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0

风尘,古铜色的**一看就是长年在阳光下暴晒而成。他们推着八个板车,几只麻袋将板车罩了个严严实实。

“把麻袋掀开,检查!”守卫强硬道。

“是是是……”为首脚夫唯唯诺诺答应着,掀起盖住板车的麻袋。

麻袋下尽是一些前所未见的东西。

有的形如铁锹,有的状似铁棒……零零碎碎,奇形怪状。

犹疑地拾起一段长条般的东西,细细检查了番——没发现什么问题,这玩意儿没棱没角不见有什么杀伤力。

“这些是干什么用的?”

“兵爷,这都是废铁,城里大老爷要俺们把这些废铁运回城重新铸造,做些锅铲卖钱。”

守卫忍不住腹诽几句,却也没有理由留难那帮脚夫。

挥挥手放行:“你们走吧!”

“谢兵爷!谢兵爷!”脚夫们大喜过望,忙不迭推着小板车进入城门。

他没有见到,在他决定放行的一刹那,那些貌似忠厚的脚夫们嘴角竟不约而同露出阴森的笑容。

领头的脚夫桀桀怪笑:“大概无双公子做梦也没有想到,火凰最大的优点不是射程远威力大准度高,而是如此庞然大物居然能拆卸开来分批运藏。”

另一人接口道:“也许他没想到的是,火凰没在战场上用来对付寰宇帝,却被偷偷运往了大倾皇都,用到了他自己身上。”

“行了,这儿人多眼杂小心为妙。”为首之人毕竟谨慎,“现在把四门火凰隐藏在皇都东南西北四个角落,烟花为号,重阳佳节按计划行事!”

转眼又到重阳。

静静端坐于泼墨倾城阁的顶楼,无双公子俯视着灯火辉煌的欢庆场景。

整座皇城张灯结彩,星火璀璨。

流动星河盘曲蜿蜒。

楼下百姓欢呼雀跃,你推我搡。

然而九九重阳台上却还是空无一人。

回想起去年重阳佳节,那个火巾男子踢彩球分福是众望所归,那不知今年的重九送福人是谁?

会不会如他这般深得民心?

要是他还在的话今年的重九送福人不知花落谁家……

不过,也应该不会是他了吧。

毕竟已贵为人君,再参加此类民间活动也不合时宜。

肖倾宇胡思乱想间,却不知在皇城的四个角落,四架火凰已悄悄搭起……

“轰咚!”一朵巨大的紫牡丹在夜空轰然炸开!

以全盛的妖娆姿态滞留片刻后,紫牡丹开始凋谢,夜空徒留落瓣点点。

第一朵烟花揭开了烟花盛典的序幕,转眼间皇都上空百花齐放,争奇斗妍!

忽而满天金波,金光耀眼。

忽而赤日当空,红霞喷薄。

在这样普天同庆的时刻,在光与影的无声交替中,肖倾宇忽然从心底涌起孤寂与空虚。

“吁——”一声清脆凤鸣划破暗穹。炽烈火凰破空出,扶摇直上九重天!

火凰凄艳的火羽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红与黑的强烈对比让烟火溢满了残酷的美感。

漫天血与火,

开遍!

那是火凰的暗号。

与此同时,四架的散落隐藏在东南西北的“火凰”终于发射,毫不留情地投射向“泼墨倾城阁”!

人间乐土转瞬化为修罗地狱。

火药在阁楼附近亲密接触,无数百姓被炮火吓得连滚带爬,哭叫之声立刻被震耳欲聋的炮火声盖过。

“怎么回事!?”负责拱卫京城的御林军急冲冲赶到。

老将泰岩临危不乱,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第一小队快驱散人群,免得踩伤踏伤!第二小队负责灭火!第三军赶快查明爆炸原因,如有可疑人物先抓候审,万万不可让他们有机可乘大肆破坏!”

衣襟被一双小手攥住!张尽崖披头散发满面黑灰,见到他不由哇哇大哭:“快救救公子呀!公子还在里面啊!!”

“什么?!”泰岩大惊失色。

一声近在咫尺的爆炸,让“泼墨倾城阁”剧烈摇晃。

“公子!公子!”楼下无数将士撕心裂肺地悲鸣。

“咔——”粗大的栋梁从中断裂。

失去了支撑,泼墨倾城阁推金山,倒玉柱,缓缓倾斜下去,屋脊上的瓦片簌簌滑下。

无数人或悲或喜或震惊或不信的目光中,历经三代饱经风霜的“泼墨倾城阁”奄奄一息倾塌。

无双身不由己地往下坠落。

失去意识的刹那间,肖倾宇竟想起那个千军万马中红衣烈烈的男子。

想起他在一片如血夕阳的背景下,对自己温柔地笑。

他说——“倾宇,等我回来!”

帅帐中。

方君乾蓦地抓紧胸口,突如其来的黑暗几乎使他昏厥。

“皇上!”“陛下您怎么了?”

众将大惊,纷纷起身!

红衣男子勉强一笑。

“无碍──”**的喉咙里终于挣扎出两个字,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平息自己的心悸。

“陛下……”戚无忧轻触自己右眼,无声地提醒他。

红衣男子难以置信地抚上自己右眼,竟是一手热泪……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公……公子……醒醒,别睡着……”

肖倾宇游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双脚仿佛踩在云端,舒服得让他不想睁开双眼。

一个厚实的声音不离不弃得在他耳旁回响,打搅这种感觉,端的讨厌。

好吵……

闭紧眼,肖倾宇不愿去理会那声音。

“公子……求求你……老奴求求你,睁开眼睛呀!睡过去就醒不来了!公子,陛下在外面等你……小侯爷在外面等你呀!……公子!”

方……君……乾……

方君乾?!

无双艰难张开眼。

身体潮水般的刺痛感差点让他再度昏厥!

头顶是劳叔略带颤抖的惊喜声:“公子——”

肖倾宇定睛望去,自己已被埋进一片废墟里,周围黑漆漆一片,不见一丝亮光。

一个身影死死顶在自己上方,为他撑开一方空间。

他体格粗壮,面容憨厚木讷,正是劳叔!

此刻,他正用自己从小练武的强健体魄顶住了重逾千钧的塌梁!

“劳叔……”肖倾宇忽然想哭。

一如自己年幼时受了委屈,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那个木讷可靠的男人。

他知道,是他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放弃脱身的最后机会,选择了保护自己!

“公子,老奴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公子您一定要坚持住!”

撑在地上的手青筋毕露,汉子定如磐石的胳膊也逐渐有了丝难以察觉的颤栗。

“劳叔,你快走……不要管我。”方才仿佛还无甚大碍的肖倾宇,此时竟剧咳起来。

他拿了手去捂住嘴,却有紫黑色的血,从指缝间冒出,直沿着那皓白的手臂蜿蜒而下,触目惊心到了极致。

毫无疑问,肖倾宇在刚刚的楼屋倒塌中伤及肺腑。

“咯吱吱——”一部分还未倒下的建筑终于不堪重负,沉闷的声响听在两人耳中不啻于死亡的召唤。

压在劳叔身上的房板突然一沉!

劳叔张着嘴,想对他笑一笑,涌出口的却是腥甜热辣的血。

鲜血一口一口染污肖倾宇的白衣,也一点一点渗进无双的眼里心里。

“老奴是从小看着公子长大的……老奴知道自己不配,可是,老奴一直把公子当做自己的孩子……”

肖倾宇嚅嚅开口:“劳叔……”

外面传来不甚清晰的嘈杂声。

“快!快点!”

“公子有可能还活着,大家快点!”

“小心!不要让大楼再度坍塌!只能用手搬用手挖!”

“废墟面积这么大,公子究竟被埋在哪里!?”

无双心中一定,虚弱道:“他们一定会找到我们的……我们会得救的……劳叔。”

我们会得救的。

活着,就是希望。

劳叔朝他憨实地笑笑,猛地拔高声音吼了一声:“公子在这里!!!”

这声音宛若平地旱雷,立马让外面的士兵欣喜若狂!

“公子还活着!”

“声音从那边传出的!公子在那儿!”

“快救人!”

不理外头鸡飞狗跳,肖倾宇怔怔盯着劳叔。因为他清楚地看见,劳叔那看似不折不挠的脊背,其实早已微微发抖……

这风雷门一代武学宗师早已油尽灯枯,只是用自己最后的意志保得自己一身平安!

他撑住的姿势,已经是一座凝固的丰碑。

“劳叔……”

他轻轻唤着他。

眼里,

已是一滴泪也无。

“公子……公子……”

谁在叫我?

“公子……公子……”

一米阳光从缝隙间射进来。肖倾宇久未见光的眼睛一时昏眩。

木块、石头被一点点搬开。

缝隙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清晰。

得……救……了?

“劳叔,我们得救了……”

他对他这么说。

劳叔朝他勉强一笑,木讷的脸上焕发出的神采,凤凰涅槃般的辉煌。

“啊啊啊啊啊————”仰天大吼一声,面红如血,青筋暴凸,目眦欲裂,狰狞得犹如一只燃尽最后一点力气的野兽!

撑在肖倾宇身上的空间越来越大,伴随着骨头寸寸断裂的爆豆般的声响。

劳叔一把抓住肖倾宇的胳膊,用力将他推将出去!

“公子!”早有旁人小心接住!

就在将肖倾宇推出废墟的一刹那,“泼墨倾城阁”再度无情地坍塌!

沉重的木石将那憨实的身影再度掩埋。

“公子,对不起……”

这回,是再也看不见了。

“公子,夜深了。别累着自己,早点安歇吧……”

肖倾宇想哭。

近乎麻痹的痛慢慢地扩散了全身。

也许,他是真的累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