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6

你,君乾有多寂寥……




第一百九十三章

方君乾是不信神佛、不信天命之人。

他计智过人,深谋远虑,聪敏好学,又坚忍悍强,并且一直笃行“我命由我不由天”。

而今,他却诵起了佛经。

一卷《涅槃经》,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不生不灭三三行,万劫安然自在心。

可他,

不求跳出三界,勘破红尘,只求来世,还能与他相遇相识。

红尘因果论,埋不住刻骨铭心的痴。

此情,

上穷碧落下黄泉。

肖倾宇每天醒来,睁开眼就可以看到他的容颜,伸出手就能触碰到他的体温。

这样,

很好。

这样,

就满足了……

哪怕,只有短短一月。

肖倾宇不知道碧落黄泉会在什麽时候彻底夺走他的神智,可他知道,只要自己还清醒著一天,就要为大倾,为这个男人,留下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肖倾宇的目光穿过纱帐,遥眺宫门外长天烈日,风云变幻……

大倾新建,根基未稳。

北有天镔、匈野虎视眈眈,南有倭奴、聊盟趁火打劫。在此四面楚歌之际,大倾局势如覆巢之卵,岌岌可危。

肖倾宇硬撑起痛苦难当的残破身体,提笔挥毫,日以继夜地撰写兵法战例,律法商论,兵器机括,驭人之术,合纵连横。

对此,方君乾无法阻止,

也,无力阻止……

他知道,肖倾宇是为了他,在与碧落黄泉抢时间。

“方君乾,你不是很想称霸天下么……我让你成为千古一帝……可好?”

喃喃低语,终至细微不可闻。

方君乾突然抬手掩面,泪水夺眶而出!

倾宇……

你可知,其实,我不愿成为什么千古一帝。

你可知,若能救你,

我不惜覆了大倾,袖手天下……

肖倾宇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弱。

他身上的每处**,若非迫不得已,方君乾都不敢再**碰触。

因为肖倾宇会痛。

别说拥抱,就算衣服摩擦过**,都足以让肖倾宇痛出一身冷汗。

然而这个绝世男子,竟然还能提笔撰书!

坚忍到令百草神医都为之心酸……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支持到了现在?

余日不懂。

肖倾宇很累。实在撑不住了,他只得安安静静地躺在榻上。

惨白的面色与漆黑长发,对比鲜明到令人心悸。

方君乾不敢碰他,怕弄痛他。

可是,肖倾宇会主动触碰自己。

即使这个小小的动作会令他——痛不欲生。

“方君乾……入冬了。”

“是,外面雪景很美。”

“冬天过后,桃花就要开了……”肖倾宇在榻上细细咳,声音渐弱,“我……怕是见不到今年的桃花了……”

方君乾猛地攥紧拳头,心痛如绞。

肖倾宇看看他不知所措的表情想笑,笑完了又想哭。

动了动手指拉住他的袖子,仿佛只是不经意的玩弄。

“方君乾……”

“是?”

“……没什么。你读一段佛经,可好?”

梦里不知身是客。

时间在方君乾磁性舒缓的声音中停止。

肖倾宇终于沉沉睡去……

方君乾合上佛经,轻轻摸着肖倾宇淩乱散在枕上的头发,心痛如绞……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戚无忧被张尽崖请到了小楼。

刚接到邀请时他很意外,不知无双公子邀请自己所谓何事。

戚无忧现在官拜大倾相国,位极人臣。他亦是无双公子肖倾宇的至交好友。

踏进肖倾宇的小院,第一个感觉是静,小院内听不到任何丝竹人语的喧哗,偶尔清脆的鸟鸣或是脚步踩过积雪发出的咯吱声响,更衬的此处安静宁谧。原本焦灼的心不可思议地平稳下来。

戚无忧推开小楼大门,举目看去,肖倾宇正坐在床头提笔挥毫。黑檀木书桌上,已堆了厚厚一叠纸。

他神态恬静,清贵绝伦。

苍白的面色,俊秀的容颜,眉目之间的一点朱砂,仿佛敛尽了风华,却依然艳丽的妖娆。

霎那间,戚无忧不知该说些什么。

戚无忧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有不容折辱的高贵气质。

他们能在最窘迫的环境里保持自己的气度和风韵,哪怕死亡都不能将其剥夺。

眼前的肖倾宇无疑是其中的一个。

肖倾宇发现他的到来,优雅地搁下笔:“戚军师,你来了。”

戚无忧动了动嘴唇:“公子……”

肖倾宇一笑,牵动肺腑!雪白的衣襟上开出朵朵红梅,令人触目惊心。

“公子!!”戚无忧大惊失色。

“无碍。”肖倾宇只是静静地一挥手。

戚无忧对著肖倾宇苍白面容怔了半天,哀伤地道:“公子,无忧问了御医,碧落黄泉无药可解,只会让你毒入五脏六腑越来越痛。公子你何苦?”

他跟肖倾宇,都是名满天下的智者。他们都会选择最快最好最有效的办法来解决一切——包括,死亡!!

可,生不如死地活着……

他不懂,

聪明如肖倾宇,怎会做如此选择?!

肖倾宇怔了怔,如画的眉宇间是复杂的感情。

他知道,速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是……肖倾宇长睫微垂——死了,就永远看不到他了。

“是为了陛下吗?”戚无忧红着眼圈盯住肖倾宇,“公子,你还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能熬一天是一天。”肖倾宇闭上眼,语调平缓,“无忧,我对不起你们。”

戚无忧扑通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公子没有对不起大倾,是大倾对不起公子!——”

这个绝世男子,本应是天下之主……

沉默片刻。

肖倾宇微微摇了下头:“无忧,我求你件事。”

戚无忧咬着牙:“只要无忧力所能及,但凭公子驱使!”

久久都听不到肖倾宇出声。

戚无忧略一迟疑,问道:“公子?”

肖倾宇终是自恍惚醒觉。

半响,他从怀中掏出那条红色的长巾。

绯丽红巾已陈旧褪色,上面干涸了的血迹。方君乾曾带着它出生入死,他说要把红巾送予自己唯一认定、要与之携手老去之人。

然后,他把这条红巾,送予了肖倾宇。

弱水三千,我只饮一瓢。

从此以后,方君乾再也没有带过红色长巾。

因为认定了,

他是唯一。

即使人世间有百媚千红,

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肖倾宇冰冷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这条红巾。

深情的、隽永的,

伸手,一遍又一遍**着红色长巾。

唯一的,

红色长巾。

“我走后,化骨成灰,跟这条红巾放一起,长眠袖手崖桃花树下……”

“那陛下呢?”戚无忧脱口而出,他很怀疑肖倾宇一旦离去,方君乾马上就会跟着他去。

其实不单他怀疑,所有人都有这种想法。

肖倾宇沉默了片刻。之后,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

声音飘渺的仿佛从天际传来。

“这瓶药叫‘过客’,能抹去一个人记忆深处最爱之人。我走后,你就让他把药服下……”

戚无忧的手在颤抖……

“大倾不能没有他。国家根基未稳,国主一死,天下必将大乱。

“这样我死也难安。

“待他服下药后,把我的所有痕迹从史书中抹去。

“就让他……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肖倾宇轻轻地说出这句话,轻到让戚无忧以为随时会断掉,肖倾宇随时会扔掉手中的药瓶告诉自己他不再克制、不再忍耐,但肖倾宇手中的药瓶由始至终都握得很牢。

不知道该高兴自己结交这么一个睿智冷静的朋友,还是该痛心自己的好友能如此冷静得对待感情。

冷静,

这两个字此刻让戚无忧觉得格外冰冷、残酷,

正应了另外两个字,

无情。

戚无忧不语,举袖慢慢拭干泪水,好一阵才理顺呼吸。接过药瓶,嘴唇颤抖著想说点什麼,可肖倾宇只是静静地一挥手,宣告谈话结束。

目送戚无忧离开后,肖倾宇顿时像被抽去了浑身气力,慢慢瘫软在榻上。

从此以后,他便是他生命中的过客……

他今后的那个世界里,不再有他的存在……

待他走后,方君乾自会回靡丽红尘君临天下,妻妾成群子孙无数,然后福寿双至,寿终正寝。

也许这样,

最好……

理齐衣冠仪容,戚无忧踏出小楼大门,院中落雪纷纷。满地的积雪,在他履下悉索细响。

方君乾笔挺地伫立树底阴影裏,厚厚的雪积了一肩膀。

他也没有伸手拂落,只看著戚无忧缓步走来,两人同时脚步一顿。随即擦身而过。




第一百九十五章

肖倾宇慢慢张开了双眼,一眨不眨地望住身旁。

方君乾安静地坐著,阖著眼,微垂著头,神情很平和,仿佛只是在闭目养神。

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心脏随著火光一明一暗而颤抖、悸动、**……难受得想要将这痛楚的根源彻底挖出来,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放。<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