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没有心有灵犀一点通-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第496章 没有心有灵犀一点通

    “啊?”郑将军总觉得哪里不对头。

    “郑将军,您该让他画押了吧?”青鸾问。

    云扇快要撑不住了。

    郑将军看了看梁茂,问:“梁茂,你今天所陈之供述,都是真的?”

    “是真的。”

    “之前一个字不说,为何现在突然翻供?真的如卓大小姐所言,是因为你在龙神面前发过誓?不是因为别的?”郑将军怀疑他受到了某种胁迫。

    迄今为止,梁茂所有的作答,都是源于真实的答案。

    这一句,如果按照他的答案,他会回答:“不是。”

    但是,梁茂必须要回答“是。”,今天这个翻供才能成了。

    此时,白云扇突然闭上了眼睛,嘴里缓缓吐出一个音节:是。

    她嘴里,是没有发出声音的。

    声音,从梁茂的嘴里出现:“是”

    这是更高级的控制术。

    郑将军无话可说,让记录的文书官将供状拿去给他画押。

    梁茂拿了毛笔签了名字,然后,准备按下手印。

    岂料,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自门口响起:“慢着!”

    郑将军回头一看来人,急忙起身,毕恭毕敬地叫道:“左将军。”

    左将军,便是商稚。

    青鸾暗道不好。

    果然,她看向白云扇,皱眉问:“你怎么在这里?”

    白云扇不得不收了功,看向商稚,说:“陪青鸾来的。”

    “来做什么?”

    “哦,左将军,是这样的。”郑将军将梁茂的案子说了一遍。“现在,他已经认罪,我们正准备让他画押。”

    商稚穿着一身紧身的战袍,身材颀长,气势强悍,走到白云扇面前,突然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白云扇脸大变,手心里的一张符纸已经被她拽了出来。

    “这是什么?”商稚将那符纸举到她眼前。

    “这事我们出去说。”白云扇向她使眼。

    然而貌似她跟商稚并没有心有灵犀一点通,商稚没有跟她出去,而是转头问梁茂:“你叫梁茂?”

    脱离控制符控制的梁茂茫然地看着他们,说:“是,我叫梁茂。”

    “看看这张供状,你还要画押吗?”梁稚将那供状摄过去,举在梁茂面前。

    梁茂瞪大眼睛看了一遍,脸大变,说:“不!这不是真的!这是伪造的供状,我不会画押!”

    商稚转身,皱眉看了一眼白云扇,对郑将军说:“郑将军,革除卓泾轩的军籍。永不叙用!”

    郑将军云里雾里,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不敢不听左将军的话,垂头说:“是!”

    “不是!等等!”青鸾叫道。“商将军,您何以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革除我哥哥的军职?”

    “你们自己做了什么,还用我说出来?”商稚冷冷地问。

    青鸾咬了咬唇,说:“我们也是无奈之下,方才用这种方式叫他招供,虽然可能违规了,但是,梁茂说的都是真话啊!应该要根据他所说的线索调查清楚了再处置不是吗?”

    商稚看着她:“卓大小姐,我想你误会了!之所以开除卓泾轩的军职,跟物资一案无关,而是因为,他擅自带你们来,行违规之事。”

    青鸾忙解释:“我大哥并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他是蒙在鼓里的!”

    商稚冷厉地说:“这是军规!他蒙不蒙在鼓里,都是他带你们进来的。郑将军,将卓泾轩带走,立刻!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