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4

会到此……本宫从未来过。”

余月冷不防问:“雨燕是否葬在附近?”

无双闻言一怔。

就是这一怔,给了余月可趁之机!

待肖倾宇回过神,撼人心魄的孔雀翎已近在眼前!

美丽多情的暗器。

给人的感觉竟是惊艳!

然而,无双就是被这看似柔丽的孔雀翎逼得失了先机!

在绿光一闪的瞬间,肖倾宇一拍扶手疾速翻身。

一转眼,人已端然跌坐地上。

冷然注视着来者不善的八个人,肖倾宇的表情依然是清清冷冷的。

找不到一丝温度。

孤峭的高傲。




第一百九十章

方简惠嚣狂大笑:“肖倾宇,我就猜到你一定在这里!

“而且父皇曾说你在拜祭之时,身上是绝不带暗器的。

“肖倾宇,今天你插翅也难飞!是天要亡你!!”

肖倾宇眼中,是驱不散的阴霾。

冷冷盯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冷锐得肃杀:“方简惠,你当真勾结外敌,卖国求荣。”

“是你勾结外人谋朝篡位,颠覆我大庆江山!”

“方简惠,”无双手握拳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一声,“即使如此,你也不该投敌卖国……”

小茵斥道:“少跟他废话!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肖倾宇随手一扬,一道红光穿过小茵发髻!

绾起的发髻被打散。

披头散发的少女花容失色。

肖倾宇云淡风轻道:“肖某说话,旁人无需多嘴。”

他手捻两柱香。

另外一柱,已被无双用做了暗器。

众人皆为无双这一香所摄。

肖倾宇的功力虽未到飞花落叶皆可伤人的地步,但细长的清香在他手里威力何啻于神兵利器?

谁人胆敢小觑!

美丽的眼环视了周遭一圈后,无双冷诮一声:“闲杂人等太多了。”

双手施力,第二柱香断成无数截,并以“漫天花雨”的手法打出!

霎时,

漫天血雨。

血光大炽。

腥风血雨过后,地上多了十余具尸体。

生还的人,还有四个。

余月是凭自身武功避开的。

而方简惠则是无双有意放了他一马。

至于小茵,在无双出手的瞬间,不假思索地抓起毅飞莼挡在自己面前!

肖倾宇冷哼一声,右手一弹射出一截断香,以更快的速度追上另一截,堪堪将其打偏。

莼阳和小茵这才得以保全性命。

肖倾宇终于将注意力放在这个容貌甜美的小姑娘身上。

挑眉:“夜莺?”

“正是。”

肖倾宇颇有些诧异。

没想到效忠聊盟皇室的第一杀手组织头领“夜莺”,居然这般稚气年轻。

真是人不可貌相。

小茵将手中匕首往莼阳雪白的脖颈上抬了抬:“无双公子你可要小心咯,这莼阳公主可是寰宇帝的妻子呀——

“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肖倾宇的语气,冷静得几乎冷酷:“知道肖某平生最恨什么吗?”

还未等夜莺反映过来,无双已经说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肖某最恨被人威胁。”

就在最后一字刚落地的那一瞬,红光也迎面飚到!

香柱穿过夜莺挟持毅飞莼的纤纤玉手,钉在身后树干上,入木三分。

谁想不得不松开莼阳后,夜莺不退反进,拼着一死欺身至肖倾宇面前,劈出一掌!——悍狠若斯!

无双在瞬间提气纵身,却还是晚了一步。

那一掌让无双肺腑颠震,张口吐出一口心血!

但他也借这一掌之力,反而向后飘出了三丈。

恰巧来到轮椅前。

肖倾宇左手一拍轮椅机括!

只听“锵”的一声。

弹出的不是暗器,却是一柄绝世宝剑——正是黄泉!

无双手一放,黄泉剑倏地窜出!

金光灿芒飞闪而去!不偏不倚穿过夜莺心口,带起一股血泉!

片刻功夫,肖倾宇已手刃十来个聊盟精锐刺客,其中还包括聊盟皇室的第一杀手组织头领“夜莺”。

无双明显感到自己的身子开始不听使唤了。

不由苦笑:有伤在身,果然不宜运功动武啊……

满地残尸。

清幽静谧的古烈陵,

此刻化为人间炼狱。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多人还是杀不了他?

你杀了父皇,杀了林丞相,杀了这么多人……

你还想杀我!

你早该死了!

肖倾宇,你为什么就是不死!?

方简惠有点疯了:“当着父皇的面,肖倾宇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呀!!来呀!!”

肖倾宇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你以为我不敢?”

方简惠登时红了眼:“你当然敢。

“你弑父杀君,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方简惠没有把话说完。

因为无双突然抬起头。

于是方简惠瞥见了一双亮得慑人,深不见底的眼睛。

“我不杀你。”

这是他听到的肖倾宇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红芒一掠,已近在咫尺。

正在这时,无双明显感觉到了危险正向自己袭来。

无双出手关键之时,余月这一偷袭险些要了方简惠的命。

原本打算点住他的香柱也刺在了方简惠两眉之间。

方简惠昏死过去。

眉间穴(印堂穴)乃人体大穴。

此番变故后,方简惠就算侥幸保住了性命,怕也一生疯癫。

风冷。

肖倾宇静静跌坐在地上。

风纠起他的衣,吹乱他的发。

也把他的心吹得更乱。

心乱如麻。

冰冷的是身躯,纷乱的是思绪——也许……这样对他来说最好。

不过,此时此刻,已不容无双思量下去。

他把全副精神,全副注意,全副精力都投注到了百毒郎君余月的身上!

对付余月,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让他有任何机会近身。

蓦地,

肖倾宇出手了。

说是出手,只不过是凌空一拂。

钉在地上的七枚孔雀翎霎时被他收入云袖,正是借器打器的暗器手法——“风卷流云散”!

清叱一声:“还给你!”

云袖一拂,七枚孔雀翎组成七七四十九数凌厉杀招,以电光雷闪之势向余月袭去!

妄动内力,无双闷哼一声。

右手按住腹部,只觉腹痛如绞,好似有千万根小针在来回扎刺一般。

余月大惊,慌忙一个“懒驴打滚”,险险避开孔雀翎。

听见身后几声锐器击打在墓碑上的铿锵之音。

千钧一发!

狼狈地爬起。

余月额头已多了一层白毛冷汗。

旋即,桀桀怪笑:“肖倾宇,你死定了!”

是的,此刻的无双因真气逆行,自顾不暇,更别提有能力反击。

却听他淡淡一句:“是吗?”

“你还能……”

余月不忿之语噎在喉腔。

旋即,瞪大双眼一头栽倒!

他的背后,整整齐齐钉着七枚淬毒的孔雀翎——无双公子的“风卷流云散”不单是借器打器,更是利用暗器反弹之力一击毙命!

这一击,余月没能避过。

肖倾宇跌坐于地,却仍气度端凝。

只听他冷冷说道:“肖某不会让你死在莫姑娘墓前——因为你不配。”

夜莺死,余月殁,方简惠非死即疯,一众杀手更是伤亡殆尽,不留活口。

肖倾宇双手朝地面一拍,人已飘回轮椅。

经过方才那一场大战。

他已精疲力竭。

“公主。”他无力咳嗽几声,显然此刻的他已是强弩之末。

他的眉间。

写满恹恹的孤寂。

但他却给人一种凄绝艳丽之感。

看着簌簌发抖的毅飞莼,无双同情怜惜之意油然而生。

金枝玉叶如莼阳公主,大概从未遇到过像今天这般惨烈动魄的厮杀。

“公主,没事了。”莼阳惊魂未定,无双只好弯下腰扶起她。

肩头悠忽一凉,紧跟着近乎麻痹的痛慢慢的扩散全身。

半截刀身没入他单薄的肩膀,冰冷刀锋映出肖倾宇此刻难以置信的眼神。

她才是聊盟最后的杀招。

起初的狼狈,只不过是她和他们合演的一出戏。




第一百九十一章

薄薄的刀刃,泛着幽幽蓝光。

正是那柄抹了“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匕首!

毅飞莼握着刀柄的手难以觉察地颤栗着。

蓦地“啊!————”一声尖叫,毅飞莼宛如烫着般忙不迭甩开那柄沾血的匕首,盯着匕首的眼神宛如对待一头洪水猛兽。

她居然……伤了他!?

如琴断弦,如鹏折翼……

金光在肖倾宇瞳孔里轰然炸开!

毅飞莼顿觉得脖颈一紧,立时感觉呼吸困难!

眼前男子眼神凌厉,杀气凛然。他依坐轮椅,长发披散肩头,荏弱无依中透出毁天灭地的杀伐煞戾!人冷,眸利。

清冷如雪。

傲得萧煞。

“呜……”毅飞莼想叫,可是声音卡在喉咙里,吞吐的只有自己的呜咽喘息。

无双面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