叶楚出其不意,伸手击向陆淮的背部。

    陆淮背对着叶楚,但是他早有察觉,不过他没有立即回头,而是微微一闪,避开了她的攻击。

    叶楚又出了一拳,朝陆淮的肩膀而去。

    陆淮镇定地偏了偏头,她的手正好与他擦肩而过。

    叶楚身子一倾,换了一招,想勾住陆淮的脚。

    等到叶楚快要碰到他时,陆淮突然转身。

    他轻轻松松,不紧不慢,一把抓住叶楚的脚,将其往下一推。

    陆淮靠近,往前一跨,离叶楚近了些。他手臂一横,把叶楚压在墙上。

    此时两人的距离很近,叶楚不认输,眼神挑衅。

    背后是冰凉的墙壁,陆淮站在叶楚面前,微微俯身,看向叶楚的眼睛。

    两人皮肤相触,他的手贴在她柔软的脸颊上。

    叶楚能察觉到,陆淮的手臂正好横在她的脖颈,她的脸颊微微泛起热。

    这个姿势极为亲密。

    “陆淮,我……”房门被人打开,沈九的声音传进来。

    房间的门并未关,因为除了亲近的人,没有人能到和平饭店的五楼来。

    他看到房间里的场景时,随即停下了脚步。

    陆淮制服了叶楚,将她按在墙壁上……

    沈九怔了一怔,他这是看到了什么?

    难道他看错了?

    今日,陆淮找沈九过来,就是要同他商议黑市拳赛的事情,再通知他,叶楚也会参与此事。

    但沈九并不知道陆淮和叶楚的合作,他只是觉得,先前两人还有些疏离。怎么今日就直接上手扑倒了?

    这时,陆淮的视线扫了过来,沈九立即用手捂住了眼睛,打扰别人调情是他的不对。

    他的手指虽盖着眼睛,却从指缝中偷偷瞧着那边的动静。

    沈九嘴上倒是讲得好听:“我什么都没看到。”

    他又补了一句:“你们继续。”

    正大光明在和平饭店卿卿我我,沈九觉得,陆淮就是陆淮,连谈起恋爱来也跟旁人不同。

    莫不是这两人有些什么特殊的情趣?

    叶楚愣住,陆淮的手仍旧制住她的行动。尽管沈九在,陆淮还是没有松手。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热意从耳根处开始蔓延。

    陆淮的语气很平静:“忘记告诉你了。”

    “今日,我还叫了老九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沈九:陆淮,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看你秀恩爱?

    陆淮:来,这是你嫂子。

    沈九:我明明比你大。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默默再求灌溉。

    黑市比武灵感来源于美国的黑市拳赛。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99章 第9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