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不许碰我!-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第44章 不许碰我!

    “哎哟哟,早走了!这都好几个月了,那还能住在那里呢?”秦管家回答。

    “哦…”青鸾失望不已。

    是真失望。

    “你要是想回家,就跟将军说一说,或许将军就准了。”

    青鸾点点头。

    她决定,今天萧衍回来后,就跟他提一提。

    她想去水月庵问问静岸师太,那个女子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估计着他快要回来了,青鸾给他备好了衣服,泡好了茶水,倚在门口等着。

    边等,她就边想着上辈子被萧衍吃干抹净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是她的第一次,她又痛、又怕,又气,所有的情绪都达到了顶点。

    所以,她印象非常深刻,即便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仍然记得很清楚。

    她甚至记得他那粗重的呼吸声,那疾风骤雨般的进攻,那将她拆解入肚般的肆意疯狂……

    以萧衍这样不近女色,送上床还要被杖毙的个性,半夜闯入她的房间,将她强行圈圈叉叉了,那绝对不正常。

    或许是中了什么药?

    一种连百毒不侵的他都被侵了的药?

    “白小鱼。”一个低低的,阴沉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白小鱼浑身一抖,抬头看去,就看到萧衍一身将军的铠甲,矗立在她面前。

    而她自己……抱着门框……挡着路了。

    “在想什么呢?本将军都在这站了一盏茶的功夫了,你居然都没发现?”

    “我……我在想……”白小鱼眼神很是闪烁。

    她在想的事情,绝对不适合宣之于口。

    见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萧衍斜了她一眼,气宇轩昂地进去了。

    青鸾惆怅地回头看了一眼通往内室的门。

    这一看,她发现,他铠甲脱了一半,另一半,貌似肩膀疼,脱不下来了。

    她赶紧进去献殷勤:“将军,您是不是肩膀疼?让奴婢帮您吧!”

    萧衍瞅了她一眼,没反对。

    于是,青鸾就拿住了他的铠甲,小心翼翼帮他脱了下来。

    然后,又逮住了他的外衣,想帮他一起脱了。

    然而,一不小心,她的手背,却蹭到了他的腹部。

    夏天穿得少,萧衍跟触电一般,猛然后退一步,叫道:“白小鱼。”

    “啊?”白小鱼浑然不觉地抬头。

    “不许碰到我!”

    “什么??”

    “以后,不、许、碰、到、我!”

    “哦……”

    “出去!”

    青鸾惆怅地出去了。

    不许碰到他……尼玛你一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守身如玉啊?

    萧衍这厮,真心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目测他的年龄,起码有二十几岁了吧?

    可他没有娶妻,更没有生子,每天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地过着日子。

    甚至,丫鬟们虽伺候他的日常,但真正贴身之事,例如更衣、洗漱之类的,他都自己做。

    难不成,他那方面有病?

    可是不对啊!

    上辈子被他那啥那天晚上她不是差点死在床上么?

    所以,他肯定没毛病。

    他或许跟别的男人不同,只愿意跟自己喜欢的女人上床。

    想想,真是有点嫉妒陈施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