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5

止水,毫不动容地将手掌天蚕金线慢慢收紧。

金线在她天鹅般白皙的脖颈勒出一道妖艳红痕。有一种触目惊心的凄美。

当起初的惊惶散去后,只剩下满腔的不甘怨怼。

她恨恨盯着他。

纵然知道自己性命全系于肖倾宇指尖的微微一颤,她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懑哀怨。

——因为你,他娶我却不爱我。

因为你,他成亲二载却依然对我彬彬有礼却也冷淡疏离。

疏离到,从未吻过我的唇,甚至从未碰过我的指尖……

纵使我什么都没做错,他也会因爱你而防我厌我。

我经常想,如果没有你,他可会爱上我?

肖倾宇,你可知我心中的恨?

这样的毅飞莼,令无双公子无声一叹。

一声叹息,道尽尘世多少哀怨,只道人间纷扰长别离。

肖倾宇轻轻咳嗽一声,说:“你走吧。”

松手。

大口空气立马涌入口腔,毅飞莼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大口呼吸起来!

她苍白着脸,脑海里不断重复那一幕——

手中匕首刺破肖倾宇肩头,殷虹的血渍渐渐在白衣裳氤氲开来,宛如冰雪中蔓出的凄艳桃花。

自己竟真的伤了他……

伤了他……

难以相信自己竟从公子无双手中得了条生路,毅飞莼指尖还在不可抑制地微颤。

别说逃走,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欠奉。

“别等我后悔。”

——说完这句话,肖倾宇寂寥一笑,笑得,寂天寞地的苍凉。

毅飞莼终究还是走了。

残阳似血。

无双划着轮椅穿过墓地,寻了块干净的地方,来到一棵柏树下静静而坐。

他并不怕死,

他只是不想和这些人死在一起。

人走,

夜凉。

古烈陵,终是隐没在苍茫寂冷的暮色中。

此刻皇宫里正人仰马翻乱作一团——在将一干刺客一网打尽后,应远在千里之外的寰宇帝竟出人意料地回到了皇宫。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侍臣惶惶跪了一地。

寰宇帝的发丝有些凌乱。日以继夜地打马狂奔,披星戴月地匆忙赶路。

他也很累,很疲倦,但他无暇顾及,也无心顾及。

环视着石阶上那个还来不及被擦洗的血迹,方君乾磁性的声音有一种平静的张力:“发生了什么事?”

“回陛下,刚刚有百来刺客从不知名的密道闯入皇宫企图杀害公子,幸亏公子公子不在宫中,且我等又早早听到女婢示警,这才重创了他们,此刻正全城戒严搜查逃亡的刺客。”

方君乾不露痕迹地松了一口气:他安然无恙就好。

眼神梭巡周围捕捉着那抹清灵出尘的身影,随口问:“无双公子呢?”

侍从答,不知。

寰宇帝一转身,便看见毅飞莼刚巧步入宫门。

玉容惨淡,花唇哆嗦,此刻的莼阳公主神魂落魄,直如艳阳下一缕即将灰飞烟灭的孤魂。

方君乾挑眉:“莼阳?”

毅飞莼抬头,便看见斜阳将隐处,一线微光勾勒出颀长而寂寞的身影。

莼阳浑身一震,宛如一潭死水注入了生机,波光粼粼,涟漪点点。

她朝他露出一抹绝艳浅笑,道:“陛下。”

方君乾笑问:“你见过倾宇么?”

不眠不休赶回皇城,他见她的第一句话便是问——你见过倾宇吗。

毅飞莼不觉怔了。

她想笑。

肖倾宇,我时常在想,如果没有你,他会不会爱上我?

其实从一开始我便错了。

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如果”?

在错误的时间,邂逅了错误的人,纠结了错误的感情,蹉跎了错误的一生。

天意的定数里,你我终是擦肩而过的别离。

他带着这一场错过般的眼神,看着她慢慢绽开的笑容。

毅飞莼优雅了神情,高傲了姿态,声音如烟如雾:“公子在古烈陵……”

方君乾说:“谢谢。”

然后,转身,就走。

留给她一个孤冷如惊鸿的背影。

仿如绝望的离别。

这一走,怕是永诀。

毅飞莼闭起双眸,忍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珠。

她伸出手,想挽留他的离去。

却在此时,方君乾抬起右手捂上右眼,恰巧避开了毅飞莼的纤纤玉指。

竟是在不知不觉间,右眼一滴清泪,顺着他轮廓分明的俊美脸庞悄然滑落。

一失神,方君乾就错过了毅飞莼最后的凝眸。

良久,良久。

直到寰宇帝的身影已完全消失在了她的视线内,

莼阳这才发觉,自己抬起的手没有放下去,而是一直保持着一个向前探出的姿势。

——像是要抓住什么,拉回什么,挽留下什么。

回眸时那已然远去,突然发现那个张扬的身影,早已占据身心。

我终于明白——方君乾,你永远不会爱我。

伤害了他,你只会憎我怨我恨我。

今生今世,绝不会原谅我。

不会……原谅我……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

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斯寂寞。

是夜,莼阳公主毅飞莼于内室自缢身亡。

他是她的劫数,是她的魔。

国仇,

家恨,

错综复杂的烽火乱世中,谁比谁更残忍?

谁欠了谁?

古烈陵。

星碎如银,月华如洗。

方君乾就立在枯叶铺就的小径尽头。

他的衫袍是血红的,衬着铺天盖地的夜,本是耀目至极的艳,却不知为何会显得萧杀而苍凉。

方君乾的步子很稳、很慢。

心却很乱、很急。

他知道他在等他。

就在这里等着自己。

果然,他在一棵柏树下,寻到了他。

远远看去,他的身影一束雪白的亮光,仿佛风一吹便会飘渺无踪影……

繁华如梦,寂寞如斯。

“倾宇,”他说,“我回来了。”

他没有回答他。

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在两人身侧。

今冬的第一场雪

下得格外悲凉。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纷扰红尘世事变迁,

只有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江山易改繁华如梦,

怎比得上你澄澈明静的笑颜?

“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中毒之人只剩月余性命。”百草神医余日轻叹了一口气,吐出让所有人如坠冰窖的话,“此毒,无解……”

余日看着方君乾抬起头,面无表情,他刚开口:“皇上……”却见一向镇静的寰宇帝弯下腰,咳嗽得如颠如狂,紧捂着脸的指缝有泪水混合着殷红的液体渗出,滴在地上,鲜艳得刺目。

所有人都闭上眼,不忍再看。

余日抽出一把匕首,猛地朝肖倾宇心口扎下!

“你干什么?!!”张尽崖一把夺过余日手中的匕首——这人刚刚竟要刺杀公子!!!

无视众人怒目,余日的语气依旧淡定冷漠:“中了碧落黄泉,只余一月性命,且这一月之内中毒者浑身刺痛,生不如死……你们若真为他好,还是早点让他走吧。”

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打断了余日!——“我要活……”

肖倾宇慢慢地睁开双眼。

他说:“余神医,哪怕只有一天……肖倾宇也要活下去……”

肖倾宇只字不提病痛,只凝望著方君乾,像要用尽能抓住的每一寸光阴,把他的样子深深地印刻进瞳孔最深处……

目中的清傲坚毅之色,一如往昔。

——如果一定要指出有什么变化的话。

——无非是那双清冷的眸子里,少了几分孤寂,多了几分柔情……

这变化极难察觉,却仍是被方君乾敏锐的眼光捕捉到了。

他心头狂喜,却又瞬间冰冷。

——如果不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肖倾宇内心的柔弱与柔情是绝不会流露在外的。

余日心下暗叹:公子……你这又是何苦……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房间里点起了小炭炉,烧得很暖。

长夜将尽,烛影摇红,青烟嫋绕。

“方君乾……”

“嗯,我在……”他轻轻将他拥入怀中。这一拥,倾尽了自己所有的温柔。

“抱歉,不能陪着你看遍世间美景了。”

“怎会?”

肖倾宇感觉有温热的水滴在脸颊上。强自睁开眼,入目即是方君乾倔强的侧脸。高傲的拼命扬着下巴,本就薄的唇抿成一条线。

以为仰着头,就能抑制翻涌的泪水么?

你右眼流落的,不也正是我左眼的泪水吗……

“方君乾……”

“唔。”

“陪陪我,可好?”覆上他的手,肖倾宇静静凝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想把光阴停滞在此刻。“就一个月,你放下家国大事,就陪我一人,可好?”

“好……”方君乾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只觉撕裂了无数苦痛,引得胸中剧痛!

倾宇、倾宇,你可知,孤独一人的感受……

你答应过我,要陪我看遍世间美景,

你答应过我,要让你我名字流芳千古,

你答应过我,要同我一起去碧落黄泉,

如果是你,

如果是你……

你答应过的,一定不会反悔吧……

倾宇,红尘之中,若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