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

尽天下-乱世繁华
作者:沧海遗墨类别:耽美小说-古风雅韵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的内容简介……
他惊才绝艳,不良于行,世人称其公子无双。
他少年封侯,征战天下,终登九层宝塔君临天下。
他一生清贵无瑕,说是风流天下却也不假。
他坐拥江山如画,却甘为他覆了江山袖手天下。
桃枝为约,红巾定情,红线结发……
桃花树下的邂逅,尘封了一个千年的传奇。
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的关键字:肖倾宇,方君乾,倾尽天下,倾尽天下-乱世繁华,沧海遗墨
楔子
宇历一十七年,一代明君寰宇帝恰逢四十寿辰。
九州升平,四海同庆。万民自发筑九层寰宇宝塔,为帝庆寿。
寰宇帝在位十七年,推旧政,整新纲,南平倭奴,北灭戎狄,开创一代盛世太平。
万民称颂,尊其真龙天子,万世明君!
五月初五,寰宇帝寿辰。
帝于九层宝塔之下大宴群臣。
宴间君臣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华贵绒毯上有美姬**羽带翩飞,轻歌曼舞,盛世歌舞,泱泱大气。
刚到不惑之年的寰宇帝轻拈夜光酒杯,杯中美酒如猩红血液,在他指间缓缓摇晃。
大臣中有人偷偷打量寰宇帝——一袭玄黑描金龙皇袍贴在他身上,更突显出他挺拔消瘦的身形,脸似玄玉,鼻若刀削,一双星目顾盼之间亮若闪电,令人不敢逼视。
长长剑眉斜飞入鬓,雍容之中显无上威严!群臣不禁感叹:俊美若此,不知陛下年轻时有多少美人为之疯狂……
群臣举杯齐颂——“陛下万寿无疆~~~~!!”
寰宇帝慵懒坐在九龙帝座中,举杯朝群臣遥遥一举,随后将酒一饮而尽!豪气万千!
“好!!——”群臣喝彩!
宴会正达到**时,寰宇帝应群臣要求,起身登上九重宝塔。
塔顶冷风刺骨,吹得龙袍猎猎作响。
风很大,月色却格外明亮,宛如一层薄薄的水银轻铺于塔上。
寰宇帝凭栏伫立,静静的,无声无息的,宛如等待了一生一世的孤寂苍凉。
烟花弹跳飞窜爆裂绽放,如烟如雪如火树如银花,将夜空照得如同白昼。
“倾宇……”他开口,唇瓣如雪,带着微颤。
可是连这点细微的声音都淹没在漫天烟花中!
寰宇帝蓦然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轻笑。月光朦胧中那个眉目依旧的清雅男子仿佛正站在自己身边——冷淡,高雅,华贵,眉间一点朱砂鲜红欲滴。他朝他温柔浅
笑,眉目如画……
“倾宇你看那朵烟花——!!”兴奋呼声卡在了喉咙……他的身边,没有他……!!冰冷的空气仿佛在嘲笑他。是的,那个与自己并肩看天下的男子早已不在了。没有他的温度,没有他
的声音,没有他的凝眸。
自己……赢得天下,输了他!
空中,烟花烂漫。
塔上,形只影单。
寰宇帝孤寂地站着,背影中透出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流露过的凄凉落寞……犹记那个沉静如水的男子静静坐在轮椅上,对自己微笑道:“红尘之中,若少了你,倾宇有多寂寥?”他当时
虽在微笑,却悲伤得让人潸然泪下。
塔顶冰寒的风似乎变得轻柔起来,在夜空中静静流淌,有种穿越时空的深情缱绻。
韶华流逝,物是人非,风亦感伤,人亦彷徨——
蓦然回首,恍惚看见那个静坐在轮椅中的高华男子正睁着那双清澈黑眸温和地看着自己,抬眉低眼、光彩陆离,眉间那点朱砂灵动欲现。
寰宇帝猛然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塔上那个坚毅华贵、杀伐予夺、说一不二、似乎永远都坚不可摧的男子,在那一刻,犹如一个孩童般……失声痛哭
第一章
“小侯爷!跑慢点!!”“等等我们!!”“危险呀!”
众人惊呼间,一匹神骏黑马飞掠而过!滚滚烟尘中留下几个筋疲力尽的家丁。
马上少年红巾披颈,眉宇顾盼之间,犀利如剑,倨傲似火,姿容尊贵且端丽,尤自带着年少未脱的轻狂飞扬。“哼!想祖辈于马上打得天下,弓马骑射无一不精,这功夫到吾辈手里怎能
荒废掉!”
丛林间隐约有黑影一闪!“梅花鹿!”少年眼疾手快,矫健拨转马头,双腿一夹马腹狂追猎物!
梅花鹿撒蹄狂奔——
“小侯爷!!——”少年对属下唤声置若罔闻,径自朝丛林深处追去。
眼见林路越来越崎岖,跨下良驹也因树林过于茂密举步维艰。“该死!”小侯爷索性下马步行。神驹似有灵性,亦步亦趋地紧跟在少年身边。
“哼哼,抓住了……”少年盯住不远处跳动的梅花鹿,搭弓引箭,一举一动透出志在必得的压迫感。
突然,一缕幽咽箫声从林中溢出,少年身子一震,弓箭险些脱手!再回过神来,猎物早已无影无踪……
少年剑眉一挑,满目诧异。他不象一般公子王孙长年养于府中,自小性子就野,尤喜混迹民间,自然见多识广。然而他还从没听过有人能把洞箫吹得如此出神入化,天籁之音也莫过于此
吧!坏心眼地想:若让府中乐师听了怕会羞愧得集体自杀。
思及此,少年不由放轻了脚步,循声朝林子深处走去……
如果当时,没有一探究竟的好奇……
如果当时,没有惊鸿一瞥的惊艳……
如果两人不曾相识……
如果时光能够流转……
他们会不会仍然选择,走入这个死局?……
花飞满天,落英缤纷,粉红花瓣飘飘洒洒落在桃花树下雪衣少年的青丝间、衣襟上。落寞,凄艳。他静静坐在一张华贵轮椅中,微垂头颅,眼睑半敛,只看得见长长睫毛覆在清冷如雪的
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以及,眉间那点高贵的朱砂。
方君乾屏住呼吸,宛如一个误闯陷阱的凡夫俗子,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忽觉脚尖像磕着了什么东西,只听“咯吱”一声轻响,脆弱的枯枝断成了两截!
“谁?”白衣少年马上醒觉,他头也不转,右手捻住掌心一圈金线一晃一甩!金线立马毒蛇般直扑不速之客!
方君乾迅速用剑一格!然后身子后倾避开金线的第二次杀招!等他站稳脚跟,早已吓得面色苍白,手心也被冷汗打湿了。
“给我出来!”白衣少年似是行动不便,但他垂目低首,双手连抬!只听“吃啦啦啦——”一声巨响,方君乾眼前的竹子竟相继倒了下去。竹子断口平滑整齐,竟是用金线切割!
他抬眉,他回首,他白衣胜雪纤尘不染,他红巾披颈倨傲似火,从此两人就栓在了一起,注定了今生这凄怆的结局……
白衣少年的声音沉静如水,温润中自有一股冰冷孤傲:“你是谁?”
方君乾剑眉一剔:“你又是谁?”
少年撇了撇薄如剑身的嘴唇,似是不屑说话。
方君乾见无意间冲撞他,自觉唐突,又见他行动不便,更是觉得不该:“在下方君乾。”
“原来是方小侯爷。”
天下皆知,当今天子有一同父异母兄弟,为天子夺位立下汗马功劳,当今天子登基后封其为定国王爷,膝下唯有一子,乃正室所出,年仅十六便被封侯,当朝唯一的方小侯爷!
白衣少年颌首,然而神色却不见得有多恭敬。
“那阁下是?”
“乡野之人,不敢高攀。”他答得温文有礼、冰冷疏离。
“什么高攀不高攀的,这个侯爷之名不过是当今天子宽和谦厚一时性起赏的虚名……”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少年笑了。
极轻极冷的笑,带着淡淡的鄙薄与嘲弄,就这样冷冷的看着你,让人心头发虚。
方君乾拧眉:“本侯可有说错?”
“没有。”少年依旧淡淡的笑着,“只不过——当初五龙夺嫡,我们那位‘宽和谦厚’的陛下可是毫不心软地弑父杀兄,除了令尊,其余四位王爷要么当众枭首,要么五马分尸,可全都
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呢。若非令尊手掌兵权,声威一时无两,也不知当今天子会如何处置方小侯爷一家……呵呵,好一个‘宽和谦厚’的陛下呀……”
“你放肆!!!”方君乾大怒,“皇家威严岂容你说三道四!”
白衣少年果然不再言语,只是唇角笑容愈显讥诮。
风,拽落一络络红艳桃花……漫天落英中,两个惊才绝艳的少年相互对视!
一声稚嫩童音打断了他们——
“公子你在这儿呀!风大了,我这就推您回去……公子,这位是?”粉雕玉琢的小书童惊异地盯住方君乾,那双又圆又亮的眼睛分明在说——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萍水相逢而已。尽崖,推我回去。”小书童连忙答道:“是!公子。”
“肖倾宇,可找到你了!”靓丽少女气喘吁吁从林中冲出,跑到白衣少年面前,跺着小金莲表达自己的不满,“你怎么能抛下自己青梅竹马的表妹说走就走!”
“肖倾宇……肖倾宇……”方君乾轻念着这个将与自己纠葛一辈子的名字,忽然冷声一哼,跨马而上!“肖倾宇,我方君乾记住你了!!”
十七岁,两人初遇在桃花树下。
如果相遇是一场悲剧,
那么前世,就已注定这凄怆的结局。
此情可待成追忆,
惟独你——是我终结不变的宿命……
两个绝世少年,一骑、一坐,一动、一静。在那幕天席地的花雨下,美得宛如一幅倾尽天下的水墨画……
第二章
第二章
清明时节,大相国寺游人如织。
祭祖焚香之后,人们纷纷踏青访友,换上轻便的春衫,仕女才子相约同游,大地顿时色彩斑斓。
大相国寺位于皇城郊外的佛陀山,那儿青谷幽泉,鸟鸣水涧,巍巍深山掩藏了闻名天下的古寺。站在山顶往山脚下看,崎岖狭窄的山道游人如织,无数信男善女三跪九叩,一步一拜爬上
古寺。
方君乾颈披红巾,一身便服,施施然走进大雄宝殿,身旁陪同着相国寺的主持,佛界泰斗了尘大师。
寺中大雄宝殿,面容慈祥的金身佛像端坐于莲台之上。
方君乾仰目端详,只觉这佛像面容端方,修眉慈目,高高坐于九层莲台中,怜悯众生的目光透着勘破尘世的冷淡疏离。
方君乾忽然想到:佛大概也是寂寞的吧……
一众虔诚信徒在伏拜殿前,或双手合什,或口中喃喃自语,祈祷佛赐予自己想要的一切。
唯独方君乾不跪不拜,负手而立,更显佼佼独立卓然不群。
身边主持见状,忍不住问道:“小侯爷为何不拜神佛?”
“为何要拜?”
了尘方丈平和指出:“世人皆有贪念,爱恨喜怒痴嗔狂颠,或求名,或求利,或求情爱,或求平安……难道侯爷无所求?”
方君乾露出淡淡一抹笑意:“想要什么,本侯自己会去争抢,何必求神拜佛。”
笑容带着说不出的慵懒狂妄自信,一瞬间,殿中的信男善女皆转身惊愕注视于他。
少年的风华,让殿中佛像被稍稍冷落。
了尘心下一叹:“方施主心比天高。”
“大师过誉。”方君乾整了整胸前红巾,“本侯一向不信鬼神之说,只信七个字。”
“哪七字?”
“我、命、由、我、不、由、天。”斩钉截铁,掷地有声!一字一顿,一股霸煞之气扑面而来!大殿静成一片……方君乾见状莞尔一笑,冲淡了殿中的僵滞气氛,“本侯说笑而已,切勿
当真。”
了尘大师却笑不出来。他看出眼前的人宏图大略,远比当今太子睿智强硬,且命主紫薇,有君临天下的命格。此人若生在皇室,定为一代明君,是为百姓之福……可偏偏,此人与皇位无
缘,却又不甘屈于人下,日后定会起兵夺位。可怜天下苍生又将惨遭兵祸,生灵涂炭了……
罢罢罢!——此皆定数!
了尘转过话题:“十五日后便是陛下寿筵,不知小侯爷可要参加?”
方君乾兴味索然:“寿筵年年如此,看都看腻了,又有什么趣味?”
“老衲听闻今年皇家特意请来一位吹箫名手前来助兴。”
“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