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1

/>
聊盟境内,八方军大营中。

“朕要回去。”

说话的这个人,两鬓霜白,手按在帅座扶手上,干燥有力,一尘不染,给人一种掌握了无穷力量的感觉。

“可是我军刚刚攻克萱兹郡,前方一马平川……陛下这么做无疑前功尽弃。”

“倾宇出事了。”言辞冰冷凌厉如他此刻的眼神。

诸将相顾苦笑连连。

相隔千里,音讯渺然,皇上居然掷地有声如此笃定,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莫非世上真有心有灵犀一点通?

冷风掀开帅帐大帘,灌得所有人脖颈冰凉。

“启禀陛下,皇城有公子传话——九月初九皇城遭聊盟火凰袭击,死伤无数。不过公子身无大碍,此刻正坐镇皇都安抚伤患。请陛下毋以

此为念,大倾百姓翘首以待陛下凯旋而归。”

话音刚落,传令兵惊奇地发现,除了方君乾,帅帐内所有将领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第一百八十六章

在无双公子脱离险境后,离“泼墨倾城阁”的倒塌已有一日之隔。

肖倾宇下令将自己已经安然脱险的消息完全封锁起来,自己则藏身小楼安心养病。

“公子,喝药了。”张尽崖小朋友端着一碗浓稠的黑色药汁步入小楼卧房。

白衣公子无力斜卧在藤椅上,白皙的**微显病态的嫣红,神情淡若柳丝。

他手持书卷看得正入神,直到张尽崖进门后这才抬起头。

张尽崖同学一板一眼装着大人:“公子你怎么又不休息!?御医说你脾肝俱损五脏重伤,在休养期间不得操劳运功,需好生用药调理。咱把皇宫里的灵丹妙药都搬来了,什么千年灵芝呀、成型人参呀,还有什么南海珍珠鹿茸茯苓……应有尽有!”信誓旦旦地保证,“咱一定能把公子医好的!”

不忍拂了他人好意,虽说对御医所开的药方不以为然,无双公子还是将那碗药慢慢喝下。

张尽崖笑**地接过空碗:“这样才对嘛!要不然等陛下回来又要唠叨了。”

关他什么事?

无双公子虚弱地咳了几声,吓得张小朋友慌忙替他拍背顺气。

肖倾宇淡淡道:”若是有灵丹妙药就可长命百岁,那历代帝王将相岂不人满为患。况且那些御医的医术能比为师高超吗?“

张小朋友撇了撇嘴:“病者不自医——这可是公子自己说的。”

无双公子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十四岁的少年,宠溺地笑笑。

张尽崖乖巧地将一个软垫塞到公子腰背间:“公子,为什么要把您脱险的消息封锁呀!”

肖倾宇好笑道:“你这么聪明,自己想。”

张尽崖寻思片刻:“公子重伤,不能动武,此举是想让各国权贵误以为公子已遇害,让他们放松警惕?”

“此其一。还有别的原因吗?”

“这次公子遇险聊盟是元凶,公子是想让远征聊盟的八方军同仇敌忾,早日取得大捷。”

肖倾宇目现欣慰之色:尽崖这孩子平素虽调皮捣蛋了点,但总算大有长进,没辜负自己一番教导。

“此其二,那其三呢?”

张尽崖苦下脸:“还有第三点?”

左思右想,还是毫无头绪,老老实实承认:“尽崖不知,请公子解惑。”

无双公子倚在藤椅上,苍白清透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种幽然的宛若极品瓷器般的光泽,这么一个脱俗出尘的人,说出来的话却是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傲然:“肖某要看看,在得知肖某身亡的消息后,谁会迫不及待蠢蠢欲动……”

张尽崖恍然大悟:“公子是想将潜伏在大倾的线人一网打尽!?”

无双公子颔首:“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张小朋友对这个所谓的绝佳机会丝毫不感兴趣,只是有点担心公子的身体:“公子你受了重伤,还是尽量少管这些事儿吧!八十四云骑随陛下出征了,劳叔也……不在您身边,公子眼下又气息缈乱无法运功,全无自保能力……”张尽崖越说越忐忑,“公子,其实我也不相信那些御医啦!这不,咱已经让人去请余神医了,等余神医一到,有他照顾公子我也放心了……公子你别瞪我呀!我知道这样麻烦余神医不对,可我这不是关心公子么!”

肖倾宇斜了他一眼:“学坏倒是挺快的。”

“真热呀……”张尽崖装傻一笑,“这都十月了怎么还这么热,公子是不是也热了?”讨好地替他打扇吹凉,作无比谄媚状。

“尽崖,劳叔的遗体安葬好了吗?”

“安葬好了,就葬在古烈陵。”

“古烈陵……定国王爷、兰姨、雨燕、劳叔,还有许许多多与肖某有缘有份有情有愧之人都葬在那儿。”

“他们在天有灵,定然盼着肖某何时去拜祭……”

小楼的空气散尽浮嚣,弥漫起连绵沉痛哀伤。

肖倾宇梦卧云裳,前尘思量:“尽崖,给为师弹首《浮生若梦》吧……”

张尽崖忙不迭抱出琵琶:“弹上阕吗?”

《浮生若梦》乃大倾琵琶名曲,上阕一如少年风姿,淋漓激扬催人奋进,下阕有感于物是人非浮生若梦,凄恻绝伦催人泪下。

张尽崖这个年纪的孩子,血气方刚风华正茂,是很少喜欢下阕的。张尽崖也不例外,练习时,总是有意无意忽视下阕。

而且,他也不希望公子去听《浮生若梦》的下阕。

无双公子慵懒躺在藤椅中,眼底里的精明锐利早就如烟雾散去,似睡得十分安然。

连声音都飘渺若梦:“下阕也弹了吧,为师想听……”

张尽崖咬咬唇:“……是。”

琵琶声声语未迟,旧梦依稀难寻觅。

红颜老去长相忆,空自悲戚独泪滴。

曲生疏狂,曲尽迷惘……

“林妃,他死了。”

匈野王庭,慕容厉淡淡将手下密报转递给林依依。

这么惊才绝艳的肖倾宇就这么死了……名动天下的无双公子就这么死了……

也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感觉。

沉痛?说不上。

惋惜?有点。

无双公子肖倾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举手投足无不让世人屏气宁息。

他缔造盛世,也搅乱繁华,只可惜身处乱世注定不得善终。

林依依颤抖的手拈过那张薄薄的纸。

纸很轻,轻若鸿毛,接在手中感觉不到丝毫分量。

“九月初九,火凰击大倾皇城,泼墨倾城阁塌,肖未出,死于楼阁之下。”

林依依笑。

似乎想在慕容厉面前掩藏自己的真实情感,可笑着笑着,最终失声大哭。

彻底卸下人前妖娆无情的面具,她只是个失去爱人痛失父亲,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的小女孩。

看着泣不成声的林依依,慕容厉冰冷道:“林妃,你还爱着他吧?”

林依依不答。

慕容厉只觉胸中冒起腾腾怒火!

“你是本汗的妃子!”

林依依梨花带雨,讥讽一笑:“大汗您在说什么呀……你我心知肚明,彼此只是合作,哪来感情?”

“你!”慕容厉高高扬起手,作势要给她一耳光。

林依依毫不胆怯地直视着怒发冲冠的匈野大汗,声音静若飞花:“我给你自己的一切,你替我杀了肖倾宇——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慕容厉脸色忽青忽红,挣扎后最终还是恨恨放下手,强压怒火:“本汗不打女人。”

自慕容战被宠妃莫雨燕刺杀后,慕容厉就不断告诫自己,决不可步上父汗后尘。

一个女人而已,更何况是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

慕容厉冷冷瞪了她一眼,旋即拂袖离去!

林依依呆呆跪在华丽的白绒毯上,仿佛对慕容厉的离去毫不在意。

捂着脸,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滚落毛毯。

上一回,他用冰冷刺骨的微笑说自己永远不会爱她。

而这一次,竟然亲手将两人的过去连同未来一起埋葬掉。

那个白衣男子是不是连死,也决意将她远远推开?

“表哥……表哥……”

我曾不惜一切代价想杀死你,

可是

你死了,我又该去哪里……

不要把依依一个人丢下,这个陌生国度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林依依放声大哭!

哭得,像个傻瓜……

“大汗!大汗不好了!”

御花园内,慕容厉正与新来美人寻欢作乐,忽听婢女惊惶来报:“林妃她……自尽了!”

当慕容厉匆匆赶到依水阁,林依依已经奄奄一息。

暗红的鲜血

乱作一团的奴仆。

面容惨白的林依依换下那一袭匈野华贵的裘袄,代之的是大倾水绿长裙,浸在血里。

半截刀身已经没入她的胸口,汩汩流着鲜血。

林依依的死法和他的父亲林文正竟是惊人的相似……

御医摇摇头:“启禀大汗,林妃已经回天乏术了。”

慕容厉坐在她床边,紧握住她冰冷的手。

“大汗,依依……求你最后一件事……”大概是回光返照,林依依抓着慕容厉衣襟的力气大得吓人。

“你说。”

“依依死后,希望大汗……将依依骨灰……送返大倾。虽说,父亲是……匈野人,但依依的故乡……还是在大倾……”

慕容厉冷酷的嘴唇抿起,默不作声。

“大……大汗。”她眼神凄绝。

她在求他。

在哀求他。

慕容厉终是不忍,一字一顿:“本汗答应你。”

林依依嫣然一笑,宛如春花绽放。

喘息着感激道:“谢、谢谢……”

这句话耗尽了她最后的力气。

林依依眼神一阵涣散,终是

黯淡了下去。

她离开的表情,竟是慕容厉从未见过的安然宁定。

就在林依依骨灰送离匈野的第三天,大倾皇城境内各国奸细肃清一空,随即,无双公子幸免于难的消息轰传天下!

当得知这个消息时,慕容厉顿觉血液上涌两眼发黑!

他没死,

他居然没死!

慕容厉忽然想大声质问——无关乎立场,无关乎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