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7

>
肖倾宇就一直看着他:

“方君乾……”

“怎么?”

“……没事。”

方君乾微微一笑,捧起佛经。

不说能懂的吧?你

是你的话。

不说我袖手江山倾覆天下只为与你相拥;不说你抛却一生千里相送同我生死与共;不说我们桃枝为约红巾定情红线结发碧落黄泉……

不说,就因为时间不够,才不说。

有足够的时间你可会细细聆听?怎么不知道你每次想说什么想问什么。

倾宇,相爱如你我,即使不说,彼此也懂。

毒发至今,肖倾宇便一直徘徊在昏睡和清醒之间。容颜一天天清减,精神却始终不错。

越近临终,肖倾宇睡的时间也越短暂,大多数时候就是挥毫篆书,为大倾呕心沥血撰写《定国五册》。

然而,有时方君乾梦中苏醒,总觉察一双明亮深情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的轮廓……

那里,仿佛有他永远都看不够的东西。

写完最后一笔,肖倾宇搁笔,轻揉著眉心。

终于,完成了……

他竭尽心智编撰的《定国五册》。

有它,方君乾足以在二十年之内统一四国,并保大倾基业五百年!

“公子!”张尽崖忙上前扶住他,泪流满面。

肖倾宇平息了一下胸口钝痛,笑容依旧云淡风轻:“傻徒儿,哭什么?”

“公子、公子……”张尽崖愈加泣不成声!“我不懂……”

感受着徒儿的迷茫、痛苦、挣扎。肖倾宇身子一僵,秀气十指轻轻碰上张尽崖犹带稚气的脸,温和地替他揩去泪水:

“还好,

“还不知道情爱是什么。

“等你知道了,

“就痛苦了……”

无双公子肖倾宇留给方君乾的,除了《定国五册》,还有他多年在各国布下的暗桩名单、情报系统以及忠诚骁勇的八十四云骑。

十六年以后,方君乾平定四国,统一天下,改年号为倾乾,论功行赏,大赦八方。

奇怪的是,在功臣席的最顶端,空着一个席位。其上,只寂寂安放着一张华贵轮椅……

对这个安排,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没有肖倾宇,就没有后世的寰宇大帝。

五百年后,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大倾一场盛世染尽风霜,终于走到了尽头。

北方游牧民族一路攻城略池,杀入皇宫,结束了大倾五百年繁华。

当草原大汗从宫中搜出《定国五册》仔细翻阅后,感慨万千。

他说,此人智谋,深不可测,若与本汗生于同一朝代,哪还有本汗立足之地。

有资格与这绝世男子并肩看天地浩大的,

大概,也只有那一代圣君寰宇帝了……




第一百九十六章

正月的最后一天,京城大雪纷飞,地上足足积了一尺多厚。

放眼望去,白色铺满天地,那些肮脏的美好的统统银装素裹,被修饰的圣洁高贵。

自肖倾宇中毒已过一月。小楼,曾经墨香盈袖的地方,如今只余满室药香。

肖倾宇静躺在床上,脸颊被阳光笼上层若有若无的淡红色泽,眉间一点朱砂敛尽绝代风华。

他今天精神出奇得好。

可所有人的面容都殊无喜色。

谁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肖倾宇睁开双眼:“外面可是在下雪?”

方君乾温声慢道:“是,下的很大。在夕阳照耀下,泛着橘红色。”

肖倾宇望向方君乾,眼底有抹温柔和期待:“方君乾,可愿陪我去袖手崖看桃花。”

天寒地冻,哪来的桃花?

方君乾愕然,看着沉浸在夕阳余晖中的人。

这,也许是肖倾宇最后一次向他要求什么……

“好……”

他抱住肖倾宇,阖目,锁住了自己即将溢出眼眶的湿润。

突然一把扯过挂在旁边的貂裘披风,将肖倾宇裹的严实,打横抱起向外走。

带着病弱的肖倾宇去冰天雪地的袖手崖,无疑对他有害无益。可这是方君乾爱人的方式,即使明知后果,即使天怒人怨,他也要实现所爱之人的最后心愿!

方君乾抱着肖倾宇直奔马厩,沿路碰人不知凡几,可无一人敢逆此刻寰宇帝的意愿,眼睁睁看着他在皇宫纵马,带着重病的肖倾宇,飞驰而去。

方君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袖手崖的,只记得沿路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白的刺眼,白的心悸。

肖倾宇躺在他怀里,皮肤苍白如瓷,荏苒不胜衣。

方君乾的身体,还有温度,他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男人有力的心跳。

一点点地加重了双臂的力量,紧紧地,抱住方君乾。

他还是想再多看一眼。

就再,多看一眼……

等心跳、呼吸都停止,那才是真正的永远。

等他走后,方君乾睁开眼睛后的那个世界里,不再有他的存在。

袖手崖顶,积雪没膝。崖上孤零零矗立着一株百年桃树。在这寒冬时节,花落叶尽,瑟瑟凋零。

方君乾坐在崖顶,头深埋在肖倾宇黑发间,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们到袖手崖了。”

肖倾宇右手握起男人手掌,十指紧扣。他虚弱地在他怀里说话,愈来愈低。

“方君乾,我想睡一觉……”

天亮之后,忘了我……

方君乾凝视许久,轻轻把男人搂紧:“睡吧,我就在这儿。”

怀中之人倦淡了眉目,神色平静,嘴角似乎还带了些微笑意。

轻轻道:“方君乾,我爱你……”

白衣男子在临终前吐出至死不渝的情话,回应了方君乾一生一世的感情。

倾宇……我知道的。

看着怀中的他,

就这样,

静静的,

静静的……

直至,

呼出最后一口气。

方君乾顿觉心头一空。

难以言喻的寥落悲伤涌上喉头。

手指轻轻扯了他半幅的袖角,没有回应。

这一次,是真正不会有任何回应了。

“倾宇……”

肖倾宇右手无力垂落……

所有的言语都梗在了喉头!

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与子成说,生死契阔。

他轻轻抱过肖倾宇,轻吻了一下男人眉间的朱砂。

他吻得出奇地慢,想把光阴停滞在此刻。

那最后一声倾宇,你可有听到?

漫天风雪中,那株桃树竟在肖倾宇离开人世的那一刹那——

长枝、冒芽、抽苞、开花。

有如一株孤峭峻逸的寒梅。

在狂风飞雪之中。

在断崖绝壁之上。

迎霜怒放。

花色绯丽,香气袭人,只是那风雪中摇曳的姿态却是说不出的寂寞。

方君乾似乎又听到那人淡漠的话语。

“其实,桃花是很寂寞的花……”

方君乾替他拂去衣上雪花。

蹭着男人余温犹存的清雅面庞,“倾宇你看,桃花开了……很美——”耳边听到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气息。

滚烫咸涩的液体终究违背了主人的意志,挣扎着涌出紧闭的眼皮,无声滚落。

桃花之所以寂寞,是因为它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

方君乾遇见肖倾宇,便注定他一世寂寞。




第一百九十七章

肖倾宇走后,按照他的遗愿,化骨成灰,与方君乾的红巾长埋桃花树下。

没有人知道,无双公子的陵寝中,多了一柄碧落剑。

寰宇帝方君乾的随身宝剑。

碧落剑伴着肖倾宇,长眠地下。

而肖倾宇的黄泉剑,则陪在了方君乾的身边,随他征战沙场,统一四海,君临天下。

方君乾看着手中的小瓷瓶。里面便是能让人忘记最爱之人的秘药“过客”。

一直以来,方君乾就比谁都更清楚自己深爱的男人究竟有多隐忍无情。

他要自己忘了他——

方君乾自嘲一笑。

怎么忘得记,忘得掉,忘得了!?

戚无忧立在堂下默不作声。

良久,戚无忧听见皇位上寰宇帝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的近乎喃喃自语。

“你放不下大倾,我替你守护。

“等我统一天下后,再来陪你。

“可好?”

戚无忧知道,

从此刻起。

举世上、天下间。

再也无人能够击垮方君乾。

再也无人能够进到他的心里。

时光飞逝。

十六年岁月转瞬而过。

一生的金戈铁马之后,

寰宇帝方君乾终于一统天下。

那个男子,是以透支生命的方式践行着他对无双的承诺。

天历元年,改年号“倾乾”。

五月初五,寰宇帝寿辰。大摆筵席,广赦四方。

大倾丞相戚无忧看向身边的空当轮椅,心情复杂。

那个人,

即使人已经不在了,还在冥冥之中操纵着天下大势……

斟了一杯酒,戚无忧祭洒于地,溢出一声呼唤。

公子。

宴会**时,自从肖倾宇去世后便游历天下行踪不定的张尽崖怀抱琵琶出现了。

然后,

一曲《倾尽天下》。

寰宇大帝泪如雨下!

生辰宴结束后,方君乾下诏让位予天琪王爷方卫伊,天下哗然。

第二日,寰宇帝行踪渺然不知去向。

“戚丞相,您知道皇兄去哪了吗?”年近二十的新帝方卫伊