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一刀刀地雕琢着-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

第727章 一刀刀地雕琢着

    因着萧衍是当着全军将士的面拆封的孙湘君的灵药**,那么多双眼睛看到了,她的任何辩驳,都是无用的

    青鸾站在街边,看着头破血流的孙湘君。

    她被锁在玄铁笼子里,被那三百死者的家属追着打。

    若非随行的士兵怕还没到刑场人就死了,一直护着她,她肯定就被那些愤怒的家属给打死了。

    孙湘君像块木头般一动不动,只一双眼珠子在人群里搜索着。

    蓦然,她看到了卓青鸾。

    她看起来还是那般好看,耀目得令日月无光,站在人群里,如鹤立鸡群,想看不见都不行!

    孙湘君顿时如同一只困兽一般,疯狂地挣扎着。

    但是在那无比坚固的玄铁牢笼里面,纵然她是五阶灵者,却也是蚍蜉撼树,无法逃脱。

    青鸾嘴角带着微笑,缓缓抬起手来,冲她挥了挥。

    永别了!孙湘君!

    好好尝一尝,什么叫害人终害己吧!

    孙湘君挣扎得更厉害了,囚车都开始摇晃。

    “老实点!”一个灵骑兵一剑柄拍在她后脑勺。

    这一下拍得不轻,她直接晕过去了。

    等她再醒来,她发现自己被绑在了行刑的铜柱上。

    萧衍高坐审判台,他的副将正高声宣读圣旨。

    还有一个矮小的,目光冷如毒蛇的刽子手,就站在她旁边。

    “萧衍!萧衍!”孙湘君突然高声叫了起来。“我有话要跟你说!我是冤枉的!”

    这声音扰断了副将念圣旨,他恼怒地叫道:“塞了她的嘴!”

    “不是说死刑犯可以满足最后一个心愿吗?萧衍,我有话跟你说!我要跟你说呜呜呜”刽子手从怀里摸出一团不知道什么布,好容易将她的嘴塞住了。

    死刑犯的确可以满足她最后一个合理的心愿。

    萧衍起身,走到孙湘君面前,问:“你要说什么?说吧!”

    刽子手又将那团布给取了出来。

    “我没有下毒!我没有在药里下毒!我是冤枉的”孙湘君嘶吼道。

    “你是冤枉的吗?”萧衍问她。

    “我真的是冤枉的”

    毒明明是下在卓青鸾的药里的!

    “砒霜,不是你下的?”萧衍看着她,轻问。

    孙湘君一愣。

    他好像知道了!

    他怎么知道的?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萧衍问。

    孙湘君回过神,慌乱而急促地说:“萧衍,你知道吗?我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为了你!我是因为太爱你啊!你原谅我好不好?你救救我好不好?”

    萧衍转身离去,说了一句话,令孙湘君如坠冰窟:“不用念圣旨了,直接行刑。”

    那刽子手慢条斯理从怀里拿出个手绢包,一点点展开,然后拿出一把小小的片刀来。

    然后,他冲孙湘君笑了笑,伸手抓住她的衣服猛然一扯,衣裳尽数碎裂。

    他拿着刀子,跟雕琢艺术品一般,一刀刀地雕琢着。

    孙湘君被凌迟处死了。

    她的家人,也都被牵连,死的死,流放的流放。

    然而,三天后,本来已经“死”去的三百将士,却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