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10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0章 第100章

    叶楚看向陆淮的眼睛, 她眼中带着一丝恼意。

    他分明知道沈九会来, 却又要在这里提出与她过招。

    对叶楚的视线,陆淮仿佛毫无察觉, 他牵了牵嘴角,松开了手。

    叶楚的身体得到了自由,很快往身侧退了几步,与陆淮隔开一段距离来。

    然而, 这一切落在沈九眼中, 都是两人刻意为之。

    他是没想到, 陆淮和叶楚现在都已经进行到这么激烈的地步了。

    看来,他之前做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沈九放下了手, 正大光明地看了起来, 他的目光在两人中间来回地扫。

    陆淮侧过身去,叶楚微微低头,并不看他。

    两人又刻意保持距离,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沈九不禁感慨,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调情的时候不关门?

    他摇着头走了进去, 顺便把门带上。

    沈九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下次记得关门。”

    陆淮瞥了他一眼,没有讲话。

    沈九自顾自坐了下来,懒洋洋地道了一句:“小丫头, 你也坐。”

    陆淮淡淡开了口,纠正了沈九的叫法:“叫叶楚。”

    沈九一怔,嘴角带笑:“嫌我叫的太亲密了?”

    先前他也一口一个小丫头, 怎么没见陆淮有事。难道说恋爱中的人都是这副阴晴不定的性子?

    “行。”沈九眯起了狭长的凤眼,“你是陆淮,你说了算。”

    叶楚安安静静坐下来,打了声招呼:“九爷。”

    沈九愣了一下,这声九爷他可承受不起。陆淮坐在这里,还不晓得日后会怎么讲他。

    “陆淮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他慵懒地一笑,“若是你把我当朋友,叫我沈九就好。”

    叶楚看向陆淮,他点了点头。

    她很快改口:“沈九。”

    沈九满意地笑了。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敲门声不急不缓,大概是先前去调查的那个人有消息了。

    叶楚一直在等,听到敲门声后,她立即起了身,走过去打开门。

    那个人走了进来,对着叶楚和沈九点头示意。

    他走到了陆淮面前:“三少。”

    这个人看了看沈九和叶楚,尽管他们是三少的朋友,但他仍是只听三少的命令,才会开口。

    陆淮看出了他的心思:“这里没有外人,你讲吧。”

    他怔了一怔:“是,三少。”

    这个人顿了一顿,便将自己得来的消息讲了出来。

    “秦骁是津州人,父亲双亡,没有亲人,他有一家入不敷出的武馆。”

    “他为人极好,此次参赛是因为他的兄弟病重,承担不起药费。”

    “……”

    三言两语中,陆淮和叶楚都已经明白了整件事的过程。

    秦骁这人心地善良,重情重义。要不是因为急需用钱,他怎么可能来参加这种不人道的比赛?

    他日后若是真的跟在莫清寒身边,定是因为莫清寒于他有恩。

    待到那个手下离开了,他们开始讨论起黑市比武的事情。

    沈九不明白方才那些话,那个姓秦的又是谁。

    但看陆淮和叶楚的样子,两人似乎都已经了然。

    沈九一改平日的不正经,问起陆淮:“实话实话,你到底想做什么?”

    在刚才那个电话中,无法讲清,所以陆淮才让沈九来和平饭店商议。

    陆淮极为认真地告诉沈九:“我想取缔黑市比武。”

    沈九倒吸了一口气,他清楚这件事的难度,但是陆淮这个人就是这样,只要认定了一件事,便绝不会更改。

    若是陆淮像旁人那样摇摆不定,沈九也不会同他成为生死之交。

    只要是陆淮所做的决定,他必然会支持。

    沈九的表情十分严肃:“需要我做什么?”

    陆淮开口:“若是在比赛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好出面,会派人通知你。”

    沈九语气坚定:“好。”

    很快,他的嘴角又扬起了笑容:“只要能让乔六落面子,我自然高兴。”

    沈九化解了方才沉重的气氛,他向来如此,虽不知事情结果,但到最后总会顺利的。

    陆淮看了眼叶楚:“到时候我会和叶楚乔装打扮,一起进去。”

    沈九微微一怔,这样危险的事情,陆淮舍得让叶楚进去旁观?

    对了,他差点就忘记了一个问题。

    叶楚为什么会坐在和平饭店里,现在又一同商议黑市比武一事?按理来说,这会是正常情侣相处的样子吗。

    沈九不解:“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淮并不作答:“我不会告诉你,但你可以自己猜。”

    陆淮这一句话,分明把事情转到了另一个暧昧的方向。

    沈九来了兴致:“啧,还有不能告诉我的秘密。”

    叶楚晓得沈九性子,她忙开了口,用的是先前那个理由:“我曾经救过陆淮一命。”

    但陆淮和沈九关系好,他仿佛并不想隐瞒沈九。

    陆淮又补充了一句:“是真是假,你心中会有定断。”

    陆淮和叶楚一来一回,沈九完全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

    看着他们两人,他最终放弃了思考。

    沈九用他的逻辑想通了此事:“我明白了,就是能当着旁人的面,在墙壁上亲热的关系。”

    陆淮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叶楚:“……”

    经过一番争议,再聊到黑市比武时,他们从容又镇定。

    陆淮问叶楚:“你觉得要怎么接近秦骁?”

    叶楚想了想:“无事献殷勤,若是我们直接去找秦骁,他绝对会生疑。”

    陆淮点头肯定了叶楚的话,示意让她继续说。

    叶楚:“如果不亲眼见到,无法真正确定此人的性格。我们想要找到一个好的合作对象,也绝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还差了一个适当的时机。”

    “……”

    秦骁已经签了死契,并拿了参赛金去给兄弟治病。

    按照他的性格,不可能毁约,必然会继续参加此次比赛。

    若是秦骁真正见识过了黑市比武的恐怖,才会起了厌恶的念头,甚至于推翻所有的规则。

    所以,叶楚和陆淮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比赛当天去看他的反应。

    ……

    莫清寒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桌上的一盏灯亮着。

    窗外,寂静无声,夜风忽然大了些,风吹得窗户响了起来。

    他在等一个人。

    那人曾经是莫清寒最得力的手下,在一次任务中,他犯了事,被抓进了牢里。

    直至今日,那人刑期已满,出了牢房,莫清寒才让人将他带了过来。

    那人身手极好,做事狠厉,不然莫清寒也不会重用他。

    对于莫清寒来说,那人的出现给他解决了一大心事。

    黑市比武一事迫在眉睫。

    莫清寒必须在短时间内,寻到一名各方面素质都极高的人,那人正好是最好的人选。

    房门突然被敲响,敲门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手下敲了三下门后,才开了口:“主子,人带来了。”

    “进来。”莫清寒的声音毫无波澜,就像深潭静水。

    手下先进门,身后跟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脸上还带着一条长长的疤痕。

    疤痕是新添的,入狱前并没有,看来他在监狱里的那段日子并不好过。

    那人的手被缚在身后,看到莫清寒的时候,也没有其他反应。

    手下立即上前一步,向莫清寒解释了原因。

    “他进监狱没多久,就有人对他进行报复。现在他失去了记忆,什么都记不得了。”

    莫清寒的声音蓦地沉了下来:“失忆,那他现在的身手如何?”

    手下开口:“身手比以前还要好上几分,他刚出狱的时候,我们的人去接他时,全被他打了。”

    那人在监狱里待的时间不短,监狱里面鱼龙混杂,进去的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

    若还和外面的行事一样,不被人剥层皮,就算不错了。他只能靠着自己,在监狱里生存下去。

    所以这人越来越冷漠,尽管失了记忆,但是他的心比以前更狠了些。

    只要这人能够为莫清寒所用,那么莫清寒才不会去管他的过往,他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帮他杀人的武器而已。

    莫清寒看向他曾经的手下,问道:“你叫什么?”

    那人虽是失忆,但是他当了莫清寒的手下这么久,本能地服从他的命令。

    那人回答:“我没有名字,在监狱里是十七号囚犯。”

    莫清寒开口:“现在,我给你一个新名字,就叫十七。”

    “你刚从监狱出来,无处可去。我可以告诉你,你没有家人,他们全部都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而已。”

    莫清寒说完这一句,十七脸色一点未变:“我不在意,家人对我来说,和陌生人没分别。”

    莫清寒嗓音低哑:“如今,我可以再给你个机会,给你提供另外一条出路,你愿意吗?”

    十七无牵无挂,无路可走,他丝毫没有犹豫,接下了莫清寒的提议。

    “我愿意。”

    莫清寒点头:“十七,那你从明天就可以开始训练了。”

    莫清寒口中的训练,并不是普通的训练。

    要想将十七变成一个无坚不摧的武器,他的情绪就不能被旁人左右,必须练就一颗完全冰冷的心。

    当十七还是莫清寒的手下时,他已经比普通人要冷漠得多。

    现在莫清寒就是要让他完全脱离正常人的情绪,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脑中只有一件事。

    就是要战胜对手。

    每天都是高强度的训练,从不间断。每过几天,莫清寒就会让所有身手好的手下聚在一起,让他们围攻十七。

    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也许能够掩盖自己的薄弱的一面。

    但当他被全部人包围的时候,他的所有弱点都将暴露无遗。只要他没有做好防备,就会变成那个失败者。

    要是十七想要走到最后,就要成为一个毫无弱点的人。

    时间很紧,刚开始,莫清寒的手下能近得了十七的身。

    不过时间越久,十七被拳擦到的次数越来越少。

    直到最后一刻,他终于能凭一人之力,在全部人中脱颖而出。

    十七的能力本就强,莫清寒又采取了高强度的训练。短短几日,十七进步飞速。

    刚好一个星期过去,是莫清寒验收成果的一天。

    今天的十七,并没有接受训练,而是早早地等在了训练室里,等待莫清寒的到来。

    莫清寒进了训练室,房门在身后合上。

    原本十七还站在里面一点的地方,看到莫清寒后,立即上前,恭敬地叫了一声:“主子。”

    虽说十七忘掉了以前的事情,但是对莫清寒的恐惧始终根植在他的心里。

    十七经历了这么多艰难的训练,但他承受的压力再大,也远远比不过在单独面对莫清寒的时候。

    莫清寒点了点头,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

    “开始吧。”

    莫清寒站在原地,一点也没移动自己的身形,他瞥了十七一眼,示意十七主动攻击他。

    十七咬了咬牙,抬手就往莫清寒的脸上打过去,莫清寒侧身一避,勾起手肘砸向十七的肩膀。

    十七后退一步,身子半蹲,以一只脚为支点,横扫向莫清寒的脚底。

    莫清寒脚尖一点,轻松避开十七的攻击,他伸出脚,猛地踢向十七的太阳穴,毫不留情。

    十七身子一倒,重重砸在地上。

    但是下一秒,十七立即从地上爬起,强忍着晕眩。

    就在十七摔倒爬起的一瞬间,莫清寒已经退后了几步,离十七的距离不远不近。

    莫清寒的双手背在身后,气息丝毫没乱。

    “参加黑市比武的时候,要牢记一点,在没有把握的时候,不能和对手近距离地接触,不然只会落得两败俱伤。”

    莫清寒眼神漠然:“十七,刚才那一刻,我完全可以杀了你。”

    “对不起,以后我会努力。”十七立即道歉。

    十七甩了甩头,强迫自己冷静。在面对莫清寒的时候,他总会不自觉地产生畏惧。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根本无法抵抗。

    十七稳了稳心神,继续向莫清寒进攻。

    通过这些天的训练,他的臂力很强,对于其他人来说,算是个佼佼者。

    莫清寒看上去不是很强壮,十七可以发挥自己的优点,用力量取胜。

    十七捏紧了拳头,打向莫清寒的腹部,腹部是人身上最柔软的部位。

    莫清寒将背在身后的手缩回,双手交叉,硬生生地接住了十七的拳头。

    每个被十七拳头打过的人都说,他的拳头就像是个千斤重的铁锤,一被打中,疼痛直往人骨头里钻。

    而生生受了十七一拳的莫清寒,神色未变,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到疼。

    十七向后一退,抬脚踢向莫清寒的左肋。莫清寒左脚点地助力,右脚腾空,向前一踢,踢中十七站立的那条腿。

    十七被踢中,身形不稳,不过他没放弃,整个身子跳起,两手合并,从上而下,砸向莫清寒的脑袋。

    莫清寒不闪不避,也没有其他动作。

    十七心中一慌,手下落的位置一偏,从莫清寒的耳侧擦过。

    莫清寒毫发无损,反倒是十七摔到了地上。

    **口喘着气,背后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刚才还未察觉,现在只觉得寒冷刺骨。

    莫清寒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气质阴寒压抑,声音沙哑。

    “我刚才故意给你留了个空隙,让你杀我,而你却在临时关头反悔,若现在是在比赛场上,你已经被抬着出去了。”

    莫清寒一脚踩在十七的胸上:“我要的是一个心狠冷情的比武冠军,而不是一个废物。”

    莫清寒将脚移开,转身往门口走去。

    ……

    黑市比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这样一个隐秘又激烈的比赛,自然会在夜晚举行。

    朦胧月色之下,冷风拂过冬夜的上海滩,透着冰冷彻骨的气息。

    叶楚和陆淮定了华懋饭店的两个隔壁的房间,两人在下午就已经到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会乔装易容。

    晚上七点,陆淮和叶楚通了电话后,各自离开了房间。

    身上的衣裳都是一个星期前新买的,是款式最简单的黑色大衣,在上海滩随处可见。

    他们的脸上又易了容,抹掉了五官原有的明显特征。

    面色十分寻常,看上去就像是上海滩最普通不过的两个人。

    陆淮和叶楚见了面,步子一停,愣了一会。

    两人默契十足,异口同声道:“你是……?”

    很快,他们又一同牵起嘴角。

    即便他们十分熟悉彼此,也看不出对方原先的那张脸,更不用提旁人了。

    但是陆淮和叶楚心中明白,无论对方易容成什么样子,他们总会认出来的。

    陆淮和叶楚坐上了车,汽车缓缓开了,朝着黑市比武的场地。

    以免发生意外,车子将会在前几个路口停下,然后再走路过去。

    这次,陆淮带的手下都是生面孔,饶是如此,他们依旧会适当伪装一番,绝不会有人知道那是陆家的人。

    有一幢建筑隐没在黑夜中,仿佛带着秘密。

    即将在那里举办的黑市比武,分明是选手的生死抉择,却是一场赌徒的狂欢。两相对比,残忍极了。

    黑市比武的门票很贵,买得起票的人非富即贵。当然,也有些赌徒孤注一掷,要来这里碰碰运气。

    因为黑市比武的赔率是一赔十,若是赢了,能赚来不少钱。

    守在门口的人会认真检查门票后,才放他们入场。

    陆淮和叶楚站在不远处,望着门口。

    许多人已经进去了,想必场地里面,应该较为拥挤了。现在,是进去的好时机,他们会分头进入。

    陆淮拿着票,先走了过去,离开前留下一句话。

    “借你的姓氏一用。”

    陆淮站在门口,他面容平常,气质却冷冽至极。

    那人仿佛是随口问起,实则带着警惕:“哪里人?叫什么?”

    “上海人,我姓叶。”

    “叶先生,里面请。”

    里面的走廊较宽,若是走到尽头,那个极为宽敞的地方就是擂台的所在地。

    身旁的人来来往往,陆淮靠在墙上等了一会。

    过了没几分钟,叶楚也进来了。

    陆淮看向叶楚:“怎么进来的?”

    叶楚狡黠一笑:“我也借了你的姓氏一用。”

    这两个姓氏都是大姓,姓陆和叶的人,在上海也不算少数。

    他们又彼此交换了姓氏,自然不会引人生疑。

    陆淮忽的一笑:“是吗?”

    这里人声喧闹,他怕她听不清楚,微微俯下身去。

    陆淮的声线低沉,一股子热意袭上她的耳朵。

    他在叶楚的耳旁,认真念了两个字。

    “陆楚。”

    嗯,他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陆夫人似乎更好听一点。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天还有加更,默默求一下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0章 第10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