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10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103章 第103章

    叶楚微微点头, 示意自己没事。

    陆淮怔了一怔。

    随着叶楚的动作, 她的嘴唇擦过他的掌心,而在那轻触之中, 仿佛有股热意蔓延开来。

    陆淮不动声色地牵了牵嘴角,借着夜色的遮挡,没有人会看到。

    他感觉到,她的脸热了起来。

    另一边传来了声响, 似乎是有人合上了窗子。

    乔云笙虽然没看到人影, 但还是没有放下心来。为了防止他的谈话泄露, 便将窗户关了。

    这里寂静无声,只有夜风轻轻拂过。

    陆淮的手一松, 叶楚的身子立即得到了自由。

    她很快往旁边走了几步, 隔出一小段距离来,背对着陆淮。

    叶楚过于紧张,呼吸声也变得有些不均匀了。

    仿佛还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灼热温度。

    另一头,乔云笙已经关了窗子, 但是他这个人极为谨慎,不知怎的, 总有些心神不宁。

    乔云笙略加思索,电话放在桌上,他拿起话筒, 拨了一个号码。

    黑市比武的比赛对鸿门来说非常重要。因此,这个场地有四个看守点,每一处都有一批乔云笙的手下。

    其中一个看守点的人接到了电话。

    乔云笙说:“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

    “是, 六爷。”

    挂了电话后,那个人立刻派了一批手下,各自分散在院子中巡逻。

    前提条件是,若那些贵客尚且没有离开,不要惊扰了他们。

    乔云笙下达了命令后,视线落回这个教练身上,眼神冷冷的。

    乔云笙忽的笑了:“现在你可以解释了。”

    他心神一紧,生怕乔云笙生气,身子俯得极低,点头道了声是。

    ……

    叶楚已经恢复好了状态,重新转过身去,看向陆淮。

    她平静了下来,略一思考便能得出结论:“乔六已经生疑了。”

    陆淮肯定了叶楚的想法:“我认为乔六很快就会派人搜寻。”

    他们确定乔云笙并没有看见,但是按照他的性子,无论有没有可疑的人,都想做到万无一失。

    所以,乔云笙定会让他的手下来查探一番。

    怎么办?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同时朝着另一条小路看过去。

    那条小路的尽头,连接着另一条大路。只要到了那条大路上,便能经过场地的大门,所有人都会从那里离开。

    黑市比武的观赛者众多,比赛才刚刚结束了没有多久,人群还未散尽。

    尽管离得有些远了,仿佛还能听见有些喧闹的声响。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即离开此地,往人多的地方走。只要混进了人潮中,就能顺利走到门口。

    他们两人已经做了伪装,不会有人发现问题。

    所幸已是深夜,天色黑透了,道路两侧黑沉沉的,并没有路灯。

    陆淮和叶楚在夜色之下,朝着那边快步走去。

    等到他们走到小路的尽头时,正好碰见了乔云笙的手下赶了过来。

    两人微微一闪,身形立即藏进人群中。他们的衣服样式极为寻常,看上去平平无奇。

    乔六的手下扫了一眼人群,并无发现什么异常,又很快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陆淮和叶楚慢步走出了比赛场所。

    待到两人离开后,拐了几个路口,坐进车中,才谈起了方才的事情。

    经过看到的那一幕和只言片语,稍稍细想,便能明白整件事情。

    叶楚说:“他们是乔六派来参赛的。”

    陆淮点头:“乔六的目的是为了控制赌局。”

    刚才那人还提到了一句话,其他的双胞胎……但是,他的话并未说完,便被乔云笙打断。

    虽没有听全,他们差不多已经清楚了真相。

    除了今晚的参赛者瘦猴以外,还有别的人,也会用这种不公正的方式参加比赛。

    叶楚看了陆淮一眼:“需要做什么吗?”

    陆淮淡淡笑了:“这些事情,老九会解决的。”

    ……

    今晚的黑市比武宣布停止了,人渐渐散去,但是有一辆黑色汽车还停在比武场的附近。

    车子靠近路口的位置,却没有发动的意思。

    沈九坐在车内,往比武场望去。

    之前他当着大家的面,拆穿了瘦猴的诡计,让黑市比武中断。

    而乔云笙居然就这么轻飘飘地将此事揭了过去,实在古怪,若说这事和乔云笙没关系,沈九还不信了。

    为了知道事情的真相,沈九没有让车子离开,而是等着瘦猴的教练出来。

    黑市比武结束后,一批批的人从场内离开。

    因为比赛突然中止,所以大家都没有尽兴,出来的时候,嘴里骂骂咧咧的。

    沈九的车子在外面停了很久,等到里面的人都散了,也没瞧见瘦猴的教练。

    按理说,瘦猴的事情已被他当众指出,他们应该马上离开才是,但始终不见人影。

    “九爷,那人出来了。”曹安小声地说了一句。

    沈九转头看去,瘦猴的教练刚从比武场走出,四处扫了好几眼,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一看就知道他在隐瞒一些事情。

    沈九的车子虽然离比武场不远,但是他们特地挑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天色黑,又加上有遮蔽物,那人根本就没发现有人在监视他。

    瘦猴的教练往周围看了好几遍,确认没人后,才往反方向离开。

    沈九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懒洋洋地靠在车座上:“跟上他,不要让他发现了。”

    等瘦猴教练走出一段距离后,车子启动,跟了上去。

    车子离得不远,但是刻意避开了教练的视线,一点也没被他察觉。

    那人停在一座宅子前,进了门。

    沈九兴奋地坐起了身,他细长的凤眼眯起,饶有兴趣地说道:“看来这里是他们的老巢了。”

    沈九给司机下了命令,让他停在隐蔽处。

    为了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形,沈九派曹安去宅子里查探一番。

    这种事曹安做得最顺手,他能够很好地隐藏自己,在沈九的全部手下中,曹安的身手算是一流。

    “曹安,你进去看看。”沈九看了一眼曹安。

    曹安没有犹豫,立即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沈九停了一下,开口:“小心,里面有不少高手。”

    会报名参加黑市比武的人,身手一定不简单。

    更何况这件事还和乔云笙有关,那么这宅子里的人会比其他人要厉害得多。

    曹安只身一人进去,若是被发现,危险重重。

    曹安自然知道沈九的意思,可他这种事做多了,熟练得很。

    就算里面人再多,他也能悄声无息地进出。

    曹安向沈九点了个头,然后关上了车门。

    下了车后,曹安朝宅子靠近,他几步翻跃,就进入了宅子,很快隐藏了身形。

    虽说曹安没怵,但是他却提高了警惕,不让别人发现。

    进去后没多久,曹安就判断了主院的位置,他加快了脚步,往确定好的方向走去。

    主院的门虚掩着,那些人讲话声音极大,传到门外。他们似乎觉得到了自己的地盘,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

    夜色深,曹安又借助树木遮蔽,丝毫不被人察觉。

    曹安透过缝隙往里看,原本受了伤的瘦猴和他的双胞胎兄弟也在场。

    其中受伤的那个,强撑着站在院子里,低垂着头。

    刚才那个教练正站在他的面前,拿手指着他的鼻子,面色不豫,在训斥着他。

    曹安快速地将院子扫了一圈,他惊讶地发现,这个院子里不止一对双胞胎。

    好几对长相相似的人也站在瘦猴附近,他们一同听着教练说话。

    眼前的一切足够说明问题了,现在他只需要将这些禀告给九爷。

    曹安不会久留,他立即离开了主院,从原先的地方离开。

    曹安出了宅子,走到车旁,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等车门一合,沈九马上让司机离开。

    “开车。”

    不出一会,沈九的车子就远离了宅子,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曹安将看到的一切全部向沈九汇报,每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听完曹安的话,沈九挑了挑眉,这事果然和乔云笙有关。

    鸿门今晚的黑市比武被迫中断,这件事和瘦猴的露陷脱不了干系。

    按照乔云笙的性子,一个破坏了他大事的人,居然还能毫发无损地离开比武场。

    乔云笙这人阴晴不定,若是将此事安在旁人身上,乔云笙不将他弄死,也会让他脱层皮。

    乔云笙不但不生气,还放瘦猴离开。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宅子里出现这么多双胞胎这件事,是乔云笙搞出的鬼。

    参加黑市比武的有钱人多,大部分都会参与这次的赌局。

    在黑市比武中下注,若是能赢上几局,那人就能在一夜之间暴富。

    而乔云笙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他肯定为这次的比武,培养了一批人选。

    只要他在黑市比武中,让自己的人不停地战胜对方,他就能拿到巨额的金钱。

    沈九慢悠悠地指使司机:“掉个头,去巡捕房,我们给乔云笙找些事做做。”

    车子转了个弯,朝着巡捕房驶去。

    车子在巡捕房门口停下,司机下车,给沈九开了车门。

    沈九长腿一跨,下了车,直接走进巡捕房。

    沈九长驱直入,一点也没有受到阻拦,警员看到沈九,都叫了声九爷。

    巡捕房的毕警长和沈九相熟,沈九一来,就立即有人去办公室通报了毕警长。

    毕警长立即开门出去,刚走到拐角,就和沈九碰到了。

    毕警官问道:“九爷,您怎么突然来巡捕房了?”

    沈九摆了摆手:“我来这是想找你帮个忙,我们去办公室详谈。”

    毕警官点了点头,做了请的手势。

    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门一关,将所有的声音都隔绝到门外。

    毕警官等沈九坐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沈九和毕警官中间,隔着一张办公桌,沈九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毕警官身子前倾,看向沈九。

    “九爷,您说要我帮忙,是有什么事吗?”

    沈九眯了眯眼:“我想让你帮我抓几个人,将他们关在巡捕房十天半个月就最好不过了。”

    毕警官又问:“是不是那些人惹您生气了?”

    沈九:“这些人做了一些让我不顺眼的事,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沈九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这些人中肯定有不少人有犯罪记录,想抓他们很容易。”

    “不过他们个个身手厉害,你得多派些人过去。”

    毕警官点了点头:“这事当然没问题,只要九爷您开口,我马上将他们抓进来。”

    “您将地址告诉我,我这就去派人抓他们。”

    沈九把刚才那所宅子的具体位置告诉了毕警官。

    沈九说完后,毕警官拿起桌上的电话,准备把任务派下去。

    毕警官还未拨通电话,沈九制止了他。

    沈九一脸坏笑:“我给你想了个抓他们的合法理由,就说他们正在那所宅子里进行非法交易。”

    电话一打出,毕警官的手下立即出动,迅速赶往那座宅子。

    瘦猴那一群人还在听着教练的训话,准备在之后的比赛上多加注意。

    突然宅子大门被“砰砰砰”敲响,夜深天黑,本来的寂静被打破,敲门声响在冰冷的夜里,诡异极了。

    开门的人被敲门声吓了一跳,那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将门打开。

    大门拉开的那一瞬间,那人已到嘴边的脏话,立即咽了回去。

    门口站着好多警察,将门口围了水泄不通,并且个个都持着枪。

    黑漆漆的枪口全部对准着他,他的冷汗瞬间湿透了他的衣服,双脚不住地抖着。

    “警……”那人想喊,但是叫声卡在了喉咙里。

    其中一名警察上前,拿枪抵着他的脑袋。

    “有匿名人士举报,这座宅子里的人在进行非法交易。”

    那人咽了咽口水,好不容易找回了魂,艰难地开口:“警官,我们都是好人,绝不会做犯法的事,一定是有人诬陷。”

    警察将枪又靠近了几分,冰冷的触感让那人马上止了声:“别废话,其他的人在哪里,你快点带路。”

    危急关头,这人哪会顾得上别人,他赶紧指路,将警察带到了主院。

    主院的人还不知道外头来了警察,当院门被推开,外面的警察全部都进到了院子里。

    原本空阔的院子,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教练稳了稳心神,颤抖着声音问道:“不知道警官有何事?”

    警官没人理他:“废话少说,全部带走,都去巡捕房说去。”

    进到院子里的警官,自然看到了院子中的场景。

    他们按命令做事,不会管这些人的辩驳,若是他们没犯错,去巡捕房再说就是了。

    宅子里的所有人都被连夜带走,关在了巡捕房里。

    沈九猜得没错,被抓的这些人,有不少是犯过事的,还有一些在逃亡中,刚好被抓个正着。

    沈九想着,将他们关个十多天,等他们放出来的时候,黑市比武早就结束了。

    这些人心狠手辣,受过训练,为了战胜对手,无所不用其极。

    若是这批人轮流在黑市比武上出现,也不知道会伤害多少人的性命。

    至于乔云笙发现他培养的这些人全部被抓,无法参加黑市比武的时候,会有多生气,这就不在沈九的考虑范围内了。

    ……

    另一头,陆淮的车子缓缓开动了。

    今夜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们没有想到,会在比武场那边逗留那样久的时间。

    陆淮会尽快送叶楚回家。

    车子平稳地开着,叶楚坐在车中,开始卸去了伪装。

    陆淮在中央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不一会儿,那些抹在脸上的东西被尽数卸掉,一张素净白皙的脸重新露了出来。

    陆淮的嘴角浮起了极浅的笑意。

    快要到叶公馆的时候,叶楚脱掉了外面的大衣,里面穿着的衣裳,是她的常服。

    她会穿着平日里的衣裳,回到自己的房间。

    叶楚叮嘱陆淮,让他回督军府的路上,一定要小心。

    夜色深沉,叶楚悄悄从后门进了叶公馆。

    四下寂静万分,叶公馆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还没有走到自己的房间时,叶楚眼睛一眯,却发现那里竟然亮着灯。

    叶楚先前同母亲讲过,她会早些睡觉。按理来说,这时候,她的房间绝不会有人。

    难道说……

    叶楚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立即快步走了过去。

    刚走到房间门口,叶楚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苏兰的声音很焦急:“阿楚到底去哪里了?”

    丫鬟晓荷刚刚醒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摇头。

    晓荷着急得很:“二小姐说会早些睡觉,让我不要打扰她,就独自进了房间。”

    晓荷的意识渐渐清晰起来,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觉起来,二小姐就不见了。

    在这个时间段,苏兰本是在睡觉的。但她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恰巧梦到叶楚遇见了危险。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苏兰吓得冷汗淋漓,起身去了叶楚的房间。

    苏兰只是想来看看叶楚,她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房间空了。

    苏兰不过才到了十分钟,她立即叫起了隔壁房间的晓荷,开始询问。

    苏兰并不想声张此事,毕竟叶楚未归,对她的名声有影响。

    可是现在,叶楚也没有回来。

    思来想去,苏兰准备离开,通知旁人。

    这时,房间门口响起了叶楚的声音:“母亲。”

    苏兰抬眼看去,叶楚穿着平日里的衣裳,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

    看一眼就清楚,她刚从外面回来。

    苏兰有些怒了:“你到底去了哪里?”

    叶楚分明说自己要早些睡觉,但那只是一个借口,她独自夜出,深夜才回到叶公馆。

    又不晓得她在外面做了些什么。

    叶楚低下头来:“对不起。”

    叶楚明白苏兰的担心,是她自己太过莽撞,以为能把此事完全瞒下来。

    虽说上一世,叶楚已经历过许多风雨。但在苏兰的角度,她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学生。

    而叶楚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让母亲为她伤心。

    叶楚做了一个决定,要向母亲坦诚。

    叶楚认真地说了一句:“这件事,我能解释清楚。”

    苏兰看了晓荷一眼。

    晓荷很快明白过来:“我会替二小姐保密的。”

    话音刚落,晓荷立即转身离开房间。她知道苏兰和叶楚有话要讲,并不会打扰。

    房门关了,苏兰的视线落在叶楚的身上。

    苏兰的声音冷了下来:“今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

    叶楚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陆家三少。”

    苏兰愣住:“什么?”

    苏兰虽然知道叶楚救过陆三少一命,但是两个人竟一同深夜外出。作为母亲,她不得不多想。

    苏兰又问:“你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叶楚答:“朋友。”

    苏兰明显不信:“那你们为何深夜外出,迟迟不归?”

    叶楚抿了抿嘴唇:“这个问题,我希望让三少来告诉您。”

    她知道陆淮现在还没有回到督军府,过会才能联系上他。

    叶楚有些慌乱,想不到应该如何解释。

    但是,她相信陆淮,只要是他,一定会有合适的理由。

    叶楚先给督军府打了电话,接电话的人是女管家。

    她让女管家告诉陆淮,他回家后,麻烦通知他打电话回来。

    搁下了电话后,苏兰和叶楚坐在房间中等待。苏兰没有再问,叶楚也不必再答。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难熬得很。

    寂静的房间中,忽然响起了电话铃声。铃声划破了寂静,叶楚心一紧。

    苏兰看了叶楚一眼,走过去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线。

    他的声音沉稳又镇定。

    “伯母你好,我是陆淮。”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岳母你好,我是陆淮。

    苏兰:???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前几天在加更,红包今日补。

    今天继续加更,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103章 第10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