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就那么想爬本将军的床?-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第39章 你就那么想爬本将军的床?

    只见萧衍裸着上半身泡在浴桶里,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她。

    青鸾如同被一桶凉水当头浇下,突然就清醒了。

    她这是脑子进水了吧?

    萧衍不是百毒不侵吗?

    就算他的衣服上沾了玄蜂毒,他应该也没事吧?

    她这突然闯进来,不是找死么?

    “白、小、鱼!”萧衍见她直愣愣盯着自己看,一个字一个字地蹦。

    “呃,呃,是这样的将军,奴婢的手,突然又痒又痛,还长了两个包,像是中了玄蜂毒。玄蜂毒发作的时间一般在半刻钟的功夫,半刻钟前,奴婢没有碰别的东西,就拿了您的衣服,所以怀疑您的衣服有问题。”

    “玄蜂毒?”萧衍看了一眼旁边放置的衣服。

    “嗯。”青鸾使劲点头。

    “把手伸出来。”

    “啊?”

    “手!”

    青鸾伸出两只手去。

    素手纤纤,柔若无骨,形容美妙。

    萧衍看了一眼,莫名有有种被她换药的感觉,顿时移开视线,问:“包呢?”

    “包?什么包?”

    “你不是说,手上有个包吗?在哪里?”

    青鸾指指刚刚起包的地方,说:“这里,不是一个,是两个。”

    “哪里有?”

    “刚刚奴婢抹了药,包已经散了。”青鸾解释。

    “玄蜂乃是灵虫,你有什么药,连灵虫毒也能解了?”

    “也是祖上传下来的。”青鸾对答如流。

    萧衍突然就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冷气森森,一字一句地蹦:“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哈?”青鸾惊吓不已。

    “这么蠢的伎俩也拿来用?”萧衍冷笑。“什么玄蜂毒,根本是你瞎编的!你就那么想爬本将军的床?”

    “爬……爬……咳咳咳!”青鸾几乎要吐血。从怀里哆哆嗦嗦地拿出那解药来,拔了**塞,放到萧衍的鼻子边:“您闻闻,这是解药的味道。”

    然后,她又将自己的手伸到他鼻子底下:“您再闻一闻奴婢的手,也是这个味!奴婢真的是抹了这解药,方才消了的。”

    萧衍冷然看着她,不说话。

    显然,她手指上有药味这个事实,不足以证明她的清白。

    感觉他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青鸾艰难地指着那些衣服,说:“要不,奴婢再拿您的衣服试试?如果那上面的确有毒,您是不是就能不再怀疑奴婢了?”

    萧衍想了想,松开了她:“你最好能证明衣服上真的有毒。否则,乱闯本将军的浴房,要当刺客处理的。”

    尼玛!

    青鸾咽了一口唾沫,走过去,仔细翻了翻他的衣服。

    尤其是他贴身的内衣裤。

    要下毒,自然往贴身的衣服上下才有用嘛!

    萧衍看她拿着他的亵衣翻来覆去地摸,眼神又寒了寒,咬牙切齿地问:“可发现有毒了?”

    “呃……肉眼看不出有不有毒,要判断的话,得过大约半刻钟。如果我的手再起水泡的话,就证明这些衣服的确有问题。”青鸾说。

    “那就等半刻钟。”

    “那,奴婢先出——”

    “就在这里等。”萧衍打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