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

七岁的少年,仿佛一块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池塘,兵海中起了无形的骚动。

震惊和疑惑就像波纹一般在士兵地海洋中回荡着,窃窃私语声四起。

方君乾站出两步,一言不发,以严峻的目光俯视着台下。

立即,议论和窃窃私语声一瞬间全部停止了。士兵静立如林,五十万人聚集的会场,安静得荒山野林一般。

为将者需具令人不可侵犯的威严!——肖倾宇的话言犹在耳。

毫无疑问,方君乾的身上正具备了成为绝世名将的特质!

方君乾端起酒碗,朗声道:“过去,我大庆屡遭敌寇杀掠,同为大庆后裔,这是我等耻辱!面队入侵敌寇,捍卫大庆军威,我方君乾与诸位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此次出征,我要明明白

白地告诉世人——大庆男儿不可欺,犯我家园、屠我子民者,虽远必诛!”

“谨以此杯,向八方城,向在广阔领土浴血奋战的大庆将士致敬!”他高举酒碗,目光灼灼:“本侯先干为尽!”仰头一饮而尽,喝罢将碗甩手掷到地上!

“愿追随侯爷,庆军威武!”在方君乾面前,第一排士兵首先单膝下跪,紧接着,后面的士卒如起伏的波浪般一浪摇一波对着誓师台跪倒。

方君乾知道自己成功了,他的表现已令所有军人心折!

黑压压的波浪此起彼伏,男儿从胸腔吼出保家卫国,奔赴国难的铁血誓言:“愿追随侯爷,庆军威武!”

方君乾渐渐睁大了双眼,只觉胸腔内澎湃难抑!

他大笑一声翻身上马,大声道:“我们走!”

大军浩浩荡荡地开拔……

不远处的肖倾宇注视着这一幕,淡淡道:“猛虎出栅了。”

“一路苦战豪情潇洒,雨幕寒霜笑傲天下。”出乎人意料的,方君乾唱起了边塞军歌。

他的歌声深远嘹亮,极具穿透力的远远向四周荡开了去。

“心在江山任凭风吹雨打,驰骋万里雄心无挂……”

这首歌是当年肖倾宇游历天下路经要塞时留下的,只有从过军的人才知道、才会唱。

歌曲一出,轻松震撼全场。

“过关涉险群雄争霸,乘风破浪英姿勃发。”

“沧海桑田擦亮长矛盔甲,长空舞剑千古神话——”

五十万大军寂静的怪异,每个人都在倾听。

这歌声似乎蕴涵了神奇的力量,如同旋涡般将人紧紧吸住。

方君乾周边的人最先被感染,大声吼唱起来:

“堂堂七尺男儿雄鹰展翅怒吼天地悠悠,

不怕雪盖冰封娇阳似火谁说壮志难酬,

人世青山绿水爱恨情仇化作一坛浊酒,

笑看过往红尘海阔天空纵然斩断思愁!——”

紧接着,所有军士热血沸腾!

成千上万男子胸腔中发出的浑厚呼声——

“霸气身前荡然身后铮铮男儿无忧,

宏图天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刀光剑影无畏天长地久,

就让血雨腥风昏天暗地变得温柔——”

“宿命不被鬼神左右长江毕竟东流,

山水天地只在脚下逗留。

矗立在北风凛冽中挥袖,

远处旗风猎猎雄兵百万何等风流——!!”(《江山》游戏主题曲《英雄》,是首好歌,值得一听)

何谓风流?

跃马扬鞭,驰骋万里才谓风流!

这歌声一浪高过一浪,连绵不断,震撼万里,皇帝骇然失色。

他忽然感觉,让方君乾领兵出征是自己今生犯下的最大错误……

太子脸上变色:“那帮混蛋在疯什么!他们发狂了吗?”

方君乾的脸上,始终带着随性自在的笑。

直至背后的人影快淡出视线时,才向肖倾宇所在之处,深深地,望了一眼……




第十八章

风沙漫天,昏天暗地。这是大庆边境重镇,龙盘虎踞地势险要,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誉。

自古以来,八方城死死扼住了天镔、匈野长驱直入的咽喉。后世有史官评论:“没有八方城,大庆早已为蛮夷所灭,也就不会有显赫八方的‘倾乾盛世’。”

而此时八方城中,三十具庆军官兵的尸体一字排开——今晨还活蹦乱跳的袍泽如今手足冰冷死不瞑目,八方城守军无不面色发青悲愤填膺。

一个军官轻轻将白布覆上亡者的脸,双手微颤,眼睛赤红双目含泪。

死亡与血腥的凝重气氛令城头沉默压抑,却在这时,本来围得水泄不通的兵卒突然让开了一条道,一干士卒拥着一名虎虎生威的将军大刀阔斧而来。

这军官姓李,名生虎,乃驻守八方城的将领之一。李生虎脸颊硬朗,双目如炬,一道狰狞刀疤自眉宇落到嘴角,几乎覆盖了他半张脸。这是他半辈子守卫边境的勋章与证明!

“大人!”见到李生虎,士兵们纷纷大声行礼喝,可见此人在军中威信。

李生虎随口回应了几声,脚下不停地向那三十来具士兵尸体而去,粗乱的眉毛更是拧成一团。

揭开尸布,李生虎蹲下身一具一具翻看尸体,比较对量死者伤口,忽然像发现什么问题,神色难看道:“已损失多少弟兄了?”

“回将军!加上这一次,我们已经损失上百个弟兄了!”回话的是一个年轻小兵,他粗黑而年轻的脸孔因为愤怒痛心而微微抽搐着,咬着牙,腮帮因高高鼓起而略显狰狞。他的回话更是带着少年血气方刚的冲动,大步跨前大声道,“大人!我们要报仇!报仇!杀了天镔那些**养的,让我们弟兄死得瞑目呀!!”

“死得蹊跷啊……”李生虎置若罔闻,兀自翻检着死者的致命伤口。

“大人!咱们跟那些**拼了,每天像龟孙子一样窝在龟窝里,兄弟们窝囊呀!大人!下令出战吧!咱们跟天镔**一决胜负!”那小兵不甘被长官忽视,一个箭步冲到李生虎面前,几乎顶着长官鼻子冲撞咆哮着。

一石激起千层浪,身后一群同样血气方刚的八方士兵几乎同时咆哮,开始激动地请战。

“血债血偿!大人,出兵吧!”

“大人战吧,我们不怕死,八方城里有的是汉子!”

群起激昂之时,李生虎眼睛冷冷地环顾了众人一下。一股冰寒彻骨的寒意霎时让那些狂吼乱叫的人的头脑迅速冷却下来。

蓦然,李生虎抬起铁扇般的蒲掌,狠辣无情地突然狠狠掴向那当先领头请战的年轻小兵。

骤然受到攻击,那小卒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脑袋“嗡”的一声,还算健壮的年轻身躯被这一巴掌打得倒飞吐血,砰的摔在地上,五脏六腑几欲颠出胸腔,酸苦胆汁上涌,“哇”的一声吐出血水混合物!

众人骇然失色,噤若寒蝉。

“你们懂个屁?!你以为这是**的天镔**干的!这些兄弟们是正面一击致命,连还手都来不及——死不瞑目!!死不瞑目明不明白??!!你去找天镔报仇呀!!”

“大人,您是说——”小卒目龇尽裂,“我们八方城出了奸细!这些兄弟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所有人神色大变。

半晌的冷场之后,却更加群情激奋。怒吼声此起彼伏,无论新兵旧卒,每个人几乎都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

“杀天镔奸细!”

“**养的天镔奸细!干!只要被老子抓到,老子一定要把他四肢一寸寸捏成粉!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边军与别的军队有着许多明显的不同,这里每一条汉子都不会吝啬自己的生命!边军或许缺少纪律,或许缺少粮饷,或许没有更多优良的装备,但这里最不缺的便是深入骨子里的彪悍,

与时时刻刻从不认输的战意,还有,对国家、对民族的热爱忠诚!他们尤其痛恶那些吃里爬外奴颜婢膝的叛徒奸细!!

与之相对应地,这样一个个彪悍的儿郎,总是充满着桀骜不驯。边军的军纪,却也是所有国家所有军队中最为散乱的,以至于一个小卒也敢当面顶撞长官。

这里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地方。

想要昂头挺胸,只在乎你杀了多少入侵的蛮子,杀得越多,你的头颅才可以扬得更高。

李生虎佷满意士兵们的表现:只要加强警戒,军心镇定,弟兄们还是很争气的。

然而心中一丝犹疑还没散去,但心中终究升起一丝疑惑,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挥之不去。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探出手来摸向怀中,一阵掏乱,这才从其中取出一张几乎已经揉得惨烂的黄布。

五天前,八方城的高级将领每人手中都接到了这么一份任命状。

“小侯爷?!哼……!且看看老子真把天镔要来的消息传给你的时候,你这个方小侯爷,会不会立刻吓得逃回家吃奶!”李生虎冷笑连连,而这一卷像垃圾似的布帛,依稀还可见角落处

一抹任命玉玺盖印。

八方军性烈如火,桀骜难驯,纵然京中盛传方小侯爷勇冠三军,也终究难以赢得边军们的认同——战场不比擂台,那是以命相搏,可不是皇孙贵胄比武打斗时的风度翩翩点到即止。

这里靠的是实力,而事实上,这些边疆军民尤其厌恶方君乾这种出生皇族世家的贵介公子。

李生虎拱卫八方城多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兵开始,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终于一步一个脚印当上了深受士兵爱戴的将领,四十五岁的年纪却至今未婚,几乎半辈子奉献给了这座饱受炮

火洗礼的古老城池。

因此,李生虎更是难以忍受那种凭借家事便能爬上高位的人物。尤其,是在这个无时无刻不在杀戮,每寸土地都浸染了将士们鲜血的八方城。

怎能将他轻易托付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手中?

更何况这不信任的人,还只是一个年纪轻轻,少年封侯的纨绔子弟。

而这种对无能上级的漠然态度,以及对京城高官不信任的桀骜姿态,也并非李生虎一人独有,几乎充斥了整个边军……

“来人!哼!将天镔要大举入侵给咱们的小侯爷上报去!要不然,到时候才吓跑了他,便是我们失职了!”李生虎挥手唤来一名小兵,故意朝他大声叮嘱道。

恶意的命令传到所有人的耳朵中,官兵们哄然大笑!

八方城,无疑要给方小侯爷一个下马威!




第十九章

“公子,边境军情。”黑影一闪,肖倾宇的书桌上便已多了一份密函。

肖倾宇拆信细看后便把纸张付之一炬。

他坐在轮椅上,不悲不喜,淡定如山。

心里迅速分析现下局势:方君乾已率军抵达茂杰郡,至八方城大约还有四日路程。按这个速度,五十万大军刚到八方城就要和天镔百万大军来一场正面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