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2

,只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问他,问那个名动天下的公子无双。

林依依算什么!?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十月。

天气转凉。

肖倾宇手捧白玉盒子,纤长的手指微不可察地颤栗着。

盒子,长方形,汉白玉雕琢而成。

其上绘双鹤,刻寿菊。

那是一只骨灰盒。

肖倾宇只觉自己的心在不断往下沉、往下沉……

窗前的阳光耀眼得刺目,肖倾宇忽然感觉一阵晕眩。

手中的盒子仿佛中若千钧,却又是如此的脆弱,就好像蜻蜓最透明的翅膀,似乎只要轻微的触碰,都能让它在风中粉碎。

“肖公子,这是林妃的骨灰,林妃临终前叮嘱我们要将遗骨送返大倾,若公子对昔日表妹还有顾念之意,就请公子将其好生安葬。”

肖倾宇身体浑然一颤,随即一阵难以言表的神情划过那清雅容颜。

他开口,声音静谧,却有一种凄凉漂浮其中:“我会的。”

张尽崖领着使者退出小楼。

秋季的天空显露出了稀疏舒爽的特点。

菊耐寒,天洁净,风高远。有种大气朗阔的美,却远远不如春草之蓬勃,夏花之绚烂。

终是迟暮之秋。

体内,是突然喧嚣起来的隐痛。

肖倾宇始终不敢再触摸那冰冷的白玉骨灰盒。闭上眼,仿佛还能看见那个微红了脸,娇羞如初绽**的少女,对自己羞涩表白:“表哥,我喜欢你!”

阴冷的痛觉如一把小刀在心中戮力翻搅,肖倾宇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活生生的精灵般的少女,此刻就静静安息在了这华丽冰冷的骨灰盒中。

不能想象。

不敢相信。

他将那汉白玉盒抱在自己胸口,用羽毛般轻柔的力道。

素来清锐的眼睛此刻哀伤如水:“表妹……表妹……”

“你叫什么名字?”

“……肖倾宇。”

真切的怜惜:“你的腿怎么了?”

“……”

“表哥,可找到你啦!”小女孩跺着小金莲,“又不理我,我来找你都躲着我!”

少女一袭湖绿纱裙,笑容甜美,天真俏皮:“表哥,我长大嫁给你好不好?”

不知怎的,肖倾宇忽然想起了一句诗:人生若只如初见。

林依依的骨灰最终安葬在了古烈陵。

那儿山明水秀,松柏森森,芳草萋萋,鸟鸣鹿游,想来,也不致使她太寂寞。

林依依的死讯无疑让公子无双的病情重上加重。

孩子担忧道:“公子,人死不能复生,您要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我……害了她。”

如果不是自己隐瞒了在世的消息,依依也不至于早早离开。

谁能想到林依依竟会对他执念至此?

肖倾宇恹恹倚靠在轮椅中,瞳如墨玉,容似皎月,神情却是疏离倦怠的。

知道公子最近整夜整夜梦魇连连。

走了的,还在的,过去的,现在的,在乎的,疏远的……一个个鲜活的、模糊的面容走马观花地出现在自己梦中。

“天气转凉了,公子您要多加点衣服。”

“嗯。”无双轻轻应了一声,凄怀满襟。

权重如方嘉睿、慕容战、拓跋牧宏、毅飞飒,忠贞若莫雨燕、俞斌、劳叔,至情像兰姨、肖语茉、尹落雪,还有,执念若林依依……

张尽崖听到公子轻轻喃出一句:“终有一天会轮到我肖倾宇。”

张尽崖不知道公子说那句话时是什么表情。只知道,公子当时的语气平静得让自己毛骨悚然,一种秋风细雨的悲凉透入骨髓,让人为之打了个寒噤。

宇历元年十月十二。

自皇都西望,这个秋天,烽火未歇,八方铁骑已渐渐逼近聊都。

戚无忧果然不愧曾被誉为“聊盟第一谋士”的无忧军师,不但熟悉聊盟地形民风,甚至连对聊军布局都了若指掌,在他的计划谋策下,八方军气势如虹一举攻克号称“天险之喉”的迷雾大峡谷。

面前,便是一览无余的聊盟国都,方圆几千里,横卧在连绵起伏的楠山山脉上,居高临下占尽地利,进可攻,退可守。

方君乾眺望着那座在风云翻涌下静默矗立的坚固城市,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八方城。

在那段戎马倥偬的岁月里,他挥师百万,远征异乡,那抹清寂雪白的身影必然安静坐在城郊坡畔,遥遥望着大军潮水般流逝在地平线上。

眼眸中永远映着那个红衣炽烈的倒影。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此战过后,再不分离。

而今他的倾宇,在遥远的皇都,会一如既往守着那句“倾宇,我回来了。”

直到天寂地灭。流华逝去。

“陛下,聊盟使者已到。”

戚军师的声音将他拉回冰冷的现实。

寰宇帝的心绪早已磨炼得收放自如:“是来奉命议和的?”

“正是。”戚无忧犹犹豫豫道,“陛下见还是不见?”

方君乾思量片刻:“戚军师,我们值不值得用八方军的巨大伤亡来换取聊都的攻克?”

戚无忧沉默半响,摇摇头:“不值得。”

君臣二人面面相觑。

天下皆知聊盟国主毅飞哲早在八方军占领迷雾大峡谷后,就带着一干大臣逃亡摩河避难去了。他们完全可以新立皇都,到那时即使攻取了旧都就完全没有政治利益。

面对固若金汤的聊都,如果强攻夺城,八方军也必将损失惨重。伦淳郡已被收入囊中,聊盟也被杀得抱头鼠窜,再强行攻城完全没有任何得益,反而会激起聊盟同仇敌忾之心。

没有利益的事,坚决不做!

君臣二人忽然“嘿嘿嘿”相视而笑,笑得直比千年狐妖还要奸猾几分。

戚军师笑**道:“看来陛下腹中已有璇玑。”

方君乾一扬披风,旋身命令:“来人!将聊盟使者带将上来!”

议和,敲竹杠是少不了的。

寰宇帝摸着下巴:不知此次毅飞哲会花多少代价将“方君乾”这尊大神请出去呢?

“什么!!黄金三十万两加五座城池——这就是你这个聊盟第一说客跟大倾谈定的条件!?”毅飞哲手捏议和条款,面色铁青,恨不得将这玩意儿重重甩在使者那张老脸上!

“朕养你干嘛?难道就是让你把朕的家当全都败光的么,还不如养条狗!”气急败坏地踢了他一脚,毅飞哲咬牙切齿,“方、君、乾!”

“启禀国主……”

“滚!老子谁也不见!”毅飞哲面目狰狞。

传令兵吓了一跳,慌忙倒跪了出去,一遍唯唯诺诺地应着:“是是是是……”

“慢着。”毅飞哲毕竟是一代枭雄,马上控制好了自己的脾气,换上一副老谋深算的姿态:“谁人求见?”

传令兵被他的反复无常搞得心惊胆战,连回话都不流畅了:“启、启禀国主……那人声称自己是原大庆太子,方简惠。”




第一百八十八章

毅飞哲当然知道方简慧是谁。

要问世上最恨绝世双娇的人,方简惠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

身为大庆原太子,方简惠自然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皇室内幕。而这些内幕对毅飞哲来说,恰恰是千金难求的,有些甚至是可以致绝世双骄于死地的绝密消息。

“肖倾宇这个疯女人生下来的残废,父皇留他一命才让他活到今天!他不感恩图报的倒也罢了,还勾结方君乾图谋不轨杀君弑父,祸乱朝纲,害得本宫。。。。。。害得本宫……惶惶如丧家之犬。。。。。。”眼眶一红,眼泪也夺眶而出。

杀父灭国之恨,不死不休。

毅飞哲唏嘘不已:“太子殿下大概也听说了,此战我聊盟大败,方君乾不但杀害我数十万将士,更还得朕不得不割地赔款答应这和谈条约——此等奇耻大辱,我毅飞哲一刻也不敢忘记。”

有了共同话题,两人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方简惠多喝了几杯,话也多了起来:“不瞒毅国主,本宫知道皇城外有一条密道直通皇宫御花园。。。。。”

毅飞哲大惊:“竟有这等事!?”

“本宫还敢骗你不成?这条密道是我大庆开国祖先武宗帝密建,只有历代皇帝和钦定太子才知道。”

毅飞哲眼睛大亮,强压激动:“莫非。。。。。。连无双公子也不知晓?”

“父皇只告诉了本宫一人,别看父皇表面对肖倾宇很好,又是封官又是赏赐的,其实父皇根本不信任那残废,对他猜忌着呢!在父皇心中本宫才是正统皇位继承人!

“若不是父皇在八方军逼宫时宁死也不肯从密道走,这大庆又怎么会轮到方君乾做主!”

毅飞哲闻言抿酒不语:方嘉睿再怎么不济,这一国之君的尊严与风度还是有的,至少比他这个不成材的儿子强上十倍百倍。

“既如此,不知太子殿下肯不肯助我聊盟一臂之力——若是杀了肖倾宇,我聊盟定然倾力助太子殿下扳倒寰宇帝,重登皇位。”

**的条件,散发着罂粟般的蛊惑味道。

方简惠喜出望外:“此话当真?”

毅飞哲回以肯定的微笑。

方简惠已被**冲昏了头脑!

两人同时举杯。于是,一个同盟顺利结成。

肖倾宇同父异母的兄长,这世上唯一一个与他有相同血缘的亲人,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他。

此时的方简惠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是否有资格与人家一国之主谈条件。

他也根本没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举动,为大倾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与灾难。

“对了太子殿下,不知你可认得此人?”毅飞哲身子一侧,现出身后一个灰袍裹罩的人。

他高瘦,阴恻而神秘。毅飞哲身边的侍从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无人见过那人的真面目。

方简惠惊疑不定地盯着那人,轻声询问:“毅国主,这位是?”

毅飞哲耐心介绍:“太子殿下久居深宫,大概没有听说过余月先生的大名,不过在江湖上‘百毒郎君’的威名可是令人闻风丧胆呀。”

方简惠忙不迭抱拳:“幸会幸会。”

见余月爱理不理的模样,毅飞哲言辞深深道:“方兄本是太子之尊,父慈子孝,却被肖倾宇还得国破家亡走投无路……”

“又是肖倾宇!”余月愤懑不已,随即对方简惠升起同仇敌忾同命相怜之意。

在他看来,只要是肖倾宇的敌人便是自己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