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所以?-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第13章 所以?

    “我是将军身边的长随,我叫吕辛。”吕辛说。

    “长随?什么叫长随?”奶娘不愧是做过戏子,那演技叫个精湛。

    “娘,长随就是贴身伺候的小厮。”青鸾解释说。

    “小厮?你一个小厮,说她没有危险她就没有危险了?你说了能算?”奶娘拉着青鸾不放。“不能去,绝对不能去。”

    “娘,真的不会有事的。我去去,马上就回。”青鸾很急的样子。“您没听到吕辛说吗?说那施施姑娘已经上过一回吊,投过一回湖,又抹了两回脖子了。她要是死了,将军会很伤心的!”

    “他伤不伤心关我什么事?我只知道,我闺女差点就被那位将军杖毙了!”说到这里,她伤心了,眼睛一红就哭开了:“小鱼啊,你爹死得早,你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你要是死了,娘和你两个妹妹也不活了啊!”

    “娘您别哭,您还病着呢!我不去了就是了。”说着,青鸾很无奈地看着吕辛,很无奈地摇摇头。

    吕辛有些急了,问:“那大娘,您要怎样才能放小鱼去啊?”

    “除非你们那将军亲口跟我保证,不会动小鱼一根寒毛。否则,我死也不会放她走!”奶娘说。

    “那也行,要不您跟我一起去将军府吧!”吕辛说。“到了将军府,我请将军跟您保证。”

    “你这人说话过不过脑子?”却是兮儿白了吕辛一眼,说:“没看到我娘连路都走不动了?怎么跟你一起去?”

    “那,我弄一马车来,拉着她去,可以吧?”

    “她之所以走不了路,是因为夜里贪凉,得了风寒,不能出门!”兮儿很会灵机应变。

    “啊……这样啊……”吕辛很烦恼地挠头。“这可怎么办?”

    “我管你怎么办!赶紧出去吧!耗了这半天功夫,我娘的病情都加重了!去去去!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盼儿和兮儿将吕辛给赶了出去。

    吕辛站在篱笆外纠结了半天,回去跟萧衍一字一句地将实情全禀了。

    萧衍沉着脸听完了,问:“她那老娘说,除非本将军亲口跟她保证?”

    “是啊!”吕辛苦着一张脸。“那位大娘看起来不胜虚弱,好像随时会过去的样子,我也不好用强,毕竟,万一她娘要因此有个三长两短,那不结下仇了吗?白小鱼也不能给施施小姐治病了您说是吧?”

    “所以?”萧衍没有温度的眼睛看着他。

    “所以。”吕辛咧嘴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大白牙。“要不……您亲自去一趟?”

    “让本将军亲自去请她?”

    “不是!是亲自去跟她娘保证一下。”

    萧衍皱了皱眉,没说话。

    那白小鱼,总给他一种很滑溜的感觉。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将军!将军!”这时,一个丫鬟气急败坏地跑了来,叫道:“不好了!施施姑娘咬舌自尽了!”

    “我去!都点了穴还能咬舌?人怎么样了啊?”吕辛问她。

    “因为点了穴的缘故,咬得不重,大夫说没有性命危险。”丫鬟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